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大地》

第23章 血战钓魂堡

作者:上官鼎

当天星宫主悠悠醒转时,第一眼触及的就是莫于道那付端正而带邪恶的嘴脸。

她暗暗一运真气,才发觉穴道被制,至此,她知道已入陷阱,挣扎也没有用,索性冷笑道:“狗贼,这是什么地方?”

莫于道微微一笑道:“这是塞外钓魂堡,贤妻,咱们总算是破镜重圆了!”

“住口!”

天星宫主厉叱道:“谁是你贤妻?谁与你破镜重圆,你莫要吃迷糊葯,昏了头。”

哈哈一阵狂笑,莫于道说:“俗话说一夜夫妻百夜恩,我已是对你宽容了,你莫要逼起我性子,来个辣手摧花!”

天星宫主冷笑道:“有什么手段,你尽可施出来,本宫不在乎你!”

莫于道邪笑道:“我不想用什么手段,只想与你重温旧梦!”

天星宫主道:“狗贼,你休想!”

莫于道又笑道:“你用不到嘴硬,我莫某想要到手的东西,从来没有跑掉过。像你现在身不能动,还不是任我摆布!”

天星宫主脸色顿时大变,厉声道:“你敢!你一动手,我就嚼舌自绝。”

莫于道阴笑道:“商天英,只怕你未必肯心甘情愿的死!”

天星宫主道:“不错,我若不亲手宰了你,确是无法甘心瞑目。”

莫于道阴阴说道:“那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使你能够偿却心愿!”

天星宫主冷笑道:“什么机会?”

莫于道道:“我让你每天跟我在一起,你岂非时时刻刻都有下手的机会!”

天星宫主冷笑道:“说了半天,你还不是想占我的肉体,告诉你,休想。”

莫于道倏然出手如风,托开了天星宫主下颚,哈哈一笑道:“现在你想自绝也不可能了吧!”

伸手在天星宫主前襟一抓,嘶地一声,衣衫顿时碎裂被撕下一大片。

天星宫主又怒又羞又急,但既不能言,又无法动,不由一闭双目,二行清泪滚滚而下。就在这时,倏地一声大喊,纸窗碎裂四飞中,一条人影如风扑入。

“恶贼,照打!”

怒叱声中,掌影挟着威厉无俦的劲力,印向莫于道后心。

变起仓猝,莫于道方自转身,掌力已至,同时也看清闯入的人竟是罗成,大惊之下,身形疾退,掠出房外不见。

罗成此刻不惶追敌,急急道:“宫主,你先起来找件衣衫换上。”

天星宫主又羞又急,却又无法开口。罗成一见她不动,啊了一声,伸手解了天星宫主穴道。

一跃而起,天星宫主这才慾遮躶露的前胸,但手抚着胸部却无法放下来,目光急扫,偏又没有衣衫好换。

还是罗成想出来办法,撕裂床上被单,道:“就用这长布条包上,咱们得快去追莫贼!”

天星宫主接过一面裹住前胸,一面问道:“你怎么脱身的?”

罗成道:“一言难尽,过后我再告诉你不迟!”

天星宫主把布条在胸前绕匝三圈,打了结,道:“走!”

二人身形掠出窗口,只见下面院子里已包围得阵阵密密,全是人影。

跳落院中,目光疾扫,赫,钓魂魔叟拿着钓鱼杆。快网方渔执着天蚕丝网,魏长豪长剑横胸,莫于道背负双手,云中鹤高鸣斜握镰爪,还有不知名的一名黑衣老者拿着一管旱烟筒,其余约三十名钓魂堡的高手,个个刀剑出鞘,杀气腾腾,静立以待。

莫于道嘿嘿一笑,道:“罗成,你今天走不了啦,这钓魂堡就是你葬身之地。”

罗成厉声道:“莫贼,未取你一命,小爷绝不走,但是其他各位,请听我罗成一言!”

钓魂魔叟道:“你要说什么快说吧。”

罗成沉声道:“我要的是元凶莫贼,各位只要退出是非,罗某一概不究!”

钓魂魔叟桀桀怪笑道:“好狂的口气,罗成,你以为咱们都怕你了吗?”

罗成冷笑道:“七里柳塘边,阁下幸逃一死,难道你忘了!”

钓魂魔叟脸色一红,天星宫主已暴叱一声道:“既然不想活,本宫就成全你们!”

她话落人动,身形骤起,纤掌一挥一抄,已毙了一名钓魂堡高手,抢过一柄长剑,猛向莫于道刺去。

这等迅若雷电的身手立刻使一干围在四周的堡众大惊失色。

但天星宫主半途却被钓魂魔叟拦住,他钓丝一挑,反向长剑绕去,口中大喝道:“一齐上,不论死活,务必留下这二人。”

罗成一见天星宫主被钓魂魔叟拦住,一声清啸,也向莫于道扑去。双掌猛挥,出手就是八招。

一片片、一溜溜掌影,挟着山岳重的劲力狂劈而出。

莫于道没有动手,那不知名的黑衣老人旱烟筒一圈,竟然从如山掌影中穿入,直点罗成重机穴,口中嘿嘿一笑道:“姓罗的,你年纪轻轻,实在也太狂了!”

罗成大吃一惊,依自己的招式功力,对方居然有这份功力逆袭反打,以此看来他武功纵然不在自己之上,也决不在自己之下。

他收掌闪身,喝道:“阁下是谁?”

黑衣老人冷笑道:“塞外隐叟,你听到过吗?”

罗成傲然冷笑道:“素未闻名,但见阁下功力,倒是绝顶高手,修为不易,何苦帮邪恶之徒,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黑衣老人冷冷道:“你用不着拿大道理来训老夫,老夫自入中原二十年,即让你罗家在武林中称尊二十年,今天不让你知道老夫厉害,你还以为江湖中已无能人!”

这时惨嚎连声,罗成目光一瞬,只见天星宫主身形飘忽,连毙六名钓魂堡高手,却被钓魂魔叟、快网方渔与莫于道围住,打得惊心动魄。

由于钓魂魔叟与方渔都是罕见的兵器,一柄钓鱼杆,丈八钓丝飘忽卷扫,极难捉摸,加上方渔那张天蚕网,倏扫倏张,倏洒倏收,只要被他同上,功力再高,也难以脱困。

天星宫主对这二人特别注意,如今莫于道见久战仍占不了上风,立刻掠身加入,这魔头自习阴阳真经后,功力确是非同凡响。

只见他身形飘倏,像一片云,又像一阵风,尽跟着天星宫主的身形打转。

那倏来倏去的人影,变成一抹流光,淡淡地,若非目力极佳,实在难以捉摸。

尤其那飘倏的掌势,每当天星宫主一出煞招,钓魂魔叟与方渔危急的时候,他立刻攻向天星宫主要害,使得天星宫主不得不收手。

这样剧战下去,人少的一方当然吃亏,无论精神体力,都难以长久支持。

而最使罗成担忧的,还是七剑神君的安危,不知君子义去救没有,他觉得时间拖得愈长,愈对自己不利,顿时,对塞外隐叟厉声道:“武林称尊,武功其次,品德第一,像你这样不分善恶,不分是非,还想妄自尊大,岂非缘木求鱼,速速离开,我罗成还可饶你一命,否则,做掌下丧魂,后悔就莫及了!”

塞外隐叟怒道:“小子,你敢口出狂言,打!”

身形一动,一柄旱烟筒已到罗成的小腹,招式之快之狠,诡奇得无与伦比。

但罗成早已戒备,展开万象心法,未见作势,已闪开这一击,掌势立劈,猛向对方斩去。

眼皮也没撩一下,塞外隐叟旱烟筒反撩,身形跟着疾转,不但避开攻势,那迷濛濛的乌光,反向罗成周身罩落,劲气迫人之声,罗成倏听到天星宫主一声惊呼,急忙目光一瞥,心中顿时一惊!

原来方渔那张天蚕丝网。罩落天星宫主头顶,只要网一收,必定败落被擒。

这刹那,他不敢再与塞外隐叟缠战,展开万象心法中的“幻影遁风”,人一矮化为一缕轻烟,脱出满空乌光,向天星宫主激射而去。

这时的方渔趁隙洒网,眼见天星宫主即将被罩网中,不由心中大喜。哈哈一笑道:“莫夫人,现在你还是乖乖躺下吧!”

一旁的莫于道也已腾身而起,向前飞扑,他想趁方渔收网之际,出手制了天星宫主穴道。

就在方渔话声方落,网将收未收之际,罗成的身形已飞速而至,要命的是那一片电漩乌光始终追寻在他身后,不用看,他已知道,那正是塞外隐叟的旱烟筒。

目前的情势非常明显,假如要救天星宫主,自己多少得带点伤,若要问避塞外隐叟的追击,那时间必然耽误!

念头在脑子里一转,罗成立刻做了决定,他将全身真力,护住背后要紧的部位,移开了重要穴道,左掌反劈出五掌,右掌立刻电直,向天蚕丝网抓去。

就在抓住方渔丝网角刹那,他感到背心一震,护身真气几乎被震散,身形不自禁地向前一冲。

就借这冲势,罗成想也没想,一个斛斗,就向方渔翻去。

方渔收网倏乎毫不着力,猛见一条人影跌落,由于这些变化太快了,一愕之下,还没有看清是谁,胸头被一股倒山移海的罡力劈中。

一声惨嚎,他的身躯,就像一根木桩一样,摔出七八丈之外,脑袋间上了墙壁,像是只烂柿子,红白脑浆,流通一地,就这样完蛋了账。

罗成一掌毙了快网方渔,手中还握着方渔的天蚕丝网,停身目光疾扫,天星宫主已恢复了灵括的身形,与莫于道及塞外隐叟激战在一齐。口中已娇声道:“罗公子,谢了!”

罗成只觉得背上疼痛慾裂,分明刚才那一记旱烟筒挨得不轻,但此刻的情势仍是紧张万分,二条人影又飞扑面至是云中鹤高鸣与魏长豪。

“宫主,你对付得了吗?”

罗成问话声中,人已向云中鹤疾迎面上。

“这边的交给我,其他的交给你!”

天星宫主的话声未落,罗成已闪过云中鹤一柄长剑,一掌结结实实印在魏长豪的庞大身躯上。

一声凄厉的狂叫声中,掌式随变,向云中鹤高鸣击去。

魏长豪之死,已使云中鹤高鸣吓破了胆。他疾忙仰身倒飞,罗成并不追赶,他心中恨透了,一咬牙,身形已掠入四周那些钓魂堡高手人丛之中,如虎入羊群,掌式口飞,又有八名彪形汉子倒地死亡。

他的身躯像游鱼,像轻烟,像来自罗刹世界的神魔,双掌起处,就有人丧命。

满院的人奔掠着,横飞着,有的像老鼠四处乱窜,有的像木偶一样,被掌势抛起,倏又坠落,哀号之声,此起彼落。犹如一处活生生的屠场。

就在这杂乱之中,罗成倏又抓住一名大汉,沉声道:“看到君子义进堡么?”

那汉子脸上流露出不可言喻的惊骇,吃吃道:“看……看见!”

“现在不知道跑到哪里?”

“不……不知道。”

罗成厉声道:“七剑神君被囚在何处?”

“在……在后院一座石房中。”

罗成手一松道:“暂且饶你不死,若有一字虚言,我再来取你狗命!”

那汉子踉跄跌出七八步,然而,一根银丝悄无声息地凌空飞至,向罗成脖子上绕去。

罗成猝然倒掠,双掌猛向一条飞掠扑到的身形撞去。

那正是钓魂魔叟,他见堡中的高手门徒,被罗成杀得七零八落,急怒攻心之下,立刻舍下了被包围的天星宫主,钓丝飞舞,向罗成攻到。

但是,他想不到罗成的反应竟是这般快,身法与掌式竟是如此轻灵疾迅,钓丝落空,掌上柔中带劲的罡力已到。吓得慌忙闪出一丈。

趁这瞬眼空隙,罗成目光向激战中的天星宫主望去。只见她剑吐银花,满天飞洒,面对莫于道与塞外隐叟二名绝顶高手,毫无败迹。

他立刻放心了,身形不停,立刻向后堡疾掠而去。

罗成不顾钓魂魔叟,但后者却吃惊,他不知道罗成突然弃下这还没有结束的战场,是为了什么?

不过只是怔一怔,钓魂魔叟立刻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了,连忙停身向四散惊惶的手下一挥手,道:“姓罗的小子要救人,一齐进去,把他围住!”

于是一大群人就随着钓魂魔叟蜂拥向后堡追去。

在钓魂魔叟的想法,能把罗成与天星宫主隔开来,对本身只利而无害。

这时,罗成已越过二排屋脊,他看见了,不错,在这后院有栋石屋,石屋二旁各有一列木屋,在石屋前八名黑衣大汉,抱刀而立。

既有人看守,石屋中监视着的是七剑神君,是错不了,那汉子并没有说谎。

身后已响起厉喝声,显然有人追来,罗成身形凌空,并没有回头看,现在他除了急于救人外,什么都不想。

身形急泄中,双掌斜挥,又扬起,又转腕一抖,这快得不过霎眼之间,一片狂风把守在石屋外八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血战钓魂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月落大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