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马刀客》

第十六章 秘棺雄宴

作者:上官鼎

大火熊熊的巫山城中,一匹红鬃白马横冲直闯,马上坐一男一女两个小叫化,但这小叫化却是个凶神恶煞。

白马所过之处,便有血魔帮紫衣人尸横就地,巫山城中无辜的百姓奔走呼救之声。

掺和着间隔的惨厉狂叫之声。

血,在通红的烈火之下流着。

这时,红鬃白马上的独孤青松正慾纵马向另一条街道之中驰去,他背后的冷雁蓉忽然道:“青松哥,我怕!”

独孤青松回到巫山城又杀了近廿人之多,他仍愤然道:“我要杀绝对些魔崽子。”

冷雁蓉连声道:“不,不,青松哥!杀一些血魔帮的徒卒,对血魔帮不足轻重,我们离开吧,这残忍的现象,我有点受不住了。”

独孤青松一带马头,意慾驰出城扑,但迎面一阵狂笑,一条黑影扑了过来。独孤青松急不及待一掌封去,定睛看出,竟然是九龙神魔。

九龙神魔虬须倒竖,狂笑声中也是一掌罩来。

两股掌力一触,“蓬”的一声大震,两人同时全身一晃。

九龙神魔怒喝道:“江湖之上从未见你这小叫化子!”

独孤青松仰着嗓门,一声怪笑,道:“九龙神魔,你不认识我,我倒认识你,照打。”

他话音一落,呼地一杖已抡了过去。

九龙神魔斜跨一步,大声道:“且慢,叫化小子,看你用的是独孤小子的鬼王杖,骑的是独孤小子的龙马,你到底是谁?”

“金鼎,你既认识我的杖和马,难道我会是别人不成?”

“我不信,独孤小子分明已死在太夫人之掌下,死了人岂能复生?”

独孤青松忽然想到娘和绿羽令主,念头一转,道:“九龙神魔,你说得不错,我不是独孤青松,但却和独孤青松大有渊源,你们太夫人已伤在我重掌之下,但她只认得这鬼王杖,如她认定我是独孤青松,金钗教主和绿羽令主的性命危险了!”

“什么,你的话是真是假?”

九龙神魔双目圆睁怒声大叫。

“难道是假的吗?我刚才万极宫而来,万极宫已尸骸遍地!”

九龙神魔狂怒道:“叫化小子,你做得好事?”

独孤青松又是一声狂笑,鬼王杖一横,喝道:“金鼎,你是要打还是要救你的女儿,趁早决定。”

九龙神魔本就疼爱三女,闻言气道:“小子,我九龙血盟之际,你可敢赴约与我决负?”

独孤青松冷笑道:“听由自便。”

“好,再见!小子你等着瞧吧!”

说罢,飞掠而去。

独孤青松一夹龙马径朝城外飞驰,可是刚刚驰出城外,只见远远一丛矮林前,寒光滚滚,更有七八条人影围着那团寒光。

独孤青松一看便知是一施剑之人被人围攻,同时正在此刻,龙马雪儿,双耳立竖,引颈一声经天长鸣,放开四蹄,竟像一支激箭朝那斗场中射去。

独孤青松从与龙马相处以来,却从未见它奔跑得如此快法,心中一动,暗道:“这是什么缘故?”

随即他立时激悟,脱口叫道:“那必是寒波剑客,是大叔,龙马故主重逢,岂有不狂奔之理!”

独孤青松立对雁蓉,道:“蓉妹,前面的正是大叔被围,你我下马,且看雪儿怎样对付?”

两人一纵,飘然从龙马背上落地。

龙马背上一轻,狂嘶一声,一个直窜,竟然窜二三十丈,三四个窜掠,已到了斗场之中三十丈外。

这时独孤青松和雁蓉紧追随后,猛然间,龙马一声狂嘶,寒波剑客独孤子奇也惊喜的大叫道:“雪儿!”

抖手舞起朵朵剑花,硬将围攻他的七八条人影逼退半步,紧接着龙马腾空飞掠而至,寒波剑客一挥剑也凌空飞跃,空中一点脚,又陡升三尺,迎着龙马,左脚一举,已挎身在龙马身上,一声长啸过处。

龙马带着寒波剑客扑了下来。

其中两个人影一声断喝,举掌便挥,龙马四蹄划动之际,早越他们头顶嘶鸣不绝,猛又反身便扑。

七八条人影一分,龙马方一着地,众人一哄攻上!寒波剑客独孤子奇怒喝道:“你们找死!”

剑光一紧,唰唰唰!一招紧似一招,片刻间立听“啊呀”一声呼叫,一条人影被剑光划开了一道口子。

龙马趁机向前一冲,又是一条人影哇的被龙马一头撞倒。这时一条人影从后面袭至,龙马飞起后蹄,一声闷哼,这一蹄正蹴在那人小腹之上,连退三步,口中流血不止。寒被剑客一看情势,又是一声长啸,寒波剑一阵打闪,蓦地寒光一闪,激泻而下,一道剑花张下,“哇”的惨叫之中,另一人的人头已落。

这时场中尚剩下四人,一看情势不好,其中一人高叫道:“撤。”

随后四人分成四个方向而逃,寒波剑客独孤子奇狂性大发,朗朗一阵大笑,道:“要走留下项上人头。”

手中剑一挥而退,横掠追去,这才听身后蓬的一个人倒地之声,他理也不理,追到身后依然一剑送上,尸横就地。

龙马一阵吭然的鸣叫,“哇,妈呀!”龙马张口咬住一人的手臂,马齿一合,那人一条手臂被生生咬断,退了回来,

寒波剑客已站立在场,双目四掠,寻找那最后一人,终于他吁了口气,道:“放你一条命吧!”

连忙迎向龙马,抱着马颈一阵轻摩,他与龙马长期别离,这时遇见龙马,真有故友重逢之感,紧紧的抱着马颈,喜道:“啊,雪儿,你回来了,我终于重见你了!”

龙马放下那条断臂,也低鸣不止,似悲又喜,四蹄在地上轻踏。

但是,就是这时,两条人影从容而来,而且笑呼道:“大叔!”

烈马刀客,寒波剑客独孤子奇放开龙马,言道:“是青松么,你登万极宫事情怎样?”

寒波剑客只见独孤青松和冷雁蓉晃身而至,独孤青松手中尚提着一颗鲜血淋淋的人头,在寒波剑客面上微微一笑,道:“他逃不了的。”

随着他一甩手,抛出老远,神情便肃然,道:“大叔,今夜登神女峰,藏宝图虽已得回,但……”

他话未说出,冷雁蓉激动的接着叫道:“我爹爹死了!”

她立刻又呜咽起来了。

烈马刀客一愕,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独孤青松双眉一皱,杀气立现,道:“我连杀魔崽子四十多人,哼!重阳之日,九州魔徒将要为冷师兄抵命,大叔,我爹爹和诸叔伯可好么?”

寒波剑客大笑:“万极天尊找人不着怒焚巫山城,围城四十里内大肆搜索,可是,哈哈,他们悠游江上,高枕无忧。大叔我在城外避重就轻,也杀了他们二十几个。”

“好,大叔,你干得好,重阳之日我们再干他魔崽子一番。”

冷雁蓉呜咽了一阵,也泣道:“我定要为爹爹报仇,独孤大叔,你帮我?”

烈马刀客哈哈大笑,道:“那是自然。”

三人一马移身夜中,渐渐不见!

第三日的重阳之月,巫山神女峰顶竖树起一面血骷髅旗,登峰的一条回旋曲折羊肠小道,每隔三丈,便有个揖客的紫衣人。

峰顶乐队悠然奏起迎宾之曲。

三山五岳的人物,从当日辰牌时起,便陆续应邀登山,每一人到,峰脚下紫衣人便一路唱名,传上峰去。

这时,除血魔帮主万极天尊外,血魔帮九龙,蓝匕,白骨三坛属下各分堂堂主及三坛坛主齐立万极玄宫的大门口泥庵外肃客。

九州侠更是满面春风,九人排立弯腰迎客。

宫中已到近百来客。

这时,铃响处,峰下忽大声喝道:“赤叶夫人,公主,摩娘到!”

随见一个长发披肩的美妇,一身火红的装束,骑着一匹赤焰神驹,她身后紧跟着赤叶公主和摩娘,也各骑骏马,从容登峰。

但她们尚未走至山峰的中腰,峰下忽又报道:“少林、武当、昆仑前辈碧目神僧、赤发尊者、石钟老人到!”

峰下顿时传来石钟老人呵呵大笑之声。

可是,血魔帮要等待的似乎不是他们,他们身份虽尊,血魔帮沿途揖客之人像迎接一股江湖客一样,含笑肃客,接入万极宫的大石厅之中。

过了片刻忽报剑豪后裔父子,武林五奇及双飞客子女三人到。

沿途的紫衣人的面容之上一齐露出了喜色,九州大侠也暗暗心喜,扬州侠低声对雍州侠道:“竟敢送上门来,好大的胆子。”

雍州侠正想答话,冀州侠对两人一施眼色,肃然道:“你们不可心存轻视,要将这些人一网成擒,本帮也迎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众人到了峰腰,九州侠一同施礼道:“剑豪后裔,武林五奇,天下奇人,光临敝址,本帮无限光荣!”

众人以圣剑羽士为首,正慾答话,血笔秀才倏的一步,大笑道:“江湖赫赫有名的九州大侠,身登贵帮帮主护法,歃血为盟,可喜可贺,不过……”

他说着哈哈一笑,竟未继说下去。

冀州侠抱拳笑道:“血笔邱前辈,不敢,但邱前辈似尚未话完,愿聆教益!”

血笔秀才又哈哈大笑,道:“九州侠仗义扶倾,誉满江湖,锦衣大侠之名由此不胫而走,却原来是出身血魔帮锦衣之内尚裹黑衫,可敬可佩!”

九州侠同时心中雪亮,知血笔秀才心存挖苦,暗暗痛恨,但此刻却不能稍露不悦之色,冀州侠便连连拱手,道:“前辈谬奖!”

血笔秀才哈哈大笑登山而去,待他们走后,扬州侠大怒,恨声道:“血笔秀才老匹夫,今日保叫他来得去不得!”

谁知他话声一落,耳中忽然一细如蚊蚁的声音,道:“只怕未必。”

这传音之声,九人同时听到,脸色一变,目当扫视之下,不知是出自何人之日,但这时峰下,忽大声报道:“寒波剑客,冷姑娘和独孤青松到!”

九州侠闻言神色一凛,徐州侠不信的大声道:“怪事,天下有这种怪事?那个子分明已死在太夫人的掌下,哪来的独孤青松?我不信人死尚能复生。”

冀州侠面色沉重的道:“据帮主说,那剑豪后裔分明也死在齐王故宅地道之中,居然也活过来,独孤小子是活着,事情便大有蹊跷,且看清再说!”

九人的目光一齐盯向峰下。

不久,峰下忽然见寒波剑客和冷雁蓉抬着一漆黑的大棺木,面含悲愤的缓步上山,九人一悟,徐州侠忽然怒道:“大哥,今日乃咱兄弟大喜之日,岂容此不吉不祥之物,破了咱们的喜头。”

冀州侠也眉头一皱,一掠身,疾似飞鸟,转瞬间到了峰顶,对站在庵的九龙神魔请示道:“师父,寒波剑客独孤子奇和东海枭君之女冷雁蓉抬棺登山,岂不坏了咱兄弟之喜头,请师父定夺!”

九龙神魔想了想,答道:“传下话去,来人止步。”

冀州侠周一俊立时传话,道:“本帮邀请生人观礼,岂容死人入宫,来人止步。”

一路的紫衣人传了下去。

不久,峰下又传上话来,道:“棺中独孤青松与贵帮帮主有一掌之约,虽死也要践约。”

九龙神魔说一听,知道自己作主不了,顿时闪进了宫中,九州侠一听是独孤青松,顿时彻悟。

徐州侠笑道:“我说人死决不可复生,气人的是这小子死犹扰咱们喜事,我想帮主决不容棺木入宫。”

谁知峰顶忽传话,道:“独孤青松虽死赴约,信誉感人,本帮有请。”

九州侠苦笑一声,只得也对那棺木如对生人的揖上峰顶,可是寒波剑客独孤子奇见了九州侠面上忽生异样之色,冷笑一声,道:“九州侠兄,久违了!可还识得我烈马刀客?”

冀州侠连忙答道:“独孤老弟,欣闻老弟贵体康复,老兄弟们喜……”

谁知他话未说完,寒波剑客冷冷一哼,嗤之以鼻,道:“天山一掌,雾谷被擒,盘龙土狱……哼,哼!侠兄们,义超云天,小弟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一顿挖苦之言,说得九州侠个个动容,几手忍耐不住,寒波剑客独孤子奇再要说上几句时,好在冷雁蓉及时道:“大叔,午时将近,我们快点到万极宫吧。”

寒波剑客这才盯了九州侠一眼,和冷雁客抬起独孤青松的大棺木登峰而去!

走至峰顶的面前时,只见血魔帮三坛坛主立在门前,挡住道路。

寒波剑客昔年曾与九龙神魔有过交往,九龙神魔见到寒波剑客年少英俊,也曾暗许三女金雯之终身。

寒波剑客放下黑棺,对九龙神魔一揖道:“金鼎前辈久违了,未料到我独孤子奇今生尚能见得前辈,诚乃幸事。”

九龙神魔虽碍于蓝匕坛主和白骨坛主在场,不便于示旧情,但也还礼道:“子奇老侄,伤体痊愈,老夫至感欣慰。”

随着脸色一沉,别过脸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秘棺雄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烈马刀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