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大地》

第17章 袅雄远扬

作者:上官鼎

现在前后有敌,身处夹攻之中,他猛然旋身飞转,双袖一抖,双手已多了两只精光耀眼的钢圈,左手两只大圈,右手却是一只小圈连环套着。正是他轻易不露的兵器“连环追魂圈”。

他圈随身转,一声厉叱,双手一抖,三个圈圈已猝飞出手,大的一个袭向罗成,小的二只出手立刻分开,飞向门中天星四姥。

三圈出手,他却看也不看,身形仍然旋飞升空,轰然一声,闯破屋顶,瓦片飞溅中,人已腾出屋外。

这一手阴阳真经上的“天地一幽”防敌保命身法,果然不凡,竟逃出预先布好的夹击险势。

但他一上屋顶,倏觉得腰际一痛,脚下踉跄,险些站不稳,他知道幸脱险境,还是受了伤。

略一运气,觉得并无大碍,怨气难平,脚一顿,人如飞鸟,立向小楼窗户射去。

这些话说来虽长,但自罗成出手,到莫于道窜上屋顶,不过一瞬之间。

小楼中的天星宫主与云娘正在愫愫而谈,紧闭的窗户蓦地哗啦啦震响,木屑碎飞四溅中,莫于道神色狰狞地已闯进来。天星宫主脸色一变,自床上弹起,云大娘慌忙屹立一旁护卫。因为这手安排出自她的安排,所以此刻情形早在她预料之中。故而她并不慌乱,倒是天星宫主,事出意外,显然有点紧张。

只见莫于道狞笑道:“天英,你竟有这许多好部下!”天星宫主冷冷道:“什么事?”

莫于道气乎乎道:“你部下不但解了那小子穴道,而且与他联手夹击暗算我,这岂不是反了!”

天星宫主冷冷道:“你知道本宫人为什么不肯服你,反而愿意帮助罗成吗?”

莫于道脸色一变,道:“这算什么话,无论如何我俩究竟是夫妻,你手下能这么对付我,还不是等于背叛你!”

天星宫主道:“完全不同,莫于道,岳王坟前你用的好计策,那移花接木、挑拨离间之计,可惜仍被人发觉……”

莫于道神色狂震,倏大笑道:“你不信我的话,反而相信别人的话,莫非真的情断义绝,视我为仇?”

云大娘急忙道:“莫于道,你也不必再伪装了,假如你能改过向善,我可以不计较以往仇恨,跟你好好谈谈!”

莫于道暗暗一怔,但他心机阴险,岂肯真信云大娘这番忠诚肺腑夕言,暗暗冷笔道:“我牛平计无虚出,岂会再上你花言巧语的当。好在一切都早有准备,就看看你能耍出什么把戏!”心中有了这种想法,口中阴恻恻道:“你要谈什么?”

云娘先扶宫主落坐,然后道:“话不是三句二句能说完的,咱们何不坐下谈!”

莫于道冷冷道:“请说吧!我站着也一样能听。”云娘道:“莫于道,你真爱我们宫主吗?”莫于道嘿嘿笑道:“你这话就问得奇了,这样貌若天仙的美人,谁不喜爱,我若不爱她,又何必与她成亲。”云娘道:“你能永远爱宫主,尊敬宫主吗?”莫于道看了脸色铁青的天星宫主一眼,道:“那就要看宫主是不是同样爱我了。”云娘道:“若你之爱出自衷心,宫主自然不会辜负你!”莫于道笑道:“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话说!”云娘道:“口说无凭,你该拿行动来证明!”“你要我拿什么行动来证明?”“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若真心爱宫主,可愿放弃武功,永绝武林?”莫于道说:“好!我可以放弃武功……”

云娘道:“既然如此,你就请过来,让宫主制你几处穴道,散了你一身功力,表示你真心向善。”莫于道仰天狂笑道:“云娘,你也太天真了,以为我是小孩子吗?”云娘肃然正色道:“莫于道,我这全是为了宫主,没有暗藏丝毫恶意,实在因你心机太深,行事太恶,才如此建议,希望宫主与你能白头到老……”

“你不用再说下去了。”莫于道冷笑道:“你的机心何尝不深,废去了我一身功力,我岂不如待宰之羔羊,整天提心吊胆,任凭你们宰割,你的算盘太如意了,可惜我不是三岁稚童,决不会让你们牵着鼻子走!”天星宫主突地站起来道:“莫于道,我知道你不会答应的。”莫于道阴笑道:“换了你,你肯答应吗?”天星宫主道:“从此一刀二断,咱们就反亲为仇。”

莫于道摇摇头道:“天英,你要好好想一想,我无所谓,最多再讨一个老婆,但你就不同了。”天星宫主厉声道:“我有什么不同?”莫于道邪笑道:“我们已经洞房花烛,你*女之身已经被我破去,难道别人还会要你?”这番话正触及天星宫主心底创伤,强压下的怒火,在这刹那,顿时暴发出来,她厉叱一声,道:“我终身不嫁,也要跟你算清这笔账,莫于道,拿命来!”娇躯一晃,纤纤双掌如二道白色电光,呼地向莫于道幻影罩去。

莫于道狂笑道:“好,好,你既不义,莫怪我无情!”脚下一顿,人已自窗口倒射出去。“追!”天星宫主一声尖喝,也跟着掠出窗口,二道人影泻落院中,只见小楼前已泾渭分明。

所有天星宫人以罗成与妫姥为首,与三十余名金环门徒各执兵器,对面峙立。

双方静悄悄的谁也没有动,相互监视着,但—见莫于道与天星宫主临空急降现身,静峙状态立刻变成动乱。

罗成首先电掣般冲去,口中大喝一声“杀!”

双臂急挥,一排排移山倒海的罡劲,已如狂风骤雨般向莫于道压去。

莫于道身形未落地,陡又升起三丈,口中大喝道:“王总坛主,准备好了吗?”

“鬼医”扬声道:“已准备好了!”

莫于道掌势轻轻一抖,向罗成一吸一推,反击出一招,口中疾道:“那你们慢慢退!”!

那三十余名金环门高手,立刻缓缓后退。

罗成一招未得手,天星宫主跟着出手,她已运足全身功力,人如电光一闪,张臂向莫于道抱去。

这情形看如疯狂了一般,全无招式可言,其实却是天星武学中最深奥的一手武功——“抱月摘星”。

双臂中间由潜劲一逼,犹若真空,不但具有吸力,只要一被抱中,纵是大罗神仙,也骨骼尽碎,化成血泥。

莫于道这时刚飘退七尺,方自落地,猛觉自己身躯如慾离地向天星宫主冲去,这与他所施的阴阳真经上奇学有些相似,哪有不知厉害的道理,慌忙双臂回圈,阴阳二道奇异的罡气也逼射而出。

场中立刻掀起像龙卷风一般的气流,呼地卷空四飞,周围林木咔嚓连声,竞断了十余株。天星宫主前冲的身躯却被这股潜劲逼得倒退十余步。她究竟伤未痊愈,一招力拼之下,居然差了莫于道半筹。

这时金环门高手已由莫于道断后,在向后慢慢地退。天星八姥眼见宫主踉跄后退,齐声道:“云娘保护宫主,待我们来对付这恶贼!”八人齐齐移步,仗剑向莫于道逼去。莫于道厉笑道:“你们谁是我的对手,竟然还不死心,火令主,丢二个玩意儿,给她们尝尝!”“遵命。”在往回返的一名金环门高手陡然双手齐扬,二颗如鸭蛋卵般的黑球向天星八姥疾射而至。

这二件暗器射出,莫于道身影立刻疾退!妫姥与妲姥双双怒哼,举剑就挥。这刹那,罗成已发觉不对,大喝道:“姥姥,挡不得!”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轰!轰!二声巨响,接着火花四射,烟屑纷飞。火光烟屑中,只听见莫于道得意地大笑,天星八姥凄厉的惨嗥,天星宫主的惊呼,响起一片。

等烟雾消散,莫于道与三十余名高手,早已不见了影子,只见妲姥浑身火伤,在地上呻吟,妫姥一条右臂齐肘而断,八姥已经气绝,其余的人皆被这二颗火葯暗器,炸得衣裳破裂,狼狈不堪。

天星宫主眼见这种惨烈景象,星眸喷火,银牙连咬,天星宫自再复江湖,境遇如此之惨,这是第一遭。她恨恨道:“云娘,你照顾姥姥们伤势,其余的跟本宫追敌!”

罗成慌慌道:“追不得,陇西火神已被那恶贼收罗于手下,他们必定会以火器来对付你们的!”

天星宫主恨恨道:“我不甘心。”

云娘也劝道:“宫主别着急,此去太行,不怕找不到他算账,现在还是为姥姥们看顾伤势要紧。”

于是,天星宫人纷纷把伤者抬入屋中。

八姥已死,回天乏术,受伤的妲、妫二姥,好在有灵葯,经过服葯包扎,一阵忙碌,除了外伤需要稍待时日合口外,其余已无大碍。

其余姥姥分别更换衣服,劳累了一夜,大家都需要休息一番。

这时,云娘向罗成暗暗施了一个眼色,罗成会意,走到天星宫主面前,深深一揖道:“宫主,在下固执偏见,致成连香风波,衷心槐咎,希望能赐宽恕。”天星宫主一哼,转过身去,她外表虽仍倔强,可是星眸迷濛却已泪水盈眶。想起仅不过两日之隔,自己由冰心玉洁的少女变成了残花败柳,面对暗中倾慕的罗成,又悔又恨,怎不心如刀割。

罗成一叹道:“在下自知有负宫主,但望以后能略效微劳,以报万一。”天星宫主终于强忍下悲痛,淡淡道:“往事不提也罢,云娘,你刚才说太行能找得到那恶魔,你怎知他会去太行?”云娘忙道:“罗公子曾得一幅三皇宝藏图,莫贼人虽在此,但早已遣门下高手前往掘宝,此刻他除了赶往太行外,决不会到别处去。”天星宫主道:“三皇藏室又是怎么回事?”罗成知道她是伤心人别有怀抱,故意岔开话声,正好也能免除自己尴尬,忙接口把三皇事迹,略为叙述。

天星宫主听完,道:“既然如此,二位姥姥就在此养伤,八姥遗体暂殓于此,我们休息片刻,立刻赶往太行,若不把此魔割上千刀,誓不甘休!”

罗成道:“宫主不妨多休息一二天,不怕这恶魔飞上天去,同时我还要回去看看我娘!”

天星宫主冷冷道:“你要走就走,没人留住你!”

罗成神色一窘,云娘却含笑道:“罗公子,我们宫主就是这种娇生惯养的脾气,你就走吧,咱们就在太行会合。”

罗成何尝不知道女人就是这种脾气,你不迁就她,她要恨你,迁就了她,她又摆架子,于是,忙拱手道:“那么在下先告辞了。”

离开了小楼,罗成如飞穿越丛林,回到西子湖畔,发觉湖畔已无舟船,正自沿途眺望,倏听得一阵款乃之声,循声而视,只见一条小舟,自湖心经过。

“船家,快来摆渡,多给银子。”那摇橹船家听得人叫唤,立刻运桨如风摇了过来。

罗成急于回去,未等船靠岸边,就飞身上舟,这时他才看清这般家头戴竹笠,青布包头,竟是个女的,只是对方低头划桨,一时看不清面目。

罗成上了船,那船娘已划桨转向湖心,边问道:“公子去何处?”“九溪十八涧。”罗成掏出一锭银子道:“这些船资全赏你了。”船娘道:“多谢公子慷慨。”

罗公子陡觉这种莺声呖呖的语声好熟,不由一怔,他人本站在船中,好奇之下,立刻坐下,凝神一望,不由失声道:“燕姑娘,怎么是你!”摇船的竟是“七剑神君”之女,昔日的未婚妻,这大大出于罗成意料之外。

只见燕玉姬微微一笑,道:“成哥!总算你还认识我,其实我在这里已等了三天多了。”罗成怔怔道:“你一直在何处?令尊呢?”燕玉姬道:“我与家父一直在金环门中。”

罗成脸色顿时一变,旋即叹道:“莫贼恶彰已明,你与令尊何以不潜身远避。”燕玉姬道:“自正义帮无形中瓦解,家父与我就想离开,奈何莫贼威胁利诱,不准家父离开,当时势成骑虎难下,并听说三皇藏宝出土,所以阳为敷衍,暗中却待机会,不瞒你说,我就是奉家父之命,来向你通报,并且请你宽恕我们过去的错误。”罗成感慨地道:“在飞雁庄中,承你帮了不少忙,我怎会再斤斤计较以前那些误会,令尊现在何处?”“太行山中。”燕玉姬神色一整,道:“成哥,你是否要去?”罗成道:“我早已想过,此刻我回去见过家母,就要上路!”燕玉姬低声道:“成哥,你千万小心!”罗成道:“莫贼党羽在太行山中可是另有阴谋安排?”燕玉姬道:“太行山中没有什么陷阱布置,倒是途中应该小心,听说莫贼请出来好几个厉害的魔头,要想在半途中拦截你们!”

罗成傲然一笑,道:“你放心,我不在乎这些。飞雁庄二庄主仇叔叔卢叔叔他们都好吗?”燕玉姬轻轻叹道:“他们都知道当初鲁叔叔的确是自杀,而且是金环门中的党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袅雄远扬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月落大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