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大地》

第03章 鞭下丧命七高手

作者:上官鼎

苦力堂监所中的二十六个囚犯自罗成被带走后,个个惶急,心情不安。当看到罗成回来后,才如释重负,俱都松了口气。

一号“摩云神鞭”首先挨近低声问道:“情形如何?”

罗成回以微笑,道:“很好。”

十四号“托塔天王”牛钊也挨近低声问道:“见到大师了吗?”

不只是他,所有的难友都认为罗成刚才被传唤,必与拘提文殊大师有关连的。

罗成哀伤地摇摇头,回答道:“大师已成佛升天。”

“哇!”“托塔天王”牛钊悲叫痛苦起来。消息立刻传进每个人的耳中,想起三个月来文殊大师运伤解禁之德,个个悲念伤神不已。

“谁在鬼叫?再不安静睡觉,姑奶奶就要拖你们出来鞭人了。”铁栅外值班的女弟子立刻叱喝警告。

罗成忙对牛钊道:“安静点,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

略呈騒动的局面立刻平息下来,各人躺在地上装作安息,但每个人的眼睛都瞪得大大的,等候着消息。这犹如暴风雨前夕的平静,暗中却已怒涛汹涌,一触即发。

在罗成与“摩云神鞭”间,已在相互密议。

罗成首先道:“文殊大师已经仙逝,我们的计策必须略作修正。”

“嗯,老朽意会得到。”

“我们必须提早行动……”

这话却出乎“摩云神鞭”意料之外,一怔道:“提早,什么时候?”

“就是现在,而且二个时辰内,必需全控制住苦力堂所有女子,封锁山洞,迟则不及!”

“好,这点老朽早已想好办法。”

“那么由老前辈传今吧!”

“摩云神鞭”立刻转身向旁边的人密语一阵,然后,耳语密令一个一个传递下去。

接着牢中响起一阵呻吟声,这痛苦的呻吟声时高时低,果然引起铁栅外值班女子的注意。

“什么人在鬼号?”一名壮如水牛般女守卫在铁栅边查问。

十八号苦囚坐起身来,高声道:“九号病了,看样子很严重。”

“哼!叫他忍耐一点,明天再说。”那女守卫语气不屑,似乎对这些人的病痛,丝毫不放在心上。

十八号忙道:“回禀姑娘,恐怕挨不到天明了。”

另一名女守卫也挨近铁栅边,目光向里一扫,道:“究竟什么病?”

“不知道。”十八号回答道:“全身高烧,烫得怕人。”

“把他抬出来!”女守卫哗啦一声已打开铁栅。

“是。”十八号等的就是这句话,“喂!二十号,起来帮帮忙,把九号抬出去。”

二人拾着九号,拖着沉重的脚镣手链,走出栅门。二名女守卫已走近俯身查看。

这刹那,九号倏然挺身而起,食指飞弹,指风一缕击中一名女守卫麻穴,十八号照方抓葯二名女守卫万料不到这三名苦囚竟已完全恢复了功力,事出意料,毫无防范,双双倒地。

二十号却早已杀机盈胸,跨上一步,双掌带着手铐,分别全力向二名女守卫击下。

噗哧三声,砸得脑破血流,顿时了账。

罗成此刻已跃身而起,见状沉喝道:“不能杀人!”

可是话出口已迟了,却见二十号,双臂一分,铁链寸断,道:“咱们十多年来受够了这些雌狗的脏气,让她们死得这样爽快,已算是便宜了她们!”

罗成双臂一振,挣断铐链,掠出铁栅,沉重地道:“钟大侠的心情,在下岂有不知之理,只是你有想到后果吗?若激怒了天星宫主,纵然逃出去,以后的日子恐怕也不好过。”

二十号一呆,道:“少侠说得是,一切请少侠吩咐。”

这位昔年以轻功闻名天下的“铁面飞卫”对罗成早已感激得五体投地。

铁栅中的苦回一见外面得手,纷纷站了起来,个个喜盈眉梢。

罗成忙沉喝道:“各位朋友切勿弄出太大响声,惊动了强敌,现在请已恢复功力的朋友先出来自己除去锁铐铁链,未复功力的朋友听一号老丈吩咐一一相互用铁槌敲去脚镣手铐,暂且耽在原地,静观情势。

监中顿时安静下来,八个已复功力的苦囚迅速鱼贯出了铁栅,纷纷除去了手脚上沉重的锁链。牢中十四名未复功力者也取了铁槌以身上烂布包住槌头,避免发出声响,相互在敲开束缚。

罗成挥手道:请留下二位守住出口警戒,其余人借人那道洞门,先查看有无出路,派人扼守,再轻轻制住所有苦力堂敌手,注意,未动之前,千万不能有声息,若对方已惊醒,必须全力拼缚,绝不能让对方逃出去传警。但有一点如非情势所迫,切勿开杀戒。”

“恭领吩咐。”

十名高手一拱手,立刻展开身形向两边洞门掠去,只留下十四号“托塔天王”牛钊与二十四号“沧浪神刀”展雄,分站出口二边,屏息以待。

罗成综理全局,静静坐在长案上,眼见这些人身法轻灵,行动老练,暗暗点头,钦佩不已。

其实这十二人昔日在江湖上哪一个不是威风八面,独霸一方的黑白二道顶尖高手。

转眼间,只见已有三名高手出来了。每人胁下挟着一名健壮女子。

为首九号“子母夺命环”佟林兴奋地道:“罗少侠,咱们杀了六个,活捉了三个,请示该怎么办?”

罗成不禁皱眉道:“佟大侠,我不是说过切勿轻开杀戒吗?”

“子母夺命环”佟林耸耸肩,道:“咱们是逼不得已,里面每个房间都睡着三只雌狗,为了保持行动机密,我们不得不开杀戒!”

罗成轻叹一声道:“好吧,把这三个放在墙角!”

“子母夺命环”等三人依言把胁下俘虏重重一摔,那三名粗壮如牛的苦力堂女弟子干瞪着眼,却无法动作出声,显然皆被制了穴道。

罗成问道:“其余七位呢?”

十七号“量天神叟”道:“洞里南道曲折,门户交错,我们闯入外面三间,再进去情况如何,就不清楚了。”

话声方落,洞户里倏隐约传来叱喝之声,似乎有人动上了手。

罗成神色一变,沉喝道:“赶快驰援,记住,万一不敌,全力把人逼到这里来。”

“子母夺命环”等三位高手领命再度掠入门户。

罗成心想,动手的必是苦力堂凤堂主。他猜得果然不错,不到盏茶时刻,叱喝之声已渐渐接近门户。

首先掠出来的果然是身高马大的苦力堂凤堂主,手中长鞭连连飞舞,跟着的是一些同伴,一出洞口,立刻展开扇形包围。

罗成早已自壁上取下了一根卵粗铁镣,屹立戒备。“托塔天王”牛钊与“沧浪神刀”展雄也各取一槌一棍,横胸以待。

凤堂主被逼到这里,一见洞中情势,呆了一呆,声若雷鸣地笑道:“你们这些王八蛋果然有点名堂,想必是那老和尚要的花样!”

“托塔天王”牛钊也厉声长笑道:“丑婆娘,你知道得已经晚了,老子们数十年来受尽凌辱;今天就要你付出代价!”

“哈哈,十四号,凭你们这些人,还不在姑奶奶眼中,不信就试试!”

“托塔天王”哇的一声大叫,举起铁槌,就扑身过去,罗成目光一扫,却沉喝道:“牛兄且慢动手!”

“托塔天王”身形一顿,道:“罗少侠,趁早宰了这婆娘,还有什么好等的?”

罗成挥挥手,示意稍安毋躁,口中问道:“钟大侠,怎么只有七位,其余三位呢?”

“铁面飞卫”钟灵山已咬牙切齿地道:“二十四号、二十五号与二十六号俱已死在这丑雌狗的鞭下!”

罗成心头一震,忖道:“刹那之间,竟能力毙三名高手,这凤堂主看来绝对不可轻视。”

心起警意,行动益发慎重,又问道:“里面还有苦力堂弟子吗?”

“铁面飞卫”道:“为了对付这丑婆娘,里面所余雌狗,皆毙于咱们掌下!”

这些逼于情势,罗成暗暗一叹,了解了这些情况,心中已无其他顾虑,于是目注凤堂主道:“商凤,你手下弟子死的死,俘的俘,如今你已是孤掌难鸣,莫非还要作困兽之斗?”

商凤厉声道:“识要你们不跑,不怕讨不回本利。”

罗成毫不激动地道:“咱们只想离开,不想多伤人命,若你能束手暂缚,区区保证不伤你毫发!”

“要我自己束手就缚让你们离开?哈哈哈……”商凤狂笑道:“你是在做梦,就凭我一人在此,你们也休想走得了!”

“罗少侠还跟她多费什么口舌!”“托塔天王”突然大声道:“丑婆娘,吃我一槌!”

一举铁槌,就向商凤扑去。他身材与商凤不相上下,这一扑之势,当真令人感到威猛无比。

商凤却已一鞭飞出,别看她身粗体壮,鞭式却诡疾灵巧,凌厉之极。

鞭梢到眼前,“托塔天王”扑出的身形一闪,铁槌已当着降魔杵力劈而出。

昔年他“震山八杵”,江湖上闻名丧胆,尤其这招“山河一掷”气势之壮,招式之威,不逊于昔日张良刺秦皇的博浪一击。虽然现在只是一柄不称手的铁槌,却也一样的霸猛无比。

哪知道商凤的长鞭一抖,鞭梢竟然倒飞卷回,向牛钊后脑砸至。

这诡奇的鞭法看得众人大惊失色,因为众人都看清牛钊尚未得手,就可能先死在商凤这招之下。

二十三号最接近商凤,见状首先前扑,双掌向商凤猛挥而出,口中却大喝道:“十四号小心脑后!”

这电光石火之间,却见商凤身形电闪,鞭子却又幻影回飞。

啊!一声惨呼响起,只见“托塔天王”牛钊已一槌击空二十三号身躯随着鞭影飞起,撞在山洞顶上,又凌空跌在地上,口中鲜血狂喷,已经一动不动。

群雄震骇得呆了。谁也料不到她会在招式已老之下,变式取了二十三号的命。

鞭是轻兵器,能使得像剑一样,指左就左,要右打右,而且弯曲侧击,好像有灵性一般,这等功力招式,当真旷古绝今,就是昔日有鞭王之称的“摩云神鞭”邱振飞在铁栅中也不禁看得脱口叹道:“好鞭法,天下有此鞭法,老夫竟然不知,枉自称雄江湖十五年。”

栅外的气氛,已变得沉重迫人。

在二名高手夹招下,商凤三招毙敌,她一鞭在手,威猛八面,铜铃眼环扫,大声道:“还有谁上来送死?我看还是一齐上,让姑奶奶全打发你们上黄泉路!”

这番话,激起了群雄同仇敌忾之心,十二、十三、十六号同时一声厉喝,六道掌风分自三面,像怒涛一般,向商凤击去。

但这一次搏斗,结束得更快,只见商凤鞭势一挥,脚下的溜溜的一转,随着她旋转的身法,长鞭幻出千道蛇影,把三名高手全部圈人鞭风之内。只听得她蓦地一声厉喝:“都给我躺下!”“哇……”三声惨叫,几乎像一个人发出。鞭影倏敛,地上已多了三具尸体,三滩鲜血。商凤傲笑震声道:“地上四尸就是榜样,你们哪个不服就上来,否则都给姑奶奶跪下,看在做工份上,还可以饶你们不死!”

群雄个个木立悲忿,尤其“托塔天王”牛钊刚才出师不利,正自恼怒,闻言狂吼道:“丑婆娘,你比老子当年还狠,今天老子就与你拼个同归于尽。”话声中,像疯了一般,挥舞着铁槌猛扑上去。

蓦地,罗成大喝道:“住手——”他计算时刻,差不多已接近三更,眼前情形已变得更加不利,十二名功力刚恢复的高手此刻已经死了过半,剩下的五位看来皆非商凤之敌,再拼也是白饶,是以不得不亲自冒一冒险。因为他明白自己的剑法武功也源出天星宫,说不定还可以反败为胜。

“托塔天玉”牛钊闻声退步回首,道:“罗少侠为何出声阻我一拼?”

罗成道:“牛兄请暂退下,钟大侠等四位也请让开,暂时把守三边门户,让区区来向凤堂主领教领教!”

五位高手迟疑地后退,分站二边门侧,他们心中惊疑着,觉得罗成如此年轻,居然要孤身一拼,实在太危险了。

得知逃出天星宫的计划,都在罗成心中,所以无形中这些过去武林中的高手,俱把罗成当作中心依靠,对他的安危,自然更加关心了。

可是商凤的神色却变了一变,刚才的狂态似乎收敛了不少,盖她是明了罗成身世之故,是以不敢掉以轻心。只见她冷冷道:“小子,看来你好像是这些人的头儿?”罗成沉静地道:“不错。”商凤冷笑道:“你父亲二十余年前逃离本宫,带走了四名苦回,想不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鞭下丧命七高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月落大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