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马刀客》

第十三章 巧计得宝

作者:上官鼎

冀州侠当时便有所感,闻言一怔,怒喝道:“你敢暗算人?”

“哈哈……”

独孤青松带着一阵狂傲的笑声,鬼影异形轻功使他青影闪一闪,已在数十丈之外。

龙种烈马只在百丈之外,独孤青松嘬口又是一声长啸,但斜刺里一团红影又告猛追而来。

独孤青松鬼王杖盘顶一绕,寒光过处,红影一闪,独孤青松又冲出二十丈,龙马已在十丈之内,脚下一点,腾身而起,跃向马背。

谁知追魂艳娘一声厉叱,一团红影从空而起,势如箭射,当面扑罩而下,人未至一股狂飙已经带着啸空之声劈至。

独孤青松大喝道:“你想找死来!”

鬼王杖一摆,幻起寒光一片,正在这时,独孤青松突听马腹下一声冷笑,喃喃道:“报仇。爹爹,你曾在她手里死过一次,今天天假其便,我要为你报仇!”

独孤青松不知是什么人竟能藏在龙马雪儿的腹下,不禁大惊,但他无法分神喝问,就在这刹那之间,一道耀目的金光从马腹之下倒卷而上。

“硅!”的一声惨叫过处,血雨飞溅,追魂艳娘一颗破了相的人头,出五丈之远,独孤青松惊叫道:“小弟,是你!”

元儿杀了追魂艳娘却怔怔地立在当地。

万极天尊远远见着一声凄厉的狂叫,疯狂的扑来。

独孤青松知道元儿惹了大祸,反手一提,硬把元儿提上马背,大叫道:“雪儿快逃!”

龙马展开铁蹄,如腾云般冲出血魔帮的包围,落荒而奔!

身后又传来万极天尊刚烈的啸声,转瞬间,万极天尊竟在头顶狂声道:“小……狗……你待往哪里逃?”

独孤青松举目一看,一团黑云般呼地扑一下来。

独孤青松举起鬼王杖顺势猛点,元儿也金剑盘空,划起圈圈的金光,那团黑云呼地从他两人头顶呼啸而过!

元儿惊得脸如士色,独孤青松大声道:“那是血魔帮主骑在灵鹫之上追来!”

他一带龙马朝金陵城里奔去,元儿急道:“那个绿衣女子在金陵城里到处找你,我见她来势不善,所以仍留在金陵找寻你的下落,不料今夜便在那边碰上这匹马,啊,好凶的一匹马,折腾了好久,我才躲到它的腹下,不想它竟带着我把你找到。”

独孤青松知道绿羽令主找他报那金剑架颈之仇,皱了皱眉,空中风声又响,独孤青松道带一抖,望着有三桥梁短树之处窜了过去。

呼!灵鹫辅天盖地扑了下来,万极天尊狂喝一声,九如霹雳一声,哗啦!两株小树被他一股万斤多重的掌力,劈飞五丈之外。

独孤青松和元儿惊出了一身冷汗。

独孤青松一下决心,道:“还是到金陵去,遇着绿羽令主总比被万极天尊追击好些!”

龙马行走如风,片刻间便到金陵城处,灵鹫又在峰后追来,独孤青松却纵骑窜进一处居民屋檐之下,待灵鹫飞过,他又纵骑转出,喝声:“雪儿,起!”

龙马一声高嘶,一个飞纵,横跃过十几丈高的城墙,惊得守城兵卒大声呼此怪事!

但独孤青松已如一阵如轻烟折进了城内胡同中了!

他策马缓缓行了一阵,神志渐渐镇定下来。并不稍停,仍然策马在金陵城左转右弯,竟然又到了城墙之下,越过城墙,一阵急驰,方才在一座林中,停了下来。

元儿只是一味疑惑,这是不由疑道:“我们又到了城外来了!”

独孤青松冷静的道:“血魔帮主知道我们已入金陵城,势必大肆寻找,所以我才又纵骑出城,这样才能避过他们的耳目。”

独孤青松语罢仰面观天,见已四更时分。他想起了冷雁蓉,不禁心中一热,暗暗在心上自语道:“小姐,我连累你受了重伤?”

蓦地,他目光奇光一闪,转头对元儿,道:“小弟,你杀死血魔帮主夫人追魂艳娘,今后你行走江湖可要小心了,天下虽大,但无处没有血魔帮徒,血魔帮主势必会声会影擒捉你我两人,知道吧!”

元儿点头道:“我知道,但我不怕他们。”

“当然我知道你不怕,你身怀家传无上剑法,普通江湖无人能奈何得你,但如碰上万极天尊,九龙神魔或者九州侠数人,你便不是对手了!”

元儿默默垂首不语。

独孤青松停了停又道:“小弟,金陵附近你是不能再留了,但我仍在此有两天耽搁,此刻到天明还有两个更次,你便骑雪儿速奔洪泽,两个更次以雪儿的脚程,至少也可赶出百里之外,但龙马雪儿目标过大,以后最好日间住店,夜里赶路。”

随即又拍拍龙马之颈项,轻柔的道:“雪儿,小弟与你先去洪泽,路上可不能施性子!”

这才叫元儿骑上马背,扬手间龙马载着元儿疾驰而去!

独孤青松与冷雁蓉短短三日相处,冷雁蓉的纯洁、善良,娴静,如旭谷中幽兰,比幽兰的美,竟深深的印在独孤青松的心里。

冷雁蓉受伤在万极天尊的掌下,独孤青松感到内心的歉疚,立时展出鬼影无形又转身向金陵城内奔去。

他在金陵城屋面之上,不时见一些夜行人奔行,显然那是血魔帮徒寻找独孤青松的下落,独孤青松心中冷笑,忖道:“血魔帮为害江湖,我独孤青松誓灭此帮。”

但今夜独孤青松不想再节处生枝,他轻悄的奔至翠云楼珠宝行,珠宝行中寂静无声,他遥自向后面精舍而去,远远便见精舍中灯光隐射,独孤青松隐身在精舍檐下,偷偷地朝厅中望去,只东海枭君正在与珠宝行的掌柜谈话。

东海枭君脸色沉而愤慨,冷冷道:“那小子实在可恨至极,万极天尊无耻老魔约我重阳之日到万极宫去,其用意虽是不善,暗中诡谋伤人当可意料,但那时却能见着那小子,我决意前去收回师父血襟,而且我非要他的狗命不可!”

独孤青松暗瞎惊忖道:“啊!他竟恨我这么深,看来又树了一个强仇大敌,但他毕竟是东海奇叟门徒,与自己虽无师兄弟之名份,武学渊源地太密切了!”

独孤青松情不自禁地暗暗叹了一口气。

随又听东海枭君对掌柜道:“重阳之期,只有十天便到了,但那万极宫到底在哪里尚且不知,明日起你且去打听,务必在三五天内打听出正确的地址告我,不得有误。”

那掌柜的连声应是,正要退出精舍,东海枭君又道:“蓉儿重伤在身,别忘了明日一早务必请个本城名医到来,切记!”

掌柜的去了。东海菜君愤然自语道:“师父一身医学,他竟对我丝毫不传,他太自私了!要不然我何致对蓉儿的掌伤措手无策?”

说着,他噗的一口气吹灭了灯火,便走出精舍。独孤青松心系冷雁蓉的伤势,随后跟踪,他知道东海枭君还是去探看她。

独孤青松行走丝毫不带声息,但他仍然不敢距他过近,只在十丈处跟着。

东海枭君向右一转,走过一行翠柏,迎面是座小楼,东海枭君迳自登楼,方到楼前首先干咳一声,这才循级登上。

独孤青松忖道:“东海枭君着实深爱冷雁蓉,由这一声轻咳,先向冷雁蓉打声招呼,免致受惊,这小小之处,便可想见!”

独孤青松身形一幌,已掠上楼顶,屋面之上正有一块明瓦,透出柔和的光线,他伏身而望,便见冷雁蓉面色苍白地躺在床上,房里的陈设无华,也和那精舍之中一样,明洁雅致,恰如其人。独孤青松将耳凑到瓦面之上倾听,便听东海枭君柔声问道:“蓉儿,你这会儿感到怎样了呢?”

冷雁蓉微弱的答道:我只觉得疲倦,爹!”

“蓉儿,你为什么不睡着呢?”

“我睡不着,我想到太气人了!”

“可是那小子?蓉儿,不要再想那小子了,爹爹定会狠狠地教训他。哼!”

独孤青松情不自禁内心一阵乱跳,暗暗自忖道:“是啊,这事是我不该,我既骗了他的藏宝石碑,何迎还要施计陷她于重伤,我真不该这么做!”

他这样一想几乎就要想现身领罪。

可是冷雁蓉却答道:“爹,算了吧!不要再打他了,就连那师祖的留艺血襟,爹!我也不要了,我们还是早些回‘卿卿谷’吧!娘的墓前恐怕野草已长遍了吧!”

冷雁蓉的每一个字都在独孤青松的心上锤击,他想不到冷雁落虽因他而受重伤,竟然对他无一句怨恨之词,甚至劝东海枭君息去寻仇之念!

东海枭君却愤然道:“小子可恶至极,我必定要找他算帐的,师父的血襟也要取回。本门的功夫,怎可流入别人之手!”

冷雁蓉的声音低得几手听不清,独孤青松凝神注意,这才听到冷雁蓉道:“爹,我看还是算了吧,武功已被他学会,纵然收回带艺身襟又有何用?”

东海枭君突然声音转柔,轻声道:“蓉儿,现在你还是养伤要紧,不宜多说话,小子欺人过甚,我怎能放过他?再有十日,我便要到万极宫去,我倒要看小子倒底有多大的能耐?”

说罢便听到脚步之声,可是蓉儿声音又转大了些道:“爹!你到万极宫去,我也要去!”

东海枭君轻声慰道:“只要你能在十日之内养好伤势,我自然带你同去。”

“我们去过万极宫就回‘卿卿谷’吧,爹!”

“好,我答应你,你不要再说话罢。”

独孤青松转头观看,就见东海枭君为冷雁蓉放下帐子,慢慢的下楼而去。

独孤青松望着他的身形消失侧面,进入了一幢砖房之中。

独孤青松又开始了怦怦跳起来,忖道:“我要为她疗伤,她的伤是因我而受的,可是目前我并不知道疗伤之法,如何为她治伤?”

此刻,独孤青松怀有无边的歉疚之心,他从那片明瓦边上清晰的望着冷雁蓉苍白的面容,突然他发觉自己竟在深爱着她,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领略到爱着一个人的滋味,那不同于对大叔,对公孙佩玲的爱,这发自他生命深处的关怀、自责,总之是他第一次所感,他恨不得立刻把自己的身心一股脑儿奉献给她。

蓦地,独孤青松灵光一现,猛然想起昆仑石钟老人给他的那张治伤葯方,不禁一阵心跳,大喜过望,暗地自己骂自己,道:“我该死,独孤青松!我怎会想不起昆仑不传的治伤秘方?”

这时他高兴极了,他好像已见到了冷雁蓉的伤体痊愈,看见了她轻柔动人的笑一般。身形忽展,一条青色的淡影,猛然泻出翠云楼。

独孤青松急急走到金陵大街之上,在暗淡的街道之上,他一家家寻找葯店,信心坚定地想,虽在深夜,我也必定要将这贴葯配齐。

他终于找到了一家葯辅,一阵擂门将店伙叫醒,店伙揉着惺松的睡眼,开门为独孤青松配葯。

独孤青松问道:“小二哥,你看这葯方是治何病痛的葯方?”

店伙摇着头答道:“小的不知,不过这葯方中都是一些平常的葯,看来治不了什么大病!”

独孤青松心中一掠,心想这是昆仑不传秘方,怎会不能治病?

葯配齐后,独孤青松接过葯方,又仔细地看过一遍,忽见后面载有两行小字,道:“走脐膻,顺丹田,神明自清!”

脐膻,丹田乃人身两个命脉,独孤青松想了想不禁脸上一红。连忙收起丹方对店伙低声道:“小二哥,我有个不情之请,能否得到小二哥允许?我想将这贴葯就在贵店煎了,我重重的酬谢小二哥?”

店伙望了独孤青松一眼,独孤青松赶紧自怀中摸出一锭银子递了过去,店伙一惊道:“哪用这么许多银子?”

独孤青松笑道:“小二哥饮杯水酒罢了,这就动手吧!”

店伙收了银子,心花怒放的自去煎葯。

一忽儿葯煎好后,独孤青松把那瓦罐端出门外。店伙送至门前,目前青影一闪,忽然不见了独孤青松的踪影,店伙一怔,忽地跪地大拜不止。

独孤青松端着汤葯,重返翠云楼,已将五更,他悄悄登楼,推门而入,看看冷雁蓉已熟睡,因伤重的关系,鼻息浊重,独孤青松在心里说道:“雁蓉,我来给你喂葯!”

他掀开账子,神手轻轻点了她的睡穴,这才将汤葯一口一门地喂给她服下,渐渐独孤青松心中也跳个不止,他知道立刻要为她推宫过穴,将葯力逼散,且注在脐膻,丹田命脉之上,方可完事。

独孤青松望着冷雁蓉的伤势早愈,心意一决,不再犹豫,立刻脱鞋登床,将冷雁蓉轻轻扶着坐起,然后他自己端膝坐她背后,运起九阴神功,掌心贴在她背上命穴之上。

这才左掌拍活她的穴道。

冷雁蓉一惊而醒,但是一股热流已在她全身游走,她立知那是九阴神功的真气灌注在她身上,双目微睁,忽又闭上低声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巧计得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烈马刀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