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马刀客》

第二十章 金鼎再现

作者:上官鼎

独孤青松只感到他的笑声,如根根毒刺,刺得痛心。

他双目圆睁,盯着蓝匕大护法,全身更不住的抽搐,他不知道蓝匕凶人会说出一句怎样使他不能支持的话来。

蓝匕大护法笑过一阵,面容忽地一肃,道:“小子!帝君不听我的话,如他听从我的话,哼哼,那些人再有十条性命也全数死光了!”

独孤青松吁了一口长气,他已听出蓝匕大护法的语气似乎说明他爹娘尚未死去,可是他仍不放心,大喝道:“此话怎讲?”蓝匕大护法渐渐地双目闭起,好似十分疲乏的道:“我蓝匕大护法一生从未怕过谁,也道帝君为众望所归,他不致怕任何人,谁知他竟好似有些怕你小子,未将你小子就擒,竟不肯杀他们。”

独孤青松心中大喜。

喜得眼泪籁籁而下,接着问道:”那么万极帝君将他们囚禁在哪里?”

“囚在帝君陵寝之处。”

独孤青松一阵迷茫,暗道:“万极帝君既然未真死去,哪有陵寝之地?”

随着他立时又哈哈大笑了起来道:“蓝匕凶人,你这话分明是假的,万极帝君既是好好活着,寝陵在哪里?”

蓝匕大护法又轻蔑的一笑道:“天下人皆知帝君已死,自有他的陵寝之地,不过非常的神秘而已。否则数十年来,怎会无人知道帝君仍然活着?”

独孤青松点点头,觉得此话有理,问道:“他的陵寝在哪里?”

“不知道。”

“照我想他的陵寝必在巫山群峰之中是不是?”

“不知道!”

“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信不信由你,你既存心施赖、我蓝匕大护法不是那种软骨头之人。”

说着两道凶光罩在独孤青松脸上,冷冷道:“小子,帝君要知你杀本帮这些人,哼哼,恐怕你爹娘也活不成。”

独孤青松心头大震,忖道:“这话很有道理,我如此刻放了他,我三人的面目立刻便如昭告天下,岂不破坏我们的大计?”

不觉沉吟起来,不知如何是好。

蓝匕大护法又冷冷道:“小子,你真反悔么?我早知你小子是个言而无信之人,还是快杀了找吧,放我走无疑是害你爹娘。”

就在这时,冷雁蓉晶莹的眸子一转,笑道:“不见得。”

独孤青松顿时如获生机似望着冷雁蓉,目光现出冀求之色。

冷雁蓉对他一笑,道:“傻瓜!你说饶他不死,并未放他走啊!事情不是解决了!”

独孤青松一听,心中大喜。

地将也在一旁哈哈大笑出来,蓦然灰影起处,便如凌空的大雁般罩向蓝匕大护法。

只听蓝匕大护法一声凄厉绝沦的惨叫过处,人便昏过去。

灰影一闪,地将面色凝霜的道:“娃儿,这是我第二次重出开杀戒了!”

独孤青松惊道:“老前辈杀了他么?”

“与死无异!”

随即他单手朝蓝匕大护法仰卧在地的身子隔空一拂,蓝匕大护法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缓缓地爬了起来,又“咦!”了一声,喃哺道:“该死!该死!我睡得好死啊!这是什么地方呢?”

他呆头呆脑的挥着一条左臂走了几步,蓦然看见自已右手已失,吓得脸色大变,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道:“我那条手臂到哪里去了啊!我要找回来!我要找回来!”

他转头就跑。

独孤青松和冷雁蓉见他落步沉重,已无武功可言,便知地将已将蓝匕大护法的功力废去,且将他的记忆封闭。

冷雁蓉望了地将一眼。

地将一声怪笑,道:“他已废了,不复记忆咱们了!”

独孤青松也笑笑道:“老前辈功艺通玄,但不知是用的何种手法?”

地将的脸孔忽然严肃起来道:“这种阴狠毒辣的手法,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独孤青松招过龙马,吩咐冷雁蓉骑了上去,然后对地将恭谨的道:“我们立刻依计而行吧!”

地将肃然点点头,喟叹了一声,喃喃自语道:“想不到我地将二次重出江湖,却要大开杀戒!”

于是,独孤青松和冷雁蓉重带起人皮面具,三人又惭复了三个老人的面目,抱着三口红木箱,牵着染了色的龙马,一看四面无人,展开绝顶轻功,如飞的出了山区,奔向皖境的双涧镇。

当夜,双涧镇一个镖局中,连同正副镖主一共四人,留下一个活口,死在镖局的厅中。

第二第三日,洪泽湖的马霸、龙山两镇上的镖局遭到了同样的命运。

这以后三个怀抱红木箱的老人,成了血魔帮的克星,尤其是两个灰衣老人神出鬼没,大江南北到处有他们的踪影,也到处血腥遍处,血魔帮闻声丧胆,更激起了血魔帮总坛的愤怒,纷纷派下高手追击。

可是,只是遭到同样的命运——一去无回。

就在三老扰得江湖腥风血雨之际,洪泽湖滨悄悄的出现了一座如金殿般的大宅。

大门上横书着三个龙蛇飞舞的大字。

“武尊府。”

奇怪的是这座府第,大门敞开,一望三进,深可百丈,但府中却全无人迹,整日是空寂寂的。

最里一进的大厅之中,摆着一个发出金光之物,金光的上面尚挂有三面金牌。

第一个进入这座大宅之中的人,是武林中藉藉无名之辈,他为好奇之心,走了进去,宅中毫无拦阻。

他一进一进的往里深入,及到第三进大厅之上,一看那发出金光之物乃是一座小小的金鼎,立时惊得目瞪口呆,原来那三面金牌之上明明刻着“武林金鼎令”五个字。

他一连退了几步,喃喃道:“这样说来那金鼎还是武林金鼎了。”

他见厅中无人,抢前几步,奔到金鼎之前,果见金鼎之上刻上“武林金鼎“的字样,他仰天一阵哈哈大笑,道:“武林金鼎重现江湖,武林有得好看的了。”

他真想双手抱起金鼎,飞奔而出,可是他犹疑,他知道自己武不如人,声望不如人,他只在金鼎之前徘徊。

就在这时,厅中传出一阵爽朗的大笑之声,道:“借你之口,速传江湖群雄,老夫已得武林金鼎,便是一代武尊,如有不服者可到本府来见过高下。”

那人连大气都不敢出,转身一溜烟出了武尊府。不到三天,武林金鼎重风江湖,且有自称武尊之言便传遍了江湖。

就在这消息传出江湖之同时,三个老人身形也悄然而没,从此也未再出现在江湖,而血魔帮却仍纷纷揣测:

“那三个老人是谁?三个老人是否与武林金鼎有关?”

龙其是万极帝君感到恼怒,在他声威遍及天下之际,那人竟敢将武林金鼎抬出,这分明是种挑衅之行为。

血魔帮派下了重员到洪泽湖了,首先去的是被血魔帮制伏、如今为血魔帮江北总坛的碧目神僧。

这日,天空晴朗,洪泽湖明波如镜,方圆八百里,一览无余,这座金碧辉煌的武尊府便耸立在湖边。

它是那么的巍峨、庄严、宏伟而瑰丽,显出使人无双的向往。

这日辰牌时分,武尊府前出现了碧目神僧领着九个大和尚,端坐在大门的,木鱼之声敲得震天价响。

碧目神僧与九个大和尚一直在武尊府处坐至午时正,实在再也忍俊不住,便先派三个和尚走了进去。

相隔数丈之际再派出其余六个和尚,跟在后面。最后是碧目神僧。

他这种安排不能不算周密。

大和尚到了大厅之中,武林金鼎散放出诱人的之光,龙其对碧目神僧满怀野心之人,更具无穷的诱惑之力。

可是厅中突然有朗笑,道:“你们这些不守清规的少林僧,是有心要得到武林金鼎么?”

前面三个少林和尚宣声佛号道:“阿弥陀佛!嵩山少林寺武林正宗,千百年来领袖武林,武林金鼎应属少林所有,不知你是谁?何德何能竟敢知奉为武尊?”

笑声更高,其声流竟震得和尚耳中嗡嗡鸣响不绝。

大厅之顶发言道:“好不识羞耻的少林败类,你们自甘为血魔帮的犬马之徒,和尚敢大言不惭,岂不丢了达摩的脸?”

三个和尚闻言勃然大怒,道:“你到底是何人,如此藏缩一旁,尚敢出口伤人。”

厅顶之人狂笑一阵,蓦地口音一变,冷冷道:“你们既敢觊觎武林金鼎,想来定有过人之能,武尊之位只有一位,不惜群打群殴,你们之中谁有此雄心?”

三个和尚面面相觑一阵,竟无一人敢出头。

他们后面六个和尚这时已到,九僧一打眼色,突然散开摆出半座少林闻名武林的罗汉阵,让开正中一块空地。

厅顶之人冷冷笑道:“可惜你们只来了九人,如是十八人,岂不正是座十八罗汉阵,不过,老夫说你们无耻便是无耻,武尊之位岂容得下你们九人。”

两声清越的木鱼敲动之后,绿影一晃,碧目神僧已端坐在九人之中,哈哈大笑道:“真正慾取武林至尊之位的只有老僧一人,不知你是何方高人,既自称武林至尊,使不是不敢见人之辈。”

蓦地,银光一闪,一个冷峻的口音喝道:“少林无耻和尚,接招。”

随着银光一晃之际,天崩地裂般一股重如山岳的掌力当头压了下来。

少林碧目神僧,一声厉啸,双掌天王托塔,出发出一记金刚伏魔掌力,一旁的九僧却立掌当胸,随时准备出手相助。

两股零风一触,“轰”的一声震天价响,顿时,九僧被一股四散迸出的掌风扫出一丈开外,在地上连滚了几滚,惊得目瞪口呆,脸如土色。

九僧又同时一骨碌爬了起来,举目一看,少林碧目神僧已七孔流血死在当场,他胸前更有一大滩的血渍,显然是被当头罩下的劲力,震得五腑碎裂而亡。

九僧“哇!”的一声,高宣佛号:“阿弥陀佛!”

九僧的目光一齐掠过厅顶,怨声道:“我少林与你何仇何恨,竟下此毒手?”

厅顶冷笑一声,道:“碧目贼秃,身为血魔帮江北总坛坛主,为虎作怅,更丢尽少林寺武林正宗门风,我为你们锄姦除恶,你们如再不悔悟,老夫也饶不了你们!”

九僧虽满脸现出愤然之色,但也无可奈何,九僧抬起碧目神僧的尸体,大念大悲咒,幽幽而去!

武尊府传出一阵朗爽的长笑。

这时,有个女子口音道:“青松哥!想不到你的功力进境如此之快,竟能一掌毙了少林老鬼。”

独孤青松答道:“这是地将老前辈“天威掌法”的奇功。”

“青松哥,我们这样设下此计,以逸待劳,你看何时血魔帮万极帝君才会亲自来到?而且要是万极幻女先到,地将老前辈曾说道,他只要除去万极幻女,便即归隐,以你此刻的功力,能单独对付万极帝君么?”

独孤青松的声音又道:“蓉妹,你放心!我虽不能说必胜万极帝君,想必不致败给他。”

武尊府中从外面看去是静悄悄的,但那摆在武林金鼎的顶上,却有一间精致绝伦的楼室。

室中布置得富丽堂皇,陈放着琳琅满目的珍宝,室中独孤青松穿着银甲,和冷雁蓉一身素淡的装束成了一个鲜明的对照。

这时,独孤青松正在脱下银甲,重穿上他一袭青衫,情意至深的望着冷雁蓉,道:“蓉妹,这些日难为你独力请人兴建这座武尊府,你辛苦了!”

冷雁蓉含情脉脉的答道:“那算得什么?青松哥,你和地将老前辈连日奔波,到处厮杀,给血魔帮的重伤,想血魔帮定然闻风丧胆了!”

独孤青松渐渐脸色严肃起来,且有些忧虑之色,道:“这事也太伤天和,近日来杀人无数,可是却非血魔帮的正主。”

冷雁蓉双眸一亮,又问道:“青松哥,我有一事,始终不明白,照说我们的对象是血魔帮,为何不捣他的巢,却杀追他的外围、各地镖局?”

独孤青松长叹一声道:“蓉妹,你的话说得一点不错。可是血魔帮总坛自离万极宫后,却不知搬到何处去了,我与地将老前辈曾两次暗探巫山神女峰,始终找不到他的巢穴,因此才出此下策。

他走至冷雁蓉的身边,轻轻的拥住了她,柔声又道:“蓉妹,我们还是暂时忘记这些事吧,这些日来我很想念你!”

冷雁蓉含羞的答道:“我也很想念你,青松哥,我们何时能扫荡血魔帮一齐回卿卿谷?”

独孤青松脸上又现出悲容,道:“我想不会太久吧!如今爹娘不知可好?”

冷雁蓉连忙安慰道:“青松哥,看你又想起了爹娘,愁眉苦脸,我想吉人天相,只要血魔帮不知武林金鼎的获得者是你,他决不至于骤下毒手。

“怕就怕事不机密。”

“你我带上人皮面具,有谁知我们的真正面目?”

独孤青松点点头道:“但愿中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金鼎再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烈马刀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