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马刀客》

第 二 章 断剑仙姬

作者:上官鼎

上灯时分,铜城最大的一家酒楼门外.并排拴着九匹骏马。

酒楼前街道之上,不对有三两蓝衣汉子徘徊着。这时,突然有个青布包头的断臂老妇走至酒楼前,踌躇一下,喃喃自语道:“是这里了,我见他进去的,唉!我真是愧以见他。”

说着她便一步步上了酒楼,突然听到一个少年口音,道:“啊,大叔!我看见外面拴着那儿匹骏马,就想到一件奇怪的事!”

“你想到什么事?少年人奇怪的事也特别多。”

这是一个声带暗哑的口音,那老妇忽然在楼梯上停了下来,她满脸皱纹的脸上抽动了一下,又喃喃低声,道:“他真是在这里,他的声音怎会变成这样哑声哑气?莫非不是他?不,我自问还不会看错了他,那少年人是谁?”

她上得酒楼之上不觉愕然微微一征,微微转头,突地她双目之中射出两道奇光,暗道:“好一个凶险的场面!”

她转回头去.脸上又恢复了那种疾苦的病容,打量了一下酒楼的座客,靠梯口之处坐着三个中年蓝衣汉子,正在低头饮酒,闷芦不响,酒楼正中一张圆桌之上围坐着锦衣鲜明,神采飞扬的九州大侠,靠里角却有一丰颐广颊,方脸大耳的白衣中年儒士装束之人,正襟危坐,缓缓地举杯独饮。

临街靠囱的两人正是烈马刀客和独孤青松。尚有七八十个沽客分坐别席。

青布包头老妇刚刚在烈马刀客与独孤青松身后一席坐下,募听独孤青松接着道:“我所奇怪的事,说来很简单,近来不是到处哄传烈马刀客独歼三魔之事,后来又跑出两个烈马刀客出来了,这两个烈马刀客固然了得,值得赞扬喝采,可是我总觉得这两个烈马刀客都是假的。”

青布包头老妇闻言突的脸上变色,心中暗骂道:“小子恁大的胆子,居然敢在此时此地提起烈马刀客之名,想是不要命。”

烈马刀客也故意装做大惊失色,转头朝酒楼不住的打量扫视,然后严厉的斥道:“快些闭嘴,烈马刀客是真是假,关你何事?”

“说说又有什么关系?大叔!想那烈马刀客真是的,为何不骑着他那匹天山龙种红鬃烈马来呢?我只是奇怪罢了,大叔!看你那紧张的样子,烈马刀客又不找你,你紧张怎的?”

烈马刀客怒喝道:“闭嘴!叫你别说别说,告诉烈马刀客杀的不是真的三魔,真的三魔恐怕要比烈马刀客厉害多了。”

酒楼上那白衣儒士苍白的脸上留出一丝淡淡的笑容,三个蓝衣汉于却脸色阴沉,不时有朝烈马刀客和独孤青松冷冷一瞥。

这时独孤青松耳目何等灵敏,他不回头.却听得三个蓝衣人在低声,道:“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既落在咱们耳中,他可没命了!可是,分明坛主有命,说这两人行迹可疑、多半就是烈马刀客本人,听他们这等说法,那会是烈马刀客?”

另一蓝衣汉子答道:“烈马刀客乃是个十分孤傲狂妄之人,我看这两人也不像。”

独孤青松听着在心里暗笑,忖道:“你们可中了大叔之计了。”

他这样想着嘴上却露出不信的神色,对烈马刀客的怒喝,答道:“哼!我可不信三魔会比烈马刀客更厉害,假若是真厉害的话,为何宿迁城外他们又不敢出面?”

这话说得烈马刀客哑口无言。

可是,冀、兖、青、徐、荆、杨、豫、粱、雍九州大侠中的冀州侠,突然一阵哈哈大笑,望着独孤青松一竖大拇指道:“你老弟说得真是不错,烈马刀客乃老夫们昔日至友,十几年前他已劝不可修,自得武林神人东海奇叟,大漠异人血襟后,十年苦修,如今岂不功参造化了,三魔岂是他的对手?”

烈马刀客眉头一皱,对冀州欠身道:“我这位小侄,年少不懂事,更多喝了两杯酒,信口而言,望台端不要理他。”

烈马刀客口中虽答着,心中却十分不解.暗道:“九州大侠虽是金兰之好,但各居一省,一向很少能九侠联抉并骑,为何今日却一侠不少?而且九州侠及江湖阅历至深之人,不会不知魔头暗中害人之事,今夜竞也赞起独孤青松来了.岂不惹火烧身自找麻烦!”

他随又转念一想道:“莫非他们也有心会会三魔?”

他这样想着,青州侠也哈哈笑道:“听这位兄台之言,莫非怕遭三魔毒手?”言下大有向三魔挑战之意。就在这时,酒楼之上不知何人轻轻发出一声冷笑。

这冷笑之声不大,但几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楼上酒客大多知道烈马刀客之事,阜有七人人匆忙起身合账而去!

烈马刀客心中微震,脸上流露出十分耽心之像,俏声对九州侠,道:“看诸位仁兄装束.莫非是名震江湖行侠好义的九州大侠,看来诸位大侠可得小心了!”

募然,九州大侠同时大笑,道:“兄台好眼力,不知上姓大名。”

烈马刀客从容,道:“在下仆役之辈,岂敢在大侠之前称名道姓。这是小侄青松。”

那个青布包头老妇目光一亮暗道:“好,你正该不露名性,可是那小子真是你的侄儿……”

青布凶斗老妇陷入一阵沉思之中。

九州大侠又一阵朗笑。青州侠立起,朝独孤青松身边走了过来,大声道:“兄台,你这位侄儿,清神秀骨,不知曾否投师学”。

他艺宇尚未出口,仲出右手便向独孤青松右肩拍去,在这瞬间,独孤青松募见青州侠一只手掌之上,淡淡的一丝青气微现,他心头猛池一震,暗道:“如非我的眼花,十年不见,这九州大侠好似练有一种十分歹毒的掌功,但何以突然会在青松侄身上下手?”

他这念转闯,人己霍地站起,谁知尚未出口喝破,陡见青州侠面色一沉,一只几乎要拍到独孤青松肩上的手掌,竞似碰到了块烙铁一般,急急一缩,人也“蹬!蹬:蹬!”连退三步。接着,他全身一抖,真是无人敢信,青州侠竟萎顿在楼板之上。

这突然的惊变,使得其余八侠,哗然膀身而起,冀州侠咬牙怒目,指着烈马刀客道:“你到底是谁?真人面前别卖关子,快说!”

八侠身形一闪,已站成一个弧形,将烈马刀客和独孤青松围在当中 。

独孤青松满脸狐疑地望着烈马刀客突然大声道:“大叔!这些人当真是行侠仗义的九州侠么?你会不会看错人呢?”

谁知他话音才落.募觉一股金刃破之声,朝他射来,独孤青松大叫道:“大叔留神!”

随着一偏头:蓝光—闪,嗤!一把蓝汪汪的匕首忽从窗外射到,不偏不倚插在席上,接着便听到一个阴冷的口音,在街道对面屋面之上传来道:“小子,三更以前你就没命了!。

独孤青松向窗外望了望,装着极其发慌的样子,突然一把抓着烈马刀客的衣袖,颤声道:“大叔,侄儿没听你的话,魔崽子真来了,如何得了?”

烈马刀客大声斥道:“叫你别乱说话,你偏是不听!走,快回客栈去。”

接着独孤青松使要离去,冀州侠怒喝,道:“朋友,咱们的事,怎样交待?”

烈马刀客一扫八侠,忽然怒道:“九州大侠,望重武林,可不能这般无赖!这位大侠突遭暗算,受伤倒地,与我何干?”

冀州侠也怒道:“青州弟对你侄儿,本是一番好意,突遭暗算,这暗算之人不是你是谁?”

真实然身后响起一个平静的口音,道:“小娃儿说得不错,你们真是望重武林的九州大侠么?那个什么青州侠,我未曾卸下他那条手臂,就算饶了他。”

八大侠闻言全身一震,转身便见那青布包头的老妇,仍然端坐在侧,静静地浅酌独饮,好似头也末抬的样子。

一人大侠知是老妇发的话,但也知道这老妇必大有来头,强忍心头一股怒火,不敢造次。冀州侠称首九州陕,移身两步,抱拳朗声,道:“冀州侠有礼了!”

谁知那妇人仍是头也不抬,却怒叱道:“谁要你多礼,滚!”

但是她“滚!”字方一脱口,陡地出手似电,一抓已扣住了冀州侠左手脉门,双目射出两道冷电,嗤地冷笑一声.问道:“周一俊,我问你!你们九兄弟一向行侠仗义,才博得锦衣侠士之名,为何你们竞有霸道武林的九龙玄功?雪山九龙神魔是你们什么人?”

冀州侠周一俊脸色大变,随又呵呵大笑起来,但是额头之上却汗如雨下,显然他正在忍受着老妇在他腕脉上所加的暗劲。

其余七侠旋身间丢开烈马刀客和独孤青松,改围住了他那老妇,个个怒目圆睁,同时便见他们头顶之上冒出淡谈的青瘴。

老妇嗤地又是一声笑,冷电般的目光缓缓从七侠脸上扫过,道:“你们慾敢动手,你们老大侠要血溅当场!”

就在这时,酒楼一角那白衣儒士缓缓的立起。青布包头老妇双目棱芒一闪,也慢突立起,嘴皮动了动。

烈马刀客与独孤青松顿时听得一个细如蚊声的声音,道:“趁白骨老魔还未出手之前,还不快走!你们的胆子也太大了些。”

烈马刀客知是老妇传音示助,不由感激的朝她一瞥,可是猛听得白骨篙魔竟也在府,烈马刀客与独孤青松同时转头,便见那白衣儒士脸色苍白,嘴角噙着冷笑,正瞪视着两人。

烈马刀客一带独孤青松道:“走吧!”

走至梯口,只见三个蓝衣汉子恶狠狠的瞪着两人,三人同是一声冷笑,但是却未曾伸手拦阻。

两人奔下酒楼后,独孤青松忽想到那老妇人十分危险,便也以传音人密对老妇人道:“老前辈,白骨老魔既然也在楼上,你不危险么?”“哼!好小子,算我看走了眼,你内功竟是这等深厚,白骨老虎还奈何我不得,不过,小子!今夜你可得小心!”

“老前辈放心,今夜老魔慾敢动我,决讨不了好去!”

那妇人仍以传音道:“哼,我已与老虎硬接了一掌,他果然有两手,小子!我问你,你那大叔是不是身带内伤?”

独孤青松一惊,暗道:“这老妇人好锐利的目光,竟看出了大叔重伤之体。”

连忙答道:“他给人震伤内腑。”

“是什么人打伤的。”

独孤青松当然不能说出是被九个蒙面怪客,因为这无异便告诉了她大叔就是独弧青松。

独孤青松不答,却突然问烈马刀客,道:“大叔.你看酒楼那老妇人是何来路?”

烈马刀客脸色非常凝重而略带愤怒,显然他是为昔年故交九州大侠之出现,和练有九龙玄功厩到困惑,闻言低声道:“青松,先别谈这个,我们赶紧找家偏僻的客栈住下,并准备一样兵刃。”

“大叔,侄儿掌指上的功夫还不足应敌么?要兵刃何用?”

“你想想看,你那九阴掌,寒芒指一经用出,岂不露了真像,魔崽子显然是有庞大组织,遍及各地,对你今后都不可显露,到了客栈再说罢。”

两人便在靠南门的城下,找了家小客栈,进得房中后,烈马刀客才道:“今夜三更前,必有贼子行刺,二更后,我们便隐在暗处,略予打击后,立刻上程.南行渡江,最好能在三日内赶到浙境百丈峰下。”

独孤青松想起那九州大侠,问道:“大叔,你说那九州大侠,行侠仗义,小侄看来,九州大侠,浪得虚名.以今夜酒楼上之行为看,这九州大侠是黑是白,尚不明晰。”

烈马刀客叹口气道:“十年变迁太大,虽至友也不可深信,青松!九州大侠不知何时,练成九龙玄功,这九龙玄功乃昔年雪山九尤三雁的独门绝掌,尤其是九龙神魔邪婬歹毒,为害江湖之人,令人发指。以后你再遇着九州大侠时,对他们要特别小!”

独孤青松唯唯应是。

当夜二更之际,烈马刀客为独孤青松取来一把长刀,正想跃出室外,隐起身形,听隔室一人轻声,道:“照你看他两个兔思子今夜可敢睡不?”

另一人道:“谁人明知死期已到还能入睡?”

独孤青松心中一动,暗地指指隔室对烈马刀客.轻叫了声道:“大叔!”

烈马刀客已会过意来,念头一转,附在独孤青松耳边道:“点住他们提过来。”

独孤青松点点头,开门出去,立刻去敲邻室的门。

应声房门轻开,露出了半个脑袋。一见是独孤青松,正感一愕,独孤青松已冷笑一声,隔空便点了那人耳后的天容穴,一闪身,踱了进去,随手又点住另一人,轻轻—提回到自己房中,道:“大叔,凭他们身穿的蓝衣,襟边—个指甲大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 断剑仙姬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烈马刀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