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大地》

第11章 一柱擎天

作者:上官鼎

白马寺是出川要道旁的一座古寺,相传三国刘备征蜀时,曾在此寺歇马。

寺并不大,前后不过是二进大殿,二旁各十间禅房,只有十名寺僧掌理香火。

这两天,这座白马寺中却住了八百僧侣,这些僧侣正是少林寺的弟子,寺中前后殿,望去一片光头。

近千僧人,寺内自然无法容纳,于是寺前广场搭起了临时凉棚,寺左寺右只要有空地,无不人满为患。

可是,人虽多,却毫无嘈杂之声,亲而不乱,从这些地方看出少林寺严谨的戒规,的确不同于一般寺院。

在最后五进禅房中住的是少林僧中首要人物!除了方丈天痴僧外,还有达摩院及罗汉堂的首座长老以及掌教座前的十八罗汉僧。

天痴僧白眉慈目,年逾古稀,长相庄严中透威仪,此刻双目中却隐隐透出杀气。

此刻他盘坐云床上,缓缓问道:“门下弟子都安顿好了吧?”

达摩院首席长老立刻回答道:“回禀方丈师兄,八百寺僧,除寺内容纳二百五十人外,其余皆在寺外搭棚安息,二百俗家弟子居于前面镇中客栈,以作相互呼应,炊事杂务由外堂师侄负责,俗家弟子食宿一切自理。”

天痴僧颔首道:“稍待请二位师弟分别告谕他们,南海下院弟子与本寺犹如手足,居然被天星宫妖妇屠杀殆尽,实是佛门一大法劫,也是少林立寺五百年来之奇耻大辱,老衲对本派后事皆作妥善准备,此来决心孤注一掷,为武林除此大害,希望他们务希上体佛心,齐力降魔,以振少林声威。”天寂僧与罗汉堂首席住持天孤僧同声应道:“是。”天痴僧又问道:“前哨巡视派出去了吗?”天孤僧道:“回禀方丈,前哨派出三十里,五里一站,共分六站,以佛磐响声作讯息传递,强敌若现,弟子可在半个时辰前得知消息,能作集合准备!”天痴僧颔首道:“很好,拼搏地点选好了吗?”十八罗汉之首宏元僧道:“回禀方丈师尊,弟子已在前面三里处选好一处,三面林木,中间是块广场,宽长约有里许,少有人迹前往,正好是妖妇埋骨之处。”“很好,长途跋涉,我们也该休息一回了,不过四周三里内必须命弟子轮值警戒,一里内劝戒游人避道,其余琐碎,老衲也不多叮嘱了。”“是。”天寂、天孤二僧应声站起:“弟子告退。”接着,十八罗汉也告退出房。……于是,一天就这么静悄悄的过去了。第二天,第三天平静得毫无消息。第四天,天痴僧复召集了天寂、天孤与十八罗汉,问道:“有消息吗?”天孤沉重地摇摇头。天痴僧道:“这就奇了,天星宫未至犹有可说,峨嵋就在蜀境,路比嵩山到此近得多,应该是到才是,何以至今仍无消息?”天寂僧道:“只怕中途有变,与天星宫猝然遭逢,而我们都在这里焦候!”天痴僧脸色一变!这确有可能,若是不能会合,岂非声势大灭,而且遭天星宫各个击破?

“天孤!”这位少林掌门立刻沉声道:“传命俗家弟子,速速往前查探,直到有发现为止!”

天孤僧应了一声,刚站起身,门外倏有僧人禀报道:“江南罗成施主在寺外求谒掌门方丈!请示裁夺!”天痴僧愕然道:“此时此地,他来做什么?”天寂僧道:“想必为他自身那段公案,有所申述!”天痴僧道:“我倒忘了问你,上次你受正义帮之邀,查番那件事,结果如何了?”天寂僧道一叹道:“没有结果,事情变得很复杂,罗公子一再辩称受冤,说是三环先生莫施主的诡计,莫施主却举证否认,但以表面证据来看,罗公子罪嫌较重,只待双方见面对质,可惜天星宫倏重现江湖,弟子匆匆回寺,无暇再顾及这段公案!”天痴僧颔首道:“那就请罗施主进来吧,师弟当面告诉他,把这段公案延后处理,稍待时日再说。”“是!只是弟子对天下第一帮张狂举动极为不满,那些人对罗公子似全力支持,言语间丝毫不把本寺放在眼中。”天痴僧微笑道:“师弟嗔念太重了,天下第一帮只要行事不悖武林规矩,纵对本寺稍有损贬,又有何害?”天寂僧垂手道:“是,掌门师兄道念益发精深了。话刚完,传达弟子已在门外道:“回禀方丈,罗施主进谒!”随着话声,罗成满脸风尘,跨进了禅房,先向天痴僧抱拳一揖,道:“小可拜见掌门大师!”天痴僧合什道:“施主免礼,请坐吧!”罗成又向天寂天孤拱手道:“小可拜见二位大师!”然后一旁坐落。

天寂僧已道:“施主想必为自身案情而来,奉掌门师兄谕,对施主这段公案,延后再理。”

罗成含笑道:“小可一己私事,此刻已不在缓急,小可由峨嵋赶来,却是为了贵寺。”少林二僧闻盲目光骤张,神色震动。天痴僧道:“施主由峨嵋而来,可是替慈云道友带来了什么消息?”“不错。”罗成颔首道:“小可特来告知,慈云师太不来了?”天寂僧神色一变,道:“慈云道友莫非不愿相助?抑是分身不得?”罗成道:“慈云师太率门下弟子已经下山,却被小可数言劝回。”天痴僧道:“施主此举用意何在?”“小可深知天星宫厉害,故而极力劝阻峨嵋,旨在免去一场浩劫,小可此来,同样也想奉劝掌门人回山片天孤僧截口冷笑道:“施主此言不嫌太迟了一点吗。”罗成道:“贵派与天星宫尚未接触,还不算迟……”天疾僧一挥抱袖道:“施主不必多言了,本寺下院几乎被屠殆尽,老衲岂有袖手不顾之理,此来决心一并生死存亡!”罗成道:“下院方丈为小可身死天星宫,如今下院百余高僧为文殊大师报仇,以致全部伏尸商家祠,归根结底,都与小可有关,小可又怎能坐视天星宫挟武逞威,横行天下,故小可自愿独揽其任,对付天星宫。”天痴僧一呆,道:“仅凭施主你一人?”罗成肃然道:“正是此意。”天痴僧微笑道:“施主是说,以你一人之力,足抵本专千余之众?”

罗成道:“以声势大而言,自然不如,若以力量而言,也自不如,但人多未必一定制胜,犹如十人合推一树,与百人推一树效果想同,盖九十人无处着力也。树为死物,天星宫主却是聪慧非常,其必先合强而攻弱,削弱再攻强,贵寺弟子死伤之惨重,必可想像。而小可一人却无此顾虑,胜则戮其元凶,不胜则退,随机应变,岂非比贵寺强拼有利得多!”

这番话正可谓鞭辟人里,天痴僧一时无言,却仍无接纳之意。就是这时,门外倏进来一名满身风尘的年青僧人施礼道:“峨嵋托丐帮紧急传讯寺中,藏经楼大师见函中所言极为重要,特遣弟子星夜赶来,面呈掌门人裁夺!”

说完自袖中取出一函奉上。

罗成心中顿时一喜,峨嵋函到,无异证实了自己来此诚意,对刚才的忠告,加上一份力量。

果然,天痴僧匆匆看完,立刻将信传给天寂天孤二僧,等二僧看完,才询道:“二位师弟意下如何?”

天孤僧首先道:“慈云道友既然支持罗施主建议,掌门人不妨也考虑其间利害得失。”

天寂僧接口道:“依我之见,本寺暂依慈云道友之言,返回本寺,若罗旋主未能为文殊师弟及南海下院弟子报仇,掌门人再联络峨嵋,与天星宫一拼!也不为迟!”

天痴僧颔首称善,对罗成道:“施主仁义豪气,老衲无限心感,就如师弟天寂所言,老衲立即率弟子返寺,静候佳讯。”

说完,对天寂道:“传谕准备起程!”

“是。”天寂僧立刻走出禅房。

于是少林群僧在乱了一阵后,浩浩荡荡走了,罗成则留下来,等候天星宫主的行列!

那知三天恍眼过去,静悄悄地毫无动静。

他不禁疑心起来,想起一路到白马寺,并未碰上天星宫主,难道她走的是另一条路?或中途有了变化?”

这一想,他觉得不能再死等,立刻起程反向来时路一路查询探问,边问边走,探出了三百多里,沿途镇店村民俱回答未见到有这么一群行列。

第四天,迎面遇见一个熟悉的女子。“喂!罗公子,许久未见,想不到在这里见到你!”那女子见到罗成先打招呼。罗成闻声注目,失声道:“原来是花帮主,不在江南还来蜀中,可是有什么要事?”“玉面观音”花玉邪笑道:“我没有什么要事,倒是有件消息,对公子你非常重要!”罗成一怔道:“什么消息?”“玉面观音”花玉邪道:“正义帮主最近分函号召三帮,看他样子,似乎要重整旗鼓,大干一番,对你相当不利!”罗成微然一笑道:“花帮主也准备再度加盟吗?”“玉面观音”格格一笑,道:“做头儿干不上,做人手下奴家不甘心,所以我还在考虑。”罗成含笑道:“宁为鸡前,不为牛后,正义帮主最近得了一本阴阳真经,所以雄心大发,但天星宫再履江湖,正义帮主也是天星宫主捉拿对象,局面复杂,帮主该多多考虑,即无贪求,置身局外,岂不轻松!”

“玉面观音”含笑道:“多讲公子金玉良言。”

罗成问道:“花帮主一路而来,有发现天星宫行踪吗?”“玉面观音”道:“见过。”总算有了消息,罗成心中一紧,问道:“什么时候?”“约在八九天前。”‘玉面观音’想了一想道:“对了,奴家还见天下第一帮那个‘托塔天王’牛钊与她们在一起!”罗成神色一变,失声道:“糟了,一定被天星宫碰上俘去了。恐怕他已性命难保……”

“玉面观音”笑道:“情形不会这么严重吧,奴家见牛老大与三个青衣妮子一路有说有笑,似乎交上了桃花运,乐得很!”

罗成一呆,旋即叹道:“天星宫整人的手段,令人莫测,帮主是不知底细。但在下一路查讯,未获她行踪,究竟何处去了,帮主知道吗?”

“玉面观音”颔首道:“奴家曾暗盯了一阵,她们在距此二百里左右的石家屯转向山里去了。”罗成怔怔道:“天星宫转向山中去做什么?”“玉面观音”道:“这点奴家就不知道了,其实奴家也唯恐避之不及!不是顺路怎敢跟踪下去。”罗成不愿再耽搁了,抱拳道:“多谢相告,在下还要去救牛兄弟性命,就此辞别!”说完,身形急起,向前赶去。

从石家屯拐弯,开始尚是三尺宽的乡道,可是二天后渐渐接近山区,已变成羊肠小径了。

进了阴山,更是荒无人烟,但闻虎啸猿啼之声不绝。这一来,苦了“托塔天王”牛钊,背着三十六斤重的大杵,一路翻山越岭,累得他直喘大气。

走了五天,才出了山区,到了青龙镇。

刚喘过气,牛钊就嚷起来了。“他娘的,这二天淡出鸟来了,若不好好吃一顿,老子可再没气力赶路了!”其实他不穷嚷嚷,天星宫主也准备打尖了。

青龙镇靠着山边,总共不过里长一条街,连客栈都没有一家,只有一间饭铺子。

这一气派不凡的行列,就在饭铺子门口停了下来。

饭铺子里正有几个食客,见到这么多容貌如花的女子立刻騒动起来,牛钊不管三七廿一,冲进饭铺,一拍柜台嚷道:“店家,上好的白干,拿一坛来!”

“好,好,王二,好好侍候这位客官!”

掌柜的一见来了这么多女财神,顾得了外面,顾不了里面,忙指挥伙计替牛钊拿酒,自己冲出门去哈腰作揖迎接门口那些女客人。

柜里的王二慌忙搬了一坛酒,借着打开封盖,目光倏然向旁一溜,低声道:“爷,你快到对面林子里去拉屎……”

牛钊虎目一瞪道:“什么?老子要喝酒,你竟倒老子的胃口,叫……”“爷,别嚷嚷,这是一位客官交待的!”

王二急得直摇手,目光又溜了一下,低声道:“那位客官说不能让那些姑娘们知道,他说他会飞,你就知道他是谁了。”说完立刻走开去招呼那些进来的姑娘们。

牛钊一愣。莫非是“铁面飞卫”?这倒好,都碰上了!他不再多问,举起酒坛,就往口里直灌。

一口气喝完半坛,抹抹嘴巴,大叫道:“过瘾!过瘾!”

倏把剩下的半坛酒重重往柜上一放,对忙得不亦乐乎的伙计喝道:“嘿!你酒中好像有毛病!”

这一喝,那些刚拿起杯子喝茶的姑娘们顿时一呆,齐都放下了茶杯,目光注视着牛钊。

王二也是一呆,急急问道:“客官爷,这是上好的汾阳大曲,怎么会有毛病!”

牛钊双手捧着肚子,哇地一声大叫道:“没毛病,我喝了怎会肚子痛?”

哭丧着脸的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一柱擎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月落大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