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马刀客》

第十四章 生死一瞬

作者:上官鼎

星空点点,万籁俱寂,巫山乱山之中,一条蹒跚的影子,踽踽而行。

他口中喃喃道:“爹爹,你在哪里啊?元儿好想你啊?”

忽然,稀微的星光之下,一条直挺挺的死尸躺在地上,元儿“啊”一声,在此深山之中,忽遇死尸,他不禁感到一阵恐怖,毛发悚然!

他本想绕过死尸,继续前行,但目光好奇的一瞥那具死尸,更使他大吃一惊,大声道:“是他,独孤兄!啊,这从哪里说起啊,他会死在这里?”

元儿忙探手试试独孤青松的心脏,早已停止了跳动,他重重吁了一口气,喃喃道:“我怎能相信独孤兄会横遭不测?可是这却是事实啊!天公真是太不公平了。”

蓦地,他灵念一动,暗忖道:“在齐王故宅地道之中我分明见我爹爹已死,那地将老前辈却说伤势已愈,他那葯丸虽在我重伤垂毙之际救了我一命,但我可不信已死之人尚能救治复活,如今独孤兄已死,我尚存两粒地将老前辈所赐之葯丸,我何不一试?倘真是灵验,那我爸爸死而复活也就决无疑问了!”

他想到就做,即时掏出一颗地将前辈所赐的葯丸,托开独孤青松的牙关,放了一颗进去静待变化。

谁知半晌独孤青松毫无动静,元儿脸上渐现悲戚之容,悲声喃喃道:“老前辈骗我了,人死不能复生,自古公认,想我爹爹定也死了!”

他想到伤心之处,不禁呜咽哭泣了起来。

随即他又将另一颗葯丸放进独孤青松的口中,轻声呜咽道:“这一颗也一并为你吞下吧,独孤兄,我要走了!那些魔崽子发现我脱困出去,还会派人搜寻,我要赶紧走啊!”

但他并未立即离去,他将独孤青松的尸身拖至一个隐蔽之处,然后咬咬牙,朝独孤青松的尸体挥了挥手道:“独孤兄,恕小弟有不得已之苦衷,未曾为兄下土安葬,小弟去了!”

说罢他怅然离去。

果然,当元儿去后不久,便有两三个瘦高的紫衣人一路搜查而来。其中一人道:“那小子分明是奄奄一息,任谁也认他不久必死无疑,谁知道他却能脱走,难道那小子装成那个垂毙的样子不成?”

另一个接口道:“我看多半是被人救走,咱们奉命追赶,若是被人救走,就是寻上一年,恐怕也杳无下落。”

第三人道:“这话果然不错,不如咱们就在此歇息,天快明时,咱们回宫报他个踪迹全无也就是了!”

三人一经附和,便选个避风之处坐了下来。那第一人突然道:“两位可曾听说咱们帮里又来了个副帮主?听说此人大有来头,帮上对他十分礼遇!”

另一人道:“可不是,你可知道他是谁?还记得十年前轰动武林的东海奇叟么?他就是东海奇叟的传人,叫东海枭君!”

“哼,我看他的性命也不会太长了。”

第三人突然说了一句。

“你这是什么话?”

其余两从同时有些惊讶。

那人平静的道:“说来你们不信,我也是偶然听到的,东海枭君身怀武林金鼎藏宝图,帮主故意邀他入帮,只是谋图那张藏宝图而已!”

“啊,有这层关系,咱们可不太清楚了!”

几人说到此,忽听三丈外悉率一声轻响,响声不大,但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同时,一条人影静静地在三丈外升了起来。

三人大吃一惊,喝道:“你,你是什么人?”

那个人影并不作声,只是身形飘忽的向三人移近。

三人又同声大喝,道:“你是什么人,是人还是鬼?”

谁知道三人喝声刚落,忽有两人无声无息的向后就倒,剩下的一人目光一触之下,见两人脸色惨变,已知死去!

只吓得他反身慾逃,但双腿发软,就是不听指挥。

那条人影飘身之间已到了他的身旁。

紫衣人一看那人满脸的血迹,一声大吼,当时也吓昏过去。那人影突然向后一伸,已捉住他慾倒下未倒的身子,左掌在他背上一拍,已将他震醒,道:“你别怕,我是人不是鬼。”

紫衣人全身狂抖,咬字不清的道:“你……你要做什么?”

“想活就据实答我的问话。”

“小……子不敢隐瞒。”

“哼!你知道东海枭君现在身居何处?”

“他……他……啊,我不知道。”

此时紫衣人忽然挺身而起,目露凶光,显然了理智已复,胆气立壮。

那个人影原来正是独孤青松,他服下地将的葯丸后,那葯丸真是起死回生之葯,三刻时分过去,果然又活了过来,试一运气,觉得畅行无阻,但也知道自己已是再次为人了。

这时,便听到三人谈之声,正是他求之不得之事。

谁知紫衣人理智一复,便强硬起来,他心中一动,暗道:“血魔帮个个自愿效死,我不能任他死去!”

他冷冷笑道:“这么说来你是不怕死了?”

紫衣人抗声道:“死何足惜?要我出卖本帮,那是万万办不到。”

独孤青松冷哼一声,忽然出手如电,点住了他的穴道,道:“你要死么,那可没那么容易。说!快说出东海枭君身居何处,否则,哼,哼!你可知道我是谁?”

紫衣人虽被点住,但仍能开口,道:“你是谁?”

“烈马刀客。”

“啊,你是烈马刀客那个子,那我更不能说了。”

“你真不愿说么?”

“不说就是不说。”

独孤青松脸色铁青,蓦地捉住那紫衣人的五指,用力一捏,紫衣人一声惨叫,独孤青松冷厉的问道:“你说是不说?”

紫衣人痛得汗水淋漓,全身狂颤,突然他哇的一声惨叫,一口血喷了出来,他自断舌根,独孤青松怒极的一脚,将他的头盖踢得粉碎,血肉飞溅一地。

独孤青松身形一闪,已掠出数丈,立时出鬼影无形,悄奔巫山神女峰。

他一直奔上神女峰顶。神女峰独秀群峰,万极宫却不知在何处,可是他又看见两条人影立于峰顶之上。

清晰的语声飘传至他的耳中,道:“冷兄,你我已成至交,还有什么话不好说?”

那口音竟是万极天尊,无疑他所称冷兄定是东诲枭君冷九了,独孤青松未料到这般凑巧,赶紧藏起身形,静听他们谈话。

东海枭君恨声答道:“可能是我冷九昔日作恶太多,竟出此丢脸的事,那个子真的已经死了?我很不得给他碎尸万段。”

万极天尊叹了一声,道:“冷兄也太过心软了,当时为何不下手除他?”

东海枭君,道:“只因,只因他居然给了我武林金鼎的藏宝图,我竟一时放过了他。”

“啊!冷兄得了武林金鼎,真乃可喜可贺。”

东海枭君答道:“帮主,且慢贺我,藏宝图虽在我身上,但我尚未去取出。谁知是真是假?”

独孤青松藏在隐蔽之处,只听得心头大急,暗驾:“冷九!冷九!你真不要命了啊?”

但独孤青松面对这武林中两个第一高手之前,哪敢就此现身?他如现出身来,两人联手攻他,他怎能抵御?

突然,他想到一法,急用传音入密之功,对东海枭君传音道:“师兄,血鹰帮主想谋你的藏宝图,你若不设法离去,性命恐将休矣!”

东海枭君似乎全身一震,飘身二丈,指着万极天尊道:“帮主,你告诉我那个子已死,他真是死了么?”

万极天尊奇怪的答道:“冷兄有何可疑之处,这还假得了么?”

东海枭君紧逼的又问,道:“是谁下的手?”

万极天尊一怔,似有所思的问道:“冷兄怀疑我么?我保证那小子已被除去。”

“帮主,你告诉我是谁下的手?”

独孤青松看出万极天尊已动疑心,已向东海枭君逼进几步。

东海枭君突然怒道:“帮主,请别再往前,我问你金陵翠云楼的一幕,你可是早巳知道?”

“我知道什么?”

万极天尊故装不解,又逼进两步。

东海枭君脸倏沉,喝道:“站住!”

万极天尊朗声—笑,道:“冷兄,你是怎么了?”

“别假惺惺的,告诉你,我东海枭君也非好欺之人。帮主,你再进一步,我可要对你不客气了。”

独孤青松看东海枭君竟激动得似要动手,在此血魔帮总坛重地所在,东海枭君与万极天尊动起手来,决讨不了好去,不禁又急传音,道:“师兄,请别冲动,此刻你如与他动手,一旦惊动魔帮徒,脱身就难了,最好假装言归于好,刚才只是试探他而已!但今后决不可不随时提防暗算!”

东海枭君闻言,突然哈哈一阵怪笑,道:“帮主,好,现在我才信你了。”

独孤青松心念一转又急传音道:“师兄,速言藏宝图其实并不身上,一并说那也是想试试他而已!”

东海枭君果然照着独孤青松的说了,就在这时,独孤青松目光一瞥,一条黑影一闪而逝。

独孤青松看出那是万极幻女的身形,心中暗道声:“好险!”

可是万极天尊已不悦,道:“冷兄这么不信在下,以后如何共当大任?现在老实告诉你,那个子毙在我母之掌下。”

“啊!我冷九怎么从未听过本帮的太夫人?想她必是武林前辈的鼎鼎盛名人物!”

独孤青松己听出万极天尊言语中虽是不悦,实际却暗暗欢喜,只是他掩饰很高明而已!

万极天尊突然拉着东海枭君的手,道:“家母万极幻女,虽未在武林有何盛名,但武林中能敌过家母的,恐怕是难找其人了。”

东海枭君心不在焉的道:“那小子恐怕是死定了。”

“岂不是,他死在本山一个狭口之前。”

“这样说法来,帮主,我倒想起一事,重九大典之日,你约那个子携那九箱珍宝来,岂非落空了?”

“事非得已,留那小子在世,终是后患,也就算了。”

东海枭君点点头,仰头望了望天色,道:“帮主,夜已深,咱们回去吧。”

两人站了起来,循着一条小径,缓步下去。

独孤青松待他们走得远了,方才从隐身之处,悄悄尾随。

万极天尊和东海枭君状似亲密的渐行渐淡,但他们所走路线过于曲折,独孤青松正感奇怪之际,明明两人走着走着,只闪身之间,便自不见!

独孤青松微微一怔,驻脚忖思,暗忖道:“神女峰上并无房屋,万极宫会在这里?两人一晃不见,以我之眼力而言,决非走了,难道万极天尊已发现了我之行踪,隐藏在一旁不成?”

他又觉得自己自始未露行藏,这决不可能。

独孤青松一而想着,一面仍隐密的掩身过去,离他们失踪之处愈近,他便愈加小心戒备。

他前面丈许一口大石挡道,他一矮身,伏在大石之后,听听大石之后并无异处,他从侧面神出头一望,猛然一惊,缩了回来。

他看见地上被微微灯光映在地上的两条人影,他暗暗纳罕心想:“这里有灯光,这是什么地方?”

他静听片刻,并未听到有人声,又大胆探出头去,这才看出去小山洞的入口,山洞之中映出灯光,只是两条人影是两个站立的紫衣人。

独孤青松大悟,原来万极宫却是在巫山山腹之中,怪不得对以找到。

独孤青松看了看天色,已是四更过后,心中犹豫,今夜是不是要进去?进去么,太短,一个不妥,势将困在其中,不进去则坐失此良机,实在可惜。

他正不能决定之际,远远一具山谷之下,蓦地传出几声夜枭的叫声,其声凄厉,入耳刺心。可是就在此际,一阵衣襟带风之声“唰”地从在大石之旁擦过,独孤青松目光何等锐利,金鳞闪闪之间,他早已看出正是万极天尊,入而复出,朝那夜枭发声,疾如电掣,一晃而没!

独孤青松心知时机稍纵即逝,若趁万极天尊不在之际入洞,就以此刻。

他不想惊动两个把洞的紫衣人,拾起一块石子,“叭”地打在山洞一面,两个紫衣人一惊,喝道:“谁?”

两人便同时扑了过去,独孤青松乘机一幌身,已窜入山洞之中,两支火把高高插在洞壁之上。

独孤青松扬掌间,打出两掌风,“噗”地火把熄灭,洞口漆黑,两个紫衣人虽转身过来,也无法辨物,两人只“咦”了一声,瞬间已是一麻,随即被人一抛,两条人影被抛下了玉女峰,跌得粉身碎骨。

独孤青松干掉了两个把守紫衣人后,向里面探入,便也只走了三丈左右,便停步不走。但觉俨如宫殿,辉煌庄严。

石壁光滑如镜,走道之上,每隔三丈便有紫衣人站岗,戒备森严。要想不被发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独孤青松正感到困难,蓦见白发垂胸的幽冥三凶中的老大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生死一瞬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烈马刀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