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马刀客》

第 九 章 齐王故宅

作者:上官鼎

微风轻抖,月色迷朦,金陵城内黑压一片屋面之上,一条黑影,兔起鹘落,朝东掠去,落在靠东下一座古旧大宅高墙之内。

这高墙之中是一片疏于清理的院子,花树零乱,荒草没胫,在院子南角之上,新起了几座土堆,似是新埋了几具死人。

那黑影好似对地形十分的熟悉,身形一纵,单脚在高墙之上轻轻一点,尤如一片落叶船,斜飞入院,毫无半点声息的,藏身在遍生苔青的假山石后。

那幢大宅之中,暗黑寂静,院中也毫无半点儿动静。

这时,月色从云层中泻落一层清波的微光,夜行人从假山石后,掠视了院中一眼,忽见一株古檀树下,静静地立有一高一矮的两条影子,月色重又被云层遮没,两条影子也倏忽不见。

正在此刻,夜行人听到高墙之外,忽传来一声低低的呼啸,随见一条蓝影,掠上高墙,慢慢地扫视着院内。

夜行人身子一缩,躲过了那人的视线,那人随即转身轻轻击了两掌,嗖!嗖!高墙外猛地跃上八个蓝衣人,腾身间已纵落院中,便朝大宅中扑去。

就在这时,夜行人目光一瞥,猛然见到另一方向,三条人影其速如电,一掠十几丈,隐入大宅之中。

夜行人心中暗想,道:“听说昔年武尊无名剑豪后裔护着武林金鼎,隐居这齐王故宅之中,但无名剑豪一派剑风,三百年不见行道江湖,纵有后裔,守护金鼎,怕也其功式微,不足与武林争胜,今夜血魔帮蓝匕坛大举进犯,他们如何应付?”

他正这样想着,蓦见那奇檀树下,人影一晃,一丝淡淡的修长影子,无声无息的扑进了大宅之中。

夜行人这一发现,只在眨眼之间,那八九个蓝匕坛的高手,似未见着,仍一味踏着院中荒草向大宅疾进。

夜行人暗忖道:“看来这些人正是晦星高照,仍不自知。”

夜行人念动之间,忽然轻轻的低啸之声,发自那奇檀树下,八九个闻声止步,这时那些人距离夜行人仅三丈远近,看得十分真切,只见他们都是中年人,脸上现出了紧张的神色,每人不由自主地从怀中抽出一口蓝汪汪的弯刀,显然淬有毒葯。

每人的左手更紧紧扣着一柄蓝鳞匕首。

夜行人也不敢大意,悄悄地取出两柄寒光森森的利斧,握在手中。

那啸声渐浙提高,阴阳顿挫,显含韵律规格,听来令人觉得庄严肃穆,自有其崇高、不可侵犯之尊。

夜行人也不期然脸色肃然,凝目朝那奇檀树下望去,不禁神情一怔,只是一个十三四岁的玄衣童子,庄严而静穆的站在树下,嘬口消啸,左手剑诀,随着啸声缓缓的挥动。

右手慢慢地向背后抬起,夜行人摒神敛气,好像想起了何事,双目盯着那童子的一举一动。

蓦地,“当”的一声,金剑出鞘,划起一道弧形的金光。

夜行人惊喜交集,几乎大叫出声:“果然是百年前武尊无名剑客的金龙神剑。”

八九个蓝衣高手接着身形一分,每人占了一个方位。那金光又缓缓的划了一道半弧,啸声逐渐转烈。

陡地,古宅之中射出一条蓝影暴喝道:“速退!”

但他话声刚落,八九个蓝衣人尚未来得及退走,蓦然长啸经天,那啸声至少声传数里。接着金光倏闪,激射向八九个蓝衣人站立之处,尤如一条怒龙,伸卷之间,金光耀目。

人九个蓝衣人弯刀一摆,顿时间也蓝芒闪射,将全身护住。

假山石后夜行人再向那奇檀树下望去,已无童子身影。

从古宅中射出的那条蓝影,一声断喝,蓝芒之中裹着一条人影,追击那如怒龙横江的耀目金光,只见他满脸庄严之色,但却从容不迫,运剑将九个蓝匕坛高手紧紧罩住。

九个蓝匕坛高手将各自的弯刀舞得风雨不透,但在夜行人眼中却仍能着出有若干破绽之处。

正在夜行人凝目而视之际,古宅蓦地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声,那稚龄童子顿时长啸一声,金光倏壮,夜行人再也看不清童子的身影,接着两声惨叫声过处,血光立现,后到的那蓝衣人厉叫道:“无名剑嫡传传金龙九式神剑,非咱们能敌,速退!”

蓝影一闪,那人当先一掠十余丈,两个起落已站在高墙之上。

可是他这一走,原来那九人只剩下的七人的蓝匕坛高手,形势更弱。

那童子一直未曾开口,这时开口道:“齐王故宅已被我父子列为禁地,岂容你们这些魔崽子凯觑!”

他身形一晃,带起一蓬耀目的金光,又是一声惨叫,蓝匕坛高手又少了一人。

稚童子接着,道:“昨夜来了你们这样的四人,哼!他们没有活着离去,杀他们轻而易举,掩埋他们的尸身,可把我累了一身大汗,今夜!哼……”

金光一摆,倏忽而敛,那童子立在荒草之中,草深没了他的腰际,他一挥手喝道:“放你们走吧!明夜慾再来,哼哼!拼着掩埋你们到天亮,我也要把你们杀光!”

六个蓝衣中年汉子,一声低啸,急窜出去!

稚龄童子缓缓将金剑入鞘,喃喃道:“要是将武林金鼎早些寻获,也不致有这些魔崽子来烦人了!”

说着他朝那右宅望了望,叫道:“爹……”

底下尚未叫出口,黑影一恍,一个修长背插金剑之人,一手提了个蓝衣死尸已到了他身旁,说道:“元儿,今夜你又有事可做了!”

元儿怨声,道:“爹,你说明夜他们还来不来呢?要是每夜这样的累人掩埋,我可想回家了,数月来我们住在这荒宅之中,娘要知道,早不叫我们再住下去了!”

修长中年人半责半训道:“元儿,你懂得什么!武林金鼎,关系武林祸福存亡,百年前你祖爷离家,曾在这齐王府中作客三月,以后便失踪不见,当时齐王侯望正官至极品,声势煊赫,王府中豢养的武士如云,事情非常显然,你祖爷、爷爷都是在这齐王府中被害,被害之因,十九是齐王侯望谋夺江山,想借助武林之力,你祖爷手上的武林金鼎,自然是他瞩目之物,不想齐王事败诛连九族,那武林全鼎也随他绝迹江湖了!”

元儿想了想,问道:“爹!事隔百年,那武林金鼎必定就会在此王府之中?而且我们家为何百年之后才到此追寻金鼎?”修长中年人一声长叹,道:“元儿,我们到此已是家中第三第四代追查金鼎下落之了!原因传闻齐王在被诛之前埋藏了大批宝物,只不知埋在何处,想来那座武林金鼎定被一齐埋藏,故只要找到齐王埋藏宝物之处,武林金鼎也是物扫原主之时,想不到血魔帮的魔崽子竟寻到此处来了!”

元儿忽然笑道:“爹!听你的口气,好似对那血魔帮的魔崽子很是忧虑,以昨夜和今夜来人功力看来,这般脓包来得再多,只怕是陡然送死而已,爹你有何可忧虑的?”

修长中年人道:“元儿哪里知道,这两晚上来的人只是血魔帮三四流脚色,血魔帮三坛坛主及血魔帮主本人尚未现身?何况还有……”

他说一处,有急无意之间朝古宅望了一眼,突然闭口不说。

元儿诧然问道:“还有什么?爹,你怎的不说了!”

修长中年人忽然目中射出两道奇光,低声向道:“元儿,昨夜你曾听到宅中有何动静么?”

元儿一愕,摇头道:“没有啊!”

“小孩子贪睡,我老实告诉你,齐王府九井十八厅,占地十亩,岂是我两人能看守得住,此时宅中恐已早有人藏伏在内了。

“爹,你何以见得?”

“昨夜我就会听极其轻微的脚步之声,若非有人,那来的脚步声?但是等我查看时,却又未见人影,你说奇怪不?”

元儿舌头一伸,道:“古宅荒废数十年,莫非有鬼?”

修长中年人斥道:“元儿休得乱说,赶快将那几具尸体掩埋了,以后我们要加紧勘察,夜晚以后也要特别提高警觉。”

元儿拖了四具死尸到院中南角,挖了坑将尸体埋下,已额头见汗回到修长中年人身边,埋怨一阵,两人便朝宅中走去。

那假山石后,蓦地掠出了那夜行人,他衣履带风之声,早被那修长中年人听见,回手呛啷!金剑出鞘,金光一闪,已到夜行人面前。

夜行人吓得脸色大变,寒光一抖,两柄利斧一封,架过金剑,喝道:“且慢!在下武林六奇之一神斧开山高猛,有话相议。”

修长中年人可说来如风,真不愧为武尊后裔,撤回金剑冷冷道:“原来是武林有数奇人神斧开山高兄,在下失礼了!但我剑豪一家,百年来未再涉足江湖,高兄有何见教?”

他语气咄咄逼人,可是神斧开山貌像虽魁伟威猛,涵养似极高,先将利斧收了,满面诚恳之色,说道:“此地非谈话之地,可否一扰贵住处?”

修长中年人冷视了神斧开山一眼,点点头,回身就走。

神斧开山跟在他身后,元儿断后,离开院子,认一侧门走进去宅之中,左转右弯,通过两处厢厅,才在一排五间厢房,居中一间门外停了下来。

元儿首先一闪而入,房中随即亮起灯火。

修长中年人让进神斧开山就坐。

神斧开山高猛这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道:“在下特为武林金鼎而来!”

元儿一听,蓦地一声,背上金剑已握在手中,怒问道:“可是你也想意图我家祖传金鼎,那你就死了算了!”

神斧开山望了他一眼,只见元儿生来清秀奇逸,可惜眉目带煞。神斧开山淡淡—笑,道:“我何德何能,岂敢对武林至尊之信物,妄生贪念?倒是我耽心你父子人单势孤,恐怕要维护金鼎,力有不敌!”

修长中年人一惊道:“高兄此话怎说?”

“说来很简单,血魔帮势在必得。”

元儿突然大笑,道:“凭那些脓包……”

他底下的房未曾说完,修长中年人脸色倏变,一个倒纵,出了房门,再一掠身,跳上房面,接着猛然扑向西进宅中。

元儿却站在神斧开山对面,单手握背上剑柄,动也未动,那神情好似抑斧开山一有举动,他便立下杀手。

神斧开山只是望着他微微含笑。

片刻后,修长中年人重走进房来,满面忿然之色。元儿问道:“爹!是谁?可要我去巡视一下?”

修长中年人道:“不用,我都未见他的身影,你如何能见着他?”

神斧开山一笑问道:“兄台贵姓?”

“无名剑豪之后人,岂可有名?”

神斧开山啊了一声,道:“那就以无名兄相称如何?未知无名兄可知血魔帮主是谁?”

无名者摇头道:“我只听得血魔帮三坛坛主之名,帮主是谁,我真是未曾听过!”

神斧开山神情一肃。喟然道:“我追踪三年,前此不久,方才知道,他就是五十年前为害江湖的天尊厉鬼之一。”

“啊!那他是万极天尊还是厉鬼上人?”

“万极天尊!”

剑豪后裔无名者也脸色一变,久久才喃喃道:“要是我家金龙剑诀最后两招腾、翔两剑未曾失传,这至高的御剑之术在,谅我也不怕他。可惜……”

他默然片刻,目光一亮,随即朗声道:“武林金鼎,我家传至宝,目前虽未寻获,但我拼尽最后一滴血,誓死维护,不落歹人之手,高兄,万极天尊将于何时到来?”

神斧开山答道:“万极天尊夫妇,驾鸾乘撵,说到就到,无名兄应随时戒备!”

说着他便站了起来,准备辞出,剑豪后裔无名者脸上掠过一阵慾言又止的神色,神斧开山何等老到,看在眼中也不说破,拱手道:“今夜能识武尊后裔,乐幸至极,在下寄居就近隆顺客店,无名兄如有用我之处,只在这宅中高悬一白巾为号,在下顷刻便倒。”

剑豪后裔对神斧开山疑心已去,当时握着他的手,感激道:“高兄隆谊,我将永铭心脾!”

他沉吟一下,随即双目射出两道奇光,凝视了神斧开山一刻,口音一转,低声认真道:“高兄明夜若便来时,请来一趟,武林全鼎埋藏之处,我父子寻找数月,虽未寻获,但此宅有处隐秘之地,极其可疑,到时我领你去瞧瞧!”

神斧开山面容也是一肃,道:“无名兄能如此信任在下,高某何幸如之,无名兄珍重,我去了!”

说着他掠身间已出厢房,跃上屋面,数起数落,已出了古宅高墙,谁知他尚未走出三步,三丈之内蓦地响起一阵木鱼之声。

神斧开山吃了一惊,连退三步,忖道:“此人欺进我三丈之内,我尤然不觉,大是古怪!”

转头望去,只见一个白眉胖大的和尚,跌坐墙下,闭目诵经。

神斧开山江湖阅历何等老练,动念间蓦地一掌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齐王故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烈马刀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