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马刀客》

第二十九章 荒野认亲

作者:上官鼎

独孤青松心中也开始在变化在激动。

九龙神魔默不作声。

独孤青松又道:“外公!小甥知道外公并非真的冷酷之人,外公也是至性中人。”

独孤青松蓦地大声道:“外公,我在万极宫中和洪泽湖畔、武尊府前便完全看出外公的内心了,你也在恨万极帝君等魔头,其实你不要当什么捞什子的九龙坛主,那样你得不偿失!你又何尝没有人性,没有父女之情?”

九龙神魔全身发抖,他抖得是那么厉害。

突听独孤青松一声暴喝:“外公,迷途知返,你还怕什么?”

猛然间,九龙神魔崩溃了,他泪水像江河决堤般暴涌而出,泪水冲在他满脸的虬须之上。

他是一个豪雄,一代霸魔,可是这时他流泪,他无声的哀哭,比之一个普通人更是显得凄凉而惹人同情!

是的,多少年来,他实在比任何人更为寂寞而孤独的,可是又有谁去同情他呢?

一旦至情流露,他再也抑制不住了。

蓦地,“哇!”的一声,他嚎陶大哭了,他粗豪的哭声,震动了峨嵋群山。

独孤青松反而安慰他,尽情的使他止住痛哭。

这才重新叩见了外公。

九龙神魔也顿时变了,他太感激这位小外甥了,一把拉住了独孤青松就地坐下来,开心的大笑着道:“啊!独孤青松,我太高兴了,也太感激了,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心呢?”

他说这话时,眼角又渗出了两行泪水。

独孤青松连忙用手去为他揩干,笑道:“你看,外公!你又流泪了,是的,我也很高兴,从此你不做他们的捞什子九龙坛主了吧?”

“我的贤外甥,我们暂时不要提那些事,有些事我还要仔细的想过之后,才能决心,反倒是你,你真叫人担心。”

独孤青松笑道:“外甥之事自己会理得,外公不必关怀。”

九龙神魔一抬捉住他的手臂,双目炯炯的望住他,道:“什么,你不要我过向你的事!你把不把我看做外公?”

“我哪会不把你看做外公呢?”

“这就对了!我问你,现在你要到哪里去?”

独孤青松诚恳的道:“我要去救母亲伯叔们,还有我也要争得武林至尊之位,外公,你看可以吗?”

九龙神魔哈哈大笑,随即面容一整,道:“你知道到哪里去找到你母亲伯叔们?万极帝君自知你练成了血影子后,早将你母亲伯叔视为对抗你之唯一把柄,早把他们移往别处去了,你到哪里去找他们?还有那武林金鼎也为少林碧目老秃头带走妥藏,你要他的两件事,不嫌太难了些?”

独孤青松一听母亲伯叔们移往别处禁闭,心中一惊,大声道:“外公,你知道母亲他们被移往什么地方?”

九龙神魔摇摇头道:“血魔帮早已不太信任我了,像这样的大事,他们岂会让我知道?不过,你母亲伯叔们迁出血宫负责之人,是万极天尊和阴风散人,你只要找到他两人其中之一,也就可以知道你母亲伯叔们的去向了。”

九龙神魔说罢想了想,又道:“我记得那天万极帝君曾告诉我两人十日后在黄山龙谷主见他,你不妨记着这件事,对你或有很多的好处。”

独孤青松将它记在心上,并谢了九龙神魔,可是他转眼见九龙神魔满脸凝重起来,虬须微颤,额上的汗水也涔涔流下!

独孤青松惊道:“外公,你怎么了?”

九龙神魔一惊道:“啊,没什么,我只是想起了件事而已。”

他转口忽然低声问道:“贤外甥,你爹,他……他……我真对不起。”

独孤青松一听,立时神情惨然,但他却答道:“外公,过去的事,不要再提了吧。”

“不,今日我既要认你这位贤外甥,我便需要交代清楚,当时实在是我的不对,听任雪山飞龙的纵惑,因此才发生你爹爹圣剑羽士杀妻之事,我也才赔了三个女儿的终身。”

他将这话说出口以后,似乎松了一口气,但立刻脸上又罩上了一层肃杀之气,声音提高了些,坚决的道:“因此,我三个女儿可以说是我害的,我要不给她们赔偿,便无脸见她们,贤外甥,你说是不是?”

独孤青松答不出话来。

他以一种疑惑的目光望着九龙神魔,不知道他为何突有此问。

“我对不起你爹,我害了我三个女儿对不对,你说?”

九龙神魔的声音更加提高了些,他双目精光暴射,盯住独孤青松,似乎迫切等得独孤青松的答话。

“这……”

九龙神魔突然发出一声狂笑,厉声道:“贤外甥,你答不出话,足见那是我的错。”

独孤青松不知为何,忽感到有些事要发生,他脱口说道:“不过,我爹也有些过份。”

“哈哈!说得不错,你爹有些过份,但那是他的事,他已断了一臂,得到了惩罚,他罪有应得。”

“但是我呢?我的过错让三个女儿承担了,这太不公平。”

倏然问,他右臂一圈,如电光石火朝自己的左臂之上切下,独孤青松救援都来不及,只听克嚓一声。

他一条左臂应声而落,一股鲜血狂喷而出。

九龙神魔反而哈哈狂笑,道:“应得之罪,哈哈。”

独孤青松全身一凛,大喝道:“外公,你不该如此,你太激动了些。”

九龙神魔血流如注,脸色愈来愈苍白,仍在狂声大笑,道:“我为什么不该?这是我应得之罪,贤外甥!当你见着我三个女儿,就说我知罪了,我痛恨自己的所作所为。”

说着他踉跄了起来,走向那十几个帮徒身边,然后忽又转身道:“贤外甥,记住九龙神魔也是可亲之人,有什么大事我会通知你,我走了,但你千万……”

他话未说完,目光掠向对面的峰头之上,只见那色紫的光华,已浙渐收缩,光华也散了许多。

九龙神魔有些紧张的继道:“蛾嵋三友的老大金城子就将炼成了他那三年苦炼的紫龙剑,老二黄龙子负有万极帝君游说金城子之任务,如果这紫龙剑一旦为万极帝君得去,你虽练成血影子,恐怕对他也莫可奈何,何况他又在江湖中大肆收罗宝刀宝剑,贤外甥!快夺下那柄紫龙剑,对你只有益无害。”

独孤青松连连应是。

九龙神魔就要点醒众帮徒,对血魔帮催促道:“贤外甥,你走吧!我还得继续在血魔帮,但从此我是血魔帮最危险的人了,你快走吧。”

独孤青松连忙朝九龙神魔恭身一拜,造:“请外公珍重,小外甥走了!”

说罢,灰衣一展,平步青云,抖身窜起了十几丈高,落在悬崖之上,再身形一点,已似离弦箭失,飞掠至山顶。

九龙神魔也在这顷刻间,一一拍醒了众帮徒,众帮徒醒了一看坛主失臂,莫不惊心,黯然而去!

独孤青松回到峰顶之后,嘬口轻轻一呼,龙马从另一座头,急急奔来,独孤青松看看天色,已将近午之交,隔峰对面草庐紫光已消退了仅剩两尺光芒,且已十分的散淡。

独孤青松一跃上马,遥遥朝对峰一指,轻喝道:“雪儿。”

龙马展开四蹄,使朝对峰奔去。

龙马何等迅速,片刻之间已到对峰,站在峰顶之上,对面的草庐的紫光虽已淡若无见,可是独孤青松仍看得十分的清晰。

独孤青松心中忖道:“紫龙剑,金城子三年炼成之宝剑,看金城子一派正气之象,难道还会将剑赠予万极帝君,助纣为虐?但那黄衫客黄龙子看来却非什么好人,到时是否会强行夺剑?他们是结义之交,看来他还做不出来吧。”

独孤青松这样想着,他知道龙马的蹄声太响,不宜夜行,只得又将龙马留下,自己飘身向草庐的峰头掠去。

但他方下峰九丈远近,夜色之下,忽见有一人躺在峰腰一块石崖形成的石糟之内,所以不仅峰下看不见,峰顶也同样的看不见。

独孤育松奇忖道:“此地怎会躺有人?是死的还是活的?”

他脚下一点,掠了过去,探手摸了摸那人的胸口,他人胸脉尚跳,他将那人转过来,一看脸上的颜色已经死灰,嘴chún紫黑,但一双眼睛却瞪得大大的。

独孤青松跟随地将学了不少的医道之学,一看之下,“咦”了一声,暗道:“这是被人点了玄关死穴,时间过久所致。”

他不暇他计,顿时运起了大帝神风掌,在那人命门之上,一掌轻轻拍下,那人应掌一声吐出了一口淤血。

独孤青松又在他全身重穴之上连拍九掌。

那人猛然身躯一阵大震之后,一跃而起。声色惧厉的狂叫道:“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我劈死你。”

他声落,果然一掌便打向独孤青松。

独孤青松一闪身,让了开去,三个指头轻轻一扣,已握住了这人的手腕。

看他年纪在四十左右,立时柔声道:“前辈醒醒,你穴道刚解,不可再动气。”

这人被独孤青松扣住手腕,身形一摆,几乎又站立不住,口中尚在骂道:“二哥!呸!你这衣冠禽兽,我丹阳子没有你这不仁不义二哥,好,我死吧!我死了做鬼也不饶你。”

独孤青松听他自称丹阳子,连忙又道:“丹阳子前辈!请清醒些。有什么委屈之事,慢慢好说。”

这时丹阳子全身又是一震,好似清醒了些,不觉“咦”一声,道:“你是谁?是你救我了性命?”

“是的,小生古松!巧遇前辈被人点死穴,因此顺手为前辈解穴,这举手之事,算不得什么。”

丹阳子重重的呼出了口淤气,便疲累的就地坐了下来,喃喃道:“那畜生,我与他无止无休了。”

独孤青松低声问道:“前辈到底为何被人点了死穴?”

丹阳子怒声道:“那畜生,我恨不得寝他的皮,食他的肉。”

“谁呢?”

丹阳子蓦地又是一震,道:现在是什么时刻了?”

“子午之交。”

“啊,糟了。”

“怎么,有什么事?”

丹阳子猛地站了起来,跨了一步,脚下踉跄,他根本就无法行走,可是他急得顿脚大声道:“我要救大哥啊!这怎么办?”

“请前辈将话说清楚,小生或能效微劳。”

丹阳子焦急如焚的指着对峰草庐,道:“你,你看见对峰那有灯火之处么?那就是我大哥隐居之处,快走!他三年炼剑,今夜子午交时,紫龙剑便可出炉,可是我二哥黄龙子那禽兽不如的东西,竟心怀夺剑,若不赶快前去,我大哥的性命恐怕休矣!”

独孤青松听丹阳子这样一说,立知他正也是峨嵋三友之一,不言而喻丹阳子被点死穴,也是黄龙子所为无疑,心中顿时大怒,暗道:“好一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忽然大声保证道:“丹阳子前辈别急,这事包在我身上。”

独孤青松纵身跃起十丈,朝峰下奔去。

丹阳子的声音尤在大声道:“小心黄龙子,他非常的厉害。”

独孤青松回了他一声轻笑。

顿时身似擎电,划身便是二十余丈,快得几乎无法目见,朝对峰奔去。

就在这时,蓦听狂笑之声起草庐之中,一道紫光在峰顶划起一条数丈长的弧形。

只听黄龙子哈哈大笑,赞道:“好剑!好剑!大哥!如今血影子为害江湖,杀劫重重,大哥何不仗剑重出江湖除此大害?”

金城子的声音也得意的笑道:‘二弟之话差矣!大哥此生已不愿再出江湖,参与杀伐之中,此剑只持留赠有缘,为武林做番事业。”

“大哥,我推荐你一人,此人定不负大哥之愿望。”

“你说说看,是谁?”

“当今武林至尊,万极帝君。”

金城子哈哈大笑道:“万极帝君近来的行径如何,我不得而知,但我却知他是十年前无恶不作的魔头,我怎会将此剑赠与他?”

这时独孤青松正急掠上山之际,所到此话,暗忖道:“果然那黄衫客黄龙子乃万极帝君所派之人。”

但他离峰顶尚有数十丈远,他见紫龙剑竟握在黄龙子的手里,不敢造次,他绕道从侧面比隐僻的峰壁,转上山峰,藏在暗处。

他希望当紫龙剑从黄龙子手中交回金城子手里时,他便现身出来,当着金城子的面,揭穿黄龙子的阴谋。

谁知黄龙子却一直对紫龙剑把玩,并连连赞不绝口。

独孤青松心中也有些着急。

此刻,黄龙子用于指在剑身之上一弹,呛的一声,真是声如龙吟,独孤青松暗暗羡道:“果然至宝。”

黄龙子弹罢,独孤青松看得清清楚楚他嘴角浮上一丝浅笑,道:“大哥!神物埋没深山,实在可惜。”

金城子微微—笑道:“二弟,神物择人,岂是凡夫俗子所可得而居之,为兄今年若不见可赠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章 荒野认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烈马刀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