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大地》

第22章 烈火飞血

作者:上官鼎

中州府南七里,有一片柳塘,风景极佳,春来柳垂荷塘,城中仕女大都来此踏青郊游。

夏日蝉鸣柳荫,喜静者都来此倚柳垂钓,以避炎炎夏日。秋天远山枫红如火,与满塘绿荷相映,又有一番景致,騒人墨客,不时到此吟咏。

但,此际寒冬,满塘枯黄,霜压秃柳,景象荒凄而萧索。

在塘后百余丈处,是一片乡村,草顶土墙,都是农家土著。塘畔一座极小的天后庙,只有一殿一厢,但这座小庙却受村中居民信奉膜拜。庙中的天后娘娘香火不断,故打扫得颇为清洁。不过庙中并无人居,故此刻深夜,庙中一片漆黑。

初更正。

一条人影,临空泻落塘前,金衫飘飘,宛如凌云仙子,正是天星宫主。

她脚方落地,已看清水塘对面一棵柳树下,坐着一个人,手中还拿着一根鱼杆,似在钓鱼。

这人戴着一顶獭皮遮耳帽,低着头,似乎在观察钓丝动静,坐在一块大石上,纹风不动,像千百年来就如此坐着,没有动过。对天星宫主到来,毫不为意,连头也没抬一抬。

寒冬深夜,竟还有人垂丝钓鱼的?天星宫主心中冷笑,缓缓移步,在塘边一站,与钓鱼人隔岸相对,道:“是莫于道吗?”

“唔!”

钓鱼人在“唔”了一声后,竟没有下文。

天星宫主目光四下一扫,荒凉的七里柳塘,除了这人外,静悄悄外,并没有其他人影。于是目光凝视对方,冷冷道:“你既是莫于道,就不必再装模作样,若非莫于道,就叫莫于道出来!”

钓鱼人道:“你有什么话说吧!”

既未承认是莫于道,也未承认不是莫于道。

天星宫主一哼,道:“听你口气,就不是姓莫的!”

钓鱼人道:“是不是莫于道都一样,你是来拿解葯的吧?”

天星宫主道:“不但要解葯,而且还要人!”

钓鱼人道:“要的是‘七剑神君’吗?”

“不错。”

钓鱼人道:“解葯我已带来了,人就在那庙里,不过你必须先答应一件事!”

天星宫主冷冷问道:“什么事?”

钓鱼人道:“你不能再跑了!”

天星宫主一怔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想留下我!”

钓鱼人嘿嘿一笑道:“你应该懂,并不是我想留你,而是你应该留下来!”

天星宫主道:“为什么我应该留下来?”

钓鱼人道:“既为人妻,就该遵守妇道,这样水性杨花,背夫而逃,像什么话。不过只要你回心转意,莫于道也不会计较的。”

这番话顿时气得天星宫主脸色发白,厉叱一声道:“住口,你可知道对什么人说话?”

钓鱼人道:“咦!你不是莫于道的老婆吗?”

天星宫主气极冷笑道:“你吃过喜酒吗?接过莫贼的喜帖?是谁为媒?谁为证?”

“这……”

天星宫主接口道:“莫贼在何处?既留帖邀约,为何不自己来?”

钓鱼人桀桀笑道:“夫妻吵架,初见面总是不好意思,所以托我做个中间和事佬。”

天星宫主道:“莫贼叫你代替他出面,谅必是有头有脸人物,何不报个名号,也让本宫主景仰景仰!”

钓鱼人道:“你难道不识我一根鱼杆子?”

天星宫主道:“抱歉,本宫主不知你鱼杆上有什么值得称道的!”

钓鱼人道:“不识鱼杆,也该听到过‘钓魂魔披’的名号吧!”

天星宫主冷冷一笑,道:“在本宫记忆里,还没有这一号人物!”

钓鱼人似被激动,猛然抬起头来,只见枯瘦的脸上二道绿芒,如锋刃厉电般一闪,倏又敛去,桀桀一笑,道:“人称天星宫主狂傲之态,举世无出其右,如今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顿了顿,接着道:“好在老夫不是与你攀亲家,知不知道我魔叟无所谓,不过既不肯留下,解葯与人,你想也别要了。”

天星宫主冷笑道:“本宫既来了,拿不到解葯,接不到‘七剑神君’,带你回去也是一样。”

话声未落,‘钓魂魔叟’倏叫道:“咱们且慢慢谈,水中的鱼儿上钩了!”

只见他手中鱼杆一挑,一缕银光一闪,那细小的鱼钩倏已无声无息地搭上天星宫主前胸。

“起!”

“钓魂魔叟”一声大喝,鱼杆飞挑,天星宫主不自觉地随着钓丝被挑上半空。

怎么也想不到对手会突然出手,而且一根钓鱼丝竟有这么神奇,天星宫主在这刹那,轻敌之心尽去,一声清叱,袖中金剑已在手,猛然向钓丝挥去。

哪知剑锋竟被钓丝反弹回来,只见“钓魂魔叟”一声长笑道:“我这天蚕丝纵是宝剑,也斩不断,威名显赫的天星宫主竟连这点也不知道,岂不孤陋寡闻,嘿嘿!”

他说话声中,鱼杆连抖,钓丝带着天星宫主苗条的身形,凌空飞舞旋转,接着杆尖轻颤,幻成无数条黑影,猛向天星宫主胸前点去。

天星宫主人在半空,身不由己。这刹那,她反剑向自己衣衫上挑去,嘶!帛裂声中,她人已脱钩而起,短剑化作一片金芒向‘钓魂魔叟’碎袭而至。

“钓魂魔叟”一声大喝:“来得好!”

钓鱼杆急抖迎出,一阵叮叮当当的脆响,挟着呼呼风啸,天星宫主一招精奥剑法竞被弹起,翻身飘落原地,她那袭金衣胸口已破了一块。

一招失察,受了这么大的难堪,除了罗成外这还是生平第一遭。天星宫主立刻知道遭遇到罕见的对手。

她冷笑道:“好身手,本宫刚才好像看低你了。”

“钓魂魔叟”桀桀长笑,拈起挂在鱼钩上的金色碎布道:“好说,好说,能得宫主衣上一方残帛,老夫也可以回去交帐了。”

天星宫主厉声道:“你没把人交出来还想走?”

“钓魂魔叟”道:“你不愿跟我回去,莫先生自然不会放人,还有什么好磨菇的!”

天星宫主冷笑道:“只怕你走不了!”

“钓魂魔叟”大笑道:“你不妨试试,若能把我留下,我就用天蚕丝在柳树上吊死!”

“你这句话是真的吗?”

这句话却不是出自天星宫主之口,而是自身后传来,“钓魂魔叟”神色一变,回头一看,只见身后迎风立着一位少年,不由冷笑道:“你莫非与天星宫主一齐来的吗?”

“不错。”

“钓魂魔叟”道:“凭你也想留住老夫?”

“不信你就试试!”

天星宫主接口道:“罗公子,附近没有什么异样吗?”

罗成道:“莫贼不知在闹什么玄虚,附近并没有其他人!”

“钓魂魔叟”轻咦一声道:“你就是大名鼎鼎的罗成?”

罗成道:“正是,你想不到吧!”

“钓魂魔叟”桀桀一笑道:“确实是想不到,老夫还以为你仍躺在床上等解葯呢?”

罗成沉声道:“区区小伤还不至把我拖倒床上,魔叟,闻你一向在大漠,与世无争,何必淌这场浑水!”

“钓魂魔叟”大笑道:“难为你还知道老夫名号,看在这一点,老夫不妨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

“你们皆坠入莫先生计算之中,尚不自知,还是快点回客栈,天星宫一批娘儿们恐怕在等你们收尸哩!”

一闻此言,天星宫主大惊失色,厉声道:“原来是调虎离山之计!”

“钓魂魔叟”大笑道:“不错,可惜你们的警觉性太迟钝了点!”

“好狗贼,本宫主先活劈了你!”

天星宫主一声厉叱,身如箭射,隔塘猛扑,盖世无俦的“天地罡气”已自短剑中渗透而出,一招“天翻地覆”挟着剑气狂啸,向“钓魂魔叟”排压而至。

那迷濛的金辉,那变幻的剑影,像一片发光的剑山,带着万钧之力,凌空压下!

“钓魂魔叟”不由心惊了,他知道天星宫主这次动了真怒,出了全力!他一挑铁心紫竹杆,双手握杆疾抖而出,丈余杆身,愈抖愈疾,挟着呼呼风声,幻成一顶黑色伞形圆幕,防得泼水不入,正是他压箱底的本领“幻魂九式”。

剑杆相合,一阵叮哨紧促之声响起,天星宫主身形竟自一片绵密的杆影中疾钻而入,剑若流星,疾刺而下。

“钓魂魔叟”大惊失色,身形疾闪,长杆倒挑,一声痛叫,接着一声裂帛之声,光敛风止,一切归于沉寂,只见天星宫主金衫下摆裂了一大片。

然而“钓魂魔叟”的肩上已是一片血迹,被剑锋划伤五寸长口子。

天星宫主神色铁青,冷笑道:“钓魂魔叟也不过如此!”

“钓魂魔叟”骇然心惊,前有天星宫主,后面还站着一个罗成,他知道今夜已讨不了好回去,目光一扫,一言不发,向斜刺里掠去。

那知身影方动,已见罗成正好挡在面前,吓得他顿身倒掠而回。

罗成微微一笑,道:“魔叟,何必走得如此匆忙!”

“钓魂魔叟”目光闪烁不定,厉声道:“罗成,你又待如何?”

罗成淡淡道:“我正想告诉你一件消息,莫贼的调虎离山计,只怕是白费了心血!我早已知道他慾声东击西。”

“钓魂魔叟”一怔,目光望着罗成,一瞬不瞬!

天星宫主也大感意外,道:“你怎会预先得知消息?”

罗成笑道:“宫主是早走了一个时辰,所以不知。古人说,人算不如天算,今天我才相信了这句话,善有善报,恶人早晚要遭恶报!莫贼杀了邵总镖头,却使腾家镖局的人心怀暗愤,到客栈中来暗通消息。”

“钓魂魔叟”失声道:“竟有这种事?”

罗成道:“我还会骗你不成,来密告的是腾家镖局趟子手李二,所以我临走已安排了瓮中捉龟之计,同时也请云大娘与我母亲趁虚而入,到腾家镖局救燕神君。魔叟,现在你明白了吗?”

“钓魂魔叟”桀桀长笑,道:“好计策,可惜漏了一点!”

罗成道:“漏了哪一点?”

“钓魂魔叟”道:“燕老儿早已送走,你们要救人,恐怕会失望。”

罗成心头一震,沉声道:“此言当真?”

钓魂魔叟大笑道:“不信你何不先回去看看!”

天星宫主厉声道:“送往何处?”

钓魂魔叟道:“老夫有义务要告诉你们吗?”

天星宫主道:“看你似乎在找死!”

剑势一挽,身形慾欺,罗成已摇摇手道:“不必再动手,魔叟,不知你为何一定要帮莫于道,与咱们作对?”

“钓魂魔叟”道:“莫先生派人礼聘,共掘三皇藏,哪知老夫来迟一步,竟被你们用火葯炸,得沉沦地下,害得老夫空涉千里,老夫自然要你们赔偿!”

罗成大笑道:“火葯是少林所埋,与吾等又有何干,看来你是受了莫贼挑拨。”

“钓魂魔叟”眉心打结,道:“此言是真?”

罗成道:“一手难掩天下耳目,你尽可向武林同道打听。”

顿了顿,道:“魔叟,你能有今日修为,想必得来不易,只要你说出燕神君去处,我罗成就让你离去!”

“钓魂魔叟”目光一转,长叹一声,道:“也罢,燕老儿已由鲤鱼岛主押往陇右火神门!”

罗成侧身摆手道:“阁下走吧,但望勿再与罗某为敌,再遇上就不会像今夜这般简单!”

“钓魂魔叟”一哼,身形疾起,瞬眼消失于夜色中。

天星宫主仍生怨道:“这种巨枭,你为何要放他走!”

罗成道:“为人在世,必须信而有信,他既已说出燕神君的下落,我自然必须履行诺言。”

天星宫主一哼,道:“守信义得看对什么人,你以为他的说是真话吗?”

罗成道:“莫于道已穷途末路,除了陇右火神门外,谅已无可托身之处,他的话确有几分可信。”

天星宫主道:“那你认为他会如此抽身是非圈中吗?”

罗成叹道:“这点恐怕未必,不过日后再遇到他,我还有把握制他于死命!天英,走吧,客栈里不知闹成什么样子,我们快回去看看!”

于是二人急向中州城飞掠。

等他们回到招商客栈,只见院中到处血迹斑斑,房中响起一片痛苦的呻吟声。

云大娘与罗夫人忙着撕布裹伤,一见天星宫主回来,云大娘立刻报道:“莫贼亲率四名高手人侵,被我们包围动手,结果一死三伤,不过随同莫贼来此的四名高手也个个挂彩离去。”

天星宫主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烈火飞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月落大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