《月落大地》

第01章 三个圆圈

作者:上官鼎

在江湖中,无人不知罗成与“三环先生”莫于道的名字,更无人不知罗家“神鬼三式”剑法天下无双,难有一招之敌。莫于道阴谋诡谲,计无识破之人。

然而江湖中却无人见过罗家的剑法,与莫于道的面目。

罗家被武林八派三帮崇奉为武林第一家,巍为武林精神偶像,罗成以弱冠之年,承先父无敌不现剑的遗训,“神鬼三式”无人见过犹有可说。三环先生威慑天下,其人究竟是谁,变化不解之谜,却使江湖中对他益发感到诡秘难测。

罗成年仅弱冠,仁怀刚正的个性却已传遍天下,非遇极恶不赦之徒,他不肯动剑,出剑之前,也必再三告诫,试想天下恶人,有几个愿身试锋镐?这种情形之下,罗成自然极少有机会动剑。

然而现在,这武林中一善一恶,声名如日正中天的绝世人物,却同时出现在荒凉的祁连道上。

不,人只有罗成一个,地上品字形用白粉画着三个直径三尺的圆圈,这正是三环先生莫于道的标记。

时间是午夜子时,秋凉天气,月色正圆,大地上一片银光,如同白昼。只见身着白色罗衫,神采飘逸的罗成盘腿端坐在右边的白粉圈中,英俊的脸上,透出隐忧焦灼之色。眼见月过中天,四周毫无动静,他微感一丝不耐。

就在这时,他听到身后忽有轻微的响声,似乎有人拨枝潜窥。

这声音虽极为微细,却瞒不过罗成耳日,他倏地长身旋转屹立,沉声问道:“谁?”

那正是一片幽暗不透天光的森林,在罗成喝问后,竟然毫无回音。

“是三环先生吗?”罗成接着又问。

一阵风吹过,林中簌簌而响,除此之外,别无声息。

难道是神经过敏,在心境不安的影响下,自己听错了?

罗成暗自思忖着,身形已飘然走进了树林。

只见参天古木,枝丫纵横交错,暗沉之中,哪有半丝人影,罗成目光电扫,走入五丈远近,就止步不前。

他觉得这漆黑如墨的森林中,纵然有人潜伏,若对方不愿现身相见,自己也难以搜觅出来,何必多浪费时间精力。于是他转身回头,退出林外。

可是当他脚步刚跨出森林,目光触及道中,神色顿时震愕不已。因为荒道上靠右边的粉圈之中,已多了一样东西。那是一只三尺宽,半人高的木箱,四平八稳地放在地上。他入林出林,不过霎眼时光,谁具这份身手;竟在这霎眼之间,搬来这只箱子?箱中又放的是什么东西?用意安在?

这些疑念在罗成脑海中翻腾着,他移动脚步,正慾上前打开箱盖,看看究竟。就在他脚步方动之际,箱里倏地透出一阵语声!

“罗公子,约定子时,何以来迟?”

罗成又是一怔,脱口问道:“是三环先生吗?”

“正是。”箱中人回答。

罗成挽袖对箱一揖,道:“既是三环先生,就请出箱一叙!”

“嘿嘿,不必了。”莫于道在箱中说:“只要不妨碍相谈,箱里箱外,有何二样?”

这种见面方式,不但显得诡谲神秘,而且罗成从未遭遇过,一时之间,不由愣住了。

“罗公子,你知道莫某做的是什么买卖,险恶江湖,我不得不防万一,少与人见面,使人永远猜不透我的面目,是我自保的最佳妙策,所以失礼之处,请勿见怪。”接着是一阵哈哈大笑。

听了三环先生这番解释,罗成自然会心,于是微微一笑,道:“阁下既如此说,在下也不便勉强……”对着木箱,一挽衣摆,席地而坐。接着道,“在下按江湖传言,在祁连百里以内,到处画下先生三环标记,邀请先生,实有一事相求!”

“画环相邀,若非寻仇,必有所求,这点莫某早已知道。”箱中的语声冷漠得丝毫不带感情:“但以罗家在武林中的崇高名望与豪富家世,应该没有办不到的事,今日居然有事相求,倒有点使莫某受宠若惊了。”

一听此言,罗成不由轻轻一叹,黯然道:“先生应该知道,罗某先父早逝,堂上唯有家母。然家母已卧病二年,医葯无效,使我身为人子,终日忧急,寝食难安。”

“哦!公子相邀莫某,就是为了令堂之病?”

“正是。”

“哈哈,公子应该去请医家才对,莫某不通岐黄之术,岂非问道于盲。”

罗成黯然道:“在下请遍天下名医,俱皆束手。”

“这样看来,令堂已病人膏盲,应该准备后事才对,又为何远来祁连?”

“在下打听得祁连有位岐黄高手,故风尘仆仆,来此邀请……”

“见到了吗?”

罗成轻叹一声,道:“没有,到了祁连医庐,才发觉早已人去楼空。”

“哦!公子是要我觅找那人吗?”

“不……”

“这倒使莫某不懂了!”

罗成接口道:“此行虽未遇神医,却遇到一位世外奇人。”

“谁?”

“一位无名老和尚,他见在下怅忧之色,就问我有何心事?当他明了后,他告诉我天下唯有一种灵葯能治愈家母绝症。”

“灵葯何名?”

“沉香龙涎膏。”

“奇怪,莫某从未闻及世上有此灵葯。”

罗成一叹道:“在下也未听说过,不过那位高僧却告诉了我这种灵葯的出处!”

“出在何处?”

“天星宫。”

“天星宫?”这次,箱中的三环先生莫于道语声竟有一丝轻微的发抖,似乎这三个字使他感到莫大的震惊。

罗成轻叹道:“在下从未闻天下有‘天星宫’这一地名,也未闻武林中有‘天星宫’这一门户,但那位高僧却说:普天之下,唯有先生才知‘天星宫’在何处……”

话说完,却久久不闻三环先生接口,罗成不由问道:“先生听见我所述之言吗?”

良久,只听见三环先生在箱中说道:“罗公子,这世上很少有莫某办不了的事,但此事恕莫某无力相助,你请便吧!”

罗成一怔,急急道:“先生请听完我的话……”

“嘿嘿,不必再说,我也知道你是要找到‘天星宫’求取沉香龙涎膏……”

罗成忙道:“先生若有顾忌,只须指点一下途径,在下亲自去求。”

“不!”

罗成顿时一怔,他想不到三环先生连这点都会拒绝,心中顿时气恼起来,不由冷冷道:“先生为何拒人于千里之外,不肯一赐援手?”

箱中倏响起一声轻叹,只听见莫于道说道:“罗公子,并非莫某不说,只怕说了反而害你!”

罗成一怔,问道:“这话怎讲?”

“公子知道‘天星宫’是在怎么样的地方吗?”

“识陋寡闻,尚请指教!”

“险域绝地,有去无回,罗家剑法虽然举世无双,但莫某相信公子若去,仍然凶多吉少。”

罗成剑眉一挑,说道:“‘天星宫’有这么厉害?”

“莫某绝非危言耸听,‘天星宫’自绝尘世,武功诡异,但闻有生者人,未闻有活人出,无论公子信与不信,言尽于此。”

罗成仰天道:“为治母疾,在下决心孤注一掷,希望先生有以教我!”

“公子真慾一闯?”

“不错。”

沉默片刻,三环先生在箱中说道:“罢了,公子孝思感天,莫某岂能不予成全……”

罗成大喜,不禁雀跃,道:“多谢!”

“且慢,要莫某做事,向来都有规矩,公子可知道?”

罗成忙道:“正要请先生明示。”

“嘿嘿,罗公子,只怕这笔代价你付不起!”

“只要有希望治愈母疾,纵然散尽家产,也在所不惜,要多少报酬,先生尽管说!”

“好,莫某要的代价只是一颗人头!”

“人头?”罗成不禁吃了一惊。

“嘿嘿,公子不必吃惊,莫某并非要你项上人头。”

“谁的人头?”“‘龙家堡’堡主‘八臂天龙’龙沐风的首级。”

罗成脸色微微一变,沉声道:“龙堡主侠誉满天下,我罗成岂能为母疾而无故取人性命,先生既答应成全在下孝心,就不该提出这等刁难条件!”

“哈哈哈,罗公子,若要你亲自取龙沐风首级,莫某知道你必然不肯。”

“不错。”

“若莫某并非要你杀人,只是要你到龙家堡去跑一趟,想必你不致于拒绝。”

罗成愕然道:“在下实在不懂先生之意。”

“罗公子,此去龙家堡须三日行程,六日之后,此时此刻,再来此地相见,届时莫某不但指点你去天星宫路径,而且还要设法使你能求得灵葯,安全而返,言尽于此。”

话声一落,木箱倏然凌空飞起,投入一片莽林之中。

这时,罗成才看清,那只木箱原来没有底,只不过他只看到二只脚,依然未看清三环先生莫于道的面目。

月影渐西,时已二更。

罗成呆立注视着虚空,心中翻腾着无数疑念。

“三环先生”莫于道最后那几句话,使他始终想不透,他既要取“八臂天龙”龙沐风的首级,话中之意又暗示不必由自己动手,莫非是另有人要杀龙沐风不成?

转念至此,心中倏然一惊,他觉得抛开自己的缘因不说,单凭龙沐风高风亮节、一生舍已为人的侠誉,就该早日给予警告,使龙家堡早日有所防范。

心念既决,罗成也顾不得休息,长身而起,疾掠而去。

白天雇车而行,就在车中休息,黑夜御风急奔,这样披星戴月,风尘仆仆,果然第三天午后,远远望见龙家堡高大的堡影。

车到堡门,罗成飘然下车,只见堡门二旁,排列着二八一十六名服装整齐,威武高大的堡丁,一名方冠长衣,神容稳健的中年人当中而立。

当罗成打发了马车后,那中年人已趋前一揖,极有礼貌地问道:“少侠可是江南罗家公子?”

罗成抱拳还礼道:“正是,阁下是——”

“龙家堡总管龙三游。”

“原来是龙大总管,龙堡主可好?”

“托福。”龙三游道:“敝堡堡主知道公子今日驾临敝堡,特命三游立候迎驾,此刻堡主已在静室等候,三游带路,公子请!”

侧身摆手肃客。

罗成心中略微一怔,边走边问道:“堡主怎知在下会来?又怎知在下必于今日会到?”

龙三游道:“这点堡主并未告知奴才,稍待公子见了堡主,谅必自会知悉。”

罗成点点头,又问道:“贵堡近日有什么事故发生么?”

“没有。”

罗成忧忡忡心情,为之一宽。说话间,已过了第三重门户,只见龙三游倏然止步,说道:“奉堡主之命,三游只能送到此地为止,进去右边是练功静室,堡主就在静室中相候,左边是精舍,暂为公子休憩卧室。请!”

罗成点点头略一拱手,就向静室走去。他边走边扫视,只见二室之间,一座小小院落,修竹疏落,花木整齐,环境不但清静幽雅,而且闻不到半丝声息,见不到半条人影。

这地方真静,太静了!简直静得有点异样,有点可怕!

但身为一堡之主,练功的地方,自然不准下人进出,清静不出常理,罗成也未多想。

走到静室门口,他先低声道:“江南罗成,久慕堡主侠名,顺道趋前拜候!”

话说完,静室中却毫无声息。

这种情形,使得罗成大感奇怪,他轻轻推门而入,一见室中情形,心头骤然大震,整个人木然呆住了。

只见靠里席地盘坐着一个身着长袍的魁梧无头尸体。手中握着一柄长剑,犹自鲜血凝滴。一颗雪白发须的六阳魁首正好滚落在尸体之前,地上却用鲜血写着一片字迹。

不用说,这以剑自刎的老人就是侠誉满天下的龙家堡堡主“八臂天龙”龙沐风了。

整整盏茶时刻,罗成才自惊骇麻木中清醒过来,他上前几步,首先注意地上的字迹,只见地上写着:罗家为武林中流砥柱,武道精神之象征,公子又孝思动天,龙某年届耄耋,自觉暮年残烛,已无大用,能成全公子这番孝心,也为武林中留段佳话。谨自愿奉上六阳魁首,也能使令堂宿疾早日痊愈,为免堡中属下误会,公子略为憩息,请携我首级夜间出堡,至于敝堡事务,龙某早已预作安排,公子不必顾忌操心,免误约期。

龙沐风临终亲留

看完这篇遗书,罗成不禁失声道:“龙堡主,在下来意并非为你项上人头,你这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三个圆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月落大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