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大地》

第14章 英雄重逢

作者:上官鼎

红云帮中因为帮主“笑面财神”贾不为之死,闹得一片鼎沸,变成群龙无首的局面。

怀着沉重的心情,拖着沉重的步伐,罗成走出了鼎沸的红云帮总坛。后面跟着天星宫主乘坐的黄金小轿,与养老堂堂主首座元老商妲与三姥商妫。加上二名抬轿青衣弟子,又变化成五个人了短短的里许路,此刻在罗成的感觉中,犹如万里那么长!

是云大娘生命重要呢,还是母亲的生命重要?

道义与亲情一直在他心灵中交织着,他分辨不出这二者之间,何者重要,故良知受尽了矛盾的煎熬。

再长的道路也有尽头,一行人穿过树林,茅屋已经在望。只见万小宝倏自茅屋中出来,叫道:“大哥回来了,拿到葯了吗?”不能让天星宫主见到母亲,这念头倏在脑中一闪而过,他霍地转身,道:“二位老太与宫主请暂止步!”抬轿的青衣少女立刻停住脚步,妲姥姥一怔道:“你有什么事?”罗成心一横,正要说话,万小宝已叫道:“大哥,这些人是谁?”妲姥姥见万小宝机灵活泼,逗人喜爱,童心大起笑道:“小把戏,咱们是天星宫为病人送葯来的,重伤的大娘就住在茅屋里吗?”“哦!原来是为生病的大娘送葯来的!”万小宝一拉罗成衣袖笑嘻嘻地道:“大哥怎不快请他们进屋坐下!”说完还做了一个鬼脸。

罗成一怔,见万小宝那种天真坦然而无忧的神色,心头一块石头倏然落地!刚才所受道义与亲情的煎熬,随也烟消云散。

这小家伙是鬼灵精,若非娘已避开,他神色不会这样安稳无惧,罗成趁机侧身道:“各位请进去看看吧!”

天星宫主欠身下轿,万小宝睁大了眼睛,道:“这位姐姐好美!”妲姥姥笑斥责道:“不要胡说,这是宫主。”天星宫主却微微笑道:“姥姥,童言无忌,随他去喊吧。罗公子,你也请!”于是万小宝在前,天星宫主居中,罗成殿后,一行人进了茅屋。

云大娘依然静静地躺在床上,只是她的脸色已没有四天前那么铁青可怕。胸头也已有了起伏,骆秋枫正静静在坐在床边守护。

天星宫主问道:“这个小姑娘是谁?”罗成道:“是在下一位表妹!”天星宫主对骆秋枫颔首招呼道:“多蒙你看护云大娘,本宫要好好谢你了!”骆秋枫道:“宫主还是先看看这位大娘的伤吧。她二个时辰前服下八宝续命散才转过这么口气来,总算复活了,只是仍是晕迷不醒,一动不动!”天星宫主走近床边,俯首看了一看,对妲姥道:“云娘的伤势的确沉重,不过还无大碍!”万小宝插口道:“若非大哥与骆大姐拼了命连夜往返二百里盗来一瓶八宝续命散,大娘的命,早就完了。”天星宫主回首瞟了罗成一眼,然后掏出一只翠玉小瓶,道:“姥姥,你喂云大娘服下去吧!”天星宫主这时对骆秋枫道:“小姑娘,你脸色萎黄,莫非也有病吗?”万小宝接口道:“骆大姐为了盗八宝续命散,被‘鬼医’抓住,受了两天一夜心灯练魂苦刑,元气大伤,若不是我大哥,一条命早已完了!”

“哦!”天星宫主道:“原来你们为了救我天星宫中人,竟冒了不少危险!小姑娘,你过来!”骆秋枫走上二步,道:“宫主有什么吩咐?”天星宫主亲切地道:“你练过武吗?”骆秋风摇摇头。“你愿意练武吗?”骆秋枫神色一振,点点头。“本宫收你为徒,你愿意吗?”“我不愿离开大哥!”

天星宫主一怔,又瞟罗成一眼,道:“也罢。本宫无以为报,就赐你三滴沉香龙涎膏,使你恢复健康。”又从腰囊中掏出一只翠玉瓶。骆秋枫望着罗成,似乎征求意见。罗成点了点头,心里却暗暗叹息忖道:“看来这天星宫主确是恩怨分明,本质并不坏,若能慢慢感化,导之以理,未始不能改变专横性情……”他倏然不敢再想下去。骆秋枫服下三滴沉香龙涎膏,对天星宫主福了一福退回床边依旧坐下。

绝世灵葯,果然不同凡响,只见床上的云大娘悠然吐出一大口淤血,竟自睁目醒转。天星宫主柔声道:“云大娘,你感觉如何?”云娘死而复生,睁目见站在床边的竟是天星宫主与妲、妫二姥,慌忙挣扎慾起。妲姥忙伸手按住,道:“云娘,伤势刚愈,切勿轻动,不必再拘宫礼,就躺着回宫主话吧!”云娘这才平静地躺着不动,语声低弱地道:“仅感虚弱而矣,多谢宫主救护!”

天星宫主笑道:“大娘能挽回性命,倒应该谢那位罗公子才对。”云娘又道:“谢谢罗公子救命之德。”罗成暗暗一叹,忙道:“大娘晕迷方醒,勿烦神多言,先静静养伤才是。宫主与二位老太还是退出吧,让大娘能静心休息。”天星宫主这次倒没有反对,含笑道:“我也正要与你谈谈,我们就一起出去吧!”罗成巴不得天星宫主早走,转首叮咛骆秋枫与万小宝道:“你二个好好照顾云大娘!”转身走出了茅屋。

天星宫主飘然离开茅屋十丈左右,才停步对罗成道:“今日之事使本宫感触良多,最使本宫感触的是你这份奇突行径,居然弃仇救助本宫中人……”罗成接口道:“率性而为,宫主大可不必惊奇,莫贼阴沉狡猾,与我有仇,家母昔日在宫中与云大娘又有私谊,二者之间,若是宫主你,想必也会如此做。”天星宫主微笑道:“不错,天星宫行事一向恩怨分明,你救了云大娘,本宫也撤销追缉令堂与你,作为投桃报李,你满意吗!”罗成拱手道:“多谢宫主。”天星宫主摇手道:“不必称谢,除此之外,本宫与你已无仇恨可言,希望你也能阻止天下第一帮,传檄声讨本宫之举!”罗成冷冷道:“私恨虽了,公仇未结,宫主最好不要混为一谈!”天星宫主道:“你还记住商家祠前掌伤之恨吗!”罗成道:“我说过,私恨已了,那掌伤之恨,我可以不记!但文殊大师命亡天星宫,百余南海僧伏尸商家祠,血仇如海,我不能不报!”天星宫主脸上的笑容立刻收敛了,哼了一声道:“不关你的事,你为何一定要插手?”罗成沉声道:“宫主可知道,文殊大师为了救我才命亡天星宫,南海僧因替掌门方丈报仇才伏尸商家祠,怎说与我无关。”

天星宫主道:“文殊僧之死,本宫虽有责任,但人是死在刑堂堂主之手,而且刑堂堂主已死在你手上,仇恨已报,足慰文殊大师在天之灵,如今你再翻旧账,也未免太过份了。”罗成道:“若仅以文殊大师而论,你我未始不可言和,但商家祠前百余南海少林僧未留一个活口,宫主行事未免太狠了一些!”“我不杀人,人要杀我,你难道要本宫束手等死?”“以宫主一身修为,足可以避免这场浩劫,纵是逼不得已而伤人,也不必斩尽杀绝,不体上天好生之德!”天星宫主怒道:“说来说去,你还是要籍口跟我作对!”罗成沉声道:“宫主言重了,但罗氏一门,若对宫主挟武逞威之举置之不理,何以为武林第一家!”天星宫主脸色如霜,气得仰天长笑,道:“那你要怎么办?”罗成一字一句道:“百余南海僧,加上嵩山少材血劫,我唯取你项上人头,不足以平天下武林之怨怒。”天星宫主脸色一变,叱喝道:“罗成,你……你对我太过份了,莫非你认为得传冷家万象心法,就能杀得了我?”罗成道:“我并没有把握,但为了武林公义,我只有全力以赴!”天星宫主厉叱道:“罗成,你太不知好歹!”“势逼如此,好歹自有公论。”“好啊!罗成,你既要取本宫首级,何不此刻动手?”罗成退后一步道:“有何不可!”敛气静心,目光顿时清澈如水,明亮起来。

蓦地,响起一声怒叱,一条人影,电闪而至,只见妲姥手握长剑,厉声道:“你敢冒犯宫主,先吃老身一剑!”剑势挥出一片乌光,抖出层层波浪,挟着风雷之声,向罗成劈面攻至。若论威势,这一剑称得上旷古绝今,无与伦比。

然而罗成脚下斜跨一步,手腕自侧面疾向那层乌光中探去,那绵绵密密的剑光分明毫无破绽,奇怪的是罗成这只手像逆水之鱼,硬往里钻。

妲姥如道蛇噬,身形飞动,剑势立变。但连变五式,始终摆不脱罗成那只如附骨之蛆的掌影。

这位天星宫首座元老,对武学造诣是何等深厚,她知道罗成要抓她的剑叶,若被他抓住,手中剑就不用想要了,若败得如此轻易,一张老脸往哪里放?本是剑袭人,现在反变成了人追剑,妲姥既不甘心弃剑而退,又无法避开罗成那只出神入化的右手,不过瞬眼之间,已急得她白发飞舞,汗落如雨。

除非停手弃剑,眼见已经步步受制,无法支持,旁边倏响起一声叱喝:“罗成,你瞧瞧我这里,住不住手!”说话的正是妫姥。

罗成目光一瞬,心头一震,缩手飘身而过,妲姥趁机也收招退身松过一口气,只见妫姥抓着万小宝,像老鹰抓小鸡一样,冷笑道:“罗成!你如不向宫主俯首请罪,我老婆子就先毙了这小兄弟!”

罗成仰天狂笑道:“你姥遐迩高技,怎会效宵小卑劣手段,自弃身份?传出去,天星宫岂不变成下三流帮会?”

“住口!”妫姥怒喝道:“若是论武,我老婆子的确不该这么做,若是论仇,这么做算不了什么。反正你要宫主的命,我老婆子也就不择手段,先要你的命!”

罗成冷笑道:“武人若无德,岂非变成贼。我罗成虽与宫主论仇,却也怀着尊敬之心,胸襟坦荡,但凭功力,不动机心……”

“不必再说下去了。”天星宫主冷冷喝道:“妫姥,你放下那位小兄弟!”

妫姥姥脸色一窘,放了万小宝,万小宝对妫姥嘻嘻一笑,道:“老太婆,你既不敢杀我,何必又要欺侮我,既抓了我,又何必又放我?真是个老不修!”

妫姥姥几乎气晕过去,眼珠一弹,万小宝却做了个鬼脸,逃进茅屋里去。

天星宫主挥挥手道:“妲姥姥,你也退过一旁!”

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大把金光闪闪的指套,一一套上春葱般的十指上。

这金指套前端尖锐,长约三寸有零,套在十指上,无异是十柄利剑,看得罗成心中暗暗一凛!

只见天星宫主冷冷道:“听你自命不凡的口气,若我不与你拼上一场,似乎像怕了你!”

罗成道:“在下不敢如此托大!”

天星宫主道:“今天我本不愿与你动手,但你刚才那一招万象心法中的‘飘渺手法’的确不同凡响,本宫曾说过非斗斗万象心法不可,冷家老鬼不出面,我只能找你,二桩事并一桩事,现在你我不妨总结一下!”罗成道:“正愿如此。”

天星宫主道:“今日一搏,本宫若死,天星宫从此除名武林,宫人立刻返回南荒,永不出世,但若你死了,也不要怨我!”

罗成道:“宫主不愧女中豪杰,若我罗成侥幸而胜,自会焚香三天,一祭宫主英魂!若是身亡,只怪自己功力未逮,死由自取。”

他们二人,一个是历经苦难磨练出来的少年英侠,一个是先天禀赋超人的绝世天人,由娓娓细谈而至chún枪舌剑,由chún枪舌剑终至反目动武,此刻口气倒像英雄相惜起来。其实二人此刻的心情,何尝不是如此,只可惜形势已成,慾罢不能!其中爱与恨的微妙变化,旁人根本难以猜测。

天星宫主听完他的话,铁青的脸色倏地化作一抹幽怨的凄笑道:“话都交代清楚,我们也该动手了!”罗成垂手肃立道:“正是。”天星宫主又道:“我不愿轻视你,所以套上指剑,使我以指剑待敌,当今天下,你还是第一人!”罗成道:“是我的荣幸!”“但是你若空手,必非我敌,昔日你是用剑,现在何不用剑!”

罗成垂目道:“与宫主相搏,有剑无剑,并无差别,万象心法以‘虚’为主,不为物累,人役剑,若一失利,反役于剑,弃心而用物,岂不先露败北。”

天星宫主微微一笑道:“听姥姥说,你昨夜曾纵论剑道,敢情你现在仍以为有剑不如无剑?但我觉得有剑却胜如无剑!”

罗成也微笑道:“十指连心,宫主手上虽套十柄‘指剑’,又何尝有剑!何况武功一道,每人所修,境界各异,‘有’‘无’之间,难辨得失,宫主天人,谅不必我多说,说多了,倒像和尚在打禅机了!”天星宫主道:“你既如此固执,我也不想相强,你准备好就先出招吧!”罗成点点头不再说话,二人静静对峙,目光不瞬,身躯不动,天地之间倏变得沉寂起来。但是四周的气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英雄重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月落大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