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大地》

第06章 独坐小楼娇容瘦

作者:上官鼎

飞雁庄最后一进院落,耸立着一座小楼。

小楼周围是幽静雅致的花园,一潭清水,满园花树,点缀着二座假山,在这仲夏之夜,浓荫密绿,萤火穿梭,映着天上一轮明月,充满了诗情画意。

可是此刻倚在小楼窗畔的香芸,眼睁睁地望着下面景色,丝毫没感到这份宁静的享受,她只觉得一片漆黑,犹如她目前的处境。

自被安置在这座小楼以后,正义帮主对这位初见面的独生女儿真可说细心照护,爱之已极,每天为她裁制新衣,又派了春兰、春梅二名丫环侍候,凡是有好吃的,好玩的不断命丫环往香芸房里送。

依常理说,骨肉重圆,锦衣玉食,父亲又对她这么爱护,应该感到幸福快乐才对。

但世事就这么奇怪,香芸愈来愈感到痛苦不堪,甚至心中许多话,在父亲面前,连提都不敢提,每天中午,面对父亲时,如坐针毡,觉得无话可说。

以前梦想父亲时那种相拥畅谈,幸福欢笑的想像,变得无影无踪。占据她脑中的只有罗成英俊的影子,以及盘占心上的难题,要怎样才能避免伤害罗成又能向父亲交差呢?

这正是个解不开的结,每天她的精神都集中在这个结上,想尽各种方法,却始终找不到一个两全其美的答案。

而现在,她的思想已情不自禁地集中在这一个结上!

怎么办?该怎么办?

夜色是宁静的,小楼中也是宁静的,她的心境却一点也宁静不下来,倏然珠帘一挑,有了声息,只见丫环春梅悄悄地走了进来。

“小姐还没有睡?”木雕般坐着的香芸轻轻嗯了一声,头也不回。春梅又道:“刚才帮主叫婢子去问了许多话……”她见香芸一声不响,依然呆呆望着窗外,忍不住接下去道:“帮主要婢子问问小姐,是不是身体不舒服?”香芸依然坐着不动,懒洋洋道:“没有。”“帮主是见小姐愈来愈消瘦,所以关心你,要你多睡多吃,别多想闲心思!”“嗯!”“帮主还要婢子问问小姐,半个月过去了,心境宽畅了没有?”香芸如梦初醒,倏然转身过来,急急道:“我在这里已经过了半个月了?”春梅抿嘴笑道:“一天不多,一天不少,整整半个月,小姐是不是嫌日子过得太快了?其实人在幸福的环境里,谁都会觉得时间溜得快。”香芸的确觉得日子过得太快,但她的感觉与春梅的说法却完全相反。她惊觉自己白白浪费了许多天来苦思如何解决难题,却几乎误了罗成的大事。请求父亲减轻对罗成的压力已经失败,若再不快点找到罗成的母亲,岂不让罗成悬在半空中,一筹莫展。想到这里,心中又不禁忧急起来。

记得离开罗成时,有七日之约,在灵阴寺再见,如今不知不觉中过去了半个月,罗成的心情,已不想可知,定然日夜不安。

她不禁急急道:“春梅,我问你一件事。”“小姐,什么事啊?”“你知道罗夫人被监禁在什么地方?”

春梅一愕道:“哪位罗夫人?”

香芸一呆,道:“你不知道?”

春梅摇摇头道:“婢子才来不过一月,不过好像没听说帮中有位罗夫人!”

见她神色似非虚假,香芸心中顿时失望。

现在要去问那一个呢?问父亲?决不能提,提了反使他起疑,问其他人,他们早存猜疑之心,自然更不会说!香芸正自思量,倏春兰进来道:“小姐,燕姑娘求见!

香芸一怔道:“哪位燕姑娘?”

春兰道:“就是副帮主燕神君的女儿!”

“哦!请她上来吧!”

香云心中有些纳闷,燕玉姬从未与自己打过交道,今夜何以突然来访?

只听得楼梯轻响,春兰已带着燕玉姬走了进来。

“燕姑娘请坐!”春梅招呼着,端上香茗,然后与春兰双双施礼退出。

香芸强打精神,微笑道:“燕大姐有什么事吗?”

燕玉姬的神色,四分冷淡,三分礼貌,还有三分却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

“芸姑娘,我向你打听打听罗成的近况,你可以告诉我吗?”

莫非拖延这么多日子,没有行动,她是来刺探的?香芸心中一惊,立刻有了戒意,含笑道:“燕大姐,你知道我已来了半个月,从未跨出小楼一步,怎能知道罗少侠最近如何!”

“不,芸姑娘,我只问他自逃出天星宫后,一路上身体如何?”

“那时他受了点轻伤,不过已痊愈了,我离开他的时候,无论精神身体都很好。”

燕玉姬幽幽道:“他……谈起过我没有?”

香芸微笑摇头,道:“倒未听说。”

燕玉姬神色略现失望,又问道:“芸姑娘跟他很好吧!”

香芸道:“与其说好,不如说对他感到有点歉咎。”

“哦!芸姑娘难道还欠他什么?”

“燕大姐,我能到达此地找到家父,全靠罗少侠帮助,如今竟没有一点一滴能报答他,岂不挂悬心中?”

“芸姑娘,这么说你是不愿杀他了!”

“我的确在为难,老实说,要我亲手杀罗成,万不能!”

“吁!多谢芸姑娘,我总算放心了!”

香芸一楞,道:“燕大姐似乎非常关心他,莫非与他有深刻的关系?”

燕玉姬叹息道:“昔为梁上燕,今日东南飞!”

香芸愕然道:“你说什么?我不懂!”

燕玉姬低徊地道:“我以前就是他的未婚妻!”

好像挨了雷击的木头,香芸呆了,望着燕玉姬,心中不知道是酸是妒,是恨是怨!

怎么从来不曾听到罗成提过?他为什么不说?

她这时倏然发觉燕玉婉很美,那种淡怨轻愁的柔美,似乎更能引人心弦!自己好像绝比不上她!

正自胡思乱想,只见燕玉姬已哭道:“芸姑娘,你说与罗少侠没有感情,是违心之言吧。”

香芸停了停神,她不愿被旁人看出心坎中的秘密,冷冷道:“我为何要骗你?”

燕玉姬微微一笑,道:“你的神色已经告诉了我,不过请芸姑娘放心,我与他早已解除了婚约!”

香芸一怔,急急问道:“为什么?”

燕玉姬苦笑道:“那时就与你目前处境一样,所以我只能慧剑斩情丝。其实要想冲破这层难关,非得要有勇气毅力不可,否则,芸姑娘,你就会步我后尘,心中永远痛苦万分。”

香芸呆了,她这时才发觉燕玉姬并非来刺探什么,完全是由于私自感情上的缘故。

见她那种轻愁淡怨,旧情未断的样子,心中倏一动,道:“燕大姐,听说罗成的母亲被监在帮中!”

“不错。”

“被监在什么地方?”

“西偏院的铁房中。”

“啊!燕大姐,你能不能带我去看看!”

燕玉姬道:“莫非芸姑娘想去救她?”

香芸忙否认道:“不,不,罗少侠托我去看望一下,顺便转告问安之意,我旁的忙帮不上,这点应该要为他做到。”

燕玉姬沉思道:“奇怪,罗成怎么会知道这消息的?”

香芸道:“是三环先生莫于道通的消息。”

燕玉姬双眉一挑道:“这个老狐狸在搞什么鬼,一会儿帮这一边,一会儿又把消息漏给那一边,不知他究竟在帮谁!”

香芸心中一动,道:“姓莫的常来吗?”

“几乎十天八天就要来一次,这几天却奇怪,连影子消息都没有了。”

香芸追问道:“燕大姐,你见过姓莫的吗?”

“怎会没见过……”

“那你认识他的面目吗?”

“没有!其实当今江湖,谁能认识莫于道的面目,每次见他都是白布蒙面,一来就与帮主在密室中长谈。”

“这么说,家父一定见过姓莫的真面目了?”

“关于这一点,我父亲早已问过帮主,帮主的回答也是摇摇头。”

燕玉姬说到这里,反问道:“芸姑娘,提起蒙面问题,帮主为什么也与莫于道一样,要故示神秘!”

香芸苦笑道:“我问过家父,家父说是姓莫的告诉他要这么做。”

燕玉姬一哼道:“看样子正义帮好像都被三环先生在牵着鼻子走!”

香芸一怔,燕玉姬已站起来道:“夜已深,姑娘请安息吧,我也该告退了。”

“燕大姐,你不带我去看罗夫人了?”

燕玉姬摇摇头道:“帮主有令,任何人都不准接近西偏院,那座院子等于是帮中禁区,我可不敢触犯帮法。”

香芸一呆!

燕玉姬又接着道:“再说罗夫人此刻躺在床上身不能动,口不能言,看看她对她非但没有益处,陡自增加难过而已,假如有办法,我早已把罗夫人救出去,也不会等你来再想办法了!”

说完微微一福,就转身下楼而去。

看来这件事又有了困难!香芸呆呆望着燕玉姬走下小楼,直到离开花园,没了影子,她才转过神来!觉得无论如何困难,也必须代罗成把这件事办到。

她略整鬓发衣衫,信步向外走去。

“小姐要去那儿?”

春兰与春梅双双迎上来。

香芸挥挥手道:“我随便走走,你们不必跟随,早点安息。”

她装作漫步散心的样子,下楼先在园中慢慢走一圈,然后走出月门,避过父亲居住的四进院落,绕箭道,走向西偏院。

对庄中所有路径,她完全陌生,而偏院在哪一段,自然不清楚,只是凭得方向慢慢查看而已。

此刻深夜,庄中屋子,大部都已熄灯,有的还可闻屋中人的谈话声,边走边观察,在一座月洞门口驻足不前。

这是被一道矮墙隔开的一座独院,院中不但见不到一丝灯火,而且太静了,静得像没有人住的一样。

莫非就是这里?

目光四下一扫,倏见洞门口挂着一块木牌,上面写着:“奉帮主谕,擅入者死”。

香芸心中一喜,心中暗自道:“这就是了!”吊着心,转身跨进了月门。

刚走近屋边,暗影中陡自响起一声沉喝:“是谁!”

“我。”香芸一惊止步。

中间屋子的门户倏然无声而启,像幽灵一闪,走出一个鸡皮鹤发,满面皱纹,陋恶而阴沉的老妪。她一身黑衣,目闪精光地打量着香芸。

深夜静院,恍若厉鬼,使得香芸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噤。只见老妪冷冷问道:“有帮主令牌吗?”

香芸摇摇头。

“既无帮主令牌,你也敢进来?”

香芸倏然感到不服气,抗声道:“帮主就是我爹,有什么不敢进来的?”

老妪一怔,道:“帮主怎么从未提过有你这么一个女儿?”

语气虽有怀疑,却已变得柔和起来。

香芸一哼,道:“爹为什么一定要告诉你?”

“好倔强!”老妪咧嘴一笑,但这笑容使得脸上皱纹都挤在一起,比哭还难看:“好,你回去吧!”

“我为什么要回去?”

“有什么事?”

香芸装作不屑,道:“难道一定要有事?闲得无聊,到处溜溜不可以吗?”

“嘻!真是娃儿脾气,这里有什么好溜的……”

香芸改口道:“老婆婆,听说罗夫人关在这里?”

她这改口称呼,老妪似乎很高兴,颔首笑道:“不错。”

“老婆婆是专门看守罗夫人的了!”

老妪又点点头。

“还有别人吗?”

“只有老身一个。”

“老婆婆,我跟你打个商量好吗?”

“商量什么?”

“让我进去看看罗夫人!”

老妪脸色立刻沉了下来,摇头道:“不行。”

“看看有什么关系?”香芸嘟起小嘴。

“除了帮主,任何人不准进去,这是帮主的亲谕。”

“通容一次不可以吗?”

“不可以,老身对你已破例多说几句话,若是别人,嘿!早已毙于掌下!”

“哼!”

“姑娘,你为什么一定要进去看看?”

“好奇嘛!”

“其实一个病人有什么好看的,不能动,又不能说话,只比死人多一口气而已。”

“就因为这样,我才要看!”

老妪一怔道:“老身不懂你的意思!”

香芸抿嘴一笑道:“我学过医道,却始终没机会施展,所以我想察看一下病情,看我能不能医好她!”

“原来如此!”

“老婆婆,你答应了?”

“抱歉,老身还是不能答应。”

香芸倏放低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独坐小楼娇容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月落大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