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马刀客》

第三十一章 血劫血影

作者:上官鼎

雪峰山上蹄声得得,独孤青松骑着龙马雪儿,从容的走向深山。

他的脸上的神情是严肃的。

在初入雪峰山时,空山廖寂,不见有一个人影。

他走了一程之后,在一口大石之上,坐着蓝衣老祖。他似乎是在等他。独孤青松并不感到诧异,策马行到离他身前三丈之处,下马对他施礼道:‘独孤青松拜见师祖。”

蓝衣老祖对独孤青松望了一眼,见他神情严肃。

蓝衣老祖道:“小子,我坐在此处等你半天了,你可知道什么?”

独孤青松摇摇头。

蓝农老祖道:“我告诉你吧?雪峰山除了你要去赴万极老魔的约而外,还得面对武林群雄,包括世外二老在内,你要我帮助吗?”

独孤青松想了一下,道:“谢谢师祖,晚辈既敢赴老魔之约,就敢面对武林群雄,用不着师祖的相助,武林群雄只是与血影子为敌,师祖帮我会惹来无穷的麻烦。”

“是的,这个我知道,但我一直对称颇有好感,所以在此等你,问你一声。”独孤青松感激道:“师祖之情,独孤青松心领

他又向蓝衣老祖作礼,然后上马,继续策马而行。

蓝衣老祖叹了一声,蓝影一晃,便自走了。

独孤青松又走了没多远,前面是一个小山岗,山岗的上面有三个人站地上面,独孤青松目光锐利,早已认出了是公主和两个女弟子兰儿和秋儿。

他纵马驰上山去。

公主一扬手说:“孩子,你不用下马,我等着你来,只是有句话要告诉你。”

独孤青松真的没有下马,他庄严的道:“师伯母有何吩咐,师侄万死不辞。”

“不,我没有要你去做的事,不过,前议之事,你还记得么。”

“当然,事完之后,师侄当散功以谢天下。”

公主黯然点了点了点头,继道:“前途以世外二老为首,聚合三百余人武林正道中人,等你前去。且慾取你性命,你准备如何应付?”

独孤青松笑道:“晚辈听凭处置不作反抗。”

公主一怔,兰儿忽在此时开口道:“青松哥,好久不见,你怎么变得我有些不认识你了?”

独孤青松嘴角浮上一丝笑容。道:“真的?我变成怎样了呢?”

“你变得没有一点活力了。”

秋儿也插嘴道:“青松哥,你高兴些的,是的,天下人都不谅解你,但我和兰姐还等你事完后再到帝宫去玩呢?”

“啊,谢谢你!秋妹!我想我不会再去了。”

公主的脸上有一丝歉色。

兰儿和秋儿却睁大双目,大声问道:“为什么?”

独孤青松静静道:“血影子乃我们师祖神风大帝的仇敌,更是武林公敌,我不能去的,如果我散功后还能活着,一定再到帝谷去的。”

兰儿和秋儿的眼睛湿润了!

她们同时转过身去,可是独孤青松又惊“咦!”了一声。

这时公主和独孤青松也已发觉了两人定然发现了何事。

公主和独孤青松转身望去,便见人群不下二百潮涌而来。

因为距离太远,几人都不知是何事。

公主心中一动,摇头道:“师侄,他们定然发现你来了,所以飞驰而来。”

独孤青松想了想,道:“我无意与他们为敌,我得回避。”

说着他正想催马而行,人群都是武林高手,眨眼间已近得多了,隐约可听到呼叫之声,道:“血影子!血影子!”

那骇极的呼叫声,又使独孤青松停了下来。

兰儿和秋儿急道:“青松哥,他们真的是为你而来!那两个老不死的,真是可恶极了。”

人潮越来越近,突然人潮中竟夹杂着几声凄厉的惨叫声,使人听来毛发悚然!

人潮中更大叫道:“血影子杀人啊!血影子杀人啊!”

独孤青松大感莫明其妙,心想:“我明明在此,哪里又有血影子杀人?”

公主一听,脸上的神色倏急间几变,两手拉着喇兰儿和秋儿,喝道:“走!一定出了什么事。”

三人跨身十丈。

公主又回头望了独孤青松一眼,但终于未说什么话,转身迎着人群飞奔而去。

独孤青松怔了怔神,终于也策马迎着人群而去。

独孤青松愈走愈近那些人群,便更听得清清楚楚人群的呼中声。

他满心的狐疑,暗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我明现在此处,血影子从何而来?”

蓦地,他心一动,忖道:“难道就这短短的十日之隔,万极帝君也能身化血影不成?”

他两腿一夹龙马,龙马一声长嘶,立刻飞驰起来。

独孤青松在离人群有数十丈远近时,人群之中有认识独孤青松的,一声狂叫道:“血影子转到这边走了,快逃命啊!”

群雄一见“哇!”几声骇叫,居然分向侧面窜逃。

独孤青松摧动龙马,一个纵跃已到群雄之前,端坐在龙马背上大叫道:“诸位暂听在下一言,我独孤青松并无意与武林为敌,你们因何这样的奔逃?”

群雄根本就不理会独孤青松,只顾逃命。

片刻间,群雄已散逃开去。

独孤青松终于疑惑十分,不再去管这些,径向前冲,他走了没有好远,立见兰儿如飞的奔来。

一见独孤青松,便大叫道:“青松哥!快啊!快去啊。”

独孤青松急问道:“怎么回事。”

“血影子!真是血影子!他已杀人盈野了!”

“啊!真有这回事。”

“是真的,师父和世外二老已在和那条血影子拼斗了。”

独孤青松一提兰儿和他并骑一马,喝声:“雪儿,快走。”

龙马长嘶一声,拼命的奔驰起来了。

但见景物飞退,耳边风声呼呼,龙马的快速,已到了爽驰如风的境地。

兰儿与独孤青松一同骑在龙马背上,她是既喜悦又紧张。

独孤青松哪还有心情去欣赏她那份少女娇羞、暗喜的心情。

他一面让龙马狂奔,一面问道:“兰妹,你见到了血影子么,他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兰儿答道:“我只能看见他是一条血影子,怎样的人我也看不清。”

独孤青松怀疑是万极帝君的出身,又问道:“那里有血影宫的人。”

“有,四周围都是血影宫的人。”

“那你见了万极帝君吗?”

“是的,我见着他了。”

独孤青松更加的疑惑了,他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的脸上无形中宠上一层杀气,血影子的出现,对他太重要了。

蓦然,他已远远望见世外二老,手中仍然以两柄宝刀,和公主的神风掌,联手围攻一条红影。

果然是血影子,他心里怦怦跳了!

蓦地,他对兰儿道:“兰妹,龙马暂交给你,我要去看一下。”

随即他嘬口清啸一声,身形一拔起了二十丈高下。

兰儿见独孤青松的功力高到这样的程度,真是羡慕极了。

可是就在这时,奇事发生了。

独孤青松身形刚一拔起,立时随着他下落的势子,身形也慢慢地淡了,当他着地之后,已变成了一个淡淡的血影子。

血影子如鬼如魅,一晃之间已在数十丈外,没有丝毫的声息。

独孤青松身化血影之后,再也不停留,便朝那条已杀人无数血影子飘去。

这里是一个小小的山盆谷地,可是在这谷地之中,早已倒着百十具尸体,而且那些尸体都是正道中人。

独孤青松显得万分的激动,他用尽了全力朝那条血影子飘去。

只是刹那间事,独孤有松化身的血影子发出一声凄厉刺耳的叫声,直如鬼叫,已飘世外二老和公主联手围攻的血影子面前。

他不顾一切的便朝那条血影子扑去。

那条血影子也不示弱,顿时之间,两条血影子便缠斗在一起。

一时之间腥风大作,十丈之内均被腥风笼罩。

世外双老和公主也骇然退向一旁观战。

两条血影斗了将近一刻,始终胜败难分。

蓦地其中一条影子一声厉叫,发话道:“血影宫万极弟子布剑阵。”

四外的血影宫魔徒,一声大喝,立见四外剑气弥空,至少也有七八支剑是天下难求的宝剑。

尤其是那支紫龙剑也在此刻出现,两丈多长的紫芒,裹卷而来。

独孤青松大惊失色,也厉叫道:“世外二老前辈,师伯母加入战圈。”

世外二老和公主一见两条血影子缠斗在一起,善恶立判,心知是怎么一回事,毫不犹豫,大喝一声,便加入战圈。

不过,他们已分不清到底两条血影谁是谁来,一时不知如何下手。

就在这时,两条血影中,有一条血影,身形一转,已飘出数十丈外,随即由淡而显,现出了独孤青松的身形。

独孤青松满脸落漠之色,纵身便朝那条血影扑去,运起了大帝神风掌,如涛的掌风中,无止无休的劈向血影子。

世外二老的两支宝剑也挥舞起一片寒涛,裹向血影子。

公主也拼命的劈出大帝神风掌。

四人的宝剑,大帝神风掌,都是克制血影子的功夫,尤其是独孤青松因为他本身具有化血之功,更不怕血影子扑到。

立时形势大变,血影子一声声的厉叫,叫得令人毛发悚然。

他已是只有挨打的份。借着血影飘忽,躲闪避让。

独孤青松一看时机不能轻失,对着远远站着的兰儿秋儿大声道:“兰妹秋妹,你们还等什么?”

兰儿和秋儿本就跃跃试试,不过又有些怕。

猛听独孤青松的话,正中下怀。

兰儿跳下龙马和秋儿飞掠而来。

与四人才同时配合在一起。

那条血影子以为两个女娃儿可欺,舍实就虚,便扑向秋儿。

秋儿一声清叱:“你找死。”

大帝神风掌呼地劈出。

血影子哪将她放在眼里,仍然扑去。

谁知秋儿的功力已是不凡,等到大帝神风掌及身,他已躲闪不及,一声厉叫,几缕鲜血已飞射而出。

独孤青松更一声暴喝道:“他已受伤了,抢攻。”

六人的包围圈一紧,剑掌同施,又是一声厉叫过处,血影子带着点点滴摘的血水,冲空而起,飘行数十丈。

独孤青松一声厉喝,登时也掠空而赶,展开鬼影无形的绝顶轻功,随后就追。

血影子随风而飘,速度快得难以想像。

独孤青松尽管施起全力也追他不上,可是独孤青松知道万万不能让他逃去,不然祸患无穷。

顿时又第二次运起了化血神功,又变成了一道血影追去。

两条血影一晃之间,已消失在这谷地之外。

前面那条血影子拼命的逃走,独孤青松拼命的追赶。

血影子走往深山之中,乱石丛林,悬崖石壁,独孤青松感到越追越困难。

因为一条影子,藏起身来那实在是太轻便了。

他越发的死死盯住那血影。

同时,他发出了尖锐如鬼嚎的声音,道:“你我同为血影,你能去的地方,我便能去,今日你就钻入黄泉地府我也要把你拖了出来。

那边的血影子也尖叫道:“小子,你那化血影的功夫是谁教给你的?”

独孤青松叫道:“我不知道,我已以练成血影子为耻。”

前面血影子厉声大笑起来,道:“好小子,我问你,你是否在洪泽湖一处岩洞之中学会血影化形功。”

独孤青松大声尖锐叫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如不是我没有话说,如是的话,你就是我蚩回唯一的传人。”

独孤青松一听此话不禁大惊失色,厉声道:“你是三百年的蚩回?真使人不敢想像。”

独孤青松立时想起了那日在岩洞之中的事,终于他想到他以鲜血交换传艺的那回事,他想:“蚩回真的复活了。”

因为血影化形练成之后,真的就是躺变为骷骨,只要有人在脐眼处输以鲜血,便又可生肌复活。

独孤青松自然是知道,因此他也知道目前这个血影子实是自己救活的,不禁除他之念更切。

独孤青松转念分神之际,蓦地不见前面的血影蚩回,他不禁焦急十分,厉啸连连。这一给他逃走,实不知要到何年何日才能第二次将他打伤追摄他了。

独孤青松在附近到处寻找,他想发现蚩回藏身之地。

他找到了。

他找到了地上的血迹,那血迹一直仍向着深山之中洒着。每隔几步全有几点血,独孤青松心中泛起冷笑,忖道:“血影子乃是三百年前一个穷凶极恶之徒,哼!他因我而得救重生,我也要他仍死在我手里。”

他循着血迹而行。

不久之后,血迹显示他已进了一座丛林之中。

独孤青松也跟了进去。

却见血迹停止在一株巨树旁,四处再也找不到第二滴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一章 血劫血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烈马刀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