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大地》

第20章 人蛇大战

作者:上官鼎

山洞之中依然是一片死样的沉寂,在昏黄的灯火映现下,每张脸上浮漾着七分紧张三分兴奋,还渗杂着一丝儿不安。

五滴竹漏之声早已过,当洞口执着火把的胡舵主用火把在洞口轻轻一沾,洒在地上的葯信冒出一溜火花,嗤!嗤!嗤!带着一溜青烟,迅速延烧出洞外后,每个人都期望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这声巨响,对别人来说,是一场灾难,在莫于道来说,却是吉祥喜讯。可是静静地等着,等着,等到现在,洞外仍未传入丝毫声音。

莫于道的神色依然毫无变化,他目光注视床前的竹漏,静静数着嗒嗒的竹漏滴水之声,似乎这轻微的声音能告诉他什么?

但其余人的脸色,都开始在变了,那三分兴奋已经消失不见,那一丝儿不安却迅速在扩大,把原来的七分紧张变成了十二分疑惑和失望。

鲤鱼岛主已忍不住娇声道:“莫兄,火葯怎么至今未响,不会出了什么差错吧!”

莫于道平静地道:“稍安勿躁,我约模计算过,再有八滴竹漏声,葯引子才燃到头。”

“哦!”鲤鱼岛主才轻轻吁出一口气,也注视竹漏起来。

但那缓慢轻微的嗒、嗒之声,像滴在她心坎上,使她心中愈来愈不好,一种不祥的预兆,已填充了她的心房,产生出无法形容的恐惧。

八次竹漏声刚过,远处没有传来期待中的巨响,洞门口倏传来了声息,藤掀起,进来了一老一少,老的正是金牌帝君,不过双腿变成了独腿,由一位陌生的少女扶着,一拐一跳地进来。

莫于道一呆,火葯未炸,连这老儿也跑回来了,看他样子分明已败在罗成手下,受了重伤,而且还带了一个陌生少女回来。

这刹那,他内心的惊骇是无法形容的,少林埋下的火葯未炸,金牌帝君负伤返转,三步诡计已去二,不知最后一步是否能钓得住罗成这条鱼!

却见金牌帝君三角眼一瞪,幽黯的洞中顿像闪过二道冷电,他阴沉沉喝道:“你们一个个都像木头一般看老夫,莫非老夫身上的伤很好看?还是你们已不认识老夫啦!”

莫于道这才转过神来,慌忙下床,道:“帝君伤势不轻,快上床休息一番。”

金牌帝君这才大刺刺地一跃上床,向冷秋婉召召手道:“你也过来!”

冷秋婉究竟未经过大场面,自进洞后,发觉洞中蹲着一大堆人,木柱上还绑着一个老和尚,就是没有罗成,第一个感觉,就是失望,觉得金牌帝君说能活俘罗成,不过是夸言遮羞之词,自己实在太傻,才会相信。

她第二个感觉是后悔!在路上不下手报仇,此刻洞中这么多邪道恶魔,再要找刚才那种机会,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当然,她心中想归想,人已畏畏缩编地在床边坐落。

莫于道一直神色凝惑地盯着她,盯得冷秋婉心房像小鹿般乱撞乱跳。

“帝君,不知这位姑娘是谁?”莫于道终于开口问了,”

金牌帝君撕着肉脯饮酒,闻言呵呵一笑道:“是老夫的徒儿,呃,徒儿,你就自己向在座各位大叔自我介绍吧!”

对了,自己既冒充大漠绿林大豪,就该装得像一点,莫让刁滑阴沉的莫于道看出了破绽,反而偷不到鸡,蚀了把米。

此念在脑中闪过,她立刻起身拱了拱手,道:“奴家是师父的首徒,一向在大漠行道,同道送了奴家一个混号‘索命娘子’。今后尚请各位多多指教!”

鲤鱼岛主格格一笑,道:“好一个索命娘子,这绰号够狠,也蛮有意思,大妹子,我一眼见你就喜欢,以后咱们多亲近亲近。”

冷秋婉含笑道:“多谢这位姐姐,还不知姐姐如何称呼芳名?”

“我世居鲤鱼岛,叫白珊珊。”

“原来是鲤鱼岛主,久仰了。”

莫于道却皱眉开口道:“自莫某亲访帝君洞府至今,从未见帝君谈过有这么一位女弟子,这倒使在下奇怪了。”

冷秋婉心头一震,立刻冷笑道:“这位大叔莫非在怀疑奴家的身份?”

她倏转身拉着金牌帝君的衣袖,撒娇道:“师父,徒儿在这个地方实在呆不下去!又黑又脏不说,还叫人家疑心,何苦来哉!”

“嘿嘿嘿……”

金牌帝君一阵轻笑道:“徒儿,这位莫大叔就是这次掘宝的头儿,你既要插上一脚,想分点儿,就得要忍受些委曲,反正时间也不会太长,等拿到了藏宝,咱们拍拍屁股就走,以后谁也不欠谁!”

一听这种话隐隐含刺,不是味道,莫于道忙干笑一声,道:“帝君千万别误会,莫某不过是好奇而矣,若问得不对,莫某就收回说过的话。”

他表面上对金牌帝君卑礼恭敬,其实心中早已决定功成之日也是剪除帝君的时候,恨只恨刚才的火葯未炸,不然此刻这老儿与罗成岂不早已断骨扬灰了。

金牌帝君这才嘿嘿笑道:“莫先生,不瞒你说,这个徒儿是我刚才收的。”

莫于道脸色微微一变,道:“刚才收的?唉!帝君,你对她一点底细都不知道,怎可以贸然带她到此地来!”

冷秋婉刚平静下的心境又剧跳起来。

金牌帝君冷冷道:“莫先生,老夫既带她来,一切责任自有老夫来负责,你满意了吗?”

莫于道沉声道:“莫某并不是信不过帝君,但帝君总得盘问一下底细!”

冷秋婉冷笑一声,道:“莫先生,告诉你也不妨,家兄就是大漠绿林的大胡子,风闻中原三皇宝藏已出土,所以带同十八位伙伴来查探,我恰巧遇上帝君,承帝君不弃,收为首徒,就是这么一回事。”

鲤鱼岛主格格一笑,道:“原来也是为了三皇藏宝而来,看情形更热闹了。”

金牌帝君冷冷道:“老夫行事一向恩怨分明,这女娃儿为老夫疗伤上葯,若是敌人,怎会不杀老夫,反而扶我回来,至于将来宝藏到手,老夫就将自己应得一份,分润给她,与各位毫不牵连,话已说明,谁要再怀疑,休怪老夫翻脸不认人!”莫于道方自皱眉,倏听得洞口的胡舵主轻喝道:“又有人来了!啊,是少林和尚。”

话声方落,葛藤掀开,伏虎僧挟着罗成,满头大汗,泼风般冲入,后面跟着降龙僧,天宏与天善三僧,个个汗透僧衣,似是经过一场剧战,其实他们并没有动手,而是被牛钊、铁面飞卫、沧浪神刀三人步步相逼,加上紧张与良心的痛苦,急出了满身大汗。

而莫于道见伏虎挟着的人果是罗成,这刹那,满腔忧疑立刻烟消云散,周身三千六百个汗毛孔齐都开放,天大的心事,总算石头落地。

可是冷秋婉就不同了,她想不到罗成果被活俘来此,而阻俘抓他的竟是少林僧,心中的震惊不知不觉形之于脸色,却被莫于道尽收眼底。

同样地,罗成见冷秋婉竞混在这批人中间,也不禁愕然,他不懂她怎么混进去的,更不懂她为什么混进去。

就在三个人各感惊愕意外中,伏虎僧已把罗成轻轻放在地上,道:“莫施主,人已在此,咱们就现在带掌门人离开了,希望你遵守诺言!”

后面的降龙僧早已忙着一掌切断绑着天痴大师的绳索,挟着重伤的天痴僧慾向外走!

就在这时,洞外已响起一声大喝:“洞里的王八蛋,都给老子滚出来,不听话,老子烧你个舅子。”

像擂鼓般的喉咙,不用猜必是牛钊在发狠。

莫于道脸色微微一变,道:“和尚,人虽抓回来,但也把强敌引来了,这下看你们如何出去。”

伏虎僧手横禅杖,沉声道:“不劳莫施主费心,只要你施主履行诺言不阻碍,贫僧就告辞了。”

“喂!秃驴,再不出来,老子要放火啦!”

牛钊又在外面大吼了。

莫于道倏向门口的党羽道:“告诉姓牛的,再穷嚷就就先宰了姓罗的小子。”

门口的胡舵主立刻大声向洞外道:“洞外的孙子,别嚷嚷,再鬼叫老子就先宰了那姓罗的小王八!”

莫于道此刻对伏虎罗汉冷笑一声道:“和尚,我当初是怎么与你约定的!”伏虎罗汉道:“施主约定以罗成换回本寺掌门人。”

莫于道颔首道:“不错。但莫某不也告诉你,绝对不能引敌到此,如今你人虽抓到了,却也把敌人引来了,等于只办成了一半。”

伏虎罗汉沉声道:“施主莫非要毁诺?师兄,咱们准备冲!”

莫于道阴笑道:“只怕你们冲不出去!就是冲出去,罗成的同伴只怕也放不过你们和尚。”

天宏僧目光向后一扫,见洞口的金环门徒已个个手执兵器准备拦截,不由大怒道:“莫于道,你也是响当当的人物,怎么言而无信,出尔反尔。”

莫于道哈哈一笑道:“天宏老和尚,你急什么,莫某有说过不让你们走吗?”

天宏僧一怔,道:“没有。”

“那不结了,我只说你们和尚只履行了一半条件,不过我并不想留难你们,只要把未复行的一半做好,就可以放心地离开了!”

天宏僧道:“你是要老衲退走洞外的人!”

莫于道阴笑道:“和尚,不是莫某低估你们,要想打退洞外那批人,你们还没有这能力!不过我莫某人情做到底,可以让你们做一件比较省力的事,代替未复行的一半!”

天宏僧道:“什么事!”

莫于道阴险地道:“请你大和尚代劳,立刻把罗成宰了。”

这一句话把冷秋婉一颗心惊得几乎跳出了心腔,她暗暗提足功力正准备有所行动,金牌帝君倏沉喝道:“且慢!”

莫于道眉头一眉道:“帝君有什么意见?”

金牌帝君道:“莫先生,你说罗成已抓来了?”

“不错。”

金牌帝君狂笑一声,道:“先生果然算无遗策,这小子老夫要亲自动手处置!”

莫于道眉头皱得更紧,其实他目前并不想先杀罗成,只不过借罗成来试探冷秋婉的反应,想不到让金牌帝君破坏了心中的盘算。

他正想开口,金牌帝君已道:“徒儿,那小子在那儿?”

冷秋婉忙道:“躺在地上,似已被制了穴道。”

金牌帝君道:“徒儿,你去把他提过来,老夫正好挖他的心来下酒,报我双目一足之恨!”

这正是求之不得的大好救人机会,冷秋婉欣然道:“徒儿遵命!”

方自站起,莫于道已伸手一拦,阴笑道:“用不着烦劳姑娘,莫某就提来让帝君消消恨意!”

冷秋婉一呆,还来不及转念头,莫于道已转身向地上罗成抓去。

出人意料的是罗成,身形自地上猝然弹起,双掌力挥,挟着无与伦比的劲力,向莫于道劈胸袭到,口中同时一声暴叱。

“恶魔纳命来!”

这猝然间的变化,使得两旁金环门的高手,不禁骇然失声,纷纷惊哗起立。就连四位少林高僧也得住了。

十余道掌风立刻向罗成截去,但这些高手终究是慢了一步。若莫于道无防备,必死于罗成这蓄力一击之下。

可是莫于道的确深沉莫测,他俯身抓罗成时,早有戒备,罗成弹身出掌,他不挡反退,右手一抄,却把惊愕呆住的冷秋婉的玉腕握住,往身前一带。

惊叫声中,罗成神色一变,甩出的双掌猝然向二旁分开,碰碰连响,鲤鱼岛主与金环门的高手被震得纷纷倒退,椅翻人晃,乱成一片。

冷秋婉玉臂向后扭,又痛又怒,尖叫道:“莫于道,你还不放开我!”

金牌帝君虽然看不见,但听到冷秋婉的尖叫声,自然已知道是怎么回事,心中又惑又恼,也沉声喝道:“莫先生,你这是干什么?怎拿老夫徒儿做挡箭牌?”

莫于道嘿嘿阴笑道:“帝君,你这位高徒恐怕就是罗成的党羽。姓罗的,莫某猜得没离谱吧!”

罗成唯恐冷秋受伤,一击未中,不敢再动,闻言不承认,也不否认,冷笑道:“莫贼,你装什么孬种,有本事就与小爷拼上几招!”

莫于道阴阴一笑,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说了再拼不迟!”

罗成望着冷秋婉焦急的神色,装出冷笑道:“我不认识她!”

莫于道哈哈一笑,道:“你既不认识她月0才为何不追击?”

罗成一哼,道:“若不是为了保护少林掌门人,哪怕你再拖上二个挡箭牌也死定了。”

莫于道阴笑道:“你既这么说,我也不多问了。就先宰给你看!”

举掌就向冷秋婉后颈切下。

罗成不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人蛇大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月落大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