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马刀客》

第三十二章 凛然大义

作者:上官鼎

血影宫石屋连山遍野,筑在一座四面丛林密结的山谷中,独孤青松因是从地道而入,不知这神秘谷口的情形怎样。

他与元这一划身纵起,便朝血影宫时深处而入。两人手握长剑,遇屋便淌进去,逢人便杀。

世外二老、公主和蓝衣老祖、地将一见,怒吼一声,也划身赶去,可是他两人又早巳杀了几十人。

地将一声狂吼道:“孽畜住手!你,你这样还算是我的弟子?”

独孤青松两目通红,也高声大吼道:“我娘,我叔伯们被他们折磨够了,我要杀绝他,血洗血影宫,你们暂别管我,到时候我独孤青松一死谢罪。”

说罢.他弹身又起。

他身法奇快,一纵数十丈,手起剑落,当时又有两个人头落地。

公主也暴叱道:“孩子,你再不手,就莫怪我们与你成仇!”

独孤青松摇头道:“我不配做你们的晚辈,我不反对你与我成仇,天下只有蓉妹外,再没有我可依之人。”

独孤青松说到此处,突然脸色一变,怒喝道:“我不管,你们就是与我成仇,我独孤青松说一不二,也要把那些魔崽子斩尽杀绝,我,我受够了。”

他微微一带元儿,喝声:“走。”

两条人影又凌空腾起。

那五人中除蓝衣老祖外,世外二老、公主和地将只气得浑身直颤,也叫声:“孽畜!哪里走?”

身影一掠,衔尾便追。

独孤青松展开鬼影无形轻功,急掠向神秘谷口,一面说道:“元弟,他们被因在哪里?我们此刻就去。”

“他们在黄山蛇笼谷,自我逃走成功以后,不知有没有又移往别处去了。”

“不论如何,我们昼夜兼程,也要赶去一看。”

两人这全力飞掠,眨眼间已到了神秘谷口。

蓦见万极天尊带领着近二百人之多紧守谷外。

独孤青松惨笑一声,道:“元弟,你还有勇气冲进去,杀出一条血路么?”

“我有的。”

“好,你施我这支剑,为我护法,我要施展血影化形了。”

元儿接过宝剑,应道:“是。”

独孤青松嘴角浮起一丝凄凉的笑容,全身淡了,立刻变成了血影了,他厉叫声中使冲入两百多魔徒之中,逢人便扑。

又是一场凄惨的屠杀开始了!

身后的世外二老和公主,地将,虽全力追赶,终于被独孤青松和元儿杀开了一条血路,冲出了神秘谷。

公主仰天一声长叹,道:“这是谁造的孽?”

四人默默无语向天,世外二老中的孙不死愤声道:“再见他时,誓取他的性命。”

谁也没有哼一声,那表示都同意了。”

再说独孤青松和元儿冲出了神秘谷,一路前奔,突然龙马的叫声又传来了,独孤青松心中一动,连连长啸。

龙马立和兰儿同时驰到。

独孤青松和元儿两人立时已是变成了两个血人。兰儿骇道:“青松哥,你杀了多少人啊。”

独孤青松要笑也笑不出来,严肃的道:“兰妹!你别向这些了,你我今日兄妹相称恐怕是最后了,现在我慎重的对你说,不论何时何刻,也不论我独孤青松变成了怎样的人,但你师父,你和秋妹,都是我终生难以忘记之人,知道吧。”

兰儿感动的道:“青松哥你怎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呢?”

独孤青松点了点头道:“事情很明白,上次你师父对我说的话,你与秋妹都在场的。可是今日我又杀了人,而且杀了不少……”

“嗯,以后呢?”

“兰妹,我还是不说出来吧,说出来你就不能称我青松哥了。”

兰儿已听出事情的严重,赶紧说道:“好,你不要说,青松哥!青松哥!青松哥!……”

她一连叫了数声青松哥,眼睛一红,泪水便簌簌流个不停。

独孤青松连忙安慰道:“兰妹,别太激动,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如这次我能留得命在,以后你到西南边陲卿卿谷中找我,我们又能见面了。”

兰儿一怔,收起了泪水问道:“卿卿谷是个什么地方?”

“那我也不知道,但准是遍谷奇花异草,芳草如茵的世外桃源乐土,我望你和秋妹能来。”

兰儿点了点头,一阵黯然。

随即她飘身离鞍,独孤青松心中还有事,不便多说,纵身间便到了龙马背上,对元儿大声道:“元儿,你在前途等我,我去去就来。”

兰儿大声问道:“青松哥,你到哪里去?”

独孤青松从龙马的侧旁的皮袋下取下鬼王杖,决声答道:“我回血影宫一趟。”

兰儿大声道:“我跟你去。”

“不,你去不得。”

他一拍龙马,喝声道:“雪儿,走吧。”

龙马立时长叫声中,凌空飞驰,快得像流星般,眨眨眼的工夫又驰回了神秘谷口,这时候,万极天尊已领着众魔徒入谷去了。

但谷口世外二老和公主、地将还在那里。

独孤青松皱皱眉,暗道:“他们必会阻拦于我,难道我当真与他们为敌?一个是我的师父,一个是我的师伯母,两个也是武林前辈,我要与他们出手一搏,岂不成了千古唾骂之人?但我要救母,我要救出叔伯在此一举,这怎么办?”

刹那间,他心中百念丛生,互相矛盾。

最后他还是惨笑一声,暗道:“我纵落得千古唾骂之名,反正我也要救出母亲,到时候我再一死谢罪就是,不过那就苦了蓉妹了。”

他这样一想,顿时拍了拍龙马的颈项,轻轻道:“雪儿,这次要你施展神威了,你要像天马行空般,在数十丈高空之上,掠过他们几个人,我不愿在出口时,被他们阻住。”

他交代了一番,也不知龙马是否听得值他的话,随即一轻喝:“跑啊。”

龙马划开四蹄,卷起一阵狂风,蹄声如雷,使朝谷口冲了过去。

世外二老和公主、地将闻声惊顾。

“啊!”了一声,孙不死大声道:“那孽畜!他又回来了,这回我饶不了他。”

唐不死却想了,想道:“孙不死,他这回来,据我看必是冲着我们来的,首先问请后再说,不可妄加出手。”公主也附和道:“他这次回来,恐伯是悔过来的,说不定便会自绝当场以谢天下!”

孙不死盯了公主一眼,道:“你有把握?”

“我对这孩子知之甚详。”

地将却在一旁紧握着拳头,一声不响。

尤马卷起了一团黄尘越来越近。

四个人也是越来越紧张,他们只有唯一的理由是独孤青松回来向他们请罪了,殊不知他们想错了,这样也差点给了独孤青松杀身之祸。

只是瞬息间事,龙马已奔至他们廿丈外。

谁知就在这时,蓦听独孤青松一声暴喝:“起!”龙马一声高吭入云的狂嘶,四蹄一登。

嗖,腾空而起,恰如腾云驾雾般,纵起了四十丈之高。

从四人的头顶呼地掠过。

又在五十丈外,四蹄一点,再一纵已在百丈之外,掠进了神秘谷中。

首先挂不住的是公主,一声暴怒!

“孽畜!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身形一掠便倒纵向谷中,随后是地将,世外二老,四人都愤怒填胸,誓要杀独孤青松不可。

独孤青松这一窜入谷中,心中吁了口大气,一进谷中便大叫道:“老魔头,你出来受死。”

众魔徒也以独孤青松去而复回,感到惊惧,群魔徒喊了一声,由散而聚,远远地站在一旁,可是独孤青松对他们理也不理,径自策马向里弃去,口中仍然大叫道:“万极帝君,万极天尊老魔头,快出来受死。”

紫芒一现,万极帝君从一间石屋中冲了出来,快若惊鸿的就朝独孤青松一剑刺到,独孤青松猛举鬼王杖,鬼王杖舞起了一片寒光,将万极帝君的紫龙剑挡了挡,但是他知道这样近身相搏,万极帝君手中的紫龙剑,锋芒三丈,自己鬼王杖采取海底万年寒铁练成,可以护身,但龙马如何受得了?

他这样一想,纵马跃出二十丈外。

万极帝君一声怪叫,挥剑逼来。

独孤青松不敢让他近身,在五丈之外,他便又避开了。

这时他才后悔不该骑着龙马入谷。

正在这时,独孤青松目光一瞥,忽见万极天尊远远的站着观战,并未过来,独孤青松心里明白,他是有些惧怕于自己手中的寒铁鬼王杖,因为他已中了自己三根射魄针。

独孤青松心中冷笑一声,忖道:“我此来就专为的是你,只要你现身,我还怕你逃走不成。”

他骑在马之上,一味避着万极帝君的紫龙剑。

龙马奔驰腾跃如风,万极帝君一时也莫可奈何。

独孤青松要取的目标是万极天尊。

万极帝君紧追不舍也实在烦人。

蓦地他心生一计,对龙马喝声:“走!”

龙马便朝南方疾奔,万极帝君怪叫一声:“今日你来得去不得。”

随后也紧紧追近,片刻后,独孤青松已走得相当的远了,立时在原地腾跃,万极帝君气得七孔生烟。

独孤青松看他已急了,暴喝一声,驾着龙马一窜五十米,四五个窜掠便将万极帝君抛下百丈之远。

他再不宜迟,径直朝万极天尊扑去。

万极天尊哪里料到他此着,待要举剑挥去时,独孤青松的鬼王杖早已舞起一片杖影,罩了下来。

杖未至,身上的射魄针已与鬼王杖起了反应。

当时他如万针刺心,一声厉吼,全身也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独孤青松还怕他有抵抗之力。

鬼王杖横着一抡一挥。

万极天尊“哇!”地一声惨叫,呛啷抛弃手中宝剑,双手捧胸,一跤跌在地上。

这时万极帝君拼命的抢扑而来。

独孤青松俊面含煞。

蓦地杖化寒光,一托道:“起!”

鬼王枚已抛起空中五丈。

万极天尊又是惨吼一声,脸如黄腊,双臂软软的垂着,舌也无丝毫的力量了,可是他的身子仍跟着鬼王校抛向空中,弹高了五尺多高。

独孤青松一带龙马,跨上几步,探手一提,已将他虚软的身子托上龙马背上,反手点了他三处大穴。

这才左手一伸,刚好接住了由空中下落的鬼王杖。

转头见万极帝君已冲至十丈外了。

独孤青松一手握着缰带,静静的按马傲立,嘴角噙着一丝冷笑,道:“站住!老魔头,你已迟了一步,他不是你的独生子么?”

万极帝君一见独孤青松挟着万极天尊,他暴怒两脚直顿地,地上也极他踩出了几个深深的脚印。

远远的群魔徒们,这时不知是什么缘故,刚才不下来,偏偏在这时一声喊呐,就涌了过来。

万极帝君气得肺也差些炸开,他厉叫道:“你们与我滚!滚得越远越好。”

独孤青松反而对他作侮辱一礼道:“帝君!在下要走了!太打扰你了。”

万极帝君脸色也气得发青,全身直抖不停。

这时,独孤青松才脸色一沉道:“老魔头,告诉你,我母亲和叔伯们要有丝毫的损伤,哼,哼,他是你的独生子,我便杀了他再拿你算帐!”

万极帝君答不出话来。

独孤青松又道:“我知道我母亲叔伯们你已送往黄山蛇笼谷,此刻我立时赶去,如在那里找不到我母亲伯叔们,哼!你这独生子也就完了。”

万极帝君双目一瞪道:“什么,谁告诉你他们在蛇笼谷。”

“哼!你不见元儿逃出来了么?”

“元儿逃走之地不叫蛇宠谷,也不是黄山。”

“什么,此到你还敢欺人么?”

“我决不骗你。”

“那他们在哪里?”

“他们在幻女洞。”

“幻女洞。”

独孤青松重覆了一句,正想问幻女洞的地址,突然公主幌身间出现在五丈外,冷冷的接口道:“独孤青松,从此刻起,你已是地将叛徒,你不用再问了,我不会再放你走脱。”

独孤青松闻言大惊失色,道:“师伯母,这……难道我母亲和叔伯们不救了。”

公主蓦然叱道:“谁是你的师伯母,你母亲叔伯们救不救,我们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人影一闪,地将和世外二老也到来。

他们分四面站着,显然是采取包围之势。

独孤青松望了一下当前的形势,哀声求道:“师伯母,只让我救出母亲和众叔伯,我……我任你们怎样都行。”

孙不死一听冷笑,道:“救母,哼,说得倒蛮中听,可是今日放你一走,从此武林便将重重浩劫,血腥遍地,独孤青松,我看你死了这条心吧!”

独孤青松并不去理他,又面向地将,哀求道:“恩师!你是知道的,我不得不如此。”

地将双目一瞪,狂喝道:“少废话,你是自了,还是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二章 凛然大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烈马刀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