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大地》

第12章 舌灿莲花起风云

作者:上官鼎

黑夜荒道,红云帮总坛又近在里余,罗成担心的就怕天星宫主提早知道云大娘的消息,故看清对方竟是女子,虽衣着不像天星宫人物,也提起了警惕之心,沉声道:“你是谁?”

黑衣蒙面女子却一言不发,向罗成招了招手,转身向一片林中逸去。

这种诡秘的行动,使得罗成好奇之心大起,提起真元,就向蒙面女子追去。

穿过一片树林,竟见一座孤零零的茅屋,屋中灯火萤然,那女子已站在门口等候。

相距三尺,罗成飘然停步,沉声道:“弓俄来此,有何指教!”

蒙面女子举手轻轻揭开脸上蒙巾,露出秀美端庄的脸蛋,柔声呼了一声:“成儿!”“啊!妈……”罗成大叫一声,向前扑去,他想不到竟是自己朝夕梦思的母亲,心情激动地扑到母亲身前,抱住膝盖,高兴得流起泪来。

罗夫人也紧紧抱住罗成,半晌,才道:“成儿,进屋再谈吧!”

罗成这才站起来,偕同母亲进入茅屋,目光一扫,见只有一床一桌及几把竹椅,布置简陋,仿佛是农家贫户,不由问道:“娘,你怎会在此地?”

罗夫人道:“我是暗跟三环先生莫于道到此,租赁了这间小屋……”

一闻此言,顿时大怔,罗成急急道:“莫贼在什么地方。”

罗夫人讶道:“你自红云帮中出来,难道不知道?”

“奇怪!”罗成愕然道:“贾帮主告诉我已很久未闻莫贼消息,怎么会在红云帮中。”

罗夫人叹道:“我们罗家如今一蹶不振,风吹云散,他怎会与你讲真话。”

“不,娘,以贾帮主刚才与儿谈话的神态口气。”罗成沉吟道:“可能他也不知道莫贼已经潜入。”

罗夫人颔首道:“这话也不无道理,他可能还不知道如今的正义帮主就是‘三环先生’莫于道。”

罗成心头大震,倏然起立道:“娘,你说正义帮主‘赛诸葛’尚子义,就是莫贼!”

罗夫人道:“成儿,你难道还不知道?”

“娘,我一直在查探莫贼踪迹,怎么也想不到‘赛诸葛’与莫贼竟是一人!”

罗夫人道:“这就是他姦滑高明的地方!但我早晚要找个机会当众揭穿他的假面具!”

“但是‘赛诸葛’确有其人,这人又到那里去了?”

“那就要问莫于道本人了,若无把握,他也不敢公开伪装“赛诸葛”在江湖上出现。”

“对……”罗成说到这里,倏顿脚道:“糟了……”

说着,转身就慾出门。

“且慢!成儿,到底什么事?”

“娘,我刚才还送‘赛诸葛’的夫人到红云帮,本意是让他们夫妻团聚,岂知这位‘赛诸葛’是假的,这一来岂不送羊入虎口,反而害了人家!”

罗夫人道:“时刻尚早,你不要冲动,若是打草惊蛇,反而不好。”

罗成急道:“可是莫贼若为了防止别人揭穿他伪装面目,对‘赛诸葛’夫人暗下杀手,这岂不糟了。”

罗夫人道:“听你口气,那位赛诸葛夫人与你关系不浅,她是谁?”

“她不但是孩儿的恩人,而且娘也认识,就是天星宫中敬事堂堂主云大娘。”

“啊!”罗夫人惊呼而起。一原来是云姐,她难道脱离天星宫了?”

“是孩儿花了无数口舌,劝她离开的,若她有个三长两短,我何以向她女儿交待!”

“的确耽误不得,娘陪你一起去!”

母子二人立刻离开了茅屋,向红云帮总坛飞掠而去。

自罗成与“笑面财神”贾不为退出那间三进院客房后,房中倏变得静默起来。

云娘静静望着正义帮主,后者也呆呆地盯视着前者—语不发。

在云娘来说是久别重逢,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昔年钟情,一夕缠绵珠胎暗结,千辛万苦地把香云抚养长大,每日面对女儿,何尝不思念他,但形格势禁,环境睽阂,原以为今生一世再难相晤,岂知二十年恍眼即过,如今又重逢,抚今思昔,恍如一梦。

疑是幻梦,眼前情境却是真实,眼前的人,左图重瞳隐现,正是二十年魂萦的丈夫。只可惜脸上蒙巾,犹如一堵白色的墙,使她觉得相隔咫尺,仍似从前一样的遥远。

不过她的心灵是充实的,也许是幸福的感觉骤然塞得满满地,以致满腔慾倾诉的情愫,不知用什么话表达。

可是在正义帮主的心里却完全不同,他自知是冒牌货,是以不敢轻易开口,唯恐露出破绽,启人疑窦。

暗中却咬牙切齿地恨着罗成,觉得罗成这一招太绝,居然带来一个诸葛夫人想充作鲁仲连。

若这个女人只是普通女人,他正义帮主早已上前一掌了结再说。但这女人却是天星宫中的顶尖一流高手,若是一击不中,情势会变糟,是以心中虽跃跃慾动,却又不敢冒然出手。

想起自己与琼娘昔日一段情孽,变迁至今,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想先绝罗家之后,再逼琼娘就范。开始按计步步实施,倒也顺顺利利,但自香芸出现,自己一心想利用,反而失败后,情势却渐渐逆转,就变得碍手碍脚起来。当初不如杀了香芸,或许还不会让琼娘脱逃,变成今日局面。

当断不断,自贻胜契,“三环先生”莫于道此刻心中是又悔又恨,面对云大娘,不知该如何下杀手。

二人心中各有所思,在局外人看,情人久别重逢,无声胜似有声,可是谁又知道这二人之间,危机汹涌,云大娘身处死亡边缘,尚自不觉。

静默终于打破了,是云大娘先开口:“子义,二十年来你好吗?”

虽是普普通通的一句问候,但语声中充沛了甜情蜜意。

“三环先生”莫于道微微颔首,轻轻道:“你也好。”

云大娘倏泪水盈眶,心情有点激动,道:“子义,你为什么要蒙面巾?”“呃!我……只是为了自身安全。”天星宫主再履江湖,这的确需要顾虑,云大娘情不自禁地点点头,道:“可是二十年不见,你不能取下面巾,让我仔细的看看你吗?”“三环先生”莫于道想了一想,终于取下脸上蒙巾,现出三绺青须与清秀脸庞!云大娘痴迷地注视着,含泪笑道:“你还是老样子,丝毫未显得老,想必武功更加精进了。”

“三环先生”微微一笑,道:“你也一样!”

云大娘移步走近,依近“三环先生”胸前,道:“我们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了,假如香芸在这里,她不知会多高兴!”

“三环先生”轻轻拥着她,鼻闻幽香,心中倏起婬念,他觉得云大娘的容貌并不比琼娘差,若能一沾雨露,在床上想必另有一番情趣,他渐渐用力拖紧云大娘,心猿意马起来,口中曼应道:“这丫头野得很,如今我也不知道她在何处!”

“她在峨嵋!”云大娘被“三环先生”一抱,心中充满了温暖,笑道:“芸丫头野,还不是你惯的。”

“嗯,云娘,你这次脱离天星宫,天星宫主知道吗!”

“此刻可能还不知道,不过我们不必太担心,罗少侠得了冷家万象心法,天星宫已不足威胁我们安全。”

这对“三环先生”来说,又是得到一桩宝贵的消息,他暗暗忖道:“难怪自己新练成的阴阳真经奇学竟奈何不了她!”

门口倏响起一阵卜卜敲门声,云娘忙轻轻推开“三环先生”,双颊泛起二朵红云,只见一名大汉,掌灯而入,把灯放在桌上,哈腰道:“敝帮帮主已在大厅设下酒宴,恭请二位入席。“回覆贾帮主,稍待片刻就去。”“三环先生”说完挥挥手。那名红云帮徒应声躬身而退。

云娘脸上红潮未褪,含羞道:“咱们光顾说话,浑不觉天色已黑,贾帮主即已设宴,我们就快些去吧!”

“三环先生”却静立未动。他生平心机沉沉,经掌灯帮徒一打扰,婬念消散,机心遂起,想起自己面目可变,身躯构造,却无法掩饰,若在床上露出马脚,岂不就变起肘腋。罗成未定,届时内外遭敌,等于自掘坟墓。

这一想,立刻改变了主意,也想出了毒计。

云娘见他呆呆沉思,不由问道:“子义,你在想什么心事?”

“三环先生”道:“我在想你脱离天星宫后,天星宫主早晚会发觉,故而还是不要公开露面的好。”

轻轻一番话,把自己机心掩饰过去,却说得云娘怦然心动。

“三环先生”接着问道:“天星宫主现在驻脚何处?”

云娘回答道:“洛阳城外大悲庵中。”

“三环先生”点点头,手指陡然飞出,点了云娘软麻二穴!

变生意外,云大娘毫无防范,顿时摔倒地上,她大惊失色道:“子义你……”

“三环先生”嘿嘿冷笑道:“云娘,我并非‘赛诸葛’尚子义,你的丈夫十年前就死在我三环之下,如今尸骨怕不都已变成泥土了。”

云大娘如遭雷击,神容大变,抖声凄厉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杀他!”

“三环先生”冷冷一笑,道:“这些你都不必问了,只怪罗成无缘无故把你送上死路,倒使莫某有了妙计!”

话说完,一掌就向云大娘心窝印去。

红云帮主大厅上摆着一桌山珍海味,红云帮主“笑面财神”贾不为正在来回踱步二旁站着手下六位堂主,他们正在等候正义帮主入席。

厅中神案上一对红烛高燃,正中挂着红幔喜幛,布置得喜气洋洋。可是“笑面财神”久候正义帮主不至,不由心烦,叫道:“来人啊!再去催一次!”

引客堂堂主却接口道:“帮主,依属下之见,还是再等候片刻吧!想尚帮主与夫人初次重逢,必定卿卿我我,有许多情话倾诉,再去催岂不是扰乱了人家情话!”

这番话说得众人哄堂大笑,“笑面财神”也不禁莞尔会意,那知正义帮主却已匆匆走出大厅,他脸上依然蒙着面巾。

“笑面财神”一见云大娘并没有跟着出来,不由问道:“尊夫人呢?”

“三环先生”目光一扫,不答所问,却问道:“罗成呢?”“笑面财神”回答道:“他已经离去!”三环先生目光倏如电芒一闪,厉声道:“该死,我不是请贾兄看住他吗?”此言一出,厅中所有红云帮高手的笑容齐都消失,“笑面财神”更是愕然,弄不懂是怎么回事?“三环先生”目光一扫又道:“我奉告各位,拙荆已经死了!”“笑面财神”神色大震,接口道:“刚才不是还好好与你在说话吗?怎么倏然间死了?”“三环先生”冷冷道:“我正想问问罗成小子,可惜贾兄却把他放了!”“笑面财神”脸色又是一变,道:“我……”不等他说下去,“三环先生”已摇摇手道:“我自然不能怪贾兄,但你可知道贵帮如今又大祸临头?”“笑面财神”已被“三环先生”说得糊糊涂涂,不由问道:“尚帮主是指何而言?”“三环先生”道:“拙荆是天星宫中人,如今却死在贵帮总坛,这消息如被天星宫得悉,贾兄请想想,将有什么后果?”“笑面财神”神色一变,方寸大乱,急急道:“尚帮主千万出个主意,贾某自当封锁这件消息,不使外泄!”“三环先生”冷冷道:“人口难塞,不过主意我倒有一个,只是请贾兄必须听我吩咐!”“这个自然。”“附耳过来!”“笑面财神”立刻上前,“三环先生”低声在“笑面财神”耳旁叮嘱起来!

也就在这时候,三进院临空降落二条人影,现出罗成母子二人。

罗夫人飘落院中,低声问道:“成儿,云大娘在什么地方!”

罗成一指靠西三间房屋,道:“孩儿送她来时,就在那屋中与莫贼见面,灯火还亮着,不妨先去看看!”

母子二人轻轻掠落门边,倾耳一听,毫无声息,轻轻推门而入,房中果然没有人,但那口棺木却还放着。罗夫人诧声道:“这不是你带来的那口棺木吗?怎么不见人呢?”罗成摇摇头,道:“可能与莫戚一起上了别处,不过孩儿相信他们还不会离开红云帮。”罗夫人喃喃道:“奇怪……”“娘奇怪什么事?”莫于道与云大娘既然离开了此地,红云帮为什么不把这口棺木抬走?”罗夫说着已走近棺木,轻轻一掀棺盖,目光一瞬,突然轻轻惊叫起来:“棺中有人!”罗成一震,急忙跨前一步,把棺盖整个移开,赫然见云大娘躺在棺木中,一对眼睛依然张着,可是目光却空洞得可怕,身躯也一动不动。“大娘!”罗成心神俱颤地轻轻唤了一声。

罗夫人伸手在云娘脸上晃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舌灿莲花起风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月落大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