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马刀客》

第二十三章 化血神功

作者:上官鼎

独孤青松拜别公主,出了帝谷后还听得兰儿秋儿的声音从谷中传出“青松哥,再见。”

独孤青松不自觉的也甚觉依依。

他独驶小舟从石洞走出后,又将他的灰衣面具穿带了起来,顿时又成了一个灰衣老人,沿着崖的边缘缓缓而驶。

心中却还在想着八天来在帝谷所学的神风掌力。

但这日风大,吹起湖面的波浪击打在岩石之上,啪啪作响。

他驶不多一程,一阵风吹击向岩石之上,忽地发出一声呼啸之声。

“救我,救我。”

这声音深沉,久久不息,恰似深山的回音一般,独孤青松不禁十分的奇怪,仰面而望,却又看不出丝毫的异迹。

他心里想:“这不是真的人声,这还是因风关系吹在岩上,偶然发出的这种声音。”

他催舟又行,可是驶不到三丈,那声音又从岩石之上传来。

“救我!救我!救……我!”

这次独孤青松听得清清楚楚,那声音是五十丈崖下的的岩石中发出,“救我”之声显得深沉而凄凉。

这像是一种从垂死的人口中发出的声音。

一股强烈的好奇之心袭上独孤青松的心头,暗忖道:“我既知有人呼救,岂能见死而置之不理?”

他望那片危崖,简直是陡峭笔立,他又有些犹疑,暗道:“岂有此理,有谁竟能爬上那上面去?如真能上去,那这人轻功至少已是武林一流高手了。”

但他又无法克制心中那股好奇之心,终于决定上去看看。

他催舟岩旁,仰面望着那片危崖半顷,决定了落脚之处。

然后便从小舟之上飘身而起,掠上崖壁,在早经看好的落脚处一点,第二次腾身又起,终于他到达了那发出声响之处。

他看见那里是个被一块尖利的大石封住了的石洞,洞的两旁留有缝隙,风向对准尖石时,尖石的破风以及风涌入隙缝之内,便发出“救我”之声。

独孤青松找出了声响的原委,不禁哑然失笑,正待跃下回舟离去,他的目光一触之下,忽见那尖石的一侧,竟有一行字迹,字迹被风磨蚀之故,已显模糊。

他为好奇心所使,仔细的辩认了一阵,上刻道:“算你造化,进来。”

独孤青松一怔,忖道:“好狂妄的口气。”

但他终于取出那块尖石,现出了洞口,可是这石洞竟仅有五尺深浅,就在洞外便一眼看见洞里坐了一具枯尸,显然已死去多时,身上甚至已起了藓苔,但是不知如何,这具枯尸特别的地方,便是他的皮骨仍然完好无损。

唯一的伤处,他胸前有个拇指大小的洞,独孤青松往后看看,这洞竟从前胸,穿透背心,真是匪夷所思。

就在这时,独孤青松目光一触左壁,突见左壁密密麻麻写了无数的黑字,首先几个字便是:“造化前缘,此乃天意,吾血影子蚩回,血影宫第四帝君,先前诛人三千,恶贯满盈,与神风大帝狠斗七日七夜,先创于彼之神风掌下,后又为隐于暗中人指力洞穿吾体,出血至绝,临死自思,诸多奥伤,愿汝功成恩报,替吾偿还血债三千,授帝君之位,造福人前。”

随后所记载完全是化血神功的不传之秘。

独孤青松看了全身抖颤,不禁大叫,道:“化血神功!化血神功!啊!这邪功我不学。”

他转身便想出洞,可是目光第二次朝那具枯尸看去时,隐约尚可看出蚩回死时的脸上的神情,是一种悲伤而痛苦的表情。

独孤青松忽然想起了师父厉鬼上人的弃邪归正,但可惜这血影子痛悟前非之际已是快死之人。

独孤青松不禁满怀同情之心,又看看在石壁之上的化血真传。

这一看顿时神往,竟一口气将所载化血神功看完,心想:“这化血神功果然神奥绝伦,但是一个人要将体内的血脉与元气穴练成相通合一,那几乎是不可能之事。”

独孤青松又细读了化血冲功一遍,无形中已经记熟。

他苦笑,自语道:“化血神功练到动脉与气穴通合之时,便可化为血影,无人能敌,但这种邪毒之功,我不去练它。”

他喃喃的对血影子干枯的尸体道:老前辈!很对不起,我不能练化血神功,这种功夫过份歹毒,一但化为血影时,武林人不成为丑类。”

谁知无巧不巧,他刚说完这句话,一阵风从洞外吹了进来,血影子的尸体蓦然向后一昂,被后面的洞壁一挡猛又向前一扑。倒在地上,立时四分五裂,尸骨散碎一地。原来这具尸体看来完好,实际已经枯化朽蚀,哪经得起这—跌?

独孤青松摇摇头苦笑,道:“老前辈,我不能练,我实在不能练。”

他又将洞壁的化血神功的字迹抹去,自语道:“这种邪功我不能留给别人学去作恶。”

他自觉欣喜这想法不错,退出了石洞,跃下小舟中,驶回武尊府去。

小舟方驶至武尊府的洪泽湖边,便见地将师父站在湖岸焦急的等待。

独孤青松才到身前丈远处,他已一阵怪笑,暴跳怒叫道:“徒儿,你这小子到哪里去了呢?”

独孤青松想起在帝谷中会见公主之事,远远微笑道:“师父,徒儿作客八天。”

小舟疾快的拢岸,独孤青松跳上岸。

地将更怒叫道:“这是什么时候?血魔帮劫去武林金鼎,公然在青城山望月坪搭建武尊府,散发武林帖,召开金鼎大典,武林人已纷纷赶去青城,你还有心作客?”

独孤青松一惊,呐呐道:“血魔帮什么时候召集金鼎大会,师父为何不去?”

“我在等你啊,金鼎大会只有三天之期限,一旦万极帝君战胜群豪,四海归宗听令于他,你再要与他作对,那武林便会是你的敌人了,咱们决不能在那老魔头登上武尊之位。”

独孤青松默默片刻,点头道:“那是自然。”

这时,冷雁蓉与虹儿从远处奔来,一见独孤青松大喜道:“青松哥,你去那里了啊,真急死人。”

独孤青松简单的道:“我在帝谷盘桓了八天!”

“帝谷,什么帝谷?”

“神风大帝归隐之处,称为帝谷。”

地将目光一亮,盯着独孤青松上下打量了一番,忽然低声问道:“徒儿,你可见着那奇人?”

“见着了。”

“他是谁?”

独孤青松双目射出两道奇光,神秘的一笑道:“师父,你猜猜看。”

地将不禁一怔,一声怪笑,道:“此人我认识么?我认识之中无此奇高功力之人,我怎能猜得着?”

独孤青松有心使师父惊喜一番,又微笑道:“师父,只要您猜自然得着,此人与师父可是好熟!怎的师父想不起了?”地将听了更加莫明其妙,苦思了一阵,大摇其头道:“肯定不识此人,我与老哥哥艺成别师下山,相遇于湘江,结为刎颈之交后,便入宫廷,与江湖素少来往,哪有这样一个朋友?”

独孤青松仍然双目发亮地盯着地将,道:“师父,就您老人家熟悉的人中猜猜看看?”

地将皱皱眉,呐呐道:“我熟悉的人么?这个……这个……除了老哥哥和公主……”

蓦地,他全身一抖,一把扣住了独孤青松的手腕,双目大睁,怪声大叫道:“你别卖关子了,到底是谁还不说给师父听。”

独孤青松见地将这等紧张激动,连忙道:“师父,你已猜着了。”

地将全身又猛然一阵抖颤,狂叫道:“我猜着了,我猜着了,她……她是公主,是……是大嫂?啊!天啊。”

地将狂叫声中,老泪忽然泉涌而出,仍然大叫道:“真是她吗?是公主,是大嫂?青松儿,我的乖徒儿,快说出来师父听啊,她真的是公主?”

独孤青松连声应道:“是的,师父,是公主,师伯母!她现在是神风大帝的传人。”

地将扣住他手腕一带,蓦地凌空而起,掠上了小舟,急不可待,道:“带我去见她,不想我罗辉今生还有见大嫂之机会,她怎样了?恐怕也是老掉脱牙了。”

“不,师父,她看来还是三十许人呢。”

地将朝湖岸猛然击出一掌,小舟疾然驶出十丈。

可是独孤青松猛地想起了血魔帮召开金鼎大会,一分一秒的时间都要争取,猛地忽从小舟上嗖地窜身而起,轻灵巧快,轻飘飘的落在岸上。

地将全神一愕,怒目瞪视着独孤青松。

独孤青松赶紧道:“师父,血魔帮开那金鼎大会时限逼近,徒儿不能陪师父同去,好在帝谷离此不远,向东北行二十里,沿湖岸,见一巨石凸出岩壁之处,是帝谷入口之处,师父快去快回,徒儿决定即时起程奔青城。”

地将怔怔地盯住独孤青松,半响道:“你一人去青城?”

“师父,您可是放心不下?伯母已传给徒儿神风掌。”

地将啊了一声,单袖一挥,那条小舟便急驶而去。

独孤青松与冷雁蓉、虹儿,目送地将去后,携手回到武尊府见过了赤叶夫人,把要独上青城的话说了。

赤叶夫人颔首道:“你去吧,我道中人遇此大事,那是非去不可,即或不胜也要去一趟,不过……”

独孤青松问道:“大娘,你还有事?”

赤叶夫人庄重的道:“你记不记得囚禁的那两个万极幻女的弟子,前几日我拷问她两人你娘等人的下落,据说是什么血影宫。”

独孤青松神情大变,倒退一步,大声道:“当真?”

赤叶夫人凝视了独孤青松一眼,疑问道:“那不会假,松儿,你知道血影宫?怎么我从未听过此名?”

独孤青松道:“孩儿也是这次在帝谷才知道的,血影宫乃是百年前血影子蚩回的行宫。”

“血影子蚩回。”

赤叶夫人双目骇然大睁,脸上一阵抽搐,惊声道:“就是那杀人盈千万,给武林带来无边杀劫的血影子蚩回?那血影宫在哪里呢?谁有这么大的胆量,敢以前去?”

独孤青松惘然道:“血影宫在哪里孩儿也不知道,但爹娘伯叔们既被困在血影宫中,好歹我也要找着那地方。”

“啊,青松儿,想当年血影子身化血影,有形无体,神出鬼没,中人无救,你到血影宫去,岂非去送死?”

独孤青松摇头道:“大娘,孩儿准可去得,大帝的神风掌专克化血神功,且化血神功已失真传,当今已无人能身化血影了。”

独孤青松一面说着,一面暗想:“当然那是除我之外。”

赤叶夫人这才点头。

独孤青松立即与赤叶夫人和冷雁蓉、虹儿告别。

冷雁蓉深情款款,脸上露出黯然惜别之色。独孤青松知道她的心意,把她叫过一旁,轻声慰道:“蓉妹,我会快去快回,你别太忧急了”。

“不,青松哥,我与你同去。”

独孤青松摇头,道:“那,那十分危险的。”

“正因为危险,我才要去。”

“蓉妹,你可是不太放心我去!我敢说万极帝君今日已非我的敌手了,蓉妹,你放心吧,我定会快去快回的。”

冷雁蓉想了想,道:“青松哥,这样吧,你要是在十日之内不回来,我就去找你。”

“啊,蓉妹,千万别这样。”

“我们一言为定。”

独孤青松无可奈何的点点头,道:“蓉妹你既然定要如此,我只好在十日内赶回来了。”

“一定啊,青松哥。”

“一定的。”

独孤青松深情的注视冷雁蓉一刻。轻轻道:“再见了,蓉妹。”

他转向又向赤叶夫人与虹儿告别,然后牵出了那被染了色的烈马雪儿,飞身上马,扬手间,飞驰而去。

一个灰衣人骑着一匹红马,飞驰在道上,这装束引起了无数好奇的目光,独孤青松却视如未睹。

龙马奔行如飞,过皖入湘。独孤青松一心一意想赶到川西青城山,他兼程而行,龙马像一抹淡淡的霞红,从远远的显示,刹那间又消失得远远的。

独孤青松计算日程,再有两天就是万极帝君主持武林金鼎大会之日,他如不在中途延误,一日夜就可赶到,尚有一日之时间探索血魔帮主之实况。

这日黄昏之际,独孤青松在湘境孟公镇附近,看见一个身穿一袭深蓝长袍之人,在路中踽踽独行。

红云盖雪花马何等快速,眼看距那蓝衣人只有十丈之远。

那条路并不十分宽大,容得一马奔过,却不再容得下一人在路中央独行,独孤青松连忙大声叫道:“前面客官请让让路。”

但那人却似未听见一般,我行我素,非但未曾让路,反而更走得慢了许多似的。

独孤青松只好勒住雪儿,将飞奔的速度慢了下来,又叫道:“客官,在下有急事赶路,请让让路好么?”蓝衣人更加的慢了,仍未曾理答。

独孤青松一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 化血神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烈马刀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