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大地》

第13章 夜盗续命散

作者:上官鼎

他自问自语,万小宝又继续说下去道:“那阵刀光剑影,不但吓破了我的胆,也看得我眼花缘乱,分不清楚谁是谁了。看了一阵子,场中响起一声惨叫,只听得有个黑衣蒙面人道,姓邱的,乖乖交出东西,咱们金环门就放你一条生路!敢情是那老头子已受了伤。我心里想,那些人要的可能就是我手里这只荷包,这一想,脊背直冒冷汗,假如金环门发觉荷包在我手中,我这条小命怕不也报销了。”

罗成问道:“结果如何?”

万小宝说道:“那位邱老儿似乎伤得并不重,只见他鞭势呼地一抢,口中喝着休想,人已腾起上了城墙,瞬眼不见,黑衣人也跟着叱喝腾身追去。等他们走得一干而净,我捏着荷包急急赶回来,向咱们帮主报告,那知话刚说完,何大哥就摇摇晃晃奔回来,进庙就倒在地上,口中狂喷着鲜血……”

罗成截口问道:“何大哥是谁?”万小宝眼眶又红起来,凄声道:“就是咱们伤重而死的何兄弟……”说到这里就痛哭失声。

骆姓少女轻轻一叹道:“还是让我来说吧!咱们这位何兄弟是见小宝悄悄溜出门,知道他是找吃的,所以也兴起找吃的念头,不过小宝往城西,他却往城南。哪知偷了二罐酒,经过到宏生参号附近,却见十余个蒙面黑衣人自参号后院飞身掠过,深更半夜,他还以为遇上鬼,一惊之下,二罐洒脱手跌地上,摔得粉碎。也惊动了走到最后的黑衣人。那兔崽子回头看见何兄弟,倏然掠回,挥手就给了他一掌,就这样他迷迷糊糊躺下了。总算他重伤未死,硬撑着跑回来。小宝跑回来告诉我,那位老头子叮咛他千万要找到罗公子把这只荷包交给你,可惜那场打斗太精彩,他把老头子所说的地址给忘了,所以不知到哪里去找你,不过这二件事一合,就可以看出,那批神秘黑衣人既自宏生参号出来,金环门想必就设在参号中,那老王八也必是金环门中一份子,他们既追杀那老头子,而老头子又是公子朋友,他自然等于是公子死对头,焉肯把珍如拱壁的续命散卖给公子,其中道理不是显而易见吗?”

罗成把荷包往腰里一塞,霍然起立,抱拳道:“多承姑娘相告,我这就去找‘鬼医’!”“且慢!公子现在找去又怎么办?如要杀人,大白天也不是时候,若想硬要八宝续命散,恐怕也不会容易到手。”

罗成想了一想,这话的确不错,心情沉重地复坐落地上,骆姓少女又道:“咱们兄弟死在金环门手中,此仇不能不报,本想仰仗公子大力,但公子既要去找老王八查究朋友的事兼要八宝续命散,不妨三桩事并做一桩办!不过依我看,杀人容易要葯难,如何着手,还得好好商议!”

万小宝插口道:“要葯的事,我倒有主意,咱们初更出动,只要公子能把那批蒙面黑衣人与老王八引出来绊住,八宝续命散就包在我身上。”罗成一怔道:“你有什么办法?”万小宝嘻嘻一笑道:“天机不可泄漏,只问公子能否绊住那批高手!”

“这点自量还没有问题。”

万小宝高兴地道:“那就这么办,到时你干你的,我干我的,各尽心机,谁也不必管谁怎么做!”

罗成还是有点不安心,骆姓少女却笑道:“小宝是咱们帮中出名的鬼机灵,他说有办法,决错不到哪儿去,不过我们帮公子取八宝续命散是有条件的!”罗成一怔问道:“什么条件?”“条件之一,公子必须问出谁是杀何兄弟的凶手,为他报仇!”“这点自然遵办。”“条件之二,咱们破衣帮自今以后就跟定你公子了。”“这……”罗成不由皱起眉头。罗成叹道:“我虽愿意照顾你们,可是我目前处境艰危,整日奔波,实在抽不出空……”

骆姓少女嘻嘻笑道:“公子这话就错了,咱们年纪虽小,还用不着别人照顾,只是素仰公子为人,希望跟着你做点事,别看我们都不会武功,但都不怕困难危险。”其余的小破烂接口齐声道:“不错,水里水去,火里火去,我们愿意跟公子闯天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眼见这些小家伙,个个都是精灵鬼,罗成也的确喜欢,思量再三,终于点点头道:“即然承各位小兄弟看得起,咱们今后就是兄弟称呼,事后我会有适当处置!”

一群小破烂耳听此言,齐都高兴得跳起来,骆姓少女道:“既然兄弟相称,我就叫你一声罗大哥,我名字叫秋枫,你也别再叫我姑娘,这破衣帮第一把交椅,我就让你来坐!”

罗成不由失声而笑,万小宝插口道:“时间还早,现在不忙谈这些事,大哥不妨先看看荷包中的奥妙!”

罗成这才想起,“摩云神鞭”既冒着生死之险,拼命保存着这只荷包,想交给自己必定很重要,于是掏出一看,荷包里却是空的,什么也没有,不由惑然问道:“小宝,荷包里有东西吗?”

万小宝道:“有十两银子,已被我们用光了。”“除了银子呢?”“什么也没有。”罗成不由一怔,向骆秋枫望去。只见骆秋枫嘻嘻笑道:“当初我也奇怪,后来细细端详,才知奥妙就在这荷包上,可惜咱们不识字,大哥不妨把荷包反过来看看。”

罗成依言把荷包翻一个面,只见里面上一面画着山水图,道路树木宛然曲折,笔笔传神,另一面却写着八行字:

三皇宝藏稀世奇珍依图挖掘德者有庆

但莫贪图得一有成若不遵诚祸福无门

看完这篇话,罗成脱口道:“原来是一幅藏宝图!”

“啊!藏宝图!”一群小破烂都围了上来!

骆秋枫笑嘻嘻道:“既有此图,慢慢去找不迟,现在咱们还是养养精神,应付晚上的事要紧。”

晚上初更,宏生参行后院上空倏响起一声嘹亮的清啸。

啸声中,一条白影临空而降,落于二进院墙头上。现出一个白衣蒙面人。

展目望去,黑黝黝地一片屋脊,这宏生参行后面房屋竟有七进之深。

不用说,这白衣蒙面人就是罗成,为了使参行中的人倾巢而出。让那些小家伙容易下手,他故意装扮这副神秘模样,停在这显眼地方,引颈清啸,好让对方发觉。

果然,他方停落墙上,二进院靠左一排屋子,门户纷启,露出四五条人影,手中个个拿着兵器,其中有人喝道:“是何方朋友光临?”

罗成目光一扫,这些人果是皆穿黑衣,只见脸上未蒙黑巾而已,其中三人正是白天见过的柳三变、穆老三与另一名鸠面伙计,顿时一声狂笑,身形轻飘飘地落入院中,在距对方三尺处一站,背负着双手,大刺刺地沉声道:“你们可是金环门中人?”

五人神色齐都一愕,柳三变已拱手道:“朋友能知道此地是金环门,谅必是友非敌……”罗成一哼,接过话头道:“何以见得?”柳一变嘿嘿干笑道:“金环门成立至今,极端秘密,还未在江湖上公开露面,若非门主友好,何能知悉,请赐告名号,敝门也好接待!”罗成一哼,冷冷道:“不必,去传王元孔出来,我有事相询!”柳三变道:“阁下不赐告名号,不说出何事,叫我们如何向总坛主通报?”罗成暗忖道:“原来鬼医竟是金环门中总坛主,今天非整他一顿不可!”心中盘算着,口中已冷笑道:“柳三变,你废话太多了,到底通不通报!”

柳三变见罗成一口叫出他姓名,神色又是一变,更加莫测高深起来,他向旁边的穆老三呶了呶嘴,穆老三立刻转身,刚起步,里面倏又出现四个人。

这四个人却是一律黑衣,黑巾蒙面,向穆老三喝问道:“刚才有人长啸,发生了什么事?”穆老三忙躬身道:“回高令主话,这位朋友要见总坛主,柳舵主正要我去通报!”罗成暗暗道:“人倒是不少,舵主、令主、总坛主一大批,看来组织不小,最好全部都出来,省得我费手脚!”为了达到引诱目的,他心中尽管念头千转,嘴却闭得紧紧地,不多说一句话。

只见那高令主挥挥手,让穆老三去通报,人已与另三个蒙面人缓缓走来,在罗成面前住步,道:“阁下是总坛主朋友?”罗成哼了一声,故作狂傲,负手仰天,理也不理。那位高令主似乎气恼起来,话声变得冷冷冰冰地道:“阁下为何不答我问?”罗成也冷傲地道:“我找的是王元孔,不是找你,你最好少废话!”高令主道:“我这句话问错了吗?”他显然因未摸清罗成来路,还不敢得罪。罗成道:“等你们总坛主出来,不就知道了吗?”这一来,双方都沉默了,气氛有点僵持。

别人不开口,罗成却开口了,他目光倏望着高令主冷冷道:“看来此刻这些人,以你的身份最高。”高令主道:“不错。”罗成道:“你刚才话很多,但不知办起事来,能力强不强?”话声一顿,道:“现在就请你立刻下令,把所有金环门中弟兄都召集到这里来!”高令主目光一直,道:“阁下是门主派来的?”他对罗成益发感到敬畏神秘起来!”

罗成一哼,道:“高令主,我现在是叫你做事,不是叫你说话,你可以不听我命令,但切勿唠叨!”高令主想了一想,向柳三变挥手道:“传令进去,召集所有兄弟到此谒见高人!”“是!”柳三变躬身施礼,飞步奔进去。

适时,一阵步履声自远而近,只见“鬼医”自里院走出来,高声道:“是哪一位要见老夫?”带路的穆老三一指罗成道:“就是这一位!”“鬼医”王元孔一怔,上前几步道:“阁下是哪一位?老夫好像并不认识阁下!”罗成嘿嘿笑道:“我并未说过认识你!”

“鬼医”方自一怔,只见里院涌出一大群黑衣蒙面人,上前齐声道:“参见总坛主!”“鬼医”喝道:“你们都出来干什么?这是怎么回事?”柳三变忙躬身道:“属下是奉高令主之命召集兄弟!”高令主指着罗成接口道:“是这位高人的吩咐!”

说着倏上前二步,附着“鬼医”耳朵,低声道:“他似乎像门主派来的人,不过若有错有差,也正好把他围住,要他活着离不开此院!”

罗成知道是时候了,也不顾高令主鬼鬼祟祟,沉声道:“都出来了吗?”

“鬼医”桀桀笑道:“总坛的人算是都到齐了,不过阁下也该表露一下身份了!”

罗成哈哈一笑道:“你猜我是什么身份?”

“鬼医”倏朗声道:“武林无主一”

话声一顿,对罗成道:“阁下若是门主所遣,该说出下面一句切口了!”

罗成倏狂笑道:“对什么切口,王元孔,老子今夜来是问你要人的!”

此言一出,人影纷动,嗖嗖连声,所有金环门高手顿时把罗成围得水泄不通。

“鬼医”桀桀怪笑:“朋友,你真行,唬了半天也把人耍够了,老夫倒要问你,要的是谁?”

罗成道:“十天前深夜,一个十五岁小孩死在这宅子附近,我要的就是杀这孩子的凶手!”

“鬼医”一怔,哼道:“笑话,这里的人岂会杀小孩子。”

罗成冷笑道:“白天上午,那柳三变不是也杀过一个小孩子吗?”

“鬼医”不禁语塞。

罗成接着冷冷道:“你们既然成立金环门,谅必也想在江湖上有番作为,如今动手杀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已经令人齿冷。若是再不肯认帐,简直丢人丢到家了!”

“鬼医”脸色一变,似乎恼羞成怒,鼠目精芒大盛,厉声道:“咱们杀了小孩子又如何?”罗成却依然不但不火,冷冷道:“谁动的手,最好自己站出来。”一个黑衣人倏然挺身而立,冷冷道:“人是我杀的,阁下准备如何?”罗成道:“好得很,朋友你能挺身认帐,还算是条汉子,我就让你痛痛快快地死!”“死”字出口,人影已动,抖手一掌就向那蒙面人当胸劈去。狂风过处那蒙面人一声闷哼,身躯如飘风落叶,倒飞出去,却让后面的二个同伴接住。

这一出手,震惊全场,金环门的高手,想不到罗成说打就打,更想不到出手如此之快,要阻拦都没有办法。其实他们纵然事先知道,也无法拦住这奇快的一击。再看罗成,依然站在原地,好像根本没有动过手一样。那扶着人的二名黑衣蒙面人却已把伤者轻轻放倒地上,其中一人大声道:“总坛主,翁舵主死了!”“鬼医”的脸色又是一变,金环门都是江湖上千中选一的高手,一名舵主,身份更是不低,竟然挡不住一击,眼前这个强敌,功力太可怕了。这一想,“鬼医”益发不敢轻举妄动,厉声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夜盗续命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月落大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