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马刀客》

第十七章 双战血魔

作者:上官鼎

大厅之中群雄屏息无声,数百道目光炯炯的望着冷雁蓉的双手移动。

棺盖慢慢的移动,突然冷雁蓉整个掀开。

立时棺中现出了独孤青松的尸身,只他直挺挺的躺在棺中,头朝外,双脚向里。他面如死灰。

但他全身上下早已穿着一新,一袭青衣罩体,面色虽如死灰,但却方正透逸,仍不失一美少年的神韵。

这时,苍冥客游俊之子游文骏一游文彬,满脸轻屑之色,游文彬说:“哥哥!真是奇怪了!小子在白马庄时,全无武功,但他方一离开白马庄便轰传武林,当今世上,有谁再比他之武功速成呢?说来我真有些不信。”

游氏兄弟与公孙佩琳、元儿坐在一起,公孙佩琳轻笑一声,道:“你们知道什么,在白马庄时,独孤青松已身具绝顶功力了。”

游文彬不信的道:“谁信你这话?小子要在那时便身具武功,伯伯爹爹岂有不知之理。再说那时咱不费吹灰之力便能将他打倒,这算什么武功?”

公孙佩琳冷笑一声:“哼!你还说,独孤青松要是不死,终有一日你俩非吃足他的苦头方服气!”

巫山城外独孤青松扮成小叫化打得游氏兄弟面目全非之事,游氏兄弟根本不知道便是独孤青松,巫山城中武林五奇向冷雁蓉夺藏宝图一幕,也是寒波剑客与他们密商而行,游氏兄弟和公孙佩琳也不知道,不然他们不会不知独孤青松仍然活着。

游文彬正待反驳,已被血魔帮主刚朗的话声阻止,只听血魔帮主狂笑道:“独孤峰,我说小子己死,但他身无点血,哪有丝毫被掌击毙的迹象?”

圣剑羽士独孤峰大怒,道:“万极恶魔!你枉为一帮之主,吾兄弟烈马刀客将吾儿配棺入殓,岂有不将他身上的血迹洗清,换过盛装之理,你这话太岂有此理。血魔帮主,来,来,我圣剑羽士拼着这条老命也要替吾儿践这一掌之约。”

血魔帮主哼了一声,暗中却向厅后的万极幻女问道:“娘,小子分明已被娘击毙已无疑了,娘可看出破绽来么?”

万极幻女在厅后传语道:“娘确看不出破绽,他死了似乎可信,但娘总觉得其中迎有诡计,平儿应自提防,娘回‘九幽洞天’坐功疗伤去了!”

血魔帮主知道万极幻女已经去了,便又跨前一步,对圣剑羽士道:“独孤峰,本帮主决不令你失望,但你功力不嫌太差了么?”

“哼!虽死又何足惜?”

血魔帮主全身的金片微微闪着金光,紫膛脸上一丝浅笑,道:“独孤峰!我再等你片刻,仔细想想看,此一掌之约,不论是你或独孤子奇都是自不量力,我看你还是三思而行吧!”

圣剑羽士怒声喝道:“血魔帮主,你可是有些心怯?何不运起你那自称天下无敌的化血神功?”

血魔帮主不禁仰天霹雳般长笑一声,道:“杀鸡焉用牛刀,独孤峰!我要运起化血神功,莫说是你独孤峰一个,便是你们武林五奇一齐上,也难以抵此掌力。”

全厅之人听得暗暗吃惊不小,只因此语不虚,昔年鬼王与万极帝君以紫印掌和化血掌功在齐王府中,合手斗天地二将虽败,却败在三百招之后,那么当时鬼王与万极帝君之功力正是与天地二将旗鼓相当,其功力可想而知。

可是今日的血魔帮主万极天尊恐怕与其父万极帝君的功力也在仲伯之间,试想武林五奇如何挡他全力一掌?

圣剑羽士仍然怒声道:“万极恶魔,你大话少说,为何不快些与我完此一掌之约?”

群雄中有人耳语道:“啊!圣剑羽士必是受其弟烈马刀客的刺激过深,他一味催逼,恐怕武林五奇就要变为武林四奇了!”

血魔帮主冷笑一声,随即向全厅一瞥,便朝圣剑羽士走去。

谁知正在这时,清越的铃声响处,呵呵大笑之声忽起,石钟人衣袖一拂,飘然腾身而起,落在圣剑羽士身边,左掌向血魔帮主连摇,右手一指圣剑羽士,呵呵道:“武林六奇之首,你这名头来得不易啊!呵,呵,你莫非活得不耐烦了?”

圣剑羽士眉头一皱,暗中骂道:“你这个老不休,你来打什么横杈?”

可是谁也可以看出石钟老人乃是一番好意,连忙一揖笑道:“石钟老前辈,请问武林人以何为重?”

石钟人双日一瞪,大声道:“武林人当然是以信义为重。”

圣剑羽士笑了笑,忽然在石钟老人耳边低声,道:“老前辈,请你在一旁观战,此乃信也,吾儿与人之约,岂可失信?”

石钟老人瞪大双目,连退两步,张嘴要笑.又笑不出来,好半响他才大叫一声:“你,你真不愧是武林六奇之首,老夫中了你的计了,呵呵!我不管你的闲事了,任你以死去全信吧。”

说罢,他正要飘身退回原地,但忽又大叫道:“不对,不对呀,呵呵!独孤小子乃死了之人,死而赴约,这太说不通了。”

圣剑羽士独孤峰深深对石钟老人一揖,诚声道:“石钟老前辈盛意感人,我独孤峰有生之日将永记肺腑,但……”

可是他话未说完,武当赤发尊者冷冷的语声传了过来道:“石钟老人,人家既甘愿送死.你多管什么闲事?”

石钟老人闻言不禁怒道:“赤发老鬼,你安的什么心?唯恐天下不乱,你又管得我的闲事么?”

赤发尊者尖声尖气的一笑,道:“老儿自找没趣,关我个屁事。”

石钟老人气得吹胡子瞪眼,哇哇叫道:“此间事了,赤发老鬼,我非要斗斗你武当名闻武林的玄玄剑法不可。”

转身他又瞪了圣剑羽士一眼,摇摇头自言自语的道:“我不懂,你去送死吧。真是,与我昆仑石钟老人何关呢?”

说吧他大袖一拂,平飘回原处,又自呵呵大笑不止。

但就在石钟老人大袖一拂之际,圣剑羽土的右手心上,微感一震,好像手中已多了一物,他心思一转,立知这昆仑派独门专破内家真气的暗器,八角寒铁蒺藜子,不禁暗中感激,忖道:“石钟老前辈,我圣剑羽士心领!”

圣剑羽士面上一店也未现出意外的表情,是故把这一代魔尊瞒了过去。

这时血魔帮主已站在圣剑羽士一丈远近之地,从容而又十分威严的道:“独孤峰,这一掌之约,你还准备代接了么?”

圣剑羽士怒道:“帮主,你别小觑了独孤峰,我独孤峰虽知非对手,但也不是临危退缩之徒。”

血魔帮主双目精光一闪,朗声道:“独孤峰,你单臂又残其人,这样本帮主岂不是占了极大的便宜?”

圣剑羽士冷笑,答道:“你未占丝毫便宜,我明白的告诉你吧,血魔帮意图控制武林,鱼肉天下,造成武林浩劫,哼!为了除去你,我将不择手段,我听清楚了么?”

血魔帮主脸上掠过一丝轻蔑之色,冷冷道:“你是说施用诡计么?恐怕一掌之后,你再无机会施任何诡计了!”

圣剑羽士忽然脸色一沉,肃然道:“帮主,废话少说,你就尽管出掌吧!看我独孤峰能否接你一掌?”

全厅的气氛渐渐紧张起来,群雄纷纷在心中揣测圣剑羽士面对明明功力比他高的血魔帮主而毫无惧色,难道他是有何诡计?

血魔帮主突然大声道:“独孤峰,看你身体残废,我便先让你一掌。”

圣剑羽士勃然大怒,道:“帮主,这是什么话,我独孤峰岂能受你之惠?”

冷雁蓉在一旁插嘴道:“我数着一二三,你们便同时攻出一掌如何?”

血魔帮主和圣剑羽土都同意了,但血笔秀才深怕冷雁蓉距离过近,误伤了她,连忙大声道:“冷姑娘,此事让我秀才来。”

突然,他耳中传来独孤青松的话道:“不,邱叔叔,你还是与各位叔叔站在一起吧,武林四奇不宜分散力量,冷雁蓉自有人保护,放心!”

果然这时九州侠和几个紫衣人移身近前,九州侠一排紧站在血魔帮主的身后。另外几个紫衣人便分站在两侧,站在靠冷雁蓉一侧的竟是幽冥三凶老大戚继扬。

血笔秀才一见这情势,连忙与神斧开山、双飞客与剑豪后裔等人紧紧的站在圣剑羽士身后,各人的面色也逐渐的肃然起来。

全厅之人目光如炬的盯着这一掌之约。

冷雁蓉这时开始数了起来!

双方顿时凝神待敌,各运功力,圣剑羽土肃然面对着血魔帮主,独臂当胸,五指微屈向内,这枚寒铁蒺藜便隐藏在他掌握之中。

但血魔帮主除双目凝规着圣剑羽士外,并无其他的举动。

冷雁蓉数了!

她地声音不高不低,但已足震慑人心,扣人心弦。全厅之人都面对着一场死亡的约斗,有些人不知觉的站了起来,包括赤叶夫人和公主摩娘两人,戚继扬这时有意无意之间向冷雁蓉站立之处,缓缓地移了两步。

群雄一致的盯若冷雁蓉的嘴角,因为她的嘴chún再动时,就是这场约斗的开始,也是这场约斗的结束。

血魔帮主与圣剑羽士同时向的跨了一大步。

蓦地,冷雁蓉竭尽全力,运起丹元一口真力,大声道:“三!”

圣剑羽士暴然大喝一声,独臂猛然挥了出去,以他数十年性命交修的真力,挟着那枚专破内家真气的寒铁蒺藜,“呼”的狂劈而出。

凌厉的掌风罩着一点寒星,直奔血魔帮主胸前。

血魔帮主也在同时间,一声霹雳大吼,金袍耀目,单手一扬,石破天惊的打出了他七成功力的一掌。

正在这时,眼看便要掌掌相触,生死在这刹那间,猛地,躺在那口大黑棺中的独孤青松一跃而起,喝道:“打!”

一股紫影扑向血魔帮主。

群雄蓦见独孤青松从棺中跃起,全惊声“啊!啊!”了两声,“轰”掌风已接,旋起一阵窒息人心的气劲,圣剑羽士—声闷哼,栽倒在地。

血魔帮主也“啊”的一声惨叫,蹬!蹬!蹬!急退七八步,终于不支,跌坐在地,嘴角呛出一口鲜血,颤声喝道:“好,好一场无耻的诡计,九龙护法,打!打!”

群雄猛然全体跃厂起来,突然独孤青松一声大喝道:“血魔帮倒行逆施,捣他根据之地。”

接着他亮出鬼王杖,原来鬼王杖他随棺带着,压在身底,所以未被人看出。

九州侠怒声大喝道:“小子,你用得好诡计!”

九人同时运起九龙玄功,正待劈出,独孤青松大喝道:“你这几个无耻的禽兽,今日便是你们葬身之日,师兄,摩娘,诸位叔叔,打!”

顿时他鬼王杖猛地朝着冀州侠一挥,冀州侠早已身中射魄针,立生反应,一阵刺心的急痛,大吼一声,倒地翻滚。

八侠一怔之际,独孤青松的鬼王杖已挟着雷霆万钧之势,幻起一片寒芒,狂压了过去。

鬼王杖狂挥之际,冀州侠周一俊狂号连声,一个身子随着鬼王杖的直至而舞,其余八侠,运起九龙玄功,呼地朝独孤青松狂劈一掌。

独孤青松倏忽闪了过去,一声冷笑,道:“还记得天山对我大叔那一掌之仇么?”

鬼王仗一抖,冀州侠大声一喝,跃了起来。

独孤青松左掌猛然一挥,喝道:“禽兽不如的九州大侠,去吧!”

冀州大侠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独孤青松这一掌正击在他前胸之上,一具身子被劈出了三丈之远,鲜血溅飞溅横空,随即“叭”的跌得脑浆迸流,九州侠中顿时少了个为首之人,其余八快一阵心慌意乱。

摩娘冲出过来,大叫道:“掌门师弟,摩娘来了!”

她双掌连挥,鬼府阴功随念而生,“篷”的一掌打在扬州侠的肩上,但是徐州佚也在她背后冷不防一掌劈到。

九州侠单打独斗,功力大减,充其量也和摩娘相差无几。

威继扬算得推确,身形一幌已转徐州侠的身侧。白发一抖,脑上紫光大现,喝声:“血魔帮的末日到了。”

手起掌落,他数十年的面壁之功,一经施出,何等凌厉,徐州侠转头认清威继扬,惊声道:“你!”

戚继扬已狂性大发,凄厉的尖叫声中,一掌将徐州侠打倒,桀桀怪笑,道:“数十年前的幽冥三凶,看掌!”

一股掌风又罩向七侠。

全厅之群维一听他亮出名号,悚然大惊。

神斧开山高猛,血笔秀才邱如真,抖出血笔,利斧,也大喝一声加入阵围,双飞客更不甘示弱,喝道:“袭我白马庄之仇,不能不报!”

飞身而起,直扑身数十个紫衣人群之中,双掌齐飞,顿时间打得血魔帮无招架之力。

群雄之中倾向血魔帮之人,大惊而起,大叫道:“诡计!诡计!”

离座而起便要加入战团,昆仑石钟老人呵呵大笑,说:“坐下,坐下!咱们乃是局外之人,不用管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双战血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烈马刀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