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大地》

第16章 天星蒙尘

作者:上官鼎

同时之间,天下第一帮七进院房中,围坐了一大堆人,罗夫人坐在床边,依次是天星宫的云大娘,妲、妫二姥,“铁面飞卫”等人。罗成此刻伤势已痊愈八成,倚靠床上道:“大娘,找到宫主了吗?”云大娘脸色沉重地摇摇头。问道:“公子对那人难道一点印象也没有?”罗成道:“当时我重伤之下,只见黑影在眼前一闪,又中了一掌,以后迷迷糊糊,什么都不知道了,唉!这就奇怪了,人既被救了,会到哪里去了呢?”妲姥叹道:“老身只怕宫主万一发生不测,咱们该怎么办?”房中气氛一片沉重,罗成转首问“铁面飞卫”道:“前面的宾客目前如何了?”

“铁面飞卫”道:“终南弟子已护灵回去,‘漫天花雨’常大侠的灵枢由本帮派人护送,并由武当、华山二派掌门人护灵,其余来宾仍在等候公子伤痊消息。”话声方落,却见牛钊带着“沧浪神刀”急步而入。罗成精神一振,道:“展大哥,你怎么今天才回来?”“沧浪神刀”脸色沉重地道:“罗公子,老朽带回来几件坏消息!”罗夫人神色一震道:“什么坏消息?”“沧浪神刀”道:“青城法元子于十五日前死于中州道旁。”罗夫人神色一震道:“凶手呢?”“沧浪神刀”摇摇头道:“老朽只见一具尸体,凶手是谁,老朽因为急于赶路,并没有侦查。”罗成道:“还有呢?”“沧浪神刀”道:“峨嵋已遭一神秘门派屠杀,香芸姑娘被劫不知去向。”“啊!”云大娘首先惊呼起来。罗成也自脸色大变,失声道:“展大哥,消息从何而来?”“沧浪神刀”道:“是丐帮传讯,老朽途中恰巧遇上丐帮帮主得知一切……”罗成喃喃道:“是我的错,到此后一直抽不出人手去接芸姑娘,以至发生了这种事。”云大娘已急急问道:“丐帮帮主说出是谁下的手吗?”“沧浪神刀”道:“那批人个个功力不凡,黑衣衫上都绣有金圈。”云大娘失声道:“怎会是金环门。”罗成目光一张道:“我明白了!”罗夫人道:“成儿,你明白了什么?”罗成道:“以前我一直无法猜透金环门主是谁?现在我才发觉,金环门主就是‘三环先生’莫于道。”此言一出,众人恍然大悟,不错,除了三环先生莫于道,怎会知道香芸居于峨嵋,除了他,金环门又怎会上峨嵋大开杀戒。

“沧浪神刀”悟通这层谜团,不由失声道:“这一来就糟了!”“铁面飞卫”怔怔问道:“什么事糟了?”“沧浪神刀”道:“你们可知道三皇宝藏已经出土的消息?”

罗成叹道:“三皇宝藏图是邱老丈所得,就在我手中失去,哪有不知之理。”

“沧浪神刀”一怔道:“公子居然也知道,究竞如何得而复失?”

罗成于是略述经过,“沧浪神刀”顿足道:“公子怎可把这等稀世难遇的奇宝,拱手送人,你可知道三皇宝藏的价值吗?”

罗成摇摇头。“沧浪神刀”道:“三百年前,武林中出了三位奇人,这三位奇人又是同胞兄弟,合称大地人三皇。三皇功参造化,在江湖上行道一年,遍访八大门派,居然未遇敌手,大概是没有对手的缘故,第二年就不复出世,但在第三年太行山出现了一座三皇殿,传言江湖,要将一身绝技,传授当世。

但他三兄弟定下一条规矩,凡求授武功的人,必须要赍呈一件珍奇之物作为进见之礼,无论是古董字画,灵葯妙丹,三皇视物之贵贱,再决定传授多寡,当时武林中风闻而赴者,大有人在!故而三皇殿中奇珍异宝,神兵利器,不可胜数。

后来不知什么缘故,三皇殿突然关闭,从此自绝尘世,不与武林来往,其后十年,中原一带曾发生一次强大地震,那座声名显赫的三皇殿平地失去踪迹,虽有许多武林人物前去采探,但见断壁危崖,地形大变,已非昔日面貌,没有人能有所获,于是三皇事迹,渐渐淹没不闻,想不到如今竟出现一幅三皇藏宝图……”

“沧浪神刀”一口气说到这里,只听得在座众人个个张目神往不已,“铁面飞卫”接口道:“这么说,三皇宝藏若落于莫贼之手,后果岂堪设想。”

“沧浪神刀”道:“落在任何人手中都可以,落在这姦贼手中,咱们就完蛋了,不说奇珍异物,单是三皇武功,咱们这些人中没有一个能接挡得住一招的。”

牛钊大叫道:“你既知道这么重要,为什么不先去找!”

“沧浪神刀”叹道:“我遇上了‘子母夺命环’终老儿,咱们二个已去过一次太行山,岂知太行山天风崖周围已密布金环门高手,终老儿命丧天风崖,我只能回来搬救兵。”

众人神色均是一变!就在这时,“瘟地太岁”古福生匆匆进入,道:“帮主,寨外有人射入箭书,要交给罗公子。”

“沧浪神刀”接过,见封面写着罗成亲收,顺手就递给罗成。

罗成拆开一看,只见信笺上写着:“慾救香芸,今夜初更,单身赴约,东出二里,柳树之下,自有引接,月落不至,请至湖畔收尸!”

正面署名的赫然是金环门主。

这消息对罗成来说并不是意外,他默默将信笺交给了母亲,来信使云大娘震惊不已。她倏然站起来道:“今夜我去!”

罗成一跃起床,道:“不,我去,人质在他手中,我若不去,万一对方下毒手,岂不枉送芸姑娘性命!”

“但是——”云大娘与罗夫人同声道:“你伤势还未痊愈怎么办?”

罗成深深吸一口气,沉重地对云大娘道:“不碍事,我自信尚能对付这姦贼,大娘请放心,芸姑娘随我出天星宫,今天我纵然拼上一命,也要把她毫发无损的交还给你!”

话声一转,接着对“沧浪神刀”道:“莫贼此计固然想诱我自投罗网,但他分明也想引开咱们的注意力,让他手下能从容觅掘三皇宝藏,故而大哥不妨到前面向各路同道宣布此消息,请他们随帮中兄弟一齐前往太行山,我今夜救出芸姑娘自会即刻前往会合。”

“沧浪神刀”精神一振,道:“对!咱们分头进行,无论如何得先阻止金环门的如意算盘。”

黯淡的月光,笼罩着起伏群山。罗成身背长剑,怀着沉重的心情,离开了天下第一帮。

帮中的灯火虽仍辉煌,但因“沧浪神刀”已宣布了三皇宝藏消息,偕着“铁面飞卫”带着帮中高手邀请所有同道一齐赶往太行山,所以变得冷冷清清起来。

此刻送罗成出寨的只有天星宫人与罗夫人,她们等罗成渐渐离去,才低声相互商议一番,云大娘与天星八姥立刻在后潜行跟踪。

时正初更,罗成依约向东奔出二里,已望见波平如镜的西湖,湖畔有三四棵高大的柳树。只见树后倏闪出一个黑衣蒙面人,拱手道:“罗公子吗?”罗成停步一哼,道:“金环门中朋友,你头儿在何处?”那名蒙面金环门徒道:“在下自会领路,公子请上船!”原来湖畔上还停着一艘小艇。罗成不再多说,飞身上了小艇,金环门徒也跟着上了艇尾,拿起桨橹划离湖边。

穿过三桥六洞,小艇倏又向莫平山方向划去。约过了半个时辰,才到湖边,蒙面金环门徒道:“公子可以上岸了,前行一里,桃林之前,门主已在候驾!”

罗成依言昂然向前奔去,盏茶时刻,果见远远一片疏落桃林,时值深秋,那片桃林既无桃花,也无桃叶,只剩下一片黑黝黝的秃枝,风掠稍头,响起一阵阵嘘嘘之声。

方行近林边,倏见正面一棵桃树下绑着一个人,还未看清是谁,对方已高声叫来:“成哥……”罗成双目神光骤张,只见那人是香芸,长发披肩,满身污秽,被绑在树干上,像是受了不少苦,不由失声道:“芸妹,你受伤了吗?”香芸摇头道:“还好,成哥,你快离开此地!”罗成抽出长剑,道:“我救了你,跟你一齐离开。”话声中人已向前扑去,吓得香芸尖叫道:“你不能过来!”罗成一惊,停身疾退二尺,道:“香芸,为什么我不能过去?”香芸道:“你难道不知他们已埋伏四周,以我为饵,诱你人伏?”罗成朗声笑道:“我岂能这么糊涂,这附近埋伏的人不下二十余人,但还不在我眼中,香芸,任是千军万马,我也要保护你离开此地。”香芸急急道:“你还是不能过来,我。这四周都是毒!”罗成心头一震,道:“那你怎么未受影响?”香芸道:“鬼医强逼我服下了二颗解葯,据他说越过我周围三尺距离之内,就是大罗金仙,也会成一滩浓血。”

罗成哈哈一笑道:“原来是鬼医弄的鬼门道,这算是下对了葯!”

说着已从怀中掏出一些葯瓶,捡了一瓶,打开瓶塞,取出二颗葯丸,放在口中吞了下去。

香芸怔怔望着,惑然问道:“成哥,你吃的是什么葯?”

罗成含笑道:“就是鬼医的避毒九!他撤下毒,我用他的解毒丸来避毒救你,真可说是奇妙的安排!现在你应该放心了吧!”

香芸怔怔望着,她不知道罗成在彭城的经过,对他居然有鬼医的解毒丸,自然感到奇怪。罗成此刻已走近树前,长剑向香芸身上的绳索轻轻擦去。

哪知剑身挣地一声,反弹回来,绳索竟是完好如初。

罗成心头一震,道:“原来是蛟筋夹银丝的仙人索,难怪你挣不脱!”

又上前一步,收剑回匣,双手暗运内功,握住仙人索正慾以真力崩断,蓦地——

一片乌云临空下降,向罗成头顶疾落!

罗成闻风知变,双掌猛翻,向上撩去,那知发出的真力,毫无着力之处,惊觉不对已迟,一片乌光闪闪软软的渔网已裹在身上。

他全神贯注在毒上,想不到陷阱自天而落,大惊之下,双手拼命去扯渔网。那知愈用力拉,网丝愈紧,周身竟无法动弹。

就在这时,阴暗处倏出一条人影,笑道:“罗成,你也有今天!”

罗成这时已放弃挣扎,循声凝神一看,竟然是天星宫主,不由失声道:“怎会是宫主你?”

天星宫主的如花娇容在凄迷的月光下,笼罩着一片阴厉的冰峭,闻言格格笑道:“罗成,你想不到吧,其实此刻无论是谁都一样,你再难活着离开此地!”香芸凄声哀求道:“宫主,你可以杀我,求求你放了罗公子。”“贱人住口!”天星宫主叱道:“你自己死在眼前,还有闲心管别人死活。”香芸喔地一声痛哭失声。罗成忙沉声道:“芸姑娘,你不要哭,生死由命,你此刻痛哭徒乱人意。”香芸这才勉强抑制住悲泣,罗成移目注示天星宫主道:“宫主,记得箭书相约的是金环门主,莫非是宫主假他之名!”“哈哈哈……”蓦地一阵长笑,响起天星宫主身后,又是一条人影缓步自一桃树后出来,端正而阴鸷的脸庞,黑色绣金圈的长袍,正是金环门主,也是罗成千方百计要追寻的元凶——三环先生莫于道。只见他笑毕道:“箭书相约,宫主与我还有什么分别!”

罗成却是第一次见到莫于道面目,故而一怔问道:“阁下就是金环门主吗?”“不错。”罗成剑眉一挑,道:“那你就是三环恶魔莫于道?”莫于道嘿嘿阴笑道:“可惜你已知道得晚了一步,今天我亮出面目,只是希望你能死得心安理得。”罗成暴吼道:“好恶贼!宫主,他就是杀云大娘的凶手,你快杀了他!”莫于道哈哈大笑道:“贤妻,他竟要你杀我,好像是疯了。”天星宫主冷冷道:“若他是疯子,我倒可饶他不死,可惜他没有疯。”

罗成一听这番对答,脑中轰然如遭雷击。

天星宫主变成了莫于道的妻子?这怎么可能,他几乎疑心自己耳朵听错了。

只见莫于道冷冷笑道:“不错,贤妻,人已在你眼前了,你不是要亲自动手吗?现在就让你亲自动手。”

一句话惊醒了木立的罗成,他大叫道:“宫主,你真的嫁给了莫贼?”天宫主冷冷道:“不错。”罗成悠悠长叹道:“宫主既已亲口承认,我总算死了这条心,我与云大娘这二天,日夜在担心你的安危,想不到你已变成新娘,让我们凭空多担不少心事!”

天星宫主尖笑道:“你不是说过你我二人不能并立吗?此刻怎又为我担心起来了?”莫于道冷笑道:“他不过是想多说几句好听话,能苟延残喘片刻!”罗成这时反而心底一片平静,道:“我也不想多言,只不过告诉你二件事。”天星宫主道:“你说吧,我听着。”罗成道:“第一件,家母已经自少林返回,少林掌门答应与宫主和平谈判,解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天星蒙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月落大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