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马刀客》

第三十章 死敌血影

作者:上官鼎

八个紫衣大汉有七个紫衣大汉一见独孤青松现身,真是如见了鬼般,同声狂叫一声:“血影子!”

一个个面如土色,脚下一点,向后狂纵。

独孤青松笑声倏止,一声暴喝道:“站住!”

那群紫衣大汉,膝盖一软,当时几乎站不住了,口中仍在连声道:“血影子!血影子!”

这时乾坤剑之女温秀琴一掠身到了她爹爹的身边,低声对乾坤剑道:“爹!他是替我们解危的,他是独孤青松,爹,我们站在一旁吧。”

乾坤剑温宏开尚未弄清是怎么一回事。早被他女儿拉过一旁。

这时,独孤青松方才对游文骏扫了一眼,轻笑道:“白马庄少庄主,久未见面了!”

游文骏当独孤青松一现身之际,再经八个紫衣大汉惊骇纷纷后纵,已显得有些孤立,竟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独孤青松这一开口,他方才一声怒喝:“独孤青松,你这忘恩负义的畜牲,你还敢见故人么?”

独孤青松仍然含笑迈:“少庄主,你骂我是畜牲么?我们两人你说谁更像畜牲?”

“哼!独孤青松,别人怕你血影子,我可不怕,你这畜牲。”

他又是一声畜牲。

独孤青松顿时怒道:“游文骏,你爹爹死在万极天尊之掌下,你现在尚且听令于他,你认贼作父,助纣为虐,我问你,这样的人是什么?”

游文骏脸上一怔,怒哼一声。

独孤青松立时加了一句:“畜牲!”

游文骏顿时满脸通红,呐呐说不出一句话。

独孤青松看到他那种神情,心中暗忖道:“看来他良知尚未全泯,我只要加以开导,或能使他改过。”

他这样一想,暂不理游文骏,身形一晃,在那八个紫衣大汉身前掠影而过,八个紫衣大汉已被同时点住了穴道。人事不省。

达时,他才又转过身来,城恳的对游文骏道:“游兄,巫山县城小弟扮为一个小化子对你们兄弟二人,究或有过份之处,可是你得想想,白马庄上你两兄弟对我欺凌得还不够么?那时我之功力就比你两兄弟高很多,我若不看在庄主的面上,和子奇叔叔一再的劝阻,那时你们便不是我的对手,你们两兄弟娇生惯养,为所慾为,尤其是令弟,更是蛮横无理,文骏兄,你仔细想想,我这话,对不对?”

独孤青松双目逼视他。

游文骏双目微垂,独孤青松继道:“万极宫中,公孙叔叔和游叔叔丧命于万极天尊掌下,那是大家措手不及所致,哪有见死不救之理,那是大家都紧张至极,顾虑不周,因此惹起了你两兄弟和公孙姐姐拂袖绝裾而去。我有错,你们尽可来找我,我独孤青松从不推辞诿过,但你们却投向杀父仇人之处,你兄弟以后怎能在江湖立足呢?文骏尚请三思。”

游文骏更抬不起头来,眼泪簌簌而流。

猛然游文骏抬头,大声道:“真的,真的是我们错了!”

立时他痛哭失声。”

独孤青松赶紧安慰,道:“既然文骏兄知错,回头是岸,还来得及。”

游文骏摇摇头,道:“不,来不及了,万极帝君点了我和彬弟的绝脉,十日便要服下葯物一包,否则无救。”

独孤青松叹息一声道:“我早就预料到那些魔崽子不会相信你们兄弟的。而且我还可以想像得到,如你兄弟有丝毫被他怀疑的地方……”

游文骏不待他把话说完,接口道:“我知道,他不会放过我们的,现在我该怎么办。”

独孤青松想了想道:“你要先说服令弟。”

“他会听我的。”

“他如不听呢?”

游文骏一愕,突然愤声道:“他如不听我就杀了他,现在我想清了,我要报仇,现在我羞惭死了。”

独孤青松冷峻的面上,露出了笑容,转头看了看乾坤剑父女,便朝他两走去,深深长揖道:“温老前辈,晚辈有一个不情之请求,不知老前辈能成全晚辈么。”

纬坤剑连忙还礼道:“小侠乃我恩人,有什么话尽管吩咐,只要我办得到,万无推辞之理。”

独孤青松感激道:“前辈要是这样,晚辈反不便开口了,晚辈只是适逢其会,何恩之有?”

接着他指着游文骏道:“这位乃武林六奇苍冥客游骏松叔叔的大公子,一时之错投向万极门中,如今知错,但被点了绝脉,这万极老魔的独有手法,无人能解,所以要保他的性命,只有请借前辈的……”

他刚说到此,游文骏忽地奔了前来,大声道:“青松弟,你要借老前辈的乾坤剑交我持回覆命么?乾坤剑乃是老前辈成名闯万的兵刃,人与剑共存亡,那怎么使得?”

乾坤剑也听出独孤青松之意思,脸色一白,似乎有点不相信独孤青松会作此要求,但随即他立时哈哈大道:“大侠惠我良多,我理应……”

独孤青松经游文骏一语提醒,自知失言,忙脸色一肃,朝乾坤剑作了一揖,道:“晚辈一时昏昧,请老前辈见谅。”

游文骏也突然大声道:“我游文骏一时误入歧途,悔之已晚,游文骏虽死也不愿连累前辈,晚辈此去当与老魔一拼,虽死无撼!晚辈就此告辞。”

他话声一落,蓦然晃身朝那八个紫衣大汉,双掌如倾雷般连劈出八掌,掌掌绝命,独孤青松待要救援已是无及。

八个紫衣大汉就此一命呜呼!

游文骏转身对独孤青松一揖道:“青松弟!一代奇葩,请自珍重!我爹爹和公孙大伯合葬白马湖边,小兄与彬弟如遭不测,祈弟每逢春秋代为祭扫,小兄去了。”

他顿脚便掠出温家庄而去!

独孤青松只有站着发愣,因为他既不能为他解开绝脉被点,就是将他留下还是一死,而且他弟弟游文彬尚留在万极帝君的身边,游文骏又势不能抛下弟弟不顾。

独孤青松望着游文骏的身形消失后,望着地下八具尸体一眼,突然心中一动,转身对乾坤剑父女道:“血魔帮必将重犯贵庄报复,老前辈,以晚辈之急,还是请前辈暂避。”

乾坤剑点点头,黯然道:“我已想及了。”

这时梅姑见事已解决,对独孤青松一福道:“温家庄不忘大德!”

独孤青松答道:“哪里!”

梅姑对他微微一笑,正又要开口说话,蓦听庄外传来唏聿聿一声马嘶之声。

独孤青松听得一皱眉,暗忖道:“雪儿因何嘶鸣?”

接着龙马又鸣叫三声。

一声比一声狂烈,最后那一声听来更是少有的悲怒狂鸣。

独孤青松心知有事,对乾坤剑父女抱拳朗声道:“龙马长啸报警,晚辈去了。”

他也不待他们答话。

脚下—点,嗖地便掠出二十文外。

梅姑不禁急声大叫道:“你事完还要回来啊。”

独孤青松没有作答,接连几纵,立时展出鬼影无形,快似风飘,朝龙马传声之处掠去。

这时龙马嘶叫更急,好像与人拼命似地。”

独孤青松全力赶去。

突然,龙马哑然一声惨叫。

独孤青松听得心中一痛,嘬口便是一声长啸,以他不世的功力,发话道:“何方贼子,敢毙我龙马?”

他这一着急,快得如流星荡空,声落人至,只见两个发眉皆白老人已将龙马劈倒在地。

龙马嘴喷鲜血,双目圆睁,已奄奄一息!

独孤青松看到这情形,狂怒攻心,暴喝一声:“打。”

双掌一错,挟着雷霆万钧之势,带起一股灰色的旋风,连人带掌便扑向两个老人,两个老的微微哼了半声。

其中一老不屑的道:“孙不死,你先接他一下试试。”

独孤青松的掌风已到。

无疑的是出自怨愤,全力一掌。

在边站着老人白眉微掀,宽袍却朗独孤青松扑来的攻势上一拂。

“嘭。”

一声震天价响,独孤青松扑向他的身子,猛然又倒飞而回。

那发掌的老人也蹬!蹬!连退了五步。

独孤青松双臂一震,凌空划了一道孤形,飘落站定。

那老人微一凝神道:“唐不死,果然厉害。”

孙不死老人笑道:“一个这么大年纪的娃儿,有此功力,我真是初见。”

他说着便朝独孤青松走去。

独孤青松眼看龙马越来越是不济,他急怒攻心的喝道:“老贼报名受死。”

孙不死又笑道:“先接我—掌再说不迟。”

独孤青松忍无可忍,暗运起天威掌法。

呼!的一招“天怒地怨”用上了十二成功力狂劈而出。

同时厉吼道:“老贼接掌。”

孙不死双目激睁,射出两道如电的寒光。

他单掌立胸,微微朝上一翻,掌心吐劲,一股阴柔之力滚滚而出。

这一次不同于刚才的暴响,只听波的一声。

独孤青松一声闷哼,退了三步。

孙不死虽未出声,脸色也随之一变为灰白。

脸上更肃然一沉,接着也蹬!蹬!退了三步。

两人都双目大睁。互相瞪视。

唐不死在一旁低声道:“孙不死,这一下你尝到了甜头吧。”

孙不死没有理会唐不死的话,却一声吼道:“小子,真有你的,再接我老不死的一掌。”

说罢,他双掌同时慢慢的前推出一掌,无声无息。

他这么一来,触发了独孤青松的狂性,狠狠的暗一咬牙,怒哼一声:“好。”

全身随着一沉,以天威掌法中一招他从未用过的“天塌地陷”,集毕生之力,也双掌齐出,一股撼山僳岳的气流,铺盖而出。

又是仅只轻微的“波!”的一响。

风声啸空,尘土弥漫。

十丈之内见不着人影。

随着掌劲,尘土的扬空,一条人影飘身站在十丈之外,他是唐不死。

他凝重的面目自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犯之感。

他如寒电的双目一直凝视着被尘土笼罩的斗场中。

半晌,他才长叹一声,大袖轻轻一挥。

一阵柔和的轻风将漫空的尘沙吹散之后,现出了孙不死和独孤青松两人的身形,两人都跌坐在地,嘴角均挂着鲜血,闭目调息。

唐不死缓步走至孙不死的背后,单掌在他的背上连拍三掌。

孙不死的身子一震,长长的吁出一口气,睁目站起,看了唐不死一眼,便举步移向独孤青松的身旁。

唐不死一怔,大声道:“孙不死的,你想做什么?”

孙不死转头玲冷望了唐石死的一眼,摇摇头道:“他未运起化血功,便如此的厉害,此时不除他,等待何时。”

唐不死肃然道:“你不想问清他之后,就贸然下手,你是跟谁学的!我们三个老不死的名头,也会被你丢了。”

孙不死愤然道:“难道江湖的传言是假的不成,还用问什么?”

“不行,这事非问清不可。”

唐不死脸上已有些愤愤之色。

孙不死一愕,随即哑然一笑,道:“唐不死,敢情你已变卦了!”

“我没有变卦,如他真是血影子,我唐不死不惜和他一拼。昔年神风大帝与血影子蚩回拼得两败俱伤,却流名千古,我泰山老人唐不死又何乐而不为?但我却不容你这样不讲理。”

孙不死闻言也愤愤道:“想我华山老孙不死也不是乘人之危,下流之人,你既能放手,我又岂是不能?那你问吧,我想他什么也不什么回答你。”

唐不死哼了半声,正想走至独孤青松依法拍他三掌,借力输功,助他一臂之力,不想独孤青松就在这时睁眼,缓缓立起。

他盯了两人一眼,冷声道:“原来两位是百年前便归隐山林,不再过向江湖的三老之二泰山老人和华山老人,你们为何不下手除我?”

孙不死见独孤青松复原得这样快,也暗暗惊心,喝道:“你说待楚些,今日既已找着你了,总不会轻易再让你走了。”

独孤青松一声冷笑,道:“刚才你要下手,我确无回手之力,但此刻已经迟了,告诉你,我正是血影子独孤青松,这不得了,下手吧。”

孙不死看了唐不死一眼道:“怎么样?”

独孤青松蓦地朝孙不死呸的一口吐沫飞去,厉声道:“你这老而无用的东西,凭什么要杀我独孤青松?就因为我能身化血影就该杀么?”

孙不死和唐不死同时对独孤青松的峻厉之色也暗中运功戒备。

孙不死冷声答道:“你身化血影,杀人盈野,上干天和,青城望月坪的尸体就是最好的说明。”

独孤青松不屑的问道:“两位知道那是什么人吗?”

“什么人你都要负些责任。”

独孤青松猛地狂笑道:“两位老前辈怎不讲理?青城望月坪的确死了不少人,但那是血魔帮和万极帝君的爪牙,害人无数,江湖因他们的存在,惨祸连连,那些人实在死不足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章 死敌血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烈马刀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