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马刀客》

第二十四章 红紫黑魔

作者:上官鼎

正是独孤青松在誓报亲仇之际,蓝衣老祖又转过身去,朝三个红衣人踱了几步,又轻咳一声,这才低沉而严峻的问道:“你们这几个是什么人?为何夜里在我师兄窗外吵嚷不休?快快说个清楚,老夫让你们一走。”

三个红衣人不禁一阵大笑,道:“哪里走出来不知死活的丑老头,你太不相识了。”

三红衣人笑着,第一个红衣人踏前一步,单手一挥,喝道:“不识像的丑老头,去吧。”

一股强劲的无形潜力袭向蓝衣老祖。

但蓝衣老祖环眼大睁,两道如利箭般的寒光盯住了三个红衣人,峻声道:“老夫手下不死无名之人,你们报上名来。”

蓝衣老祖不怒而威,有股自然慑人之慨。

三个红衣人经过一试,已知老者非比等闲,但仍未放在心上,互相交换了个眼色,由第二个红衣人喝道:“凭你这点道行,就放出此大言,你别再现世了吧。”

第二个红衣人喝声一落,忽地聚了五成功力,呼地劈出一掌。

这一掌至少要比第一个红衣人挥出的功力强劲了一倍之上,暗道:“看你还能接下这一掌?”

谁知掌风过处,蓝衣老祖的蓝袍飘过,人却仍然纹风未动,真是俨如一座铁搭耸立当前。

三个红衣人同时脸色微变,惊“咦!”了一声。

这时,蓝衣老祖的脸色慢慢的阴沉下来,略微提高了话道:“你们再不道出身份名号,嘿!老夫可不客气了。”

那第三个红衣人放下了被执的圣剑羽士独孤蜂,又点了他的穴道,蓦然一跃而出,暴喝道:“我就不信打不倒你,你敢再接我一掌?”

蓝衣老祖傲立依然。

此时,独孤青松已然又坐回床上,可是双目紧盯住三人,他心中紧张的催促道:“师祖,你将三人毙了,救下我爹爹!可恨的魔崽子,我恨不得剥他们的皮,抽他们的筋,尤其是这人,太可恨了。”

他不由自主一纵,穿出了窗外,一个掠步已到了蓝衣老祖的身边。

蓝衣名祖一见,说道:“师兄,你又出来干什么?这些跳梁小丑,还用劳师兄大驾?”

独孤青松面具下的双目,毒恨的掠了三人一眼,哼了一声,道:“这几个人,倒惹得师兄手痒,我好久未曾杀人了,我倒要试试他们经不经得起我一击?”

蓝衣老祖微退半步,道:“师兄既这等说,我便让给你吧!不过,师兄,他们罪不应死,据师弟看来,略施薄惩,便放他们去吧。”

独孤青松心中一怔,疑惑的望着蓝衣老祖。

蓝衣老祖笑了笑,道:“师兄,你又何必呢?这些人死在你的掌下,恐伯也污了你的手掌,何不就由师弟打发他们呢?

蓝衣老祖说着,两道锐利的目光却射着独孤青松。

独孤青松不知他胸中的想法,只好点点头道:“也许这几人真是不值我开杀戒,好,师弟你看着办吧?”

他们两人一向一答,简直把三个红衣人看成了待宰的羔羊般,气得三人全身发抖,怒发冲天。

独孤青松压抑住心中的毒恨,又踱回了窗口,静静的立在檐下观看。

可是当蓝衣老祖再转过身来时,蓦见三个红衣人,非但全身穿着一色火红,三人的两臂,也在这片刻之间通臂鲜红起来。

蓝衣老祖暗地戒备,但却又回头对站在檐下的独孤青松大声道:“师兄,他们练的化血掌呢?”

独孤青松一震,暗道:“来了,如果我猜得不错,他们必是血影宫派下之人,而爹爹又居然被他们带到,这样说来,血影宫必在离此不远之处。”

独孤青松本能的又想冲了过去,随即一想,转念道:“师祖必定处理得比我好,我又何必多此一举?”

独孤青松犹豫之际,蓝衣老祖猛然身形一幌,陡地从身上闪起数道蓝芒,同时厉喝道:“你们还不每人与我交下一条臂膀。”

他的喝声真如晴天霹雳,三个红衣人在他这一声厉喝之下,“啊唷”同声发出了三声凄厉的惨叫,三人也同时猛然倒退了一丈之外。

惨声道:“你!你!是什么人!我兄弟栽在你手下了。”

蓝衣老祖根本就未离原地,他看着三个红衣人每人的右臂已齐腕切下,落在地上,鲜血像泉水般仍在一直的流。

他冷哼半声,道:“凭你们这些狗才,还不配问。”

那第三个红衣人突然不顾臂伤,跨前三步,狠声道:“青山常在,绿水常流,你只要报个名,我兄弟决不含糊!”

蓝衣老祖怒道:“拾起你们那段污手滚吧。”

第一个红衣人上前阻止第三个红衣人道:“三弟回来。”

随即他又对蓝衣老祖,狠声道:“好,你既不肯露像,凭我血影宫红衣使者,不伯我你不着,走着瞧吧!”

蓝衣老祖哼的一声道:“不要脸的狗才!你们半夜扰人清修,罪有应得,不取你们的狗命,便真是便宜了你们,还不挟起尾巴给我快滚。”

独孤青松惊诧蓝衣老祖断那三个红衣使者手腕的手法,连他竟未看清他到底施的何种功夫。

这时那为首的红衣使者真的忍痛去拾那三条断手,当他俯身下去时,蓦然发现地下有口蓝汪汪的匕首,他不禁惊声道:“啊,蓝鳞匕首,蓝鳞匕首。”

独孤青松闻声猛然醒悟,也暗地“啊!”了一声。

可蓝衣老祖却微一抬手,那柄蓝鳞匕首突然蓝芒一闪,飞回他手中不见。

独孤青松心知他蓝鳞匕首必是藏在袖中,万幸地的徒儿血魔帮蓝匕大护法尚未练成这种功夫,不然其后果岂堪设想。

三个红衣使者发觉蓝衣老祖施的蓝鳞匕首后,脸上陡现疑惑之色,为首一人问道:“哼,我认识蓝鳞匕首,我问你本帮蓝匕大护法与你是何关系?”

蓝衣老祖微哼半声,并未答话。

独孤青松希望蓝衣老祖速将这三人处死,叫道:“师弟,血影宫中无一善类,你还留他们干什么?”

蓝衣老祖回望了独孤青松道:“师弟自有主张。”

随即指着地下的圣剑羽士独孤峰,喝道:“这人是你们带来,也一起带回去吧!下次再遇到我师兄弟手里,可没有这么便宜了,快滚。”

独孤青松一听此话,全身一阵震颤,眼看自己的爹爹已经脱险,哪有再任其掳回之理,他单袖一拂,便要窜了过来。

谁知蓝衣老祖比他更快,话随身起,早已一个倒纵,已掠在他身旁,握住了他的一条手臂,急道:“孩子,我有话说!”

独孤青松挣扎了一下,未曾挣脱,怒视了蓝衣老祖一眼,压着嗓门道:“师祖,我不懂,我一点也不懂,放开我吧。”

三个红衣使者又挟了圣剑羽士独孤峰,一连两纵,飘出了五丈开外。

独孤青松猛地一阵热血涌天灵,狂喝道:“放开我。”

蓝衣老祖忽然左手一搭,扣住了独孤青松的脉门,轻声道:“孩子,镇静些!难道你忘了我的话,小不忍则乱大谋?’

“我不懂!我不懂!放开我。”

独孤青松像只愤怒的猛兽般,竭力的挣扎。

蓝衣老祖只得手底下运出了八成功力,像一道铁箍般紧紧扣住独孤青松的手腕,同时也怒喝道:“师兄,你不愿了么?你要么样?师弟如有错处,你尽管责罚我。”

三个红衣使者渐渐隐入夜色之中不见。

蓝衣老祖稍稍放松了些,独孤青松乘机一抖,脱卸了被扣手腕,恨声道:“师祖,你太过份了。”

“我没有过分,孩子。”

“分明我爹爹可以救下,你却仍任他们带走,还说不过份。”

蓝衣老祖一笑,道:“孩子,你但知其一,不知其二,我问你,你是单单要救你爹爹一人,还是要将你爹娘伯叔一齐救出?”

“当然我要一齐救出,这还用问。”

“这就对了,你如要一齐救出他们,今夜你爹爹便非任其带走不可。”

“这话怎么说?”

独孤青松仍然顶愤地说,这件事在他来说,绝对不可理解。

蓝衣老祖看着三个红衣使者纵退的方向,立时拉着独孤青松纵身而起,道:“告诉你,今夜你要单独救下你爹爹,试问你还能瞒住他们真正的身份,那你娘和伯叔们便遭殃了。”

他不待独孤青松答话,第二次纵身又起。

独孤青松这才悟出蓝衣老祖的用意,想了想问道:“如今我们是要追踪他们的踪迹?”

“那自然,否则我怎会放他们走?”

独孤青松暗想:“果然姜是老的辣。”

然后愧然道:“师祖,晚辈愚昧,一时不明师祖的用意,请师祖原谅!”

“废话,你要救出爹娘和叔伯们便在他们身上,而且你可以判断,囚禁你父母之处,离此当在不远,还不快追。”

蓝衣老祖放开了狂孤青松,继道:“你在前,我在后暗中护着,这样明暗相顾,方可保不被人暗算。”

至此,独孤青松这才对蓝衣老祖由衷的佩服,连忙展开鬼影无踪轻功,向右追去。片刻后,独孤青松隐隐望见前面红影,暗道:“看你们待往哪里走?”

聚一口真气,一跃十几丈,一口气赶上了百丈之远,这时可看见前面三个红衣使者,步履踉跄,大有不能支持之状,不正是刚才蓝衣老祖放走之人是谁呢?”

独孤青松正想加速赶上,忽听蓝衣老祖传话,道:“孩子,别追得太过近,如被他们发觉,我们的意图也就为他们拆穿了,最好绕道走在他们的侧方,更易于监视。”

独孤青松听从蓝衣老祖的话,向横几个纵跃,避开了正面追踪的顾忌。

这时,三个红衣使者走进一道疏林,疏林的背后便是一座大山,这是湘西雪峰山系。

独孤青松深怕被三人走脱,又眼看天就快亮,心中着实有些焦急,暗忖道:“师祖叫我从侧面追踪监视,如今他们已走进了一座林中,我如何再能从侧面监视他们?”

他心念一动,径又斜斜纵回,瞬息问便到红衣使者入林之处,他在林外微微停了停,听听林中寂然无声,显然三个红衣使者已经走得远了。

他不暇思索,脚上一点,便窜进林去,可是他这去方一入林。耳畔中就听得蓝衣老祖急促之声音,道:“当心暗算!我……”

声间寂然中断。

独孤青松全身一震,知道蓝衣老祖必然出了事故,他赶紧运起了传音入密的气功,逼语成箭,传音问道:“师祖!你,你在哪里?为何话说了一半就不说了?”

他一连问了两遍,就不听蓝衣老祖的回答,知道事情一定相当辣手,蓝衣老祖竟无法分神答话。

可是独孤青松知道,凭蓝衣老祖此刻的一身功力,万极帝君他尚且不惧,那么武林中要有人能够伤害他,那真是不可思议的事。

不过,就是这样能使他不充分神传音答话,这事已是十分可惊的了。

独孤青松即想退出林外,找到蓝衣老祖。

就在他动念之间,蓦地,风声飒然。

从林中像阵风般卷出了四个紫衣大汉。

四个紫衣大汉一阵纵声狂笑,道:“独孤青松,这回看你还能不认么?”

独孤青松暗暗一震,见这四个紫衣大汉,个个虬须盘结,目射精光,好一副威勇之像。

他暗一盘算,心神镇定下来,不徐不急的道:“你们这四个好没来由,谁是独孤青松?老夫要认的什么?”

四个紫衣大汉又大笑,道:“你还想赖,分明你就是独孤青松,不然你何以要追纵本宫红衣使者?”

独孤青松知道辩也没有用,徒费口舌,突然大喝道:“我说我不独孤青松就不是独孤青松,别以为你们人多,只要划下道来,老夫准可接住你们。”

“还是暂别夸那大口,只怕未必。”

“那你们就试试,不过,先报上名来。”

四个紫衣大汉又是一阵纵声狂笑,道:“血影宫四大紫衣金刚。”

独孤青松微哼半声,道:“哼,你们接着。”

他话落人起,双掌早已蓄运神风掌力,陡地发难。

他存心不让这血影宫中的紫衣金刚活着回去,所以手法奇重,人影一动已掠在四个紫衣金刚身前,出掌如风,朝居中的一个大汉胸前拍去。

四个紫衣金刚,一见大怒,喝道:“本金刚岂容你小子狂妄。”

紫衣大汉接着身影一旋,一声大喝道:“小子,就不信你不现出原形。”

紫衣大汉喝声刚落,相继拍出一掌,掌风锐啸,且是一掌接着一掌,配合得恰到好处。

独孤青松灰影一连几幌,堪堪从他们的掌风之中躲过。怒喝道:“你们既自称血影宫之人,想来都已练过化血功,老夫劝你们还是快些施展化血功吧,否则你们就没有机会了。”

“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 红紫黑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烈马刀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