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马刀客》

第 十 章 藏宝碑石

作者:上官鼎

可是就在这眨眼间,两声长啸充塞于广厅之间,两道金芒剑气同时如闪电射向那阴鸷的灰衣人,化着金光点点,当头罩下。

灰衣人一声冷厉的尖笑,身形一晃,化成一片灰影,暴退三丈,身形未定,笑声复起,重又扑进剑豪后裔的剑光之中,指风锐啸声势吓人。

蓦地金光暴盛,金剑幻化出重重光幕,仍然罩定灰衣人。

这原是刹那间事,但就这双方的出手,已够惊心动魄,只看得昆仑石钟老人响呵连声怪笑,东边的武当赤发尊者却是嘿嘿干笑,不知他是有心抑且无意,却倒握长剑,一步步移向斗场。

圣剑羽士等三人更是肃然凝视。

但血笔秀才见武当赤发尊者移身高冢经北面斗场,他机警心细,不禁心中一动,暗中对神斧开山道:“斧头儿,你看那赤发牛鼻子可是动了什么邪念?”

神斧开山望去,暗吃一惊,急道:“牛鼻子面带杀机,莫非对无名兄有所不利?”

立时他不暇思索,大叫道:“无名兄,提防武当赤发尊者。”

脚下一点已朝赤发尊者跃去,圣剑羽士和血笔秀才知道神斧开山义气干云,必是去阻赤发尊者出手,但两人功力相差悬殊,连忙一掠身纵上,与神斧开山平身齐进。

赤发尊者一见,脸色陡地一寒,阴冷的望着三人,道:“怎样,武林六奇,想与武当为敌?”

圣剑羽士等三人停步,道:“晚辈岂敢?”

赤发尊者突然冷厉的喝道:“那么你三人便与我走远些。”

三人闻言,同时神情一变,肃然微怒道:“武当名门正派,想来当不致助一凶戾之徒!”

赤发尊者猛地暴怒,道:“我的事你们管得着?”

陡地,他长剑一摆,三朵寒光应手而出,身形更快得出奇,一恍已到三人面前,三人立感森冷的剑气袭到。

动念间,厉喝道:“武当休矣!”

剑,斧,笔同时出手,封出一招。

谁知赤发尊者厉笑一声,长剑竟在中途撤回,人影一闪,已即扑向剑豪后裔与灰衣人拼搏之处,同时凌厉无比的叫道:“武当三元剑法独步天下,岂容金龙邪剑并存!”

他剑光抖出三朵寒光,猛然削进剑豪后裔父子金剑光幕之中。

神斧开山气得虎吼一声:“老鬼,你无耻至极!”

斧一摆,便朝赤发尊者追去,圣剑羽士和血笔秀才也一挥剑,笔,掠身跃去。

可是三人尚未赶到,蓦听剑豪后裔发出一声震耳啸声,金虹暴闪,耀目生辉,随即一声凄然厉叫,一点红影已窜出那扇木门之外,更传来赤发尊者冷森的口音:“我不杀你,誓不为人,走着瞧吧!”

圣剑羽士,神斧开山,血笔秀才心知赤发尊者受伤逃去,放下胸中一决大石,可是只见灰衣人诡奇莫测,已抢了先机,左掌右指逼得剑豪后裔父子险招面出,危险万分。

三人正想出手,石钟老人却一跃挡在三人之前,呵呵笑道:“让他们打,让他们打,咱们稳收渔翁之利!”

神斧开山不听犹可,一听之下,勃然大怒,利斧一挥,呼地兜头一斧劈向石钟老人。

石钟老人张口一声怪笑,石钟一举,斧钟相触,激起一溜火星,神斧开山虎口一麻,利斧几乎脱手飞去,当堂被震退七八步。

可是石钟老人石钟接神斧之际,血笔秀才一支三尺朱笔,已电光火石般点向石钟老人肋下,圣剑羽士更是长剑唰地横扫千军,拦腰便斩。

只听呼的一声,石钟老人长衫下摆已被圣剑羽士一剑削下,血笔秀才朱笔也堪堪点到他腰间。

他呵呵笑声突变成一声怪叫,猛地掠退五丈,一张脸孔涨得通红。

可是,正在此刻,那扇木门之外,蓝影一阵晃动,早已冲进十二个蓝衣人,随即血魔帮的蓝匕坛主也闪身而入。

圣剑羽士一见此人,顿见他脸色一变,目射寒光,一阵朗声大笑,道:你这凶人,来得正得时候,少不得你要还我一条手臂来。”

蓝匕坛主双目一扫这广厅,嘿嘿两声冷笑。

圣剑羽士单手执剑,一跃七丈,立在蓝匕坛主一丈之前。

神斧开山与血笔秀才却紧紧地盯着石钟老人。

圣剑羽士跨前两步,喝道:“动手之前,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九龙神魔与我宿怨难消,绿羽令主金雯,赤叶夫人金霞与我有夺贞之恨,白骨真君与我有伤弟之仇,唯有你这个凶人,我与你何恨何仇,你与他们联手寻仇。”

蓝匕坛主冷哼一声,道:“圣剑羽士浪得虚名,别在这里罗嗦!”

圣剑羽士长剑一划,寒光倏闪,大怒道:“今夜你对作生死一斗?”

蓝匕坛主不屑的一声冷笑。

圣剑羽士蓦地身形一沉。猛然扑去,长剑寒光霍霍,刺向蓝匕坛主。

但他一剑只刺出一半,蓦闻一声霹虏般的大喝:“滚开!”

圣剑羽士蓦地一声惊叫,一个身子顿时被一股无以伦比的气劲,挥出三丈,好在他神志尚清,凌空一个折身纵落当地,可是也惊出一身冷汗,耳鼓之中,仍被那声大喝震得嗡嗡作响。

广厅之中所有之人也被那一声断喝震得心旌摇摇。

剑豪后裔父子和那灰衣人,身形一分,停止了惊心动魄的拼斗。

可是大家将目光视向木门时,只见一男一女已神威凛凛的站立当地,女的一身艳妖,艳丽绝伦,男的紫脸金袍,双目威棱四射,神威凌人。

神斧开山啊地一声道:“血魔帮主万极天尊?”

他连忙急不及待的朝剑豪后裔,朗声道:“无名兄,请到这里来!”

剑豪后裔知道有了变化,一带元儿飞纵到神斧开山和血笔秀才的身边,他左手一抹,挥去了额上的汗渍,道:“那厮扎手至极!”

神斧开山知他指的是那灰衣人,答道:“石钟老儿说他是东海奇叟的孽徒,自然功力奇高。”

谁知他正说着,忽又见灰衣人旁若无人的奔那高冢之前,双掌一错,蓬,蓬,连挥两掌,只劈得壁土飞扬。

剑豪后裔忍无可忍,一声厉叫,金剑一挽,一道金虹又激射向那灰衣人,可是那灰衣人却一声欢呼,双掌齐挥,刹那间劈出五掌,俯身间已在那高冢之中,取出一块二尺见方的石碑,碑上大大刻着藏宝图三字,石碑的背面却纵横交错刻划了一些线条。

顿然,广厅之中所有的目光均集射在那石碑之上。

但是,金虹一闪,剑豪后裔的金剑正在这时已临灰衣人的头顶,厉叫道:“我与你拼了。”

众衣人一声尖笑,暴退二丈,双手仍然抱着那块石碑。

剑豪后裔势同拼命,金光一闪,又疾攻而上!

灰衣人双手抱着石碑,苦于无法还击,脚下一点,顿时又的横掠一丈。

剑豪后裔哪里肯舍,扬剑狂追。

圣剑羽士一见藏宝已有线索,而且万极天尊又到,三人脸上同时现出忧虑之色,不约而同,并肩一站,目光注视着那灰衣人的行踪。

石钟老人一见藏宝图被灰衣人得去,目光也现出贪婪之光,紧握石钟,注视着灰衣人在剑豪后裔追击下的飘忽身影。

而且,一声木鱼响处,那胖大的碧眼神僧,双目也射出莹莹碧光,一声不响的从一堆土坟后面冒了出来,悄然而至,占了一个方位。

这时剑豪后裔狂怒穷追。金剑打闪,灰衣人却抱着那面石碑,飞纵急跃,闪避剑豪后裔的追赶。

蓦地,元儿高声叫道:“爹,他逃不了的。”

他金剑一挥,迎面截击,灰衣人一声尖厉的大笑,石碑交到左臂挟住,右掌一亮,呼地打出一股阴柔的掌风。

可是,剑豪后裔又在身后,一剑刺到,灰衣人怒叫一声,身形一旋,横跃八尺,谁知正跃到石钟老人的身前。

石钟老人呵呵一笑,举手便是一钟罩到。

灰衣人一声怒哼道:“昆仑老儿,咱们的合约何在?”

石钟老人左掌又凌厉至极的一掌递出,呵呵怪笑,道:“既认合约,你就拿来!”

灰衣人冷笑一声,高声道:“我东海枭君冷九岂肯相信于你,拿去!”

说着,石碑忽地凌空飞向石钟老人,石钟老人呵呵道:“这还像话,不亏是东海奇叟的高徒!”

他一面赞着,身形已自一闪,迎向飞来的石碑,可是他做梦也未料到,灰衣人东海枭君冷九,石碑出手,人已跟着欺身而到,他身形似电,横跨一步,猛地一掌,石钟老人“呵呵……”笑声末落,蓬地左肩上已挨了冷九一掌,一条身形当时被击出二丈,几乎立脚不住。

东海枭君冷九早将石碑接在手里,怒骂道:“你这不要脸的老杀才,赤发老鬼去而不返,合约何在?”

石钟老人这一栽算是栽到家了,一声狂笑,欺身便扑,而剑豪后裔也在这时,扬剑又到。

东海枭君冷九全身拔高三丈,身在空中怒叫道:“谁若再苦苦追逼。我便将石碑摔成粉碎,谁也别想得到齐王藏宝。”

果然此语一出,剑豪后裔和石钟老人同时愕然怔住,一时之间竟想不出应付之法,东海枭君冷九已经风飘落地,面上现出一丝狞笑,加上一句道:“怎样?你们如是不服,不妨就试试看,我冷九是愚蠢若此之人,眼看性命不保,还去苦护这块石碑?”

可是他话声方落,剑豪后裔猛然想起应付之法,厉声道:“狂徒,你将石碑摔碎,又能逃得性命么?”

一语将众人提醒,石钟老人呼地又是一钟罩去,大叫道:“你若敢将石碑摔碎,呵呵!你的性命就算是丢定了!”

东海枭君一闪身,猛感身后狂飙袭体,碧眼神僧又加入追袭,逼得冷九一旋身,掠向圣剑羽士等人身边。

血笔秀才朱笔一指,暴点出三笔,神斧开山利斧一挥,一道寒芒直向他头顶劈到。

东海枭君登时被逼得手忙脚乱。

谁知正在这时,一片金影辅云地般罩到,众人心中方自一寒,蓦听碧眼神僧一声暴喝道:“万极天尊,贫僧早知你要出手了!”

随听“蓬!”地一声震耳大响,碧眼神僧连退五步,万极天尊却全身一晃,刚朗威棱的大声道:“碧眼和尚,你进境不浅,但仍非我天尊敌手,再接一掌试试。”

石钟老人全身一震,丢开东海枭君,猛然一钟罩向万极天尊,呵呵道:“碧眼若伤,我这面老钟也敲不响了!”

两道千斤潜力猛然袭向万极天尊。

万极天尊金袍一抖,朗声哈哈大笑,一扬臂,狂飙忽起,又是轰的一声暴响,碧眼神僧,石钟老人神色一变。

万极天尊紫脸一沉,猛地又是一掌,掌风有如排山骇浪,卷向碧眼神僧和石钟老人,同时万极天尊一声断喝,声如霹雳道:“少林,昆仑,你们丢人透了!”

碧眼神僧和石钟老人只感万极天尊的掌力,重如山岳,两人提聚全身真力,合力一挥,又是天崩地裂的一声巨响过处,万极天尊居然被两人震退半步,但他两人却蹬蹬退了两步,急吼道:“此地无人是万极天尊的敌手,难道你们任他各个击破不成!”

这话无疑是叫一旁的剑豪后裔,武林三奇,甚至东海枭君合手力敌,可是他话声方落,红影一闪,那美艳绝伦的红衣美妇,已一掠而至,娇滴滴的道:“平,不宜久斗,速战速决!”

听她的说话得柔和动人,悦耳至极,谁知她柳腰一摆,已无声无息的欺到石钟老人身前,玉手看来只是轻轻一挥,石钟老人蓦地哇地一声狂叫,脸色大变,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蹬蹬蹬连退三步张口喷出一口鲜血,惨声吼道:“你!你!你是追魂艳娘!”

红衣美妇娇笑一声,道:“怎么!”

玉手正又要挥出,石钟老人强提真气,一个倒纵,飞出三丈,再一点地已隐入一堆土坟之后。

碧眼神僧一见石钟老人受伤逸去,肥大的脸庞胀得通红,运起全身之内力,吐气开声,嘿身接实,“嘭”的一震,万极天尊也感一阵血气上涌,可是碧眼神僧已面如死灰。全身急颤,摇摇慾倒的一步步后退。

万极天尊看着他一直退向一堆土坟之后,方才哇的吐出一口淤血,跌坐在地,他冷哼一声,转身望望了剑豪后裔,武林三奇和臂挟石碑的东海枭君冷九。

在他双目之中闪射出慑人的威芒,圣剑羽士等人直觉的打了一个寒噤,忖道:“看来今夜齐王藏宝定落万极天尊之手无疑,武林金鼎被他得去,今后有谁是他的敌手?武林完矣!”万极天尊扫了众人一眼,立刻朗声叫道:“蓝匕坛主何在?”

蓝影一晃,蓝匕坛主已肃立在他身侧,道:“帮主有何吩咐?”

万极天尊威严的道:“去将那人手上的石碑拿来!”

“是!”

蓝匕坛主转向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藏宝碑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烈马刀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