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马刀客》

第二十二章 大泽鱼女

作者:上官鼎

万极幻女厉声道:“老匹夫,你笑个什么劲,你快说出来我万极幻女与你何仇何恨?”

地将双目凶光大发,恨极怒极的道:“你害死我齐哥哥。”

“你齐哥哥是谁?我从未认识姓齐之人。”

“天将,你不认识么?”

万极幻女厉笑道:“老匹夫,我什么时候认识天将,如我说没错,那当是七八十年前的事,那时我万极幻女仅只是个十几岁廿不到的小女子,怎会识得名动一时的天将?”

地将气恨得牙痒痒的,喝道:“住嘴!万极幻女!你暗地掳走齐哥哥妻子——公主,假扮了公主的身份,在皇上之前奏告齐哥哥谋叛,齐哥哥因此赐死,你这妖女,你说有没有。”

万极幻女忽然咯咯的笑了起来,笑声竟然十分的清脆,地将一听这笑声,头脑发炸,暗道:“这笑分明与大嫂的笑声毫无分别,怪不得她装起公主来,竞能满住她父皇。”

万极幻女笑过一阵,道:“老匹夫,你说得好听,竟把我万极幻女说成通天之能。你有何证据,说我万极幻女扮了公主陷害天将?”

地将怒极道:“妖女,你还想抵赖,方才你那笑声就分明与公主一样?”

“笑话,你说公主与我一样不可吗?再说我笑得与她一样,就能说我万极幻女扮了公主么?这是那种道理?”

地将被她说得哑口无言,突然狂怒道:“妖女,齐哥哥临刑前说出了你万极幻女之名。”

万极幻女也怒叱道:“老匹夫,你别强词夺理,我不会怕你,随你怎么办好了。”

地将运起全身功力,亮掌狂劈过去,更厉吼道:“妖女!公主被你怎样了?”

万极幻女从独孤青松身上得了地将纪事,虽尚未将地将全身本事完全学去,但至少已摸清他的路数,成竹在胸,一闪又躲过了掌风,冷笑道:“公主么?怕不早已埋骨荒山了。”

地将气得全身直抖,如海如山的掌力正又要狂罩过去。

蓦地一声冷笑飘至,道:“不见得。”

万极幻女和地将同时一惊,十几丈外便传出两个女子吃吃的笑声,道:“兰姐,听说万极幻女是一代尤物,咱们姐妹俩便扯下她那罩面黑巾瞧瞧看怎样?”“秋妹,你又想顽皮了,你难道不知她阴狠毒辣,一个不小心,别着了她的毒手。”

“兰姐放心,凭她两手,还奈何我不了。”

话音一落,一条白影晃身而至。

万极幻女连退两大步。

白影来去如电,衣不带风,一声冷笑,已到了万极幻女的身前。

万极幻女怒吼一声,劈手一掌挥出,一股阴寒至极的掌风,劈面扫到。

白影一晃,快似光闪,已转到了她背后。

万极幻女大惊之下,向前掠去。

地将双掌一举,厉喝道:“妖女,你找死来。”

万极幻女一见骇然横跃。

就在这时,她身后又转出一声冷笑,道:“万极幻女,天下之人无人见过你的真面目,今夜姑娘便要瞧瞧你,看看你美到什么程度。”

话音一落,万极幻女蓦感后颈一凉,不禁亡魂皆冒,厉叫一声,转身打出一股阴寒掌劲。

谁如就在她转身之间,只感白影一晃,脸上一凉,一个女子“啊”了一声道:“啊!果真是美如天仙。”

地将抬目一望,顿时也目瞪口呆,暗忖:“万极幻女年龄至少也在九十一百之间,她竟仍能保持二十岁模样,真是太不容易了。”

万极幻女这一被那白衣女子扯下罩面黑纱,立时疯如狂的暴跳如雷。

白衣女子忽然“咦”了一声。

万极幻女双掌呼地劈到,白衣女飘身让过,道:“万极幻女,你竟在黑纱之内尚带着人皮而具,今夜我就不信不能看着你的真面目?”她欺身间又向万极幻女掠去。

另外一个女子,这时也缓缓的的移过身来笑道:“秋妹,你只要看她那双干枯的鸟爪,便知外传她的美艳十足不足为信。”

万极幻女一听狂叫一声,猛劈一掌,飘身十丈,竟想逃走。

白衣女娇叱一声:“哪里走?”

如影随形,美妙的身形划起一道弧形,但却快得惊人,一晃之间已挡在万极幻女的的面前,伸手间将万极幻女的人皮面具抹下,现出了一张既老又丑的脸。

这时地将全身激动,怒喝道:“两位姑娘,将她截下,她与我血仇未清,今夜我要活剥了她这妖女。”

说着纵身便扑。

万极幻女骇极的厉叫连声。

这称做秋妹的少女一面紧紧的盯住万极幻女,同时大声道:“兰姐,怎么办真的把她截下么?”“不,秋妹,你忘了师父的话么,她要亲自活捉住她,走吧!她逃不出师父的手掌的。”

“啊,是真的,我几乎将师父的话忘了”

他一听两少女要将万极幻女放走,不禁怒叫连天,狂击道:“你两个丫头走开些,老夫自会劈了她。”

白衣女闪身—让,笑道:“老人家,你去劈她吧,咱们走。”

地将厉啸一声,腾身而扑,天威一掌一掌的朝万极幻女劈去。

万极幻女见白衣少女自动退走,心头放下了一块石头,惨厉的阴声一笑,立时展动轻功,地将的掌风便掌掌落空。

万极幻女惨然厉叫一声,道:“老匹夫,今夜这笔帐,咱们慢慢地算。”

说罢腾身而起。

地将哪里肯舍,灰影一晃也跟踪而起。

万极幻女身在空中,阴叱一声。

阴寒的掌力劈面打到,地将还手不及,身子一沉,就在这迟缓之间,万极幻女已几个起落,飘出了数十丈外,对两个白衣女厉叫道:“你两贱婢,有胆就亮出字号,老娘忘不了你。”

揭她面具的白衣女,顿时冷叱道:“你不配问,万极幻女,你如不再快走,惹得姑娘性起,别以为你已在数十丈,姑娘照能给你一手擒来。”

万极幻女惨叫一声,一溜烟走得无影无踪,却留下她临走时的阴笑道:“血魔帮与他们誓不两立。”

白衣少女微微一笑转身,两女姗姗而行。

气恨得浑身发抖的地将,好容易遇上万极幻女,不料仍被她逃去。不由大喝一声,道:“两位姑娘留步!老夫有话说。”

两个白衣女头也不回的怏怏答道:“有话以后再说。”

地将更是气得吹胡瞪眼,展开轻功朝两女追去,可是任他怎样运起了全身功力,而两女却仍是那种姗姗而行,地将就是赶她两人不上。

地将心头一震,啊了一声,喃喃道:“这是缩地术啊!千百年来绝传于江湖上的无上轻功绝学,竟在这两个女子的身上出现,到底她们是何来路?”

地将这样一想,知道今夜万万追她两人不上,立时停了来。重重的哼了一声,望着两女从容而去。

地将只好怏怏的回转武尊府,便见独孤青松又已入定,冷雁蓉和赤叶公主虹儿一步不离的守护在他身边。

石室中的气氛显得非常沉寂而严肃。

地将望了独孤青松一眼,脸上稍稍现出一抹喜色,对坐在一旁的赤叶夫人微微一笑,低声道:“他果然是武林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材异凛,就这短短一个更次,掌伤已将复原,看来他比之昔年我那老哥哥更要高上一筹了。”

赤叶夫人颔首微笑,道:“老前辈洪福齐天,能收到这样的徒儿,也足慰生平了。”

地将被赤叶夫人这样一提,眉目间忽绽开了愉快的笑意,捋着垂胸白须,满意的深情注视了独孤青松一眼。

赤叶夫人停了停,忽然转口低问道:“老前辈,刚你您遇着万极幻女那魔女了么?”

地将立又愤然作色,道:“老妖妇,今夜竟被她逃走了!唉,年纪一大,越来越不中用了。”

“老前辈说哪里话来?只因老前辈忘了,老妖妇从独孤青松手时夺了老前辈地纪事,对老前辈的武功数路已摸清,所以才让她逃出老前辈之手。”

地将一听恍然悟道:“果然不错,还是夫人心思细密。怎么我刚才就想它不起?不然我倒转施为,谅她也逃不出手去。”

言下十分的可惜!

赤叶夫人端庄的脸容上现出了一丝微笑,又道:“不过,老前辈也别心急,老妖妇终难逃报应,倒是那两个白衣女子,武功奇高,必是刚才奉命护府之女子,前辈看出她们的路数么?”

地将苦笑,道:“两女是武功是武林失传绝学,老夫自愧弗如。”

赤叶夫人若有所思的微微一笑。

地将忽问道:“夫人好似已见我与万极幻女周旋了。

赤叶夫人道:“我在暗中察看,可是因尚有多人被困在血魔帮之中,恕我不能出面相助。不过,万极幻女十数人前来,仅她一人逃生,想她近日当不敢再来了。”

地将啊了一声,赤叶夫人立时道:“武尊府内倒毙有十几具尸首之多,想都是被两女所毙,十具死尸都是被一种极为厉害的掌功,透穴而死。”

地将摇了摇头,道:“透穴的掌风除了神风掌外,别无他种掌功能有此力,神风无声无形,触及人身数股锐劲,透入穴道,专破护身罡气,怪不得万极帝君与那种神秘怪客只一掌立马的大叫而逃。”

赤叶夫人默然道:“那此人定是神风大帝的传人了。”

地特点点头道:“那只有如此想了。”

这时五更将近,转眼便快要天明,地将和赤叶夫人各端坐闭目歇息!

次日,独孤青松仍继续运功疗伤,一直未曾醒过。赤叶夫人和地将谈话甚为投机,赤叶夫人便问到地将昨夜离别事,准备到哪里去。

地将也爽直的告诉她已从那就擒的中年叫化口中,探出血魔帮的总坛所在,原来正是巫山的九曲洞,但九曲洞有外洞内洞之分,又可谓是内九曲、外九曲。

外九曲,血魔帮尽量使它荒废尘封,好似绝无人迹之模样,故一般人不易发现,那也就是万极帝君数十年隐迹练功地,其凶猛险诡自不待言。

地将就是准备单身潜赶九曲洞,找寻万极幻女的下落。

他这一说话,与赤叶夫人所猜想无异,也就不多发问了。

三日之期转眼过去,洪泽湖畔武尊府内未再有人扰袭,独孤青松也已收功,不但伤愈,旦经这三日的静中运功参修,更将不到火候的护身罡气练成。

他精神焕发的对地将道:“师父,三日前那暗中援手之人叫徒儿今日游洪泽,想必还有事情,徒儿想早点驾舟湖上。师父有何吩咐?”

地将望了望他,放心地道:“徒儿掌伤已复,且额上毫无显亮,你去吧,早去早回。”

独孤青松应诺一声,备了一叶扁舟,快登舟出湖之际,冷雁蓉深情的对他道:“青松哥,我也想去。”

独孤青松柔声道:“蓉妹,武林奇人都有些怪,那晚他救人而不愿现身便是一例,而且此行尚不知有何遭,蓉妹还是别去的好。”

冷雁蓉知独孤青松说的是实话,黯然道:“那么青松哥小心了。”

“我一定很快的回来。”

说罢他跳上扁舟,朝湖心疾驶而去。

冷雁蓉直望着独孤青松扁舟在千顷烟波之中消失始回武尊府。

这日晴空万里,清秋的阳光照射在碧被之上,发出柔和动人的波光,独孤青松顿感心旷神怡,独撑扁舟,往湖心驶去。

湖中渔舟片片,不时传来渔歌声声。

独孤青松一声朗啸,驾舟如飞,谁知正在这时,横里一舟猛闯而来,速度竟也快得惊人,恍眼间,已在独孤青松舟前不足一丈之远。

更奇怪的是那舟到了独孤青松舟前,忽然缓慢了下来,眼看着独孤青松所驾小舟刹那间便要撞及那舟。

独孤青松不禁惊得啊呀一声。

但独孤青松从小在白马湖畔驾驶过舟,手法娴熟,在急在眉睫不得已之际,只好借用武功,发掌停舟了。

他猛地“蓬”一掌拍向舟前,全身一沉,顿时将小舟稳住,幸未撞着那条小舟。

谁知他所发掌力,“篷”地一声击着水面,“哗啦”飞起大片水花,真朝那小舟之上溅去。

那条小舟上发出了两声女子惊呼之声,水花已溅得满身满脸,两个渔家女装的少女,顿时怒骂道:“哪里来的野杂种,敢到洪泽湖上来撒野。”

独孤青松被骂得面红耳热,连忙道歉道:“两位站娘息怒,老夫一时之过,望姑娘原谅。”

独弧青松仍是灰衣,带着人皮面具,故自称老夫。

两渔家女中一个,怒哼一声,道:“哼!你这个老家伙的眼睛长到哪里去了?既泼了姑娘一身水就这样道歉了事么?没那么便宜的事。”

独孤青松一心一意想赶到湖心,不愿惹事,谦声道:“老夫向姑娘陪不是既不接纳,那要老夫怎样?”

“哼,要你跪上磕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 大泽鱼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烈马刀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