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马刀客》

第二十五章 冥潭孤魂

作者:上官鼎

黑!无边的黑!

独孤青松身不由主的一直朝下落去,在那一刹那间,他才知道中了那老人的毒计,那一切都是圈套和陷井,而他竟不自觉。

约莫过了半刻,他也不知实在落下去好深,他身子仍不停的在向下落,他自问必死,长叹一声暗道:“想不到我独孤青松竟死在这暗无天日之处。”

接着哗啦一声大震,独孤青松立感全身一阵冰冷,神智一阵昏迷,几乎被震昏过去,好在他求生之念强烈,忍住浑身骨节如被震裂的疼痛,咬牙苦撑,保持一点灵智。

他知道自己是落入一谭冰寒彻骨的水潭中。可是四处暗黑伸手不见五指,他虽能夜视,但暗黑如此,他一时间也不能看见任何东西。

经过一段时间之后,他的神智渐复,本能的划动双手,但那冷寒的水使他发抖,就在这时,一阵狂笑,自他的头顶之上。

独孤青松恨得咬牙切齿,他很想破口大驾,可是他无法出口。

那狂笑声,突然停了下来,道:“独孤青松,这回你认命了吧,你这狂徒,岂能逃出本仙师的掌心?”

独孤青松听他自报名号,突然想起与血影官八个黑衣尊者对敌时传来的笛声,正是血影宫什么仙师所发,那么石屋老人便是血影宫的仙师了。

那老人不知隐身处,只听他又笑道:“独孤青松,我说你晦星高照,不出一旬使要死去,可是我要你死只在举手投足之间,甚至本宫八尊者便早已收拾了你,你知道我为何不让你死去?”

独孤青松冷得牙齿颤战,答不出话来,只在心底恨恨的哼了一声。

血影宫仙师继续道:“我告诉你吧!只要你献出大帝神风掌练法和口决,本仙师尚可网开一面,放你一条生路!”

独孤青松在心底恨声道:“你别梦想!我就死在这里,也不会告诉位大帝神风掌。”

血影宫仙的笑声复起,道:“我知道你此刻恨我切骨,可是慢慢你会改变主意的。”

独孤青松必须两臂不住的划动,否则他便有没顶之虞。

就在这时,一道强光从上而下照射下来,独孤青松借这道强光一亮之际,已看清这水潭约数十丈方圆。四面削崖笔立,而且看样子滑不溜手。

他在心中暗暗叫苦,心想:“分明这是地底的一泓死潭,便是神仙恐也难以救出我了。

他微一泄气,双臂顿了顿,身子便往下沉。

他一惊又急急划动双臂,维持身体浮在那冷裂的水面。

削崖山传来一阵哈哈大笑,道:“独孤青松,你看清了此刻你自己的处境吧!你自忖还能活?我告诉你这地方叫“冥潭”,当今恐无一人能从冥潭死里逃生,你又能例外么?”

一道意念撕裂着独孤青松的心,他暗下决心忖道:“死就死吧,他要得我的大帝神风掌,那是休想。”

他已坚决了死的意志,忽听左近叭的一声轻响,随即那强光又照了下来,他看见一条绳索,从悬崖绝壁上悬了下来。

随听血影宫仙师道:“小子,你要还想活的话,就赶快拉紧这条绳子,我会把你吊上来的。”

独孤青松知道血影宫仙师的阴谋,不令他立刻死在冥潭之中,只是想得他的大帝神风掌。

他不能让他如愿以偿,他在心中坚决的应着:“不,不,我宁死也不中你的计。”

他对那绳索视若无睹。

血影宫仙师又一阵哈哈大笑,道:“你可是不愿活么?那你是死定了。独孤青松,哪怕你是钢筋铁骨,也不可能在冥潭之中经受三个时辰。”

独孤青松对他的话充耳不闻,他已准备赴死。

一个人到了对死都不怕时,还有什么值得可怕的?独孤青松反而镇定得多了,对那彻骨的冷寒,也似乎减轻了许多的痛苦。

他的意识又渐渐的迷糊了,他又接近昏厥的状态,两臂划动的速度慢慢的降低下来,身子也渐渐向下沉去。

但是独孤青松心底却仍在一声声的说着:“死吧!死吧。”

正在此刻,强光一亮,血影宫仙师蓦地大喝道:“独孤青松,你真想死,我真不到你的性子竟是这么的倔强,宁可丢下自己的父母伯叔不顾,而心甘情愿的死去。”

“父母叔伯”这四个字犹如一支利箭,插在独孤青松的心中。

他全身一凛,顿时恢复了灵智,用尽了全身的真力,“哇”的一声大叫:“我不能死!我不能死。”

他几乎是挣脱了死神的手掌,求生之念又油然而生,这时候.他眼角悄悄的流下了几颗英雄末路的眼泪。

他喃喃在心底自语道:“独孤青松!你,怎么生来这样的命苦?生既不能,死也不能,活着不能见父母团聚,死了又无以对父母。”

他越想心中越是绞痛,他咬牙恨恨的忖道:“我要活,只要我活着,我独孤青松如果不削平血影宫,歼灭血魔帮就誓不为人,那些人只有杀!杀!杀!”

在他的脸上射出两道如寒刺的目光,想来他此刻定是杀气已透华盖,他什么念头也没有了,心中所有的就是杀!杀!杀!

悬崖之下,终于那血影宫仙师又发话了:“独孤青松,你不想死是么?那就乖乖的拉住绳子,我吊你上来。”

独孤青松明知这条绳子必又另有阴谋,但能求得一刻不死,他便要利用这一刻,以求脱身。

他慢慢的朝那条绳子游去,此刻他游动一寸也十分吃力,但他眼看就要抓着那条绳子时,那条绳子又被移在一丈之外。

独孤青松恨也没有用,他只有用尽生平之力,向那条绳子再游,终于三两次以后,他抓住了绳索,可是他自己早已累得精疲力竭。

而在他方一抓住绳索之际,那条绳索便从上端用力接连几抖,竟巧妙异常的将他绑了个结实。

悬崖之上迅速的往上拉,独孤青松也就离开了冥潭的水面,离开了那刺骨的寒冷。他任他们往上拉,索兴双目一闭,暗暗运起周身的真气,片刻间他便自入定,什么他也不知道了。

他把被捉、被困、父母之仇统统置诸脑后,目前最重要的是要自己恢复功力,好再度面对一切的危难。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他慢慢从入定中慢慢苏醒过来时,立刻便听到那血影宫仙师在暴跳如雷的暴道:“独孤青松,你再不答本仙师的话,我便把绳索剪断,你仍回到冥潭之中做一个不孝不义的冤鬼。”

独孤青松试试运行真气,觉得畅行无阻,心下较比稳定,睁目一看,只见自己仍被绳索高高吊在冥潭之上,四处是一片空荡,血影宫仙师的声音便是从距离头顶尚有十丈高的石崖之中透出。

他望望这种形势,自己虽恢复功力,但要脱身,仍然难如登天。

这时血影宫仙师的怒喝声仍不断的传来。

独孤青松这时已可开口说话,他想答话,可是一个念头突然而生,想:“我不能让他知道自己恢复功力,我要显示十分微弱,无力答话的样子,以分散他提防之心。”

他这样一想,立时呻吟出声,微弱的哼了一声,轻声道:“魔崽子,独孤青松已抱必死之心,你想怎样?”

石崖之上听到独孤青松的声音,立即狂笑,道:“独孤青松,我知道你已死去多时了!原来你还没有死,此刻你就想死,可也没那么容易了。”

独孤青松轻答道:“我独孤青松中你姦计,但你除要我一死外,再休想在我身上占到丝毫的便宜,告诉你,我要死随时可以死去,谁也拦阻我不了。”

“哈哈,说得好听,独孤青松,只要你敢一死,本仙翁便叫你父母伯叔立即身殉。”

这种残毒的话,震得独孤青松几乎昏了过去,他真想不到那外貌仙风道骨的老人,其心竟是这样的歹毒。

血影宫仙师又大笑,道:“独孤青松,现在你乖乖将大帝神风掌法的诀窍道来吧。如你再一味坚持,哼,瞧着吧,可有得你好看的。”

独孤青松又呻吟了一声,答道:“你休想。”

“你真的不肯?”

“独孤青松向无虚言?”

“好,只要你不反悔,我就不信制不服你。”

血影宫仙师话声一落,四处立呈一片死寂,独孤青松被悬空的吊着,立时他目光四掠,他想找到一点生机。

他望望四面的石壁,至少也离他二十丈之外,他朝上望去,顶是上一片平整地的石盖,只有几个小孔,露出一点天光,血影宫仙师的声音,也就是从那小孔之中透传下来,他找不到一点可使脱身的机会。

这是一个天然的无门无户的石牢,水牢,被因在其中,真是大罗真仙也难以脱身。

他在心中暗暗叫苦。

正在这时,他手臂之上忽然被针刺了一下,一阵疼痛,这时他已渐渐习惯黑暗,目光一转,猛然见着一个黄豆般大小的毒蚁,在他手臂上叮了一口。

他这一惊非同小可,转眼看见那条吊住他的绳索之上,正有成千成万的毒蚁,正向下爬来。

现在他身上已爬着几只,他赶紧将已爬在身上的毒蚁扫去。

好在他双手未被捆住,不然后果真不堪没想。

他望着那些爬来的毒蚁,不知如何是好,如果用手去扫,这成千成万的小毒物,真够他应付的了。

石崖顶上又传来血影宫仙师的大笑声,道:“独孤青松!怎样?那万蚁噬体的滋味可好受?我看你还是乖乖将大帝神风掌说出,而我只要将那绳子轻轻一抖,便解了你受那苦处。”

血影宫仙师一语将独孤青松提醒,他连忙单手握绳子,轻轻抖了两抖,那绳子一阵颤抖,把那成千成万的毒蚁一齐弹入冥潭之中。

他心中笑道:“老姦魔,不怕你再姦险,你也有疏漏之处。”

可是他这一抖立被他发觉,立时气得在石崖之上怒喝道:“独孤青松,本仙师若不拿出手段来,谅你也不会将大帝神风掌说出。”

这时那道强光又从崖顶照射了下来。

独孤青松连忙垂臂低头,显得绝度软弱无力的样子。

血影宫仙师冷笑一声,烈光立隐。

独孤青松心想:“又有什么花样?”

蓦地,他看到一线天光照射下来,这时他无疑是最为关切的事,这天然的地牢,竟然可射人天光,便说明了这里并非无路可通到外面。

可是当他仰望时,他失望了!

原来是他头顶上的石盖,露出了一裂缝,裂缝厚有一丈,宽仅二寸,这样的裂缝,便是有干百条,他仍然是无计脱身。

这时,血影宫仙师又在大声,道:“独孤青松,现在你仔细看看,你如再不将大帝神风说出,哼,哼,立刻便叫你成为不义不孝之徒。”

他的话声一落,接着那二寸宽的裂缝之中人影一闪,露出一张隐隐可望的脸,独孤青松心头大震,他已看清那是他爹爹圣剑羽土独孤峰的脸,他心头一阵阵绞痛,激动到了异常。

但他知道激动无补于事,他强忍心底的痛楚,低声道:“老姦魔,你想怎样?”

“哼,你若再固执下去,哼,独孤青松,你爹爹的性命可掌握在本仙师的手中。”

独孤青松全身一凛,再顾不得装成那衰弱的样子,一声怒吼,道:“你敢。”

“有什么不敢的?独孤青松,你如再说半句不授大帝神风掌,你就试试看。”

独孤青松恨得牙关紧咬,他知道那老人心狠手辣,已阴毒到了不可想像之境,他说得出也做得出。

不觉一阵犹豫,一眶热泪只有往肚里吞,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哇的大叫道:“天啊!您是公正的,可是为何这样的捉弄人,我独孤青松不能眼看着爹爹被人如此的迫害,可是大帝神风掌一经说出,武林再也休想得到平静了,无边的血劫便要从此发生,我怎么办,我怎么办?”

他双拳紧捏,双目充血,心中零乱得理不出丝毫头绪。

最后,他终于咬紧牙在,准备救了爹爹的性命再说,他以那将心脏撕裂了的声音,愤声道:“好吧!……”

可是他底下的话尚未说出,立听到耳中有人以传音入密内家上乘气功传音,道:“不可,孩子,我同情你的处境,但你决不可改变初衷,因为……”

底下的话那人竟呐呐说不出口。

独孤青松功力已恢复,急不及待的也传音回道:“你,你是师祖,因为什么?快说出来,难道我眼看爹爹因我被害?”

“孩子,你只要坚持不传出大帝神风掌,为什么你将会知道的。”

“不,我一定要在此刻知道,师祖,昨天我听信你,未曾将爹爹救下,今日我实无法忍耐了,他们再要迫害我爹爹,我会授给他们大帝神风掌的。”

“孩子,你错了!你纵然授给他们大帝神风掌,你想他们又会放你和你的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章 冥潭孤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烈马刀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