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大地》

第24章 敌踪渺渺

作者:上官鼎

沧浪神刀、铁面飞卫、七剑神君、商琼,还有许多天星宫人都挤在燕玉姬的房外,个个紧张焦灼,想进屋又有顾忌,不进屋,实在急得要死。俱有面面相觑,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然而屋中的气氛更是紧张,牛钊怒火冲天地盯视白珊珊,神态随时慾扑,罗成却挡在牛钊前面,暗畜劲力,却顾忌有燕玉姬,不敢轻动。

鲤鱼岛主白珊珊心里也是怦怦乱跳,现在她手中唯一的金牌就是燕玉姬,万一罗成真抱着不顾一切的话,那她的一条命也完了。

在僵持中,鲤鱼岛主也横下了心,冷笑道:“老实说,燕姑娘已是我生命的保障,你纵能放过我,但包围在外面的人却不会放过我。假如你不顾一切,我也豁出这条命了,你若不信,我就先杀燕玉姬给你看。”

说着举掌作势慾击。

“住手!”罗成厉声一喝,倏叹了一口气道:“好,我跟你走。”

牛钊急急道:“公子,你千万别上这騒孤狸的当。”

罗成道:“不用你管,你出去请外面的人先退开。”

牛钊跳起来道:“公子爷,你……”

罗成沉声道:“我自有主张,用不着你多出主意。”

牛钊犹疑地退出房外,招呼众人退开。

罗成神色凝重地道:“白岛主,请吧!”

一见罗成已经屈服,心中大定,格格一笑,道:“你先把门打开。”

罗成依言拉开房门,鲤鱼岛主桃花眼往房外一扫,果见人已远远退开,立刻抓紧已被制住的燕玉姬,道:“罗公子,你先请。”

罗成转身向房外走去,鲤鱼岛主挟着燕玉姬在后小心地跟着。走出房外,到了院中,鲤鱼岛主一挟燕玉姬,身形陡向墙外飞去,口中道:“你们不必再追,罗成,明晚三更,雷峰塔畔,咱们等你,只准你一人前往,若不遵守规定,你就准备为你新娘子与女佣收尸吧!”

人影已没,只有那银铃般的话声在黑夜中飘荡着。

鲤鱼岛主一走,四周的人立刻围了上来,新婚之夜,竟然发生这种不愉快的事,每个人都感到恼怒与难过。罗成心头虽然沉重而紧张,此刻一见七剑神君与母亲,反而安慰道:“岳父、娘,事已至此,明夜我一定会想办法救燕妹与福嫂回来的。”

沧浪神刀接口道:“罗公子,你也不必急、老猴子已先走一步在外面等着,此刻谅必已暗中跟踪那贱人,伺机下手,咱们还是回房去等着老猴子的消息吧!”

商琼表情沉重地道:“牛兄弟,后院附近就烦你派人布置几个暗哨,以防万一,但千万不要惊动前面宾客,成儿,你还没到秋婉房中去过,现在你还是去一下吧,有什么消息,我们会通知你!”

罗成点点头,怀着沉重的心情,缓缓走进冷秋婉的香闺。

像前二间新房一样,桌上红烛高燃,秋婉头披红绫,由喜娘陪着,端坐在床上。

经过刚才的变故,罗成的心情完全不一样了。他走近床边,轻轻挑起秋婉的头巾,勉强露出一丝苦笑道:“婉妹,让你久等了。”

缓缓脱下沉重的凤冠,冷秋婉道:“刚才玉姐房中出了事?”

罗成沉重地一叹道:“玉姬已被鲤鱼岛主劫走了。”

冷秋婉一惊失色道:“那你怎么还呆在这里,不去救她?”

罗成摇摇头,道:“对方已说,明夜三更,雷峰塔下一见高下,目前玉姬她们大致还不致有生命上的危险!”

冷秋婉一咬樱chún道:“成哥,强敌是谋成而动,难道你受他们摆布?”

罗成道:“你也不用着急,娘与展老丈正商量对策,钟老丈已跟踪鲤鱼岛主去了,准备伺机下手,等一会回来必有消息,我也要静静地想一想,万一钟老丈空手而回,我明天如何应付鲤鱼岛主的阴谋诡计。”

冷秋婉道:“成哥,我代你去?”

罗成道:“这怎么行?鲤鱼岛主用心是在杀我,你去不但救不出燕姑娘,反白送上一条命,你万万不要作这种傻事。”

门口倏响起一声嫩脆坚决的语声:“我去。”

两人转首一望,推门进来的竞是香芸。

“啊!香芸姐,”冷秋婉讶呼道:“你也知道啦?”

香芸微微一笑,道:“婉妹妹,我早知道了,而且还想好了对付方法!”

罗成一怔道:“什么方法?”

香芸道:“我易容装扮成你,明日赴约,你暗中跟去,从旁伺机下手,一明一暗,随机应变,就是十个鲤鱼岛主,也要叫她丧命雷峰塔。”

罗成沉思片刻,颔首道:“这对策好是好,但鲤鱼岛主阴险狡猾,非同一般人。昔日安下鲤鱼楼,差些把侠义同道一网打尽,就可以了解她心计之深,不可莫测,所以我猜测不会有什么效果。”

香芸道:“你不赞同我的计策,莫非有更好的办法?”

叹了一口气,罗成摇摇头。

香芸一哼,道:“堂堂天下第一帮帮主若被一个鲤鱼岛主难住,岂不让武林中笑咱们是纸扎的老虎?”

罗成苦笑道:“若凭功力,我不会怕哪一个,可是我不能不顾忌玉姬与福嫂在他们手中。”

话声方落,一人匆匆冲入房中,是铁面飞卫钟灵山。

“啊!钟老丈,”罗成急急迎上去道:“情况如何了?”

“铁面飞卫”钟灵山苦笑道:“我暗伏在庄外,暗暗追踪那鲤鱼岛主,哪知到了湖边,却被人拦住了。”

罗成一怔道:“被谁拦住了?”

“铁面飞卫”道:“一个神秘蒙面人。”

罗成蹙眉道:“老丈知道他身份吗?”

“铁面飞卫”道:“不知道,那家伙功力之高出乎我意料之外,交手三招,居然未让半分。结果不但鲤鱼岛主溜走了,那家伙也溜走了,我这个跟斗栽得不轻。”

罗成道:“钟老丈,我娘知道了没有?”

“铁面飞卫”道:“我回来就先到令堂那边,他们也正在商量着对策。”

罗成心情沉重地道:“如此看来,鲤鱼岛主这次还不止一个人。”

“铁面飞卫”道:“所以明夜之约,必须要有万全准备。”

罗成毅然道:“人质在别人手中,鲤鱼岛主那伙人要如何对付我,又一无所知,咱们什么准备都是空的,明夜我就一个人赴雷峰塔,看他们又能如何?”

“铁面飞卫”忙道:“罗公子,千万不可莽撞,好在还有一天一晚时间,大家好好商量一番再说。”

这时,门外一阵步履之声,接着响起二声敲门声后,房门缓缓开启,进来的是商琼。

“娘!”罗成迎上去,道:“前面宾客都安排好住宿之处了吗?”

商琼道:“这点你不必去操心了,今天是你大喜之日,也不必为了刚才的变故,我与展大侠及你岳父已商量过,明天你堂堂皇皇去赴约,我与展大侠等暗中跟去,明暗齐下,我不信收拾不了这批鬼魁魑魃。你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再商量细节。”

罗成道:“也只有如此了,娘,你也该好好休息。”

商琼点点头,与“铁面飞卫”出房。

香芸这时俏眼一转道:“成哥,我有个主意。”

香芸道:“我们何不此刻暗暗赶到雷峰塔去查看一下!假如鲤鱼岛主在那边,一定不会防到咱们会去,正好趁机救燕家姐姐脱险,假如雷峰塔无人,咱们就预先潜伏在雷峰塔中,以选待劳,看看他们到时耍什么花样!”

罗成点点头道:“这主意倒不错,不过娘不会赞成的。”

香芸道:“何必要娘知道,依我想,由我与秋婉妹陪你去就够了,以咱们三个实力,无论是明斗暗斗,不信还斗不过鲤鱼岛主;”

“好。”罗成也下了决心,道:“那我们收拾一下走吧!”

于是三人换下了喜服,收扎利落,各自佩好长剑,那知刚轻轻启开房门,却见门外已站着一个人,竟是昔日彭城的破衣帮主,已被商琼收为义女的骆秋枫。

罗成一怔道:“枫妹,你怎么站在门外,一声不吭?”

骆秋枫含笑道:“小妹特地来拜见新嫂子的,看你们样子,似乎要出去,敢情是想去觅鲤鱼岛主?”

罗成无可奈何地点点头,道:“不错,但你千万不要去告诉我娘!”

骆秋枫道:“大哥,你不必去了。”

香芸一怔道:“为什么不必去了?”

骆秋枫道:“不瞒二位新嫂子说,我们破衣帮的小兄弟都已出去,全面搜索,一则他们年纪小,不虞被强敌发觉,二则搜人探消息,是破衣帮最拿手活儿,所以大哥与嫂子们尽管等,只要万小宝回来,保证有消息。”

罗成蹙眉道:“奇怪,娘刚才为什么不告诉我?”

骆秋枫格格一笑,道:“大哥!老实告诉你,干娘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主意,不过这个主意差错不了,只要那个坏女人不离开杭州,万小宝一定会找到他们!”

罗成皱眉道:“杭城周围地方不算小,他们又怎么找法?”

骆秋枫却似胸有成竹地道:“那坏女人俘了燕姐姐与福嫂,总不会住客栈,必是潜隐在什么荒凉的地方,所以我已告诉万小宝,把小兄弟分成八批,每个方向二人为一组,以雷峰塔为焦点,专门找荒庙破寺踩探,一有消息,一个人盯在那边,另外一个回来报讯,这样大概不会有差错吧!”

罗成点点头,叹息一声道:“既然如此,咱们就等着吧,枫妹,你也一齐进来坐下谈谈吧!”

骆秋枫格格一笑道:“大哥,虽然丢了一位新嫂子,但是还有二位陪着你呢,百年大喜,洞房之夜,你就安心与二位新嫂嫂聊聊吧,我不做夹心棍子了,有消息我就会来告诉你们。”

说完,一溜烟就奔向外院。

深夜的夜色中有二点黑影在荒道上走走停停。

四周万籁俱寂,这二点黑影去的是西北方向,正是奔向西湖方向。

这二个人身不满三尺,穿的倒是绸衣绸裤,极是讲究,原来竟是两个才不过十三四岁的小孩子。

这二个不是别人,正是万小宝与小狗子。二个边走边向四面张望。

走着走着,小狗子说话了:“小宝哥,在前面左边林中有座三官庙,我半个月前还与阿傻来玩过一次,庙中荒凉得很,也没有人管,这条路上除了这座庙外,就没别的地方可以藏人了。”

万小宝嗯了一声道:“去看看再说,若没有什么线索,咱们就直接赶往雷峰塔。”

小狗子道:“这么晚到雷峰塔可能有困难。”

万小宝道:“什么困难?”

小狗子道:“要找船呀,半夜三更,哪里找船渡过去?绕着湖边走,非得到天亮才能到。”

万小宝道:“天亮就天亮,反正找不到那个坏女人,咱们回去脸往哪儿摆!”

小狗子道:“快到了,就由左边小道穿过林子,那座荒凉的三官庙就在林子后面。”

万小宝道:“现在起小心一点,万一庙中有人,咱们不准说话,一切都用手势。”

小狗子点点头,二人窜向岔道,穿过树林,就见到一座黑沉沉的荒庙,前面的围墙已经半塌,从外望去,黑沉沉地,阴森无比。

万小宝摇摇头低声道:“不像有人。”

小狗子低声道:“这庙后面还有二间破房子,咱们要不要去后面看看。”

万小宝点点头道:“后面既有屋子,当然得去看看。”

于是二小一前一后爬过半塌的土墙,轻悄悄掩近黑沉沉的大殿,一步一步向殿后走去。

转向殿后,是一座四方院子,左右各有一间破房,纸窗破烂,门扉斜搁,显然久已无人居住,可是此刻右边的房中却透出一点摇曳不定的灯火。

万小宝精神顿时一振,向小狗子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他在后面守候,就轻轻掩近窗边,向屋中偷偷望去,只见一张破桌上点着一盏黯淡的油灯,桌前二人相对席地而坐。

左边一个满头灰发,苍老枯瘦的黑衣老婆子,右边坐着的赫然是神秘的蒙面人。

只见老婆子道:“贡老,明夜罗成赴约,他那批党羽必然会暗中跟去,我们只有二个人,怎么阻挡得住!”

蒙面人语声冷峭又傲然地道:“任他千军万马,咱们也拦得住。”

老婆子点点头道:“贡老,你的功力,我吕五娘非常钦佩,不过好汉挡不住人多,到时他们一窝蜂上,只缠不拼,到时你老又怎能面面皆顾?”

蒙面人嗯了一声点点头道:“以你之见该如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敌踪渺渺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