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大地》

第15章 重九之约

作者:上官鼎

离开终南掌门死亡已经三天了。

这两天中,万小宝白天跑得没有人影,晚上却反而蒙头大睡,对放哨之事,理也不理,不知在玩什么把戏。

罗成却是每夜巡视,白天则双眉紧锁,心事重重。

这种情形看在骆秋枫眼里,见罗成神容憔悴,心痛不已。她几次想把万小宝所见的记号告诉罗成,但话到口边,还是忍下去,可是说与不说,始终在心里交织着。

第三天夜里,骆秋枫再也忍不住了,她冲出卧室,却见万小宝衣着利落,却打着赤脚,招招手。骆秋枫一哼,道:“怎么?今夜要出动啦!”“嘘!”万小宝竖指嘴边一吹,轻轻道:“大哥在堂屋里,别惊动他。”见他那种神秘的表情,骆秋枫一怔,走近道:“有什么事?”万小宝低声道:“大姐,你还记不记得咱们独特的传讯方法?”“记得又怎么样?”“没忘记就好,今夜你不能睡觉。”“莫非你知道凶手又要做案了?”万小宝笑了一笑道:“我有第六感,平静了二天,凶手今夜说不定会再动手。”骆秋枫道:“不睡觉又怎么样?”万小宝道:“把大哥看住,别让他出去,等我消息。”骆秋枫皱眉道:“假如他非要出去,我怎能拦得住他?”

万小宝道:“你非想办法把他拦住不可,否则我与他失去了连络,这么大的地方,临时找他可把人急死。”“好吧!还有什么吩咐没有。”“大姐,夜间门不要开,你就站在门口,听到小弟兄讯号,你就快叫大哥出去,外面放暗哨的小弟兄自会指点该去何处。”万小宝说完一溜烟溜出房外,消失于黑暗之中。

骆秋枫出了厢房,却见罗成也自房中走出来。她走到堂屋门口,打开门户,望了望外面天色道:“今夜好暗,连星星都没有。”罗成也走到门口道:“你别出去,看好门户。”骆秋枫转身道:“大哥,你要巡夜了?”“嗯。”“你这二天脸色不好,不能休息一夜吗?”罗成摇摇头,叹道:“我何尝不想休息,但万一再生什么变故,咱们怎么再向那些来宾交代!”骆秋枫道:“反正外面有牛大叔、邱大叔,大哥不去,他们也不会偷懒的。”罗成道:“地方太大,人手太少,我不去怎么行,枫妹,你快让开!”骆秋枫扭了扭身子,撒娇道:“大哥,今夜我决不让你出门!”罗成皱眉斥道:“不要胡闹!”骆秋枫逼得毫无办法,只得道:“我不是胡闹,我有要紧事情告诉你!”罗成一怔道:“什么事?”骆秋枫道:“大哥先退后坐好,我才能说。”罗成无可奈何,只能退后,坐落椅中,道:“好吧,你把门关上,慢慢说吧!”骆秋枫斜依门口,笑道:“不必关门,我就站在这里。”

罗成又是一怔,他感到骆秋枫神情有异,必定有什么事在隐瞒自己,但是她心中藏着什么事呢?

天下第一帮的宾舍中,大部份已熄去了灯火,只有少数仍旧亮着。更深人静,天色一片漆黑,蓦地,四进院中一条黑影冲天而起。那条人影刚踏上屋脊,又是一条人影横空而落,停于先前那条人影面前,沉声道:“原来是尉迟掌门,怎地还没休息?”“啊!是邱大侠,心里烦,睡不着,故起来看看有没有动静。”“敝帮每日巡视,有什么动静,自会处理,请尉迟掌门放心,不过尉迟掌门著睡不着,老朽不妨陪你片刻。”“好极了。”二条人影立刻自屋脊上泻落,华山掌门尉迟文的房中灯火复亮。

夜又恢复了静谧。

半个时辰过去了,尉迟文房中灯火复灭,一条人影复腾上屋脊,疾如飘风,往东偏院宾舍掠去,一闪而没。

这时,沉寂的晚空中传来一声声猫叫声。

罗成神色沉重地在屋中踱着方步,他听完骆秋枫说出了万小宝的发现后,心头震动不已。

骆秋枫却一直侧靠在门边,她正静静地注视外面动静。但她心中也微微不安,万一今夜没有动静,明天万小宝知道自己露了口风怎么办?

蓦地,一声猫叫声自院外传来。

猫叫不足为奇,帮中就养了不少描,专门抓山鼠,但是骆秋枫听了这声猫叫,却精神一振,疾道:“有动静了,大哥快去!”罗成霍地一震,身形如电而起,掠过门口,喝道:“你不要出来!”飘出院外,转角处倏响起一声童音。“大哥向前!”罗成掠至五进院,转角阴暗处又响起引指声:“往四进院!”疾掠到四进院,又有童声道:“大哥,往东偏院。”

东偏院是帮中招待不属各门派的白道高手宿卧之处。此刻最后一排最末一间的纸窗上仍映出摇曳的灯火,灯火中映出二个半身人影,隔着茶儿对面而坐,敢情在棋坪上手谈。

不错,在宾客登记上,这房间是两淮大侠“漫天花雨”常曼青的客室。

“漫天花雨”常曼青不过四十余岁,一身功力已搏得两淮大侠美誉。尤其他的暗器手法更是出神入化,但他有个僻嗜,对黑白二子,爱之若命,坐落棋坪,能够鏖战三日三夜不眠不食而不变色。故而武林中都知道他是个“棋迷”。

今夜,他硬拉着住在邻室的“神鞭青萍”石膑手谈一番。

“神鞭青萍”石膑也善弈棋,此刻却有点神思不属,以往他与“漫天花雨”常曼青是势匀力敌,但是今夜他却连战皆墨。

现在是第三盘,“漫天花雨”又中盘胜。“神鞭青萍”石膑一推棋坪就慾站起来,却被常曼青一把按住,笑道:“别忙,再来一盘!”石膑笑拒道:“夜已深,明天再与常兄决一雌雄。”常曼青道:“不行,明天有明天的事。”石膑为难道:“常兄,我的确还有事!”常曼青笑道:“更深人静,我兴趣正浓,石兄何必煞风景。”“明天一定奉陪到底。”

常曼青脸色一沉道:“石兄,你我知交,若你一定要煞风景,咱们今后一刀二断!”

石膑知道常曼青的脾气,嗜棋入迷,若坚在他兴头上罢手,说不定真的挥袖绝交,只得勉为其难道:“好罢,不过我要事先声明,这是最后一盘。”

常曼青这才高兴起来,笑道:“行行,就这一盘,我一定放你回房睡觉。”

于是二人清除棋坪,下了定石。石膑急于结束,存心敷衍,也不思考,落子如飞。

由于石膑布局松弛,常曼青轻而易举已在棋坪上隐隐连起一条大龙。

石膑明知已呈败局,想也不想又落一子。

“漫天花雨”常曼青望了望窗外,又望了望石膑,手拈一粒白子,久久不落。

“神鞭青萍”石膑脸色微赤,有点尴尬,他以为常曼青已发现他心病,感到难以为情。见他拈子久久不下,不由心想:“他莫非故意在拖时间?”忍不住开口问道:“常兄怎不落子?”

“漫天花雨”常曼青摇摇头道:“好妙的棋,这一六七手谈落何处?难,难!”

大龙将成,胜契在握,坪上黑子散散落落,早已溃不成军,他居然还叫妙棋,故作难以下手,这不是存心讽刺吗?

“神鞭青萍”始则一怔,旋即脸色更红,讷讷道:“常兄,你……”

常曼青截口道:“石兄,你认为我这一子是无关大局,随便落于何处都可以,是吗?”

顿一顿,不待石膑接口,又说道:“其实你错了,你看——”

说着落手倏把自己的白子大龙一阵乱拨。

石膑开始还不懂他弄什么花样,目注棋坪,见棋坪上大龙已变成一个窗字。

接着又十指飞快拨动,窗字抹乱,又变成一个外字。

从拨字排字的速度上,也可看出这位两淮大侠在暗器上的造诣,不但深,而且巧,十指像在玩魔术,轻轻拨动棋子,不但无声无息,连排四个字,只不过是霎眼时光。

“神鞭青萍”看得心头砰然一震,因为他已看完棋坪上连续排出的四个字,正是——

“窗外有人!”

如此深夜,窗外怎会有人?若是熟人,为什么不打招呼进来?若是不识,又为什么在窗外偷窥?

“神鞭青萍”满心疑惑,转首向纸窗望去。觉得除了呼呼风声外,静悄悄的哪有什么动静。

他虽知练暗器的人,听觉比较灵敏些,但仍怀疑地收回视线,望着常曼青,意思是说:“窗外哪有人?”

“漫天花雨”常曼青微微一笑,道:“石兄还看不出吗?……”

莫非那活儿来了!“神鞭青萍”心跳倏然加速,正想起身去开窗,常曼青已抓起棋坪上棋子,接着道:“……你看着,我来试试!”

话落指动,只见三道黑白二色棋子已向纸窗外飞去。

纸窗上下共有三格,三道棋子分打三格,每道棋子,接连七子串成一线,一粒跟着一粒,井然有序,而且上下二道是黑子,中间一道是白子,黑白二色分明,毫不紊乱,穿过纸窗,仅穿三孔,这种暗器手法,令人叹为观止。当真盛名之下无虚士。

可是更令人意外的是,棋子射出窗外,既未闻落地之声,也没有别的动静,这三七二十一粒棋盘,犹如石沉大海,不知所终。

“漫天花雨”常曼青神色也不禁愕住,方自从椅中站起,那一扇纸窗倏随风无声而启,烛火下,窗外赫然静静屹立着一条人影。

二人大惊之下,定神一看,不由齐齐失笑道:“原来是邱大侠,真把我唬住了。”

窗外站的人正是“摩云神鞭”邱振飞。只见他飘然越窗而入,含笑道:“巡更至此,见二位手谈,不便打扰,正想离开,巧睹常大侠暗器绝技,难免见猎心喜!”

“漫天花雨”常曼青脸色一红,道:“不知尊驾,鲁莽出手,贻笑方家!”

“摩云神鞭”脸色一沉,道:“错非是我,别人怕不早已毙于你‘七星追月’手法之下!”

“漫天花雨”忙一揖道:“但请恕无心之罪!”

“摩云神鞭”嘿嘿笑道:“何需请罪,常大侠若想杀人,邱某正可代劳!”

双手一挥,黑白二色棋子纷射,齐都打在“神鞭青萍”胸前。

“神鞭青萍”一声惨叫,连人带椅仰天翻倒。

“漫天花雨”常曼青大惊失色,抖声道:“你……你莫非疯了?”

“摩云神鞭”冷笑道:“我没有疯,倒是你疯了,深夜不睡,还在下棋。”

伸手一掌,向对面胸前印去。

“漫天花雨”常曼青慌忙闪避,但他功力虽高,又怎能与“摩云神鞭”相比拟?

罗成脚不沾地,奔入东偏院,只见万小宝已自阴暗中窜出来,一言不发,牵着衣袖就奔向最后一进院落。

一个小把戏倏自墙角中站出来,轻声道:“人刚进去!”

万小宝疾问道:“什么地方?”

小把戏道:“最后一间。”

万小宝道:“钟大叔发现了吗?”

小把戏露齿笑道:“钟大叔只注意屋顶上,人家自下面进去,他怎会知道。”

万小宝道:“没惊动他更好……”

罗成忍不住间道:“你们看到的究竟是谁?”

万小宝道:“现在不便说,大哥去看一看就知道了。”

话声刚落,倏划空传来叫声。万小宝急急道:“大哥快去抓凶手!”

罗成身形早已电射而出。掠到“漫天花雨”常曼青屋前,只见窗户敞开着,摒息靠近窗户,向里一望,心神顿时大震!

只见屋中地上躺着二个人,一条人影已出后窗,一闪而没。

虽仅匆匆一瞥凶手背影,却依稀觉得好像是“摩云神鞭”邱振飞。“怎会是他?”罗成在惊、疑、怒恨交织下,如怒龙升空,翻上了屋脊,与“摩云神鞭”正好对上面!“摩云神鞭”停身,含笑道:“公子亦来了?”

罗成见他坦然无惧的神态,毫无变化的脸色,顿时犹豫起来,沉声道:“邱老丈,房中是怎么一回事?”

“摩云神鞭”一叹道:“真想不到,竟发生这种事?”

罗成方自皱眉,屋檐下又是一人影冲霄而起,落于“摩云神鞭”身后,语声如冷道:“的确想不到,你竟化装成我,深夜杀人!”

“摩云神鞭”猛一回首,不由失声道:“你怎没有死?”

罗成见又冒出一个“摩云神鞭”邱振飞,二人无论容貌衣着,完全一样,心中又是一震!顿感一片迷惑,亦分不出谁是真,谁是假。

只见后出现的“摩云神鞭”冷冷道:“我当然没有死,连伤三命,今天总算抓到你,还不取下人皮面具,出示你真面目!罗公子,小心别让他溜了。”

“哈哈哈……”先前的“摩云神鞭”一阵狂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重九之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月落大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