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马刀客》

第二十七章 武尊登基

作者:上官鼎

万极天尊勃然大怒:“游文彬,你疯了么?九龙坛!与我拿下!”

这话一出,倏然一条黑影从空而起,好快疾的身法,两个起落已飘至游文彬身前,可是当地一眼望到游文彬骑在马背上竟然是紧闭双目时,不禁“咦!”的惊叫出声,身子一顿,忽然后退三步。

那匹骏马一声嘶叫,也似受了惊,嗖地一跃而起,竟从他头顶跃过。

这飘身而出的正是九龙坛主九龙神魔。

他一怔而醒,身法一变,忽以无与伦比手法,一把抓住了一条马脚轻喝一声:“躺下。”

那马哪是禁受得住,一声悲吼,便倒在望月坪中。可是游文彬骑在马背之中,仍然未曾跃离鞍背,跟着也倒了下来。

九龙神魔连忙身形一转,俯身一看,全身一抖。飘身间便到了万极天尊的身前道:“启禀帮主,他已为人点制了穴道。”

万极天尊双目射出两道骇人的光芒,大声道:“拍醒他问个清楚,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九龙神魔转身尚未掠身过去,突见那条山道之上,浩浩荡荡疾来四辆马车,每辆车均以双马掣引,车上以蓬布覆盖。

马车轰隆,带起一片黄尘,四间便到了望月坪中。

万极帝君夫妇、公主及在场的群雄莫不感到万分的震惊,不知道马车之中覆以蓬布装的是什么!

蓦的不知是谁一声大叫道:“那是炸葯,逃命呐。”

群雄轰然而起,势如火星往望月坪四外的参天树林中没命的狂奔,万极帝君也同时一带万极幻女,一声厉啸,啸声方起,人已在廿丈外,两入纵跃已没入树林之中。

一时之间,望月坪中人去一空,只剩下公主面上含着一丝冷静的微笑,喃喃自语的道:“我就不信那会是炸葯,即使便是炸葯,又有谁来引燃这些炸葯,使它爆炸?”

她静静的立于原地,双目却紧瞪住那仍在拖行着蓬车的八匹马。

这时便听到林中的万极天尊狂笑之声有如晴天霹雳,笑声中夹着他的喝声道:“好一个阴险毒辣的神风大帝传人,你居然想一网打尽天下群雄,哈!哈哈哈!天幸让你的阴谋败露,好贱人,这叫做引火自焚、自孽。”

公主一听这话,不禁一怔,立时也勃然大怒、道:“说这话的是谁,速与我出来。”

“哈!哈!哈!你老羞成怒,可也已经迟了。”

公主怒声答道:“说话的可是血魔帮主么?冲着你这些话,就该掌掴几下,我敢与你打赌,马车之上决非炸葯,你敢与我赌上一赌么?”

哈哈!哈!贱人,你事机败露,想你还能在江湖立身么?纵然你今日脱出望月坪,谅你也难逃武林公道。”

“帮主,你如有胆便出来看个清楚。”

“谁上你的当?”

“难道我这条命比你起来不值么?”

林中传来重重的哼了一声。

公主心知万极天尊不敢出来,她为了洗脱自身嫌疑,毫不犹豫,立朝拖着马车满场跑的马旁走去,当两匹马经过她身旁不远时,猛然间她单指连点,从她指尖之上,点出的气劲,定住了两匹马。

她暂不去看马车之中装的是什么,身形快得一幌之间,便又将其他的六匹马车定住当场,然后地走到一俩马车之后,暗道:“到底车上装了什么?”

她将覆车的蓬布,揭开一角,蓦地她惊退数步,口中喃喃道:“血尸!”

这意想不到的发现,使公主陷入苦思之中,她心中暗想:“这些是谁的尸体?照说这四辆马车是万极帝君故弄玄虚,哪想来这四辆马车之到来,定有人主使,那这主使之人又是谁?”

公主要去猜想恐怕也猜想不出,立时向林中,道:“万极帝君,你亲自来看看,四辆马车之中分明装的四车尸体,这些尸体是什么人,想你必会认识的。”

林中传来万极帝君的话道:“公主,你既说是尸体,何不从车中推出看看,这不费你吹灰之力。”

公主一听此言,心中渐怒,蓦然她双手连挥,几道掌风过处,四辆马车同时哗啦被劈裂成片片。

顿时从车上滚出一具具的尸体,具具血肉模糊,每辆车上装着八具尸身,一共是三十二具。

公主不禁骇然,她再仔细看时,其中一车装着全黑衣尸体,另三车装的却是一色的白衣尸休。

就在这时,公主发现到黑衣尸体却是七孔流血而死,她心中一震,暗道:“这是被神风掌震死的征侯,莫非是他!”

独孤青松的影子浮现在她的胞中,忖道:“蓝衣老祖,地将贤弟和兰儿,秋儿在金鼎大会之时与万极帝君狠斗七日,终于伤在万极帝君之手,据蓝衣老祖说,独孤青松已死在冥潭之中,那么这些人被神风掌震死,又是谁下的手,难进是兰儿、秋儿,她两人分明伤势沉重,尚未痊愈,那是不可能的事。”

公主迷惘的望着这些尸体发怔。

就在此刻,望月坪的四外树林,由群雄的口中发出惊诧之声,随着从林中武林群雄纷纷走出。

可是,最先奔出来的血魔帮主万极天尊和血魔帮三坛坛主。

四个人接身而至,望着那三十二具尸体,脸上掠过异样的表情。

少林碧目神僧木鱼敲动两声,口宣佛号,念声:“阿弥陀佛!惨哉,善哉,这些人没有见过。”

武当赤发尊者却两目炯炯望着万极天尊。

血魔帮主嘴chún蠕蠕连动,却未发出声音来。他双目射着骇人的凶光,蓦地狂怒道:“九龙坛主,快拍醒那孽畜,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这是本宫八大尊者和二十四宫宿,谁……谁能……”

他的话未曾说完,忽然转身,全身似在发抖,因他身上所穿那件金鳞鳞片片的长袍竟在这时金光闪的。

他方转身,似想到一事,身形一跃而起,穿入林中告诉万极帝君这件不可思议的事。

九龙神魔奉命,大步跨过,在游文彬的身上一连拍一三掌,可是游文彬仍是动也不动。

九龙神魔不禁大吃一惊,暗道:“这是独门的点穴手法所制,我竟解他不开。”

他虬发满腮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转身大声对碧目神僧和赤发尊者道:“碧目、赤发,你们来看他到底是何种点穴手法所制?“

碧目神僧与与赤发尊者应声而至,察看了一下游文彬被制的情况,均也摇头,不得要领。

这时,万极天尊陪着万极帝君夫妇,重回到了望月坪的平台之前,九龙神魔向万极天尊说了无法解穴的事。

万极天尊大声道:“有这等事?”

举步便朝游文彬身旁走去,谁知万极帝君忽道:“我儿且慢,待为父亲自一看。”

他立与万极天尊走到游文彬身旁,万极帝君父子尚未俯身察看,一见游文彬的脸色鲜艳,目射血光,倏然“咦!”了一声,万极帝君立时低声道:“我儿,你可知他被点何穴?”

万极天尊一口回道:“血库三阴主穴被点。”

万极帝君点了点头,脸上立现出一重忧虑之色,道:“这血库三阴穴,乃化血神功未传之秘,除为父与我儿知晓外,再有何人能点此穴道呢?真是奇怪!”

说着,他双袖一挥,卷起一道气劲,拂向游文彬。

游文彬全身一震,当时醒过,但却萎糜不振,非但说不出话来,而且也站立不起,万极帝君和万极天尊看也不看他一眼,径走向八大尊者和二十宫宿之处。

万极帝君一见八大尊者七孔流血的死状,婴孩般的脸上,顿时掠过一道愤恨之色,转头狠狠地怒瞪了公主一眼,道:“公主,这是你的独门杰作。”

公主未曾答话,平静的脸上掠过一丝复杂的表情。

万极帝君未再说话,走了几步,二十四宫宿的尸体零乱的躺在地上,被毁的蓬车布片片散落一旁。

万极帝君一见二十四宫宿全身血迹,每一具尸体从头到脚竟好似披了一层皮似的,猛地他脸色惨变,大叫道:“这是本门化血功练至身化血影时,置人于死的现象啊。”

他喝罢,全身又是一阵颤栗,喃喃道:“血影子!血影子!当今天下化血功唯我独尊,我尚不能练成血影,谁还能有此功力?”

他站在望月坪中,半晌不动,陷入沉思之中。

正在这时,一条黑影其速如电的从通青城山下的路中驰来。万极帝君的目光何等锐利,一眼已看出来人竟是血影宫

的仙师之一阴风散人。

可是他也看出阴风散人脚步飘浮,好似是带伤而来!大喝道:“我儿,快迎上去!他必定有何重大的事。”

万极天尊卷起一片金光,立时迎向阴风散人,但身形尚未到达,阴风散人已大叫道:“不,不好,少主……”

他气息传喘,竟不能一口气把话说清,万极天尊赶紧问道:“何事这么急,仙师?你慢慢说吧。”

就在阴风散人尚未答出第二句话时,山下“唏聿聿。”传来一声迥异寻常的马嘶之声,听得万极天尊神情大变。

阴风散人换过一口气,接道:“他!独孤青松……”

他咯了声,吞了口涎沫,话又停了下来。

万极天尊不禁不悦道:“仙师,你快说,到底是何事?他,独孤青松!独孤青松不是已早在七日之前死在冥潭之中?”

“没有!没有!他杀八尊二十四宫宿,慈面阎君也死在他手里,他是神风大帝的传人,又是……”

阴风散人又是一顿。

万极天尊大叫道:“又是什么?”

他话声如霹雳,虽与望月坪中之人相隔百丈,但也听得响亮异常。

阴风散人脸上的肌肉一阵颤跳,猛然道:“血影子!”

万极天尊双目大睁,流射出一股骇人的惊诧之光芒,大声重复了一声:“血影子!哪有这等事?”

“是真的!”

阴风散人气急败坏的肯定着。

又是一声刚爽的马嘶之声传来,万极天尊转身掠回望月坪,相隔万极帝君十丈便叫道:“爹,据阴风仙师报,独孤青松乃为神风大帝传人,又能身化血影……”

万极帝君站在坪中动也不动,蓦喝道:“可是你亲目所见?”

万极天尊本是沉着镇定之人,只是一时慌乱,没有问清,这时没料帝君有此一向,退后一步,未曾答话,又腾身朝阴风散人奔去,大声问道:“仙师,你这话可是真的?“

“是真的。”

“你亲目所见?”

“我亲见他身化血影,扑杀二十四宫宿。”

万极天尊双目寒光一闪,又问道:“你既能亲眼看见独孤青松身化血影,扑杀本宫二十四宿,你又能逃过他的毒手,这话岂非有矛盾?”

“当时我隐身一侧,他并未见着我。”

“看样子你已受伤。”

“是的,被独孤青松打伤。”

万极天尊闻言一声冷笑道:“仙师,你这话更使人莫测高深了,你既是被独孤青松打伤,而他又岂能没有看见你?”

阴风仙师急道:“我原与他互接了一掌,一掌已被他打伤,我带伤逃去,但并未走远,之后他身化血影,扑杀了二十四宿,移尸他去,这些都落入我的眼里,因此赶来报讯,但因身带掌伤,未能提早赶到。

万极天尊这才深信不疑,伸手间带着阴风散人又奔向万极帝君之前,向他述说了阴风散人的的一切经过。

万极帝君听了阴风散人经过之后,突然转视着公主,双目之中射出了骇人的凶光。

公主尚不知道整个事情发生的原因,她见万极帝君以那种怒恨的目光炯炯向她逼视,不禁疑惑的问道:“你有何难题么?我在未向你领教之前,或可答覆你一些问题。”

万极帝君哼了一声,突听山下传来了急促的蹄声,那蹄声似有异寻常,万极天尊突地想起一事,对万极帝君急道:“爹如我判断不错,这定是独孤青松骑的那匹烈马,正朝此处奔来。”

万极帝君全神又是—震,忽对公主大声问道:“公主,请答我几个问题。”

“你问吧。”

“圣剑羽士独孤峰之子独孤青松已见过你了吗?”

“见过,并在帝谷盘桓子数日,怎么?”

这时公主至少已听出独孤青松并未如蓝衣老祖所言他已死在冥潭之中,脸上流露出一丝喜色。

万极帝君又问道:“你已传了他大帝神风掌。”

“不错。”

万极帝君对独孤青松是大帝传人身化血影之说已证实其一,身形一幌,退了一步,大声继问道:“他,他也练成了血神功?”

公主愕然道:“这事我不知道。”

随即她淡然一笑,道:“化血神功是你万极一门独门功夫,他怎会练成?再说他既与你成仇,又是地将贤弟之徒,我敢说他就是知道化血神功的奥秘,也不会练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章 武尊登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烈马刀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