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大地》

第21章 藏宝成灰

作者:上官鼎

这次金牌帝君的手方扬起,罗成一颗心又不禁吊了起来——

“帝君——”

一声大叫倏自谷左斜坡上传过来。罗成愕然侧顾,只见一个高瘦秃长脸的黑衣人自一棵大树后闪身而出,道:“些许小事,何用你动手,况且你老与那姑娘有师徒之情,你老必心有不忍,不如由我魏某代劳!”

金牌帝君迟疑了一下,哈哈一笑道:“好,好,老夫巴不得有人代劳,魏老弟,你请出手不必留情!”

是因为一个人这台戏唱不下去,预先安排好龙套,来增加一点刺激吗?

念头还没转过来,只见那名魏姓黑衣人道:“帝君明谕,魏某就出手了!”

人未走近,扬手一颗卵蛋火黑黝黝的铁球已凌空疾射,向冷秋婉方向撞去。

看见这姓魏的暗器,罗成顿时神色大变。再也沉不住气了。

这时他方清楚,这姓魏的竟是陇右火神门中人,火神门中火器在武林中独树一帜,在西子湖畔小楼,天星八姥就吃过大亏,江湖的高手在匕首或其他暗器方面还可以随心所慾,弄弄花招。

可是这种火葯暗器却无花巧可言,纵不撞上,只要在丈余范围之中爆炸,一样可炸得人血肉横飞。

是以这刹那,罗成大惊之下,再也顾不及其他了,暴叱道:“恶贼,你敢以火器暗算我!”

接着一声清啸,这是招呼谷口的“沧浪神刀”等人驰援。长啸声中,人如怒火飞射而起,伸手向半空中的火神弹截去。

这火神弹用力一碰即炸,罗成是拼上了命,将一身功力化刚劲为柔和,希能攫住,哪知手刚触及火神弹,一片猛厉无俦的罡劲己自身侧袭到。

出手的竟是金牌帝君。

罗成暴叱道:“老儿,你疯啦!”

身躯一扭,去势不变,但手刚攫住火神弹,臀部却被罡劲扫中,凌空一个跟斗,坠落地上。

他紧张地握住火神弹,人还未起来,耳中已听到金牌帝君狂笑道:“小子,陪老夫右足来!”

一片金芒,映入眼中,挟着丝丝劲啸,盖身压下。正是金牌帝君的血苏如意杆。

“不知好歹!”

罗成一声怒叱,以肘支地,足尖借力,身形再度向后弹起,毫厘之差,避过这致命一击,但他身处被动,又手握火神弹,不但无法还手,也无法招架!

金牌帝君二次急击未逞,岂肯甘心,独脚一跃,身如流云疾飞,第三招已追击而至。

陡然一声暴叱,一片掌风起自罗成身后,只见“铁面飞卫”已如摩云苍鹰,向金牌帝君疾迎而至,人未到,掌力已到,金牌帝君攻势一顿。就在这微顿之间,罗成已脱危而出。

目光一扫,只见“沧浪神刀”与牛钊已上山坡,与十余名金环门高手已激战在一起。

罗成揣好火神弹,立刻扬声道:“展大哥,你千万把火神门下姓魏的缠住,钟大哥,你挡住这老匹夫!”

话声中,人已疾向冷秋婉射去,摸出贴身匕首,斩断缚在手腕上的牛筋绳索,轻轻托住落地,喘口气道:“婉妹,有受伤吗?”

冷秋婉含笑摇摇头,倏然目现煞光,道:“今天决不能放过那老匹夫!”

罗成道:“当然。”

人已疾射入战圈,喝道:“钟大哥,你去助展大哥,这里有我应付!”

说着双掌切入,抖手就是一掌,向金牌帝君劈去。

金牌帝君怒哼了一声,血苏如意杆倒撩反打,口中厉笑道:“好个丫头,终于露出尾巴了,老夫悔不听莫门主之言,昨天就该杀了你!”

冷秋婉刚想说话,倏想起对方双目已瞎,立刻把嘴巴闭起来,而且极力屏住呼吸。

她不吭半声,立刻使罗成知道了她的意图,飞旋的身形一停,立刻改变了打法,双掌猛劈,接连就是三掌。

这三掌乃是全身功力所聚,一波连接一波的排山劲力,迫得金牌帝君连连后退三步。

罗成一声大喝又是接连七掌。

原本功力深厚,足足高出罗成二成有余的金牌帝君因左脚砍断,伤势未痊,无法力拼,竟又被迫连退三步。距离冷秋婉站立之处,仅有七步之遥。

冷秋婉紧张地注视着,她不敢移动半步,惟恐发出一丝声息,惊动了强敌!

罗成十掌劈出,额角已冒汗水,为了使冷秋婉得透报仇之愿,一声长啸,身形弹起,又是接连五掌!

四周空气为之翻沉流转,像一座无形的山岳,整个向金牌帝君压去。

这力量是何等巨大,金牌帝君一退再退,此刻似乎被罗成激怒了。他一声狂笑道:“小子,你以为老夫真的怕你!”

血稣如意杆支地,左掌发狂连挥,一连也是七掌!

轰!嘭!嘭!

闷响连声,气流震荡,金牌帝君这豁出性命的施为,虽是仅以单掌,却与罗成平分秋色,各退了二步。

罗成胸头血气狂涌,这种以内力硬拼的方式,最耗真力,十掌连发,渐成难以为继。

但眼见金牌帝君又退二步,将退到冷秋婉站立之处,凯能功亏一篑,强平翻涌的血气,上前三步,大声道:“老匹夫,你敢与爷再拼二掌吗?”

金牌帝君厉声道:“有何不敢!”

“好!”

罗成身躯猛扑,呼呼!二掌又猛推而出。

轰!又是一声巨响,罗成身躯倒飞一丈,仰天摔倒在地上,陡听得一声惨厉的长嚎,划破长空。

受伤的罗成急急挺身坐起一看,只见冷秋婉已站在金牌帝君身后,她那铁青的娇容像九天玄冰般那么冷艳可怕。

金牌帝君全身轻抖着,道:“你……你敢下此毒手?”

冷秋婉厉笑道:“我等此机会已经很久了,现在是你老混蛋偿还命的时候……”

金牌帝君喘息之声,愈来愈重,道:“索……命娘子……为什么要……杀我,老夫与你……何仇?”

冷秋婉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

“就是死在你老贼手中的冷九如后人,姑娘这是为父报仇……”

“哇!”

金牌帝君一声暴叫,道:“原来你就是冷家后人,老夫悔不听莫于道之言……”

冷秋婉尖笑道:“你知道得太晚了,刚才你那一刀,现在让我还……”

冷秋婉尖笑道:“你知道得太晚了,刚才你那一刀,现在让我还给你。”

手腕一挺一绞,猛然抽出,后退五步。

“哇!”又是一声长号,金牌帝君如土山立倾,扑倒地上,背心现出一个血洞,鲜血如泉喷出。

罗成这时才看清,冷秋婉手中握着金牌帝君刚才掷出的匕首,一溜鲜血正自刀锋滴下。

她倏跪地仰天道:“爹,我已为你老人家报仇了!”

罗成悬着的心,顿时安静下去,一口气刚松,头一晕,喉咙一甜,张口喷出一口鲜血,人也倒了下去。

“罗大哥!”

冷秋婉一声大叫,慌忙扑身过去——

就在这时,山坡上的战势也益形紧张激烈,“沧浪神刀”一柄紫金鱼鳞刀斜挥竖劈,拼命缠住火神门的高手“赛祝融”魏长豪,惟恐他再以火器伤人。

以功力来说,魏长豪实差了一大截,可是四个金环门高手对“沧浪神刀”拼命围攻,使得展雄顾此失彼,呈现着愁态。

“铁面飞卫”独战七人,他双掌飞翻,连劈二人。“托塔天王”牛钊力拼六人,震山三杵如巨锤猛捣,五尺方圆之内,敌不敢近。

激得他烈性大发,狂叫道:“龟儿子,有种跟牛爷力拼三招,窜来窜去,躲躲闪闪,算什么英雄好汉!”

他话声刚落,四道刀芒已围削而至,他震山杵一圈猛磕,猝向右边一名黑衣人砸去。

噗!一声闷响,那名金环门高手被他打得凌空摔出三丈,倒地动也不动!

哈哈……

牛钊高兴得狂笑起来,身形猛扑另一名敌手,乌光如天降霹雳。叮!刀叶相碰断裂声夹杂一声惨叫,又是一人血肉横飞。

就在这时,金牌帝君凄厉的长嚎声传来。

山坡上搏斗双方俱都心惊回顾,看到谷中情形,各自心惊,“沧浪神刀”却趁这刹那长刀在半空中划过一道精芒,二颗人头立刻落地,他大笑道:“金老儿已死了,你们也快要接到阎王帖子了。”

长刀如金虹般再度卷起,向“赛祝融”魏长豪斩去。

这时这些金环门高手人心已乱,魏长豪一见刀光临头,立刻飞掠下坡而去,一人先走,众人抢先,刹眼十余条人影逃向谷外,走得一干二净。

牛钊正要想追,却被“沧浪神刀”拖住,道:“罗公子躺在地上,可能已受伤,先去看看吧!”

三人下坡飞掠到罗成身边,冷秋婉急急道:“展老丈,罗大哥晕过去了!”

蹲下一按脉,“沧浪神刀”轻吁一声道:“还好,只是脱了力,再加轻微震伤,休息片刻,就可以醒来!”

话声方落,远处倏传来一声震天大巨响,连晕迷中的罗成也被震醒过来,挺身坐起,问道:“什么声音?”

冷秋婉倏啊呀惊呼起来:“不好,是崖底火葯爆炸了!”

此言一起,齐都大惊失色,罗成跳起来,疾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冷秋婉道:“听说炸葯本是少林寺偷偷预先埋下的,却被莫于道发觉,结果伤了少林僧二十六人,掌门被俘。后来的情形罗大哥也大概知道了,不过昨天,莫于道引燃葯信,恰巧被我暗中切断,至未爆炸,怎么现在倏然爆发了!”

牛钊顿脚道:“该死的少林秃驴,昨天罗公子拼命把他们救出来,这等重要的事怎么不说一声!”

罗成道:“不好,今天帮中兄弟都已下崖,这一爆炸,将要使多少人丧命!我们快回去看看!”

说完身形已向谷外狂掠。

冷秋婉等急急在后跟随,道:“罗大哥,你伤势未好……”

“不要紧,我没有什么不适!”

罗成头也不回,方至半途,又是一阵巨响,细察来源,正自天风崖方向传来。

火葯既已爆炸,此刻怎么又发生巨响,罗成惊疑不定,身法益发加速了。

到了天风崖只见天星宫主等与各路群雄都挤成一堆,有的在怒骂,有的在咆哮,有的已见到罗成人回来,又叫起来道:“罗公子回来了,罗公子回来了!”

罗成泻落当场,急忙挤到崖边一看,只见崖底烟尘迷漫,景象已无法看清。他忙问道:“有多少人死了?”

天星宫主道:“没有,都上来了!”

罗成一呆,道:“兄弟们与同道都上崖了?难道你们已预先得悉爆炸?这是怎么回事?”

天星宫主道:“是少林伏虎僧通知的。”

一旁的木君子插言道:“罗公子,少林寺太是气人,竟敢不征得江湖同道同意,立刻引燃炸葯!竟使三皇藏宝爆炸后又复下陷沦沉,不复有掘出的希望。”

罗成皱眉道:“伏虎僧通知时怎么说?”

天星宫主满脸气恼道:“和尚说什么掌门人惟恐藏宝出土,必引起一场武林浩劫,所以引燃早已埋下的火葯,希望咱们崖底的人立刻上来,以免化为灰烬!”

罗成道:“伏虎僧呢?”

木君子道:“那秃驴说完就走了,可恨的是掘三皇宝藏是天下武林共襄之盛举,无论怎么说,也该征求大家的意见,他少林寺居然独断独行,全不把咱们武林同道放在眼中。”

罗成一叹道:“天痴大师或许说得不错,如今事已如此,恐怕也是天意!”

牛钊怒哼道:“什么天意,秃驴是吃不到葡萄恨吃葡萄的人,眼见自己没有份,所以下了毒心,来个同归于尽,大家捞不到!”

“对极了,罗公子拼命救了他们性命,如今竟然如此来报答公子,少林寺简直不识好歹,坏透了。”

“铁板飞钹”这一说,群情哄然,所有人因失望而引起的怒火立刻爆发了。

“木君子”大声道:“咱们去找少林和尚去,好歹要天痴僧还个公道。”

“对,找少林和尚去!”

“说不出道理,咱们就把这几个和尚宰了。”

群雄愈说愈激愤如炉火燃沸水,气氛愈来愈乱动。

罗成暗暗一叹!

他不是可惜藏宝沉沦,永不出土,而是觉得如此一来,莫于道必鸟飞冥冥,再要找他,可就难了。眼见群情激动,不知如何抑制劝慰。

天星宫主道:“罗公子,大家要找少林和尚,你去不去!”

所谓众怒难犯,罗成知道这种情势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藏宝成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月落大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