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马刀客》

第二十一章 收徒传警

作者:上官鼎

那条黑影站在独孤青松榻旁久久不动,室中只听到独孤青松均匀的呼吸之声,终于那条黑影低声道:“徒儿醒来!”

独孤青松这时是何等功力,百丈之外飞花落叶,都难逃他的双耳,何况近在咫尺的语声,他一惊醒来,平跃而起,但见一条高大的人影,站在榻旁,沉声喝道:“谁?”

双掌已蓄满功劲,随机待发,人影更沉喝道:“徒儿不得鲁莽!”

独孤青松蓦地不觉一怔,他夜以能视物的双目一触,便见地将双目炯炯射着两道慑人寒芒,盯视着他。

独孤青松回想地将刚才的话声,心中一动,不悦道:“老前辈,你刚才称晚辈什么?”

“老夫不配作你的师父?”

地将的话也有些愤愤然,独孤青松双目圆睁,猛地退了两步,连声道:“不,不,晚辈身为鬼府掌门人,岂能叛师别投,老前辈!请你别再逼迫我!”

“唔,谁逼迫你来?”

“老前辈轻视鬼府的一派。”

地将目光更加犀利的盯着独孤青松,蓦地好似不耐烦,怒道:“不管你是何门何派,老夫授了你全身功夫,你就要拜我为师。”

独孤青松全身一凛,哼了一声道:“任何人也休想我独孤青松成为叛师之徒。”

“难道你真不愿!”

“晚辈白天已经言明。”

“白天是白天,夜里是夜里,你不从也得从。”

“我偏不从。”

地将的脸色这时十分难看,银发俱竖,双目似要喷出火来,桀桀不住的怪笑,在这深广的武尊府中,他的怪笑显得有点恐怖之感。

他边笑边向室门移去,喃喃道:“独孤青松,你不尊我为师,不要后悔!”

独孤青松坚决的答道:“晚辈做事从不后悔!”

地将身形一闪已出了室门外,但独孤青松忽听到赤叶夫人的传话道:“孩子,你错了!”

独孤青松一怔,实际他是痛苦的,他拒绝地将乃出于不得已。

赤叶夫人的声音继续道:“孩子,你们的话我全已听见,你为什么不深想想呢?地将前辈已允许你不必离开鬼府一门拜他为师。”

独孤青松双目大蹬,急传音答道:“这……这我听不懂。”

“他不是说过不管你是何门何派吗?”

“啊……”

独孤青松如梦初醒全身一凛,猛然跃出室外,大叫道:“老前辈别走啊!我拜您老人家为师,我答应了!”

他的大叫之声响彻整个武尊府中,但却无人回答他,一种万分的愧咎之感侵袭在心头,他痛苦的自责,更加声声大叫。

一声,两声,三声。

终于无人回应他。

就在这里冷雁蓉、赤叶夫人和赤叶公主闻声赶来,赤时夫人见着先自叹一声,柔声动道:“孩子,你再喊叫也没用了,他这次真的走了!”

独孤青松紧摆双拳,大声呼道:“不,他不会走,我已答应拜他为师,他不会走的。”

“别倔强了吧,孩子,你已刺伤了他,恐怕今生你已不能复见他了!但你不可气馁,他不见你,你还可找他啊!”

冷雁蓉见独孤青松这种激动悲伤的模样,大是不忍。也上前劝道:“青松哥你该冷静些,从前你遭遇大变时,不是很镇定的么?”

独孤青松并未听两人的话,猛然他脚下一点,疾射出武尊府,大叫道:“老前辈,你纵然走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你,我对你不起,你是我的大恩人,又将全身的功艺授给我,我竟这样的刺伤你,我不是人……”

但他身刚出武尊府,话声末落,蓦然间,距离武尊府一里之外,传来一声惊心夺魄的惨叫。

叫声凄厉,听到独孤青松的耳中也觉心中一寒。

最奇怪的是这声惨叫之声,真气十足,至少内功修为已是炉火纯青之人,始能发出这样的一声划破长空的叫声。

独孤青松虽不知这是怎么回事,但也不禁心头大震,立时就朝发出惨叫之处,全力展出鬼影无形轻功赶去。

他这里刚刚飘身纵起,突然一个急刹,又停下身来,朝旁一闪,两道神光莹莹的目光,瞪视着前方。

这时,便隐隐听到衣袂振空,嗖嗖连声。

同时,三条人影急如星飞,朝这边扑来。

其中一人特别的高大臃肿,全身金光闪闪,另外两人也身材伟岸。

独孤青松脑中闪过一念,忖道:“这三人是谁?竟有这等功力?”

三条人影幌眼已在十丈之余,只是便听到三条人影来路之上,一个沉雄的声音,以命令的口吻,冷峻臻极的道:“平儿,今夜务必到手不可!”

独孤青松大吃一惊,他从未见过这等在一里之外发话之人,显然此人的功力高不可测,他吃惊之余,更是大惊,原来三条人影来的正是血魔帮万极天尊、九龙神魔金鼎和武当赤发尊者。

可悲的是万极天尊这时显得臃肿,只是提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人,独孤青松一看竟是地将。

他这惊,只觉得天旋地转,全身的血脉贲张,他几乎不敢相信是事实。

他地将,数十年前威震宇内,肃清群魔的一代神将,竟落在万极天尊之手,这可能吗?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

但这是事实。

他不能否认这事实的存在——地将被提在万极天尊高大魁伟的手里。

独孤青松忍不住了。

猛地——他一声暴喝:“站住!”

万极天尊,九龙神魔,赤发尊者蓦然止步,随即暴出一阵狂笑道:“果然敢自称武林至尊之名的是你们三个专以投镖为名,与我血魔帮三番两次为敌的三个老不死,你,你到底是谁,报上名来?”

这时的,独孤青松自然是一色灰衣打扮,脸上更带有人皮面具,他们自然认他不出。他这时见地将被擒,理智早失,哪里还想报名,猛地抢上二丈,狂喝道:“放下地将……”

底下的话未曾出口,血魔帮主已狂声大笑,道:“说得好听,连你自身难保,你还想救人?”

独孤青松双掌蓄运十成功力,又猛喝道:“放下!”

“没有那么好听的话。”

独孤青松双掌一错,便要全力挥掌而出。

但他尚未出手,九龙抑魔大喝一声,道:“地将,除非你不要他的命,否则你就发掌吧。”

独孤青松闻言,微微舒了口气,暗叫道:“他还没死,地将老前辈还没死……”

顿时他理智清醒了不少,知道这时不能轻举妄动,否则他们将地将老前辈杀了,自己终生引为痛苦难当的憾事。

他就将劈出的双掌,猛又撤回,大喝道:“在这武尊府前,你们要怎样?”

九龙神魔狂笑,道:“武尊府,谁承认你们是武尊?老匹夫,你要识趣的话,赶紧献出武林金鼎,帝君或可放你一命。”

独孤青松一心一意只在暂时救人要紧,喝道:“哼,在本尊之前,你们还敢放肆,速与我将他放下。”

三人又是—阵狂笑,武当赤发尊者笑声之中,尖声尖气笑道:“放下!老匹夫,你着急了么?此人一代神将,名头吓人,但仍难逃出本帮之手,你既能与他同伙,想也不是无名之辈,快报上名来。”

“哼!哼!你这武当的败类,你不配。”

赤发尊者气得全身一抖,手中的一柄长剑,抖出三朵寒光耀眼的剑花,尖厉的大声,骂道:“老匹夫!你可是也想找死。”

独孤青松目光朝他脸上一掠,这时他已完全冷静了,他知道今夜之事,非是易与,显然血魔帮除帮主、九龙神魔、赤发尊者外,老魔头万极帝君也到来,只不过,他仍留在一里之外,遥遥监视,未曾现身而已。

而老魔既敢以留在一里之地,放心万极天尊等人来到武尊府前,必是有所恃,放心得下,那他的功力就不知高到如何程度了!”

独孤青松冷声答道:“不知是我找死,还是你找死?哼,三招之内,我要你血溅当场,为武当除你这无耻败类。”

赤发尊者振剑踏上一步,阴笑道:“大言不惭。”

独孤青松一声暴喝:“走着瞧吧。”

单掌一拂,打出一股掌风,掌风虽猛,出掌却嫌缓慢了些。

赤发尊者振剑而攻、朵朵剑花铺盖而上,同时细声细气怪笑道:“老匹夫,凭你这一手还不配。”

独孤青松身形一闪,避过赤发尊者剑势的攻路,一沉身,双掌齐出,但这双掌打出的掌风仍不甚凛烈。

赤发尊者单掌一挥,也扫出一股掌风。竟敢以硬接,两掌力“篷!”的一声大响,两人同时身形一晃,各自退了一步。

独孤青松哼了一声,暗喜道:“赤发尊者,明年今日便是你的忌辰。”

赤发尊者却自以为试出独孤青松的功力有限,不觉精神一振,“玄玄剑法”应剑出手,格格三朵剑花狠辣诡奇无比,朝独孤青松全身要害刺来。

独孤青松招招后退,真似只有招架之功。

九龙神魔虬须一掀,哈哈大笑道:“这样平平武技,竟也妄图武尊之称。”

独孤青松故意无比的愤怒喝道:“老夫警告你,金鼎!你也命在旦夕。”

九龙神魔更加哈哈狂笑,道:“老匹夫,你识人不少!除此之外,一无可取。”

这时赤发尊者运剑更加凛厉逼来。

独孤青松冷哼一声,道:“赤发尊者,老夫念你成名不易,你如再不撤剑,哼,你这条老命算是完结了。”

赤发尊者怪笑一声,毫无怯色,运剑出手更快。

独孤青松蓦地狂笑了起来,他的笑浪也划破夜空,传出一里之外,一里之外,立听啸声顿起,只在刹那间,那啸声便几乎已近了一半。

独孤青松运起了天威掌法的“天威地烈”,一股狂飙,铺天盖地,重若山岳压向赤发尊者。

赤发尊者轻敌在前,这时虽发觉有变,待运功抵敌时,已至不及,轰地一震,赤发尊者厉声惨叫一声,红影一晃,被掌风击出五丈开外,叭地跌得脑浆迸裂,死于就地。

独孤青松一掌震毙赤发尊者,血魔帮主、九龙神魔愕然惊退二步,独孤青松身形一晃已逼近血魔帮主,大喝道:“放下地将。”

血魔帮主反身前跨了一大步,将地将的身子一举,刚声道:“匹夫,你发掌吧。”

独孤青松双目一掠地将,他双目紧闭,全身瘫软,显然被人点了重穴。

独孤青松心如刀割,倒退了一步,怒声问道:“你想怎样?”

“献出武林金鼎。”

“不,除非你把我毙了,否则你休想。”

血魔帮主虽看不出独孤青松脸上的表情,但他仍能感觉独孤青松对地将的急切关怀,狞笑道:“你的命如草芥,我便要了这一代神将的性命。”

说着,他一掌便贴在地将的天灵。

双目便逼视着独孤青松。

独孤青松心中如被万刀割刺,不由自主的又倒退了半步,全身更不住的颤抖,狂声喝道:“慢着。”

血魔帮主知道捏着他的要害,更加狞声狂笑,道:“怎么样,你是要他没命,还是要武林金鼎?”十丈之外飘来一个沉雄绝伦的口音:“平儿,你做得好!”

血魔帮主转头朗笑一声,答道:“爹,你尽管放心,老匹夫无可奈何于我。”

“你恐怕看走了眼。”

“怎么说?”

“他不象是个老东西。”

“他的功力之高却不可忽视,爹爹!你说天将已死,是真的吗?”

“爹爹骗你作甚?他死在你娘的手里。”

血魔帮主又盯着独孤青松一眼,大声又道:“爹,那么这人又是谁?他功力之高,几可与地将相提并论。”

“哼,也不是你爹爹的对手。”

“爹爹功力通神,当然他差得太远。”

“那么赶紧逼他献出武林金鼎吧,和他磨蹭什么呢?”血魔帮主又大笑连声,突然脸色一沉.喝道:“老匹夫,你既不愿地将死去,就赶快献出武林金鼎吧?这是最后一个机会,否则,哼,你道我万极天尊不敢杀他。”

独孤青松脑中嗡嗡作响,脚步踉跄,是献出金鼎,还是先救地将?

武林金鼎一经献出,武林从此沉沦于血魔帮之手,陷自己于不仁。

不救地将,自己又将成为不义。

独孤青松难以作此决定,他在心中大喊道:“武林金鼎,我不能任血魔帮得去。”

但是他又想到,地将性命将因此不保。

“我不能不救地将前辈。”

猛地,他双目射出两道愤怒的杀光,罩定血魔帮主,厉声道:“罢了。血魔帮主,我会杀掉你。”

“别岔开话题,你到底献不献出武林金鼎?”独孤青松这时面临着最大的冲突,仁义之间,必须要他怎样取舍,他怎么办?

突然,他耳中飘来了赤叶夫人的传音,道:“孩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 收徒传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烈马刀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