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大地》

第07章 天下第一帮

作者:上官鼎

罗成笑道:“我就是在正义帮中。”

牛钊道:“少主没见到令堂吗?”

罗成叹道:“此来一事无成,差点还中了姦计。”

牛钊忿然道:“我就不信邪,少主,咱们再杀进去!”

“不,牛兄弟,我与正义帮主已有半月之约,还剩十一天,过了这十一天再找他们不迟!”

牛钊转身引路,边走边道:“既然如此,咱们就走吧,我已为少主找好了住宿之处。”

罗成笑道:“亏你想得周到。”

牛钊得意地笑道:“少主,还有出于意外的人在那边等着看你哩!”

“谁?”

“少主不妨猜上一猜!”

“哦!可是香芸?”

“说起芸姑娘,我一直没见到她,少主在正义帮中难道也没见到她?”

“听说她去了灵隐寺,尾后还跟着正义帮数十高手……”

牛钊吃惊道:“什么,芸姑娘竟出卖了少主?”

罗成叹道:“我想不会,正义帮的人跟在她后面,可能连她也不知道。牛兄弟,这些事暂且不谈,你还没说出等我的人是谁哩!”

牛钊神秘地笑道:“到了,就是这家农舍,少主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说着在前面推开柴扉,只见二人自屋中走了出来。罗成一望不由一呆!

原来农舍中走出的二人竟是“沧浪神刀”展雄与“铁面飞卫”钟灵山。

这二人已非昔日在天星宫苦力堂中狼狈模样,只见“沧浪神刀”红袍黑须,满头银发衬着一付长方脸,神态威武,意气飞扬,再配上腰际一柄鱼鳞紫金刀,宛若天神下凡。

“铁面飞卫”虽然年纪较轻,瘦得像个猴子,可是此刻三络短髯,一袭黑绸大褂,配着他那如铁脸色,也显得冷峭神气不凡。

二人一见罗成俱长揖到地,齐声道:“拜见公子。”

罗成慌忙上前扶住道:“二位前辈恁地如此大礼,叫晚辈何地自容?”

劫后重生,今已重逢,他心中的欣喜是无法形容的。

那二位又何尝不如此,只见“铁面飞卫”道:“这是什么话,公子切勿再称呼老朽前辈,老朽命是公子相救,昔年自誓谁能使老朽出天星宫,愿随蹬执鞭,今天正是还誓之日,但望公子能不弃我,于愿已足。”

“沧浪神刀”哈哈笑道:“我的话都叫老猴子说完了,罗公子,老朽虽已七十有八,但希望你别把我叫老了,让我多活几年!”

罗成笑道:“二位既如此说,晚辈以后叫大哥就是了。”

“这才是武林第一家之后,慷慨豪爽,不重虚礼。”

牛钊却催道:“你们俩老小子有话到里面说吧,左邻右舍都是庄稼人,何必非把人家吵醒不可!”

这时三人才进入茅屋,四人重又分宾落坐,罗成先问“铁面飞卫”道:“钟大哥那天离开白云崖后,没被天星宫高手追上吧?”

“铁面飞卫”笑道:“我老头子是连吃奶的劲道都用上了,一口气奔出一百五十里才停步,躺在地上一天都无法再爬起来,总算邀天之幸,没碰上半个人。”

“展大哥呢?带的那二位老丈如何了?”

“沧浪神刀”一叹道:“老朽在山中跑了七天,虽然躲过天星宫的拦截,但二位难友却中了瘴毒,就在出山那一天,死于山畔!”

回想以往岁月,大家都禁不住一阵唏嘘。

罗成转首问牛钊道:“你又怎么与钟大哥展大哥碰上的?”

“托塔天王”牛钊咧嘴笑道:“就在灵隐寺后的飞来峰腰上。”

“这是怎么回事?”

“哈,那夜少主离开时,发现的那批家伙,原来是绿林同道,头儿‘瘟地太岁’古福生竟是我以前身边的小头目,山寨就设在九溪十八涧,当时我也不知道,少主一走,我就直奔飞来峰想探个清楚,那知劈面就遇上古福生,他见了我高兴得跳起来,立刻说前九天得罪了二个来历不明的老家伙,被杀伤了不少兄弟,而且还跟着追查他的贼窝要挑窑子,今夜已传警,所以他带所有弟兄出来布置,要我帮他一次忙……”

罗成笑着接口道:“你必定不甘寂寞答应了,而且碰到的老家伙就是二位大哥!”

“沧浪神刀”哈哈一笑,道:“这正是不打不成相识,想不到会碰上牛老弟,不看金面看佛面,只好放过那个‘瘟地太岁’,同时听说公子目前处境困难,机会难得,正好效劳,也想趁此时机再人江湖。”

“铁面飞卫”钟灵山道:“从前在天星宫不方便,虽知大概,但公子语焉不详,如今能否详细告诉我们,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罗成一声长叹,就从祁连约会起,到杀出正义帮止,把经过详详细细的叙述出来。然后道:“如今我唯有找出‘三环先生’莫于道,才能洗白一身污名,但要找出这贼子,必须先救出家母,可惜一步之差,全盘皆输,如今家母被正义帮移走,不知从何查起。”

“沧浪神刀”听完皱眉道:““难,难,难,这倒是个辣手问题,令堂在人手中,实在是个大威胁!”

“托塔天王”牛钊竖眉道:“老小子,我请你来可不是听你念苦难经的,谁不知道难,就是要你想个办法来对付这批王八羔子。”

“铁面飞卫”钟灵山道:“虽然难,只是难在公子人手大少,如今咱们来了,纵有困难,也难不到那里去。过了这十一天,我钟某好歹要会会那个正义帮,试试我一身艺业还管不管用!”

“这才像话,凭咱们这几块料,自信在江湖上还难得碰上几个对手,到那一天非杀他个血流山河,落花流水不可!”

罗成苦笑道:“牛兄弟,你好像除了讲打讲杀外,不会再动别的脑筋!”

“托塔天王”一怔,道:“不打不杀怎么办?莫非让他们把我们像要把戏一样再耍下去?杀了他们,天大的本领也完蛋,除非他们做鬼也会作祟!”

“沧浪神刀”摇摇头道:“牛老弟,罗公子的事并非单靠武力就可以解决的,碰到像莫于道这种诡谲神秘,喜欢用智的家伙,咱们也要智力并用,才能赢得这一仗,使武林第一家恢复往昔声名。”

“托塔天王”一哼,道:“老小子,你的话是不错,不过我倒想听听你怎么用智,又怎么用力?”

“沧浪神刀”沉声道:“就整个形势而言,对罗公子的确极大不利,需知人言可畏,旷日持久,真相渐泯,假的也会变成真的。莫于道又隐在幕后,专门挑拨支使别人出面,他倒反而置身事外,变为局外人,现在又出了个正义帮,他们人多势众,分明要造成罗公子铁案如山,百口莫辩的局面……”

“好了,好了,这些公子不是不知道。”牛钊不耐烦地道:“你老小子快把用智用力的办法说出来吧!”

“沧浪神刀”摇头晃脑地道:“为今此计,第一步必须针对这个局面,纵不能扭转过来,也要造成势均力敌分庭抗礼之势!第二步必须先打听出罗夫人下落,立刻救出来,第三步才能谈到设法抓姓莫的。”

“铁面飞卫”钟灵山道:“老哥,你这番话层次分明,但讲的只是步骤,却没有说出办法!”

“沧浪神刀”展雄笑道:“别急,下面就是办法,不过我只想到第一步,第二三步还得看日后形势发展。”

“托塔天王”牛钊问道:“第一步办法是什么?”

“沧浪神刀”道:“我们也成立一个帮,造成轰动江湖之势,来个后来居上。”

“铁面飞卫”嗤道:“只凭咱们四个!”

“沧浪神刀”笑道:“这岂不变成了四脚猫,当然不止咱们四个。”

罗成不禁问道:“其余的人呢?”

“沧浪神刀”道:“这就要找老牛了。”

“找我?”‘托塔天王’一怔,道:“我到哪里找人去?”

“沧浪神刀”笑道:“堂堂昔年的绿林道总瓢把子,怎么能说找不到人?”

“这是以前……”

“哈!老牛,你怎么忘了,‘瘟地太岁’那批人就是班底,慢慢再求扩展!”

“托塔天王”跳起来道:“对,亏你老子想得到!”

“沧浪神刀”笑道:“别先高兴,你还不知道‘地瘟太岁’肯不肯呢!”

“托塔天王”铜铃眼一弹,道:“他敢不答应!老子就扭掉他的脖子。”

“铁面飞卫”钟灵山道:“班底有了,帮名呢?”

“托塔天王”笑道:“这还不简单,少主做帮主,就叫罗家帮!”

“沧浪神刀”摇头道:“不行!”

“那你老小子有什么好名字?”

“沧浪神刀”沉思片刻,道:“有了,就叫天下第一帮!”

“铁面飞卫”脱口道:“好名称,叫得响,够气魄!”

“托塔天王”牛钊大笑道:“妙极了,昔是武林第一家少主,今为天下第一帮帮主,真是恰当之至,老小子,咱服了你,你的头脑的确不简单!”

“沧浪神刀”又摇摇头,道:“罗公子不能当帮主。”

“托塔天王”一瞪眼道:“为什么?”

“沧浪神刀笑嘻嘻道:“罗公子被别人当成罪人,若做了帮主,这台戏就唱不响了!”

“托塔天王”一哼道:“那么谁当帮主?”

“沧浪神刀”一瞟“铁面飞卫”道:“钟兄如何?”

“铁面飞卫”摇摇头道:“敝人才疏德浅,只懂跑腿,当帮主却自量不够格。”

“沧浪神刀”道:“那只能我来当帮主了。”

哇地一声大叫,牛钊跳起来道:“原来你想当帮主,要当帮主就先试试老子的‘震山三杵’!”

“牛兄弟住口!”罗成沉声一喝。转着对‘沧浪神刀’拱手道:“展大哥别见怪他,以大哥老谋深算,胸有成竹来说,在下首先拥护……”

“公子你弄错了。”“沧浪神刀”忙摇摇手道:“老牛是血性汉子,老朽岂有不知之理,他只不过误会了我的意思!”

“托塔天王”牛钊怔怔道:“你老子究竟是什么意思?”

“沧浪神刀”笑道:“老朽是说只挂一个名义,换句话说,老朽是有名无实,罗公子是有实无名,这样才能跟正义帮唱对台戏,使莫于道难测高深。”

“托塔天王”转怒为笑,道:“原来你只做个傀儡帮主!”

“就是这意思。”

“铁面飞卫”道:“既已决定,好在还有十一天时间,咱们还是先到九溪十八涧布置一番!”

“当然,老牛先行,收服‘瘟地太岁’,咱们随后就到,五天内就要江南武林知道天下第一帮的称号,然后咱们再来正义帮,看看他们的动静。”

“托塔天王”牛钊拍拍胸脯道:“包在我身上,天一亮我就走!”

“铁面飞卫”道:“老牛,天早已亮了,你就动身吧!”

“托塔天王”站起来推开柴扉,天色果然已经发白,他二话不说,拿起三十六斤生铁降魔杵就走出了农舍。

杭州的龙井茶是天下闻名的,这种茶叶泡出来的香味,可远闻三里。

而龙井茶就产在九溪十八涧附近,若以九溪十八涧的溪水烧沸泡茶,犹如牡丹绿叶,更是风味不凡。

“瘟地太岁”的山寨就在九溪十八涧的中间,地势极为隐密。当罗成偕同“沧浪神刀”与“铁面飞卫”到达时,这座强盗寨完全改头换了面。

只见山寨前已耸竖起一面大旗,上面是“天下第一帮”五个绣金大字。

那些喽罗们也一律换上了白色新衣服,收下了包在头上的强盗巾。

“托塔天王”带着“瘟地太岁”早已站在寨门口迎接罗成一行人。

“托塔天王”首先指着站在旁边,满面虬髯的粗壮大汉,对罗成道:“这就是头儿古福生。”

罗成拱手道:“古当家,打扰了!”

“瘟地太岁”古福生诚惶诚恐地抱拳垂首,道:“罗大侠是咱总瓢把子的主人,也就是我主人的主人,今后水里火里但凭吩咐,咱这窑窝能改为天下第一帮,也是小的沾你的光荣。”

“托塔天王”笑嘻嘻地道:“福生已集合了寨中百余弟兄,就请咱们这位展帮主上台讲话吧!”

进了寨门,果见斜坡广场上白皑皑地站立了一大堆人,共分五列,对着一座土台排得整整齐齐。

“沧浪神刀”展雄也不谦让,走上土台,高声道:“各位兄弟,从今天起,你们就是天下第一帮的弟兄。身为天下第一帮的一份子,就必须弃改从前打劫为生的恶习,改邪归正,轰轰烈烈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天下第一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月落大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