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马刀客》

第十二章 翠云精舍

作者:上官鼎

金陵翠云楼乃是一家颇为出名的珠宝行,独孤青松一派王孙公子之态,踱了进去,只见珠光宝气,琳琅满目。

独孤青松虽曾得过九箱珠宝,却未曾启视过,今日置身珠宝行中,倒是一怔,这时有店伙上前,恭恭敬敬问道:“公子爷!敝行金钗首饰,珍珠翡翠,应有尽有,任公子爷选择……”

那店伙话尚未说,独孤青松已摆手道:“我非顾客,特地见贵行老板,他在么?”

那店伙突然神情一肃,重新打量了独孤青松全身一眼,问道:“公子贵姓?你认识敝行东家么?”

独孤青松不悦道:“我有事见他,何必多问!”

店伙仍恭身道:“公子有事,小子自然不敢多嘴,只是咱们东家,有命在先,还是请赐下姓名,以便小子通报!”

青松暗忖道:“想不到一个珠宝商,还有这样大的架子。”

随口答道:“好吧,你就说一个姓冷九的人找他有事。”

店伙闻言,当堂倒退了三步,敢情他是早认识冷九,而独孤青松居然冒冷九之名,故而惊愣。独孤青松看在眼里,也不说穿。

这时店伙走至一个中年掌柜之前,低低说道:“来了!”

独孤青松这时百步之内,蚊虫之声尚瞒不了他,早已听到,心中暗道:“果不出我所料,东海枭君冷九早已来过!”

他是听蓝匕坛主之言,知道东海枭君之名。

那中年掌柜举目望独孤青松一眼,这才轻声对那店伙道:“你去通知东家吧,就说那少年人已经来了!”

店伙这才又到独孤青松跟前笑道:“公子稍候,小子立去通报!”

店伙入内之后,独孤青松端量了那中年掌柜一眼,见他太阳穴隆突甚高,显现是个内家高手。

这时他已走了过来,含笑问道:“公子爷,仪表非凡,想来定是本城望族。”

独孤青松微微一笑,漫声答道:“我非本城人氏!”

中年掌柜一怔,独孤青松反问道:“听你的口音,好似也非本城中人。”

中年掌柜点头,道:“敝乡浏河。”

独孤青松有意无意的道:“东海之滨。”

中年掌柜莫测高深的望了独孤青松一眼,独孤青松对他一笑。

这时那人内通报的店伙已出来对独孤青松道:“公子爷,东主有请,请随我来!”

独孤青松跟店伙身后走进内进,谁知里面却俨然豪富之家,广院深厅,且侧面尚有一幢精舍,哪像是行商之家?独孤青松虽感意外,但见了那中年掌柜,身怀武功。也就不以为异,只是心中暗自猜忖道:“看来这翠云楼珠宝行,又是江湖中心怀野心的何人耳目,恐怕就是东海枭君冷九居多!”

他想着面上露出得意之色,又道:“如果真是你,今日你非中我之计不可。”

店伙朝精舍走去,在门前停了下来,大声道:“冷公子到了,小人告退!”

谁知精舍之中,忽然传出一个娇滴滴悦耳的女子口音,道:“冷公子请进!”

独孤青松再也想翠云楼的老板会是个女人,他迟疑了一下,走了进去,精舍之中布置雅致,陈设合度,且有清香轻散,充分显出主人乃是个极有教养之人。

独孤青松暗暗猜想主人还是个雅人。

他转过一屏风,蓦然,一个美若天仙,温婉含笑的绝色少女立在他三步之外,两人这一对面,同时一怔,四道目光便似胶住。

接着,那少女神情一震,玉面一红,柔声道:“公子真信人也!”

独孤青松也倏然惊醒,呐呐道:“哪里!”

可是他忽然想少女这话中不是已经明示东海枭君已经来过了么,他未曾深想,随按他原定计划,尴尬的问道:“昨日小生在城外杂木林中遇一冷姓名九之人,托小生交贵行两块断石碑,那冷朋友是否已经先来了么?”

少女含笑道:“家父已在昨夜回来,久不见公子到来又出去寻找公子了!”

独孤青松猛闻少女称东海枭君为父,才知她正是东海枭君的女儿,不知如何,竟对他原定计划,甚难启口,脸上突然胀得通红。

少女也见独独孤青松除一袭青衫外,身无长物,双眉微微一耸,但随即又含笑问道:“家父对那两块断石碑,甚为珍视,公子未曾随身携带,想是已妥放他处……”

底下的话她忽然未再说下去,因为她忽然见独孤青松脸色渐变,不禁转口诧问道:“公子,难道出了意外?”

少女双目突射精光,凝视着独孤青松,待他答话。

独孤青松终于仍照原定计划,黯然道:“不提那两断石碑还好,提起来几乎因它送了小生的性命,断石碑被一个穿金袍的男人和一个穿红衣的女子抢走了!他们抢走石碑不算,还想要杀小生呢!”

“啊?”

少女的脸色大变,全身一凛,久久未曾说话。

独孤青松连忙道:“那两块断石碑真是很要紧么?”

少女转头望了独孤青松一眼,独孤青松从她的眼色之中发现一片愁云,同时更有一重对他的怜悯的神色。

少女低声道:“古公子,后来他两人又如何放你走了呢?将经过告诉我后你快走吧,我爹爹若是见了你,你定然不利!”

独孤青松故作惊讶的道:“啊,他会对我怎样呢?”

少女更加怜悯的道:“他会杀了你!”

独孤青松全身故意一抖,惊怖的急急道:“后来我说出那是冷九交给我的……”

少女忽然大声、紧张地道:“你说出这翠云楼的地方么?”

“没有,没有,我说是交我保藏的。”

少女点了点头,轻轻吁了口气。

独孤青松继道:“我说了之后,那两人始放我走,并约后天晚上仍在那座杂木林中等冷先生,交回两块断石碑给他们,所以今日我特地来一说,话已说清,我要走了。”

谁知就在这时,灰影一闪,东海枭君冷九已站在独孤青松身前,他出手如风,一把已扣住独孤青松的手腕。

独孤青松又故意一声惊叫,运气将自己的脸色逼成苍白,连叫饶命。

东海枭君这才将扣住独孤青松的五指松些,怒喝道:“你刚才的话是真的么?”

独孤青松又喊救命,道:“那一字不假!小生实在无能为力啊!”

东海枭君似乎怒到了极点,他左手一伸,便点了独孤青松的软穴,右手一带,倏然将独孤青松摔出了一丈外,萎顿在地,他厉声道:“小生!小生!你小生个屁!蓉儿看住他,后日夜里我定要去再会会那老杀才血魔帮主,哼!小子,你若说了假话,那便有你好受的了!”

东海枭君脚下一点,便掠出精舍之外,一闪不见!

独孤青松计已得逞,心中暗笑,暗暗运气解开了穴道。蓉儿叹了一声道:“古兄,如你的话不假,你乃仁人君子,如今只看后日我爹爹是否顺利取回石碑了,否则我爹爹仍不会饶了你。”

软穴被点,仍可说话,独孤青松穴道虽解,却装着全身瘫软的样子,惊惧的道:“小姐无论如何救救小生,小生终生感激小姐,唉,天上飞来横祸——要知如此,当初我死也不受此之托。”

独孤青松悔恨连声。

蓉儿又重重的叹了口气,柔和的目光望着独孤青松,好似忽有所决定,款步行至独孤青松身边,姿态之美妙,真如仙子临凡,更有一股淡淡的幽香,飘入独孤青松的鼻端。

独孤青松一反惊惧之容,如梦如痴的道:“小姐,你是我有生所见最美的女子!”

蓉儿闻言拟觉一怔,随即婉然而笑,道:“岂敢当古兄谬赞,如今我便替称解穴,你去吧!”

蓉儿又温柔的望着独孤青松笑笑,她的一颦一笑看在独孤青松眼中,都显出她的温婉,高雅而动人的清丽。

独孤青松低声阻止道:“小姐如放我走了,你爹爹知道岂不怪罪于你,不,就让我等到后日再说罢,我心领小姐的惠施。”

蓉儿沉吟一下,道:“爹爹一向宠爱我,他不会太责怪我的,我看你也是一表人材,再说这件事你并没有错,我爹爹后日晚间如遭挫折,他真会杀了你的!

独孤青松低声谢道:“谢小姐的好心,但我不能连累小姐。”

独孤青松说着内中感到一阵内疚,同时对蓉儿更加的倾心,暗忖道:“我要和她做个朋友多好啊!”

独孤青松轻轻道:“小姐,我能知道你的芳名么?”

蓉儿柔和的道:“我叫冷雁蓉。”

“冷雁蓉,这名字好听极了!容我叫你一声冷姐姐好么?”

冷雁蓉脸上一红道:“因为你受着委屈,要是在别的情形下,你这样说我可不会答应。”

独孤青松知道她已经允了,心中十分的高兴,连忙道:“谢谢冷姐姐的宽容!”

冷雁蓉同情的一笑。

这天独孤青松便装着瘫软在翠云楼珠宝石里的精舍之中,冷雁蓉竟也十分耐心的陪着他谈天,独孤青松对于冷雁蓉真是一见倾心,愈看愈爱。暗暗道:“我非交她这个朋友不可!”

当天晚上,冷雁蓉竟也取来一床子被子盖在他身上,悄声道:“秋气袭人,夜里凉得很,我爹爹晚上不会到这里来,你盖着不用怕!”

独孤青松激动的望了她一眼,道:“小姐真是好人,我要怎样感激才好!”

冷雁蓉笑笑道:“这算不得什么?古兄无端受此委屈,我真有些过意不去!”

说罢,她姗姗而去,独孤青松望着她的背影,脸上流露着倾慕的微笑。当夜二更时分,独孤青松揭被而起,施展出鬼影无形轻功,悄然奔至城外那座杂木林中,隐起身形,他判断蓝匕坛主必会如期在三天内到来。

蓝匕坛主乃血魔帮中坛主,其身分之高仅次于帮主夫妇,血魔帮决不让他就此死在独孤青松的手下,他那晚必带了断石碑而来,但帮主夫妇也怀将调集血魔帮无数之高手,甚至九龙神魔、白骨真君,九州大侠和帮主夫妇本人都将隐身一侧,静待独孤青松取得断石碑,为蓝匕坛主解过被点穴道后,一哄而上,围攻独孤青松,这是预料中事。

他等了片刻,果见人影嗖嗖,眨眼间杂木林中来了十几个人,正不出独孤青松所料,血魔帮万极天尊亲率三坛坛主,九州侠,帮主夫人追魂艳娘也率着四个云髦高挽的二十几岁的女子到来。

这些人无一不是血魔帮的精华,单以武功而论,真是足可虎视天下而无愧色!

蓝匕坛主脸色苍白,默默地随在血魔帮主的身后。

血魔帮主万极天尊仔细地看过座杂木林的形势及附近的地形,转头对九龙神魔道:“金坛主,你隐身在南边半里之处的山边。听讯号行事。”

九龙神魔应声而去!

血魔帮主又对白骨真君道:“洪坛主你隐南边!

白骨真君也奉命而去!

最后九州侠阻北,帮主夫妇亲断绝东面,如此一来,已形成包围之形势,独孤青松知道最弱的一面,是白骨真君把守的西面,暗暗记在心中。

但是他又心想当今武林任何一人如被这些人包围住,势必均无法生离,那么东海枭君被自己骗来,扰乱性的袭击,如一旦他被围,丧生此地,如何对得起他的女儿冷雁蓉。

血魔帮主布置完毕离去后,独孤青松转回翠云楼躺身原地,始终苦思不出一个妥善的办法。

他辗转难眠,伸手忽然触及怀中地将老人送给他的那本手抄记事,心中一动,暗道:“有了!”

正想取出来观看,因为地将曾言此中集天地二将一身艺业的精华,天将擅奇门星宿之学,其中必有玄奇阵图,如果将杂木林预布成一座离迷阵图,岂非万全?谁知精舍之门讶然而开,独孤青松双目微睁,只见冷雁蓉悄然而至,看见独孤青松仍躺在原地,似乎放心下来,喃喃道:“奇怪,我刚才分明看见一条黑影进人精舍的!”

她喃喃说着,竟探手独孤青松胸口,试试独孤青松的呼吸和心跳。

独孤青松闻着从冷雁蓉身上散发出的芬芳的气息,心中一阵迷眩,一惊道:“谁,是谁?”

冷雁蓉速退三步,低声道:“古兄是我,刚才我似乎看见一条黑影掠入精舍,放心不下,故来看看。”

独孤青松答道:“啊,是小姐,小姐这样关怀小生,小生感激不尽。刚才没有人来此,小姐安心歇息吧!”

冷雁蓉又为独孤青松将被子理好,轻声道:“古兄,你也安心歇息,明夜我准备陪爹爹走一趟,或不会出何差错。”

她此话一出,独孤青松心中大震,暗忖道:“这如何使得。要有何闪失,自己将终生难安!”

连忙惊道:“小姐,你一个女孩子家,怎能去那种凶险之地?”

冷雁蓉缓缓道:“不打紧的,爹爹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翠云精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烈马刀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