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马刀客》

第十八章 帝君之谜

作者:上官鼎

游氏兄弟目中现出怒光,一掠众人,冷哼半声,并末答腔,背着双飞客的尸身,飞身下峰。

公孙佩琳见游氏兄弟走很远了,只因她爹爹凌霄客被他们背走,只得也拜别诸人,随后追去,临去时她目光盯着独孤青松一眼,脸上露出惨然一丝苦笑,转身也飞奔下峰去了!

游氏兄弟狂妄无礼的举动,只气得神斧开山和血笔秀才浑身发颤,血笔秀才更连声大叫道:“好,好!去吧!他们既未将咱们伯伯们放在眼里,便任由他去吧!”

就在这时,忽听圣剑羽士一声叹息,黯然道:“笔杆儿!武林变化万端,二十年名扬天下的武林的六奇,转眼已作古其半,如今仅余我三个老不死,也该息息了!”

神斧开山闻言,突然双目大睁,高声道:“独孤老哥哥,这是什么话,当今武林纷乱,血魔帮虽受重创,但万极幻女、万极天尊以及九龙神魔等性命犹存,后果堪虑,老哥哥为何说出这种消沉的话来?”

血笔秀才也忽然取出双笔,划出两道疾风,附和道:“斧头儿的话说得一点不错,难道咱们便甘心隐匿一世,冷眼看武林沉沦么?”

独孤青松对神斧开山和血笔秀才的豪阔心襟,暗生敬佩,转头对圣剑羽士低声道:“爹,高叔叔,邱叔叔的话一点不错,爹虽身受重伤,但不久便能好转!放眼当今武林混浊纷乱,魔影纵横,慾役武林群雄于至桎梏之中,为所慾为,爹怎能消极至此?”

圣剑羽士闭目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正在此刻,忽听冷雁蓉“咦”了一声,双目游视,似在寻找什么?独孤青松奇怪问道:“蓉妹你有疑虑之事?”

冷雁蓉道:“从万极宫秘道走出时,剑豪后裔父子原也一路,如今他父子怎一直不见人?”

她这话一提,当时将几人提醒,血笔秀才道:“是啊,他父子难道就此走了?咱们倒不知他爷子是何时离去的。”

独孤青松摇摇头道:“不会的,剑豪后裔为人爽直,当不致不告而别!”

几人正在不解之际,蓦见峰顶两条人影星飞而至,待到近时,几人一看,正是剑豪后裔父子两人,他两人一到,剑豪后裔连声叫道:“怪事!怪事!”

神斧开山迎了过去,问道:“无名兄,你到哪里去了?何事称怪?”

无名剑豪双眉一扬道:“我们自出秘道后,我便带元儿迳上峰项,察看魔宫动静,及武林群雄离宫何往,谁知我与元儿一直守候至今,却连半个人影也未见着,岂非怪事!”

独孤青松猛然心中一震,他担心娘和大叔,还有幽冥三凶老大老二的安全,脱口向道:“还有这等事!”

剑豪后裔坚决的道:“此事一点不假。”

神斧开山双目精光一闪,大声对血笔秀才道:“笔杆儿!咱们去看看。”

剑豪后裔道:“我陪二兄同去。”

三人说去就去,一掠身已朝峰顶而去,独孤青松连忙对冷雁蓉道:“蓉妹请转告三位叔叔,不要涉险!”

冷雁蓉连忙大声叫道:“三位叔叔快去快回,千万别涉险!”

冷雁蓉说后,三人身法何等快速,早到数十丈外,转眼不见。

这时元儿走近独孤青松身边,大声道:“青松哥,今日之事,确实有点古怪,照理说万极宫中石厅石门既已放开,群雄如潮涌出,为何至今尚未见到一个走出的人影?”

独孤青松沉吟片刻,摇头道:“群雄之中,少林碧目神僧,武当赤发尊者,昆仑石钟老人以及我两位师兄均是江湖有数之高手,血魔帮何能阻住他们?”

元儿听了似不以为然,他全神贯注的仰望着峰顶,等待着三人的回转。

一刻过去了,三人尚未转回。

独孤青松紧皱着每,冷雁蓉关心的问道:“你真对这事担心么?”

独孤青松默然颔首。

元儿又走近前来,显然他已有些焦急道:“青松哥!这事定然不平常,这事大出意料之外。”

独孤青松盯着他看了一眼,道:“元弟,你觉得这些人又被困了么?以当时之情况,我师兄万杰棋在万极宫中,来去自如,几在无人之境,似乎不可能又遭禁闭。

元儿点点头,坐了下来,喃喃道:“那些人呢?万极宫未见人出来,那是事实,蹊跷谁人能解?”

说着一盏热茶之时间又过去,蓦见元儿猛然跳了起来,大声对独孤青松道:“青松哥,我已忍耐不下了。”

说罢,神情肃然,手握剑柄,忽自他口中发出悠扬的啸声,啸声越来越响亮,越急烈,同时地面色也起来越难看。

圣剑羽士,独孤青松和冷雁蓉都看出他全身的紧张和焦虑。

就在这时,元儿啸声忽止,唰的金剑出鞘,激动异常的大声道:“青松哥,你以为我这啸声已传达峰顶了么?”

独孤青松心中一震,知他说话之意思,答道:“啸声清朗,峰顶当能听到。”

元儿急又说道:“这样说来,我爹爹已不在峰顶了,如他听着我的啸声,必也会长啸相应,不行,我有异样的感觉,我必须走了!”

说罢他跃三丈,朝峰顶掠去。

他方纵得两纵,金剑羽士强提一口真气,阻止道:“元儿且慢!”

元儿止步转头大声道:“不,我不能再等了!”

圣剑羽士吃力的站了起来,苍白的脸上突然起了一阵变化,那是一种凄楚而坚定的表现,独孤青松忙也站了起来,心中一动,说道:“爹!你也想去么?爹爹身负重伤,如何去得?”

圣剑羽士望了独孤青松一眼,道:“松儿,你还能走路么?”

独孤青松惊讶的点了点头,道:“可以。”

“好,我们一起走吧!”

元儿一听这话,重又跃回原地,阻止圣剑羽士和独孤青松道:“伯伯,青松哥!你们同时身受了重伤,怎能去得?再遇着血魔帮之人,岂不万分危险,这使不得。”

圣剑羽士盯了他一眼,道:“元儿,你不用说了,你爹和两位叔叔久去未归,如道了变故,我们那顾得危险?”

他不待元儿再答话,便朝峰上行去。元儿连忙过来扶住他,冷雁蓉陪同独孤青松,这几人都恨不得三脚两步赶上峰去。

行走一程,圣剑羽士将游目四看一眼,又道:“神女峰上无半条人影,的确是真,我看峰顶也不用去了,我们迳向万极宫的大门,那个土庵而行吧!”

元儿惊声道:“这岂非羊入虎穴,自己找死,那怎么使得?”

独孤青松暗中运了一口气,觉得体内真气虽不十分充沛,但对付一般二三流的江湖人尚有余裕。答道:“事出非常,顾不得许多,元儿当先开路吧!”

独孤青松惦记着大叔、娘、以及神斧开山、血笔秀才、剑豪后裔的安危,脚步猛然加快,悄声对冷雁蓉,道:“蓉妹快走,这事实在太是古怪。”

独孤青松强运起轻功,便朝峰上冲去,几个纵跃已超过圣剑羽士和元儿。圣剑羽士和元儿只得运起轻功,谁知圣剑羽士真气一运,突然吐出一口鲜血,独孤青松大惊失色,转身要奔回,圣剑羽是咳一声,连忙道:“松儿我没事。你快走吧!”

独狐青松只好仍向前急上,圣剑羽士随后跟上,不久,已见那小黯隐隐在望,冷冷清清,心中渐跳得越急。

待四人到了庵前,走了进去,不但未见原有的尼姑,血魔帮守门的人也未见着半个,万极宫门大开,里面静悄悄的。

四人的脸色猛然大变,圣剑羽士强忍伤势紧张的道:“这是怎么回事呢?莫非血魔帮已弃此根据地,整个帮中总坛已迁改别处,如何万极宫巾竟也无一人?独孤青松凡遭突然之变故之际,总是反而显得镇定起来,只见他面色严肃,手中提着那根鬼王杖,步步为营,一路当先而入。

但越走心中更是惊诧,他们预感到恐怕武林已遭到前所未有的劫运,而愈显出他们这次重回万极宫的危险。

独孤青松紧握手中的鬼王杖,肃然道:“我们要细加提防,严为戒备!”

他向前搜索的脚步也放慢了,冷雁蓉全心全意奇在独孤青松身上,深怕他有失,急行数步,左掌右指,与独孤青松并肩而行。

万极宫中路径复杂,半晌才找到原先被困的石厅,他们走了进去,目光一触之际,独孤青松猛地心中打了个寒噤。

只见石厅之中高高吊着两人,舌头前伸,七孔流血,心窝之上插着一把蓝鳞匕首,独孤青松不禁大叫一声,道:“大师兄,二师兄!”

抢上两步,看得真切些,竟然是幽冥三凶的戚继扬和万杰棋。

独孤青松站在这两具被高高吊起的死尸之前,不由自主的发起怔来,半晌才猛然全身一阵颤抖,一声大叫,道:“不好!娘和大叔定然凶多吉少了!”

他不顾一切便从石厅侧门冲了出去,走不到三丈,昆仑石钟老人赫然全身卷曲的躺在地上,独孤青松惊啊一声,一个急跃,已到了他身旁,探身看时,不禁万分失望,喃喃道:“死了,死了!”

冷雁蓉随后奔到,忧愁的道:“谁,谁打死了他呢?”蓝匕首坛主?九龙神魔?已经受伤的万极幻女、万极天尊、或者是漏网的九州中人?”

独孤青松摇头,道:“不,不!血魔帮除万极幻女和帮主外,无人能将此老打死!”

他话音方落,蓦地,石钟老人不知如何死去之人,忽然张口吐出大口的淤血,有气无力竟长长的吁了一口长气,声音渐低渐微。

独孤青松猛地一震,不顾自身受伤之体,运起一口真气,出手如电,一下抵在石钟老人的命门穴中,口叫道:“石钟前辈慢点,忍耐些,听我说完一句话再去,是谁把你老前辈打成这样啊!”

石钟老人如死色般的小眼翻了翻,似未听清,独孤青松又大声说了一遍,石钟老人咕噜了一阵,迸出两个字:“帝……君……”

随即双目又是一翻,这次是真的死了!

独孤青松听得“帝君”两字,蓦然大惊喃喃道:“帝君!帝君!莫非是万极帝君?”

转头圣剑羽和元儿已到来,他大声道:“爹?万极帝君还没有死么?数十年来,爹!你听过他的死讯吗?”

圣剑羽士苍白的脸上掠过惊诧之色,答道:“什么?松儿,你说万极帝君还没死?“

独孤青松不用再问了,圣剑羽士实际上也不知道万极帝君确死没有。昆仑石钟老人既临死迸出的“帝君”两字,只有信其为真。

独孤青松大大怔住了。

他心中感到的莫名的一份恐惧,额上无形中渗出一颗颗的汗水,更喃喃自语道:“帝君!万极帝君!莫非群雄已被他擒走了?”

冷雁蓉也惊诧的低声道:“青松哥,你过分紧张了,我们要先查真相。”

蓦地,独孤青松双目一亮,大喝道:“走,爹爹!我们走遍万极宫还要查出此事的原委,元儿,你当先开路!”

元儿抢出几步,紧了紧手上的金剑,他心中惦念着爹爹剑豪后裔的安危,脚步越来越快,片刻间已将找遍整个万极宫,再无所获,血魔帮果然走了一空。

独孤青松不解的自语道:“那么高叔叔,邱叔叔他们又到了哪里去了?”

他们又走了一程,这是一条雨道,再走便是万极宫的后门,正在此刻,只见元儿忽然停止不前,向左面石壁凝神倾听。

猛地,元儿大喝道:“青松哥,里面有人。”

他急不可待,一掌拍问石壁,渣声一响,一扇石门应掌而开,几人“啊”的大吃一惊,连退三步。

石室之中一阵熏人慾呕的血腥昧冲出,看时,石室中竟满满堆着一间的紫衣尸体,微微的呻吟之声,从尸堆中传出。

元儿双眉一挑,冷哼一声,道:“原采是将死未死之魔徒,这干脆将他结果了吧!”

他微一扬掌便要朝尸堆劈去。

独孤青松连忙阻止道:“元弟且慢,血魔帮去向不明,正好问问他.亦许他知道。”

元儿闻言将上层的尸体拔开,拖出一具尚未断气的伤体,独孤青松一看,双眉一皱,惊道:“邱白儿,是你!”

原来此人正是白骨真君再传之徒,百丈峰下独孤青松点穴解穴之邱白儿,他已奄奄一息,呻吟之声微弱得几乎难以听清。

但听到独孤青松之言,全身微微一震之后,居然睁开双目,惨然一笑。

独孤青松连忙俯身下去,大声道:“邱白儿,你伤在哪里,还能支持得住么?”

邱白儿黯然摇了摇头,低头看了看胸前。

独孤青松伸手间,“丝!”一声将他胸前襟衣撕下,在他前胸之上,立时现出一块紫印,独孤青松暗暗感到无望,惊道:“原来是我师兄所伤,伤中要害,他是无救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帝君之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烈马刀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