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大地》

第18章 鲤鱼奇阵

作者:上官鼎

鲤鱼楼后院双方僵持着,罗夫人道:“贱妾素闻岛主也是女中豪杰,岂可挟人质而得意?”

鲤鱼岛主笑道:“其实这是保持和气,不流血的最好办法,罗公子考虑过了吗?”

罗成厉声道:“你敢与我一搏?”

鲤鱼岛主道:“我并不是怕你,我现在只等你回答。”

罗成还没有说话,处在生死边缘的“秦中一剑”倏拔脚向罗成狂奔过来,口中大叫道:“罗公子快救我!”

罗成的念头尚未转过来,只见鲤鱼岛主纤掌微微朝外一吐,“秦中一剑”吭地一声,向外冲出三步,口中鲜血狂喷,扑倒地上不起。

罗成怒吼一声,飞掠上前扶起“秦中一剑”一看,只见他双目微闭,气息已断。

“好狠的心肠!”

罗成一声冷喝,身形猝然弹起,还未扑至对方,鲤鱼岛主又一把抓过“七里飘香”挡在前面,道:“你最好不要再逼我杀人!”

眼见第二个人质又挡在面前,罗成不进反退,空自然气填胸,却无法出手。

“七里飘香”梅邦人倏然大声道:“罗公子,你尽管出手,想我梅某一生风流,今天死在女人手下,也不算冤枉!”

鲤鱼岛主格格笑道:“梅大侠,死你一个人自然无所谓,但后面还有十二个呢!”

“七里飘香”一声大喝,转身向鲤鱼岛主张臂抱去。

“嘿!想死的人我不会让他轻易丧生。”

话声中,鲤鱼岛主已伸手指点了“七里飘香”麻穴。

就在这刹那,罗成已电射而出,掠势疾逾闪电,猝向鲤鱼岛主弹去。右掌抓住“七里飘香”,住后摔去,口中喝道:“娘,接住!”

左掌力挥,猛劈鲤鱼岛主。

这些动作与“七里飘香”转身张臂,与鲤鱼岛主指点“七里飘香”都同时发生。

鲤鱼岛主做梦也想不到罗成敢冒人质被杀之险动手,正自惊怒慾追,一道凌厉的掌劲,已经袭到。

她—声娇叱,如水中之鱼,滑偏三尺,双袖一抖,一束金芒,向半空中的“七里飘香”袭去,另一束金芒却射向罗成的面门。

这二束金芒出袖立刻扩成大片,正是她不传之秘鲤鱼针。每束金芒不下百余支。

罗成一掌落空,百余支鲤鱼针已经袭到,他双袖一挥,身形奇妙地划了半个圆圈,屹立于鲤鱼岛主面前,冷冷道:“白岛主,你还有什么能要挟我的吗?”

鲤鱼岛主此刻脸上再无笑容,一哼道:“你别以为我怕你——”

接着喝道:“曼曼,去召集本岛七美!玲玲,把地牢中的人先杀光,本岛主一定要凭实力,一拼强弱!”

曼曼立刻向屋中跑去,玲玲掠向假山,罗成心中大急,身形再度弹起,猛向玲玲扑去。

哪知他身形方动,鲤鱼岛主已一声娇喝,双掌一式“鸢飞鱼跃”向罗成丹田猛挥而出。

她出手就施出本身绝学,掌力刚中带柔,掌影似幻如真,四面八方俱在她这招威力圈中。

罗成悚然震惊,左掌挥出一道圆弧,身形急泻落地,抱元守一,立掠守势。

面对这等强手,他已不惶再去截拦玲玲,立刻运起“万象心法”。以不动为动,以备一举歼敌。

鲤鱼岛主一招迫退敌手,大为得意。方慾追击,倏听得一声娇呼,回头一看,假山顶上射落二条幽灵般的人影。已将玲玲获于手中。

这二条人影来得无声无息,竟是云娘与天星宫八姥中的七姥。

只见玲玲娇容扭曲,一脸痛苦之色,一条右臂被七姥捏着,好像不听话的孙女遇见奶奶,乖乖地动也不动。

鲤鱼岛主神色一惊,停身冷笑道:“好啊!原来你们还有后援,一齐上吧!”

七姥冷冷一哼,朗声道:“天星宫主驾到。”

此言一出,墙头上倏出现一顶金色小轿,由二名青衣少女抬着,如驾云御风一般,飘飘落于院中,接着一干侍从也出现,拥护二旁。

罗成精神一振,高声道:“大娘,请快到假山中救助群侠,这里有我对付!”

这时,屋中也奔出七人,为首的是曼曼,后面正是鲤鱼岛主左右手的岛中七大女高手鲤鱼七美。

鲤鱼岛主喝道:“摆鲤鱼阵!”

七美身影齐分,每人手中立刻多了一柄寒光闪闪的分水刺,在鲤鱼岛主前面展开阵势。

罗成凝神一望,这七个娇媚如花的女人不但阵势摆得怪,手中的兵器更怪。

每人手中的分水刺,一头分叉,一头如划船之桨,长仅二尺左右,手握中间,攻敌不过尺余左右。

那阵势左边站三人成三角而立,右边站一,中间三人也成三角对立,把这七点连起来,真像一条鱼。在武林中竟从未见过如此怪阵。

只见鲤鱼岛主冷笑道:“听说天星宫名震武林,但还不在本岛眼中,各位不妨一齐闯阵试试,能彼得了这鲤鱼阵,本岛主立刻抖手而走。”

云大娘冷笑道:“看你年纪轻轻,口气倒是不小,天星宫岂是倚势欺人之辈,今夜我们只管救人,动手之事,由罗公子应付,无论谁胜谁负,本宫决不出手。”

说完,向彩云一挥手,二人立刻钻入假山中不见。

鲤鱼岛主道:“既不插手,为何不放了我手下?”

七姥冷冷道:“我老婆子还不屑动手杀这么一个小丫头,等我们救出人后,自然放了她!”

鲤鱼岛主狞笑道:“姓罗的,听你如此说,你可敢闯阵?”

罗成朗笑道:“这种阵势还吓不倒我,闯一闯又如何?”

说完大步向阵中走去。方到阵中,脚步尚未站定,一声娇叱,阵势已动,鱼尾鱼头立刻向中间卷至,四柄寒光闪闪的分水刺,如四道寒虹向罗成周身罩到,中间前面二女竟向后退,后面一女就地一滚,这柄分水刺同时袭向罗成下盘。

罗成虽不懂这阵法变化,却已准备全力一击,他双眸如夜空明灯,目睹上下五柄分水刺递到眼前,才一声清啸,身影一旋,双掌一分,左右拍出。

劲极至柔的无上真气,应敌制敌的“万象心法”招式,他自信就是莫于道自己,也难挡这招“平野千里”一击。

哪知掌式一出,满空寒光顿收,发出去的劲力居然落空了,那退后的二女却退而欺近,分水刺如二溜电光又向后心袭到。

罗成斗然转身,双掌分向二女扣去,哪知招式又是落空二旁寒光又从后袭到。

罗成陡然惊觉了,这鲤鱼阵的变化就是鱼被钓出水时身子弓弹,头尾翘跃的情形一样,其中可能还有其他变化,但若一味想硬摘锋芒,可能会招招落空,坠入其壳中,不如改变一种方式!

念头方自一闪而过,头尾四柄长剑已自袭到。他身形疾闪,向尾部幻影而出,反手就轻飘飘挥出一掌。

三声闷哼,鱼尾三女身躯如纸鸢一般向前扑去,其中一个正好撞上主持鱼首同伴的分水刺,洞胸而穿,惨叫一声,吓得其余六女齐齐失色,就在这刹那之间,罗成已斗然翻身,双掌再度疾挥而出,狂风陡起,凄厉的惨叫声连接响起,鲤鱼七美有四人撞上假山,血花飞溅,倒地而亡,其余未伤的二人已花容失色,疾掠而退。

这武林中不见经传的奇阵,在罗成四招之下,就被破去,而且七美只剩下二美活口,看得鲤鱼岛主骇然大震!

罗成目光一扫,见云大娘已自假山地牢中把群雄救了出来,昂然收手,对鲤鱼岛主道:“白岛主,奇阵已破,只要你知难而退,就此回转鲤鱼岛,我罗成也不为难你,让你离开!”

鲤鱼岛主惨笑道:“本岛初人中原,竟遭遇这等惨败,我还有什么脸回去,罗成,本岛主一并成全你!”

说完,从腰中掏中一柄短剑,猛向自己小腹扎下。

罗成料不到这女人如此性烈,方自一愕,陡见一粒黑影向鲤鱼岛主手中射至。

叮!

一声脆响,那柄小剑脱手飞落地上,鲤鱼岛主方自啊了一声,一棵高大的榆树上已响起一阵笑声道:“白岛主,受些挫折,竟而轻生,何以如此痴呆,莫非你不想分三皇宝藏了?”

一道金光倏射至罗成面前,噗!插在地上,竟是一面金光闪闪的三寸大小的金牌,牌上刻着一个“死”字。

接着语声又起:“白岛主,只要你稍忍耐片刻,老夫一定替你报仇!”

鲤鱼岛主“呀”了一声道:“原来是‘金牌帝君’!”

呼声充满了欣喜与意外。

一道人影已在鲤鱼岛主惊喜的呼声中疾射而落,众人还没有看清,一个黑须鸠面的红袍老人已站在罗成面前!

这老者容貌平凡而端正,可是两道浓眉却显示出阴鸷而凶煞,两道目光犹如闪电,令人望而生畏。

只见他对罗成道:“刚才老夫看了一下,你娃儿的功力确实不低!”

“好说。”罗成冷冷道:“阁下莫非也是三环恶魔莫于道邀来的帮手?”

金牌帝君道:“不错,你看到地上金牌的字吗?”

罗成道:“看清楚了又如何?”

金牌帝君哈哈一笑道:“看到老夫‘死牌’的人还没有能活的。”

罗成也朗笑一声,道:“我不信!”

金牌帝君淡淡道:“你等候片刻,就会相信了。”

手一招,地上金牌竞凌空摄口手中。

这一手立刻使罗成心中暗暗一震,所谓行家伸手,便知深浅,他从未听说过武林中有过这一号人物,却发觉这老儿的功力修为竟有如此之高。

只见“金牌帝君”把金牌塞入怀中,又道:“不过老夫想先问你一件事!”

罗成冷冷道:“什么事?”

金牌帝君道:“你刚才的打法,似是互不连环,随手制敌,可是施用了‘万象心法’?”

罗成心中又是一震!这老家伙初次旁观,一眼就能看出自己的底细,实在不简单,心中立起三分戒意,冷笑道:“阁下眼光锐利,是又如何?”

金牌帝君嗯了一声,竟没有再问下去,目光向群雄一扫,转身对着黄金小轿,道:“天星宫主,你既来了,何妨下轿一见!”

瑶光侍者一哼,道:“阁下什么事要宫主下轿相见?”

金牌帝君嘿嘿一笑,道:“不下轿也罢,老夫可有一问希望宫主回答,老夫与这娃动手时,宫主插不插手?”

这一问瑶光侍者自然也不便代说,轿中响起银铃般的话声:“那得看情形!”

金牌帝君道:“宫主意思是要想插手了!”

“如果罗公子能杀了你,本宫自然不必出手了。”

金牌帝君哈哈一笑,道:“回答得干脆,但老夫还有一问,听说冷家‘万象心法’是‘天星武学’的克星,冷、商二姓二百年来就是水火不容的死对头,姓罗的会‘万象心法’自是冷家传人,宫主何以会与他结联一气,反而帮对头的忙!”

天星宫主道:“你老兄柯姓何名?”

金牌帝君道:“宫主不必问我姓名,且答我所问!”

天星宫主一哼,道:“武林中从未闻‘金牌帝君’之号,你从何而来?”

金牌帝君哈哈一笑道:“老夫初次被人礼聘而出,自来处来!”

天星宫主道:“既是初履江湖,何以会对这件事这么清楚?”

金牌帝君阴笑道:“老夫在问你,何以你反而接连问老夫起来了?”

天星宫主道:“你若不回答清楚,本宫也不回答你的问题。”

金牌帝君道:“这很公平,老夫对江湖中别的事丝毫不知,但对天星宫的事却听到先师谈起过。”

天星宫主道:“假如本宫回答你,商、冷二家已言归于好,结手联盟,你老兄是否也要送我一面‘死牌’!”

金牌帝君冷冷一笑,道:“这倒不必,不过老夫却想给你看样别的东西!”

天星宫主道:“什么东西?”

金牌帝君从怀中摸出一面黄绫三角旗,迎风一招,展示在众人眼前的,是一幅“百灵图”。

只见金牌帝君抱旗道:“你可认得此旗!”

说也奇怪,天星宫所有人一见此旗,脸色顿时一变,轿帘微晃,金影一闪,天星宫主竟自轿中掠出,满面惊容,问道:“此旗何来?”

金牌帝君道:“师门祖传。”

天星宫主道:“此旗何名?”

金牌帝君肃然道:“天生万物,百灵独尊。”

天星宫主道:“本宫第六代!”

金牌帝君道:“老夫亦第六代。”

天星宫主倏躬身福了一福道:“商天英参见师祖‘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鲤鱼奇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月落大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