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马刀客》

楔 子

作者:上官鼎

江湖平静了n年后,突被两个胸罗玄机,武功已入化境,武林公颂为神人的东海奇叟和大漠异人,为印证武学,双双拼死在天山摩云峰,引来了一阵惊心动魄的腥风血雨。

寒风刺骨,白雪皑皑的天山摩云绝峰,端坐着两具貌像苍右的尸体,两具尸体的前襟之上血迹淋漓。

因为有两片襟衣血书着两人生前成名的神功绝学,震动江湖,使武林黑白两道不顾生死纷纷赶上天山。

谁知因此引出了五个暴戾的杀人者,一向平静的江湖实际上潜伏着无穷的杀机。

几天来,从玉门关直到天山山麓武林数十高手,离奇残酷的被杀。

数十年盛名不衰的南鞭北剑死在玉门关外,胸口插着一把蓝汪汪的匕首。

侠名满天下的银剑铁掌被吊在一株右槐树上,全身上下找不出半丝伤痕,仅天灵盖上插了一根绿色羽毛。

三片赤叶落在天山山麓轮台镇的三家客栈之中,当日一夜之间,数十个宿店的武林人物,无声无息死于太阳穴上一块浅浅的红印;南荒三怪,北漠四凶惨死在一古刹之内,头盖被抓,留下五个血洞,在古刹的大门之上插着一面白底黑骷髅的招魂幡。

但是最惊人的是一面黑色铁牌出现在天山雪地之上,竟然尸骸遍野,死的尽是武林九大门派中的成名高手。

这是百年来不能想像的谋杀,绿羽令、赤叶符、蓝鳞匕首。

白骨幡、黑铁死牌的出现,震慑了武林黑白两道。

无疑,这残酷的谋杀行为,同样只是要取得东海奇叟和大漠异人的两片血襟,面对那些相争之人所下的阴狠手段。

在这一阵狂风暴雨的血腥事件后,西北道上胆子小的武林人物,便纷纷知难而退。真正到了天山绝峰的总共不满30人了。

当这数十武林成名人物登上天山摩云峰后,赫然发现东海奇叟、大漠异人尸旁周围早插着那五样恐怖杀人者的信物,但是奇怪的就是尸前襟衣原样未动,并未因他们的捷足先登而被取去,他们惊愕了!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五人,功力相当,一时相持不下,如果其中一人取夺血襟,势必成为另外四人共同之敌。

他们个个目光之中交杂着贪婪和畏惧的犹豫着。

这群人中,最耀目显眼的是九个黑巾蒙面怪客,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是谁?但也为在场之任何人所最顾忌,存疑和留神戒备。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们在忍耐,等待着出手的时机。

突然,第三个蒙面怪客双肩微微一晃,左脚踏出半步却被为首一个蒙面怪客其急如电,伸臂一格,挡退回原地,道:“三弟,不可!

“嘿,你想尝尝蓝鳞匕首的锋利?

冰冷的令人不寒而采的声音清晰的传来,是那么遥远,又似近在阳尺,那人隐身摩云峰顶,一片白堂,何处可容身?

“哼!你也别想得到。”这是一个冷冷的女子口音,话声好似发自地底。

“老大不惜与武林九大门派为敌,谁敢动动那两片血襟,立叫他死无葬身之地!

“大言不惭!”原来五个杀人者果然是相持不下,隐身在侧。伺机下手。

这样一来,数十武林人,就是功力再高,也不敢贸然出手。

天山绝峰,银星,雪地,人影交织成一幅奇妙,死寂与阴森的景象。

豪地,一声暴喝,独霸黔滇的断命一锤傅大华那庞大的身躯,一跃三丈,右手举着八角芒锤,左掌当胸,朝东海奇叟、大漠异人尸体靠近。

就在这时,几声刺人心弦的冷笑过处,众人只觉目光一眩,如幻如烟的几丝绿、黑、红、蓝、白的淡淡影子一闪。

“哇!”半声惨啸震荡在天山绝峰,众人举目再看时,断命一锤傅大雄。倒毙在雪地之上,血,如果狂喷!他惨死时:胸口插着蓝绒匕首:天灵五爪血洞;太阳穴浅浅红印;鼻梁上绿羽轻颤;背脊一个黑掌印。

天山绝峰又复寂静。如死般的寂静!除那九个蒙面怪客不知是何表情外,尽皆面色惨白,冷汗倒流!

就在这寂静如死的气氛下,遥遥传来一声刚亮绵长的马嘶之声,嘶声方过,摩云峰下,便听得蹄声铿锵。

“咦!”在场之人,无不从心底惊讶出声,他们被那马奔驰之速怔住了,一齐将视线投向峰下。

一匹红鬓白马看似从容,实则疾如电掣,窜向峰顶。马背上端坐着一个白衣白巾蒙面之人。

“烈马刀客!”

在场之人一齐脱口呼出。烈马刀客足迹遍天下,无人知其出身姓名,更无人见过他庐山真面目,数年来他遍游天下,虽不以武功自傲,但任谁都相信他身怀绝艺,功不可测。

刹那间,烈马刀客已到达绝峰,傲然立马不动。

“烈马刀客,是否你也想夺那血襟?”隐身一侧的五个杀人者之一,首先阴冷的发话。

“不取武林神人神功绝学,所为何来?”

烈马刀客傲然回答,只见他转头朝四外一瞥,目蕴精光又瞧瞧倒卧在血泊中的傅大雄冷傲的低哼了半声。

“烈马刀客,你来迟一步,我看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

“哼!我烈马刀客行事从不退却。”

“好个狂不怕死的家伙!”

蓦地,那匹红鬓白马仰首一声长啸,声入云宵。

烈马刀客狂傲的一阵狂笑,朗声道:“我烈马刀客,当然,是狂定了!

他笑章一落,猛地,白马已腾身而起,如一道经天白虹,激射向东海奇叟和大漠异人尸体之处。

烈马刀客出手如电,“丝!丝!”两声,已将这武林神人的两片带血襟衣撕下。

这意外的突变,使人愕然一楞之际,白马纵跃如电,早又凌空腾起,那隐身一旁的恐怖杀人者,立时起了—阵怪声厉啸,绿、黑、红、蓝、白几丝淡影,如鬼魅般扑到。

但已迟了一步,白马如惊鸿翔空,一泻数十丈。

谁知就在这时,那九个黑巾蒙面怪客怒哼一声,一旋步,好快的身法,已移身十丈,九人同时一挥铁掌。九道掌风聚合为一股狂涛骇浪,汹涌击向御马凌空的烈马刀客。烈马刀客避无可避,一声闷哼,空中洒落一蓬血雨,烈马刀客伏身马背,白马如飞,急泻峰下眨眼间走得无影无踪!

一阵狂乱过后,天山绝峰复归死寂,三尊尸体静静的被遗留在雪地之上。

从此,那悠游自在遨游天下的白衣白巾蒙面的烈马刀客便失去了下落,那五个恐怖的杀人者也消声灭迹,江湖似乎又惭复了平静!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烈马刀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