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马刀客》

第三十三章 责不旁贷

作者:上官鼎

独孤青松和元儿共骑龙马,星夜赴奔黄山。

独孤青松更是心急如焚,母子天性,不怪独孤青松心急。但独孤青松还有疑惑不解之处,他一直疑惑着,暗道:“峨嵋老人说母亲在黄山蛇笼谷,但万极帝君却说母亲在“幻女洞”,目前就在两种说法,但到底是那一处是真的?”

随后他也想到。

“元儿是从蛇笼谷逃出来的,而且要那说假话的人,万极帝君的成分居多。”

不过最后独孤青松也就不去想它了。

他和元儿带着万极天尊,从湘入皖,龙马虽快速如风,也非一日可到,第二天才到近黄山山麓的甘棠镇,两人就在甘棠镇上寄宿一宵。

但他两人尚未住定,立见一个汉子持着一张纸条声言要见独孤青松。

独孤青松接过纸条一看,只见上写着:“蛇笼谷在黄山独秀峰北面,独秀峰从此镇人山南行五十里即是,急去,迟恐生变。”

独孤青松看后将纸条递元儿,道:“元弟你看吧!但不知这寄信之人是谁?”

独孤青松便何那汉子,他只说是长须老人。

独孤青松想不起是谁,但认为这人并无恶意,略进饮食后,两人又带着万极天尊走了!

他们依照那人所言,向独秀峰走去。

在路上元儿感到奇怪,道:“青松哥,怎么我觉得不对?”“怎样的不对?”

“不对不对,我从来没有到过此处!而且那四面的高山峻峙,我被困之处也不是这个样子。”

独孤青松也奇声问道:“元弟,你是怎么逃出的?你能说给我听么?”

元儿道:“实际上我是被救出来的,当时那人点了我的穴道,离开被困之处很远之后,才将我拍醒,但他并不见我,也留了一张纸条,叫我速去雪峰山中血影宫,我依照他的话,便与青松哥遇见了。”

“啊!这倒是怪事?如果他是善意救人就该将人一齐救出才对,怎么只救你一人。”

独孤青松想了一下又道:“那留给你的话指出你是黄山蛇笼谷被救,而你并末到过此处是不是?”

“是的。”

独孤青松立时大声道:“元弟,我看此事定是一个诡计,诱骗我们来此入伏。”

两人一阵默然。

独孤青松又狠声道:“我就不信他们能对我怎样?元儿走。”

他一拍龙马,喝道:“雪儿快走!”

龙马展开四蹄,顿时飞奔。

片刻后,果然苍翠的独秀峰就在目前,独孤青松想了想立时决定先上峰后,看清谷中形势,再纵骑入谷。

他一拍龙马,龙马飞奔上峰。

到来峰顶,独孤青松与元儿同时咦了一声。

原来峰顶早盘坐着峨嵋老人葛长生。

独孤青松一滚下马,恭谨的对他一拜。

峨嵋老人对他微微一笑道:“你才来!”

独孤青松呐呐不知如何答话。

峨嵋老人又道:“你两人坐在我面前,让我告诉你吧。”

独孤青松和元儿坐了下来,但却满腹狐疑。

峨嵋老人面容一肃,庄容道:“独孤青松,自你到峨嵋寻死遇见我后,我已认识你是一朵武林奇葩,但那时你已身具血影化形之功,我就知道你必不容于江湖,故自你下山后,我也随即下山,访到万极帝君将你母亲叔伯们囚困之处,但找又不愿由我救他们,我要你自己救他们出采,以消减江湖对你的不满,所以当时我只救了元儿,叫他赶去血影宫助你一臂之力。”

独孤青松啊了一声,道:“原来元儿是老前辈救出的。”

峨嵋老人点点头。

独孤青松又问道:“这样说来我母亲并不在黄山蛇笼谷?”

“唔,你母确如万极帝君之言,在‘幻女洞’。”独孤青松又啊了声,迷惘的望着峨媚老人。

峨嵋老人一笑道:“你觉得奇怪么?你母亲在幻女洞,又如何叫你到黄山来?”

独孤青松有点尴尬的脸上一红。

峨嵋老人又笑道:“独孤青松,你还记得当你离开我那蜗居时,我对你说了什么话?”

独孤青松点头道:“记得,前辈要晚辈取得武林金鼎,称尊武林,不过……”

峨嵋老人摆手道:“你不要说下去了,我知道你的处境,但是你不要怕,你的师父,师母伯叔终必会了解你的,而且武林至尊之位,你该把它当作一种责任看,举目天下武林大乱,要没有人来领导约制,眼看武林末日就到了。”

独孤青松尚未答话,元儿已高声呼道:“好啊!青松哥取回武林金鼎,坐镇武林,我元儿万分的赞成。”

峨嵋老人盯着独孤青松问道:“你怎么样?”

独孤青松脸上的肌肉抽搐一阵,终于激动的道:“晚辈遵命。”

峨嵋老人这才含笑,道:“好,那么去吧!武林金鼎就在下面蛇笼谷中,现正由少林败类碧目老秃头守住,候万极帝君老魔到来,你可捷足先登,龙马和万极天尊就交给元儿在此等你吧,我也在这里,不怕被人趁机救走。”

独孤青松这才一拜后立起身,转头看看谷中云雾绕缭,深邃难见。

峨嵋老人又道:“别看那里云雾绕缭,实际只是万极幻女先来批布了一个阵势,听说万极老妖女夺去地将记事,你既是地将之弟子,想来破阵不难,还有那里虽名蛇笼谷,实际并无蛇虫之物,此名是以其形同蛇笼而取的,大可放胆去吧。”

独孤青松应声:“是!

展开身形,便朝谷下飞纵而去!

片刻之后,他已到了谷口。

谷口竟然小得只能容一人进出,两侧的山壁天然的伸出,形成一个狭门般。这谷口大约有三丈长,如由一个功力高强之人守住谷口,真是一人当关,万夫莫敌。

独孤青松站在谷口朗声叫道:“少林碧目神僧,你快替我把武林金鼎交出来吧,这原是我保有之武尊信物,也应仍归我所有。”

独孤青松的声音铿锵爽朗,想来碧目神僧决不会听不到。

但谷中除了回声嗡嗡之外,哪有碧目神僧的答话。

独孤青松一声冷笑,又大叫道:“碧目神僧,别以为布了这阵便能将我阻在谷外,要知原是那老妖妇窃取地将纪事

中的阵法,岂能瞒得过我?”

独孤青松说着,便一脚跨进了谷口。

突然,就在这时,两声木鱼之声敲后,碧目神僧冷冷的口音传出,道:“独孤小子,又是你么?”

“不是我是谁?”

谷中碧目神僧桀桀阴笑一阵,道:“金兄,你去把住谷口吧!”

独孤青松一愕,大声道:“金兄,所称的金兄是谁?莫是九龙神魔么?”

碧目神情又阴笑道:“他被你废去一臂,小子,他恨死你了,只要有他把守谷口,就是十个你独孤青松也休想越得雷池一步。”

果然九龙神魔刚烈的声音传出,道:“小子,血债血还,断臂之仇我忘不了。”

独孤青松先又是一怔,随即恍然暗道:“外公如不表现仇我之态,怎能在血魔帮中生存?今日我取回武林金鼎恐怕不费吹灰力了。”

独孤青松心中暗喜,口中却大叫道:“金老魔,你可嫌活得命长么?小爷来了,看你又奈何得我?”

他脚下一点,猛然射进谷去。

猛然,九龙神魔一声暴喝,道:“小子你真不要命。”

独孤青松立感有股掌风袭来,而且风声猎猎作响,显然十分强劲。

独孤青松不知九龙神魔是何心意,正要挥掌封去。

但那劈来的掌风,半途忽收,只听九龙神魔,以传音入密之功,低声道:“外孙,你尽管以七成的功力出手,我佯作不敌,败逃入谷,你便追在我身后,我领你去取武林金鼎。”

独孤青松心中暗笑,也传音道:“外孙知道。”

九龙神鹰顿时暴喝道:“小子!你可敢接我三掌?”

“莫说三掌,就是千掌百掌,我又何惧之有?”

“好,接招!”

呼!九龙玄功应手劈来!

青瘴忽生,倒是真有那一回事似的。

独孤青松一挫掌,打出鬼府阴功,蓬!一声轻响,九龙神魔连退了三步。

独孤青松哈哈狂笑,道:“金老魔!那日我放了你一命,今日你命完了。”

独孤青松呼呼呼!连出三掌。

九龙神魔也出掌应战,但是每一掌均连连后退。

碧目神憎隐在云雾之中,似乎十分着急,道:“金兄,你怎样?能抵挡住他吗?”

九龙神魔叹了一声,道:“老神僧,我自断臂之后,功力大减,恐怕已难再接下他三招了。”

碧目神僧又大声道:“那你就退回来吧,此阵神妙奥秘谅他小子也无能为力。”

九龙神魔应道:“神憎既有此吩咐,金某自然尊命。”

独孤青松已听出九龙神魔对碧目神僧十分的客气,本来九龙神魔在血魔帮中身任护法,自是比三坛坛主高了一级,今日九龙神魔却要听碧目神僧的吩咐,显然他已在血魔帮受到了降级处分。

九龙神魔虚应的劈出一掌转身就走。

独孤青松大声喝道:“哪里走?今日你慾不交出武林金鼎,蛇笼谷便是你们葬身之地。”

他展开身形,追摄在九龙神魔身后。

碧目神僧好似能见着他们,急叱道:“金兄弟,小子追在你的身后如何是好啊?”

九龙神魔也大声道:“神僧不要紧的,咱们就领着他在阵内转吧!相信他必会来得去不得。”

“金兄弟好主意!他是自己找死!走。”

九龙神魔忽地横里一跃数丈。

独孤青松也身形一闪,悄悄的衔尾而追。

这时,独孤青松看见了碧目神僧肥大的身形。如以独孤青松这时的功力不难赶过去,一举歼灭了他。

可是,听九龙神魔之意并不想要他死,独孤青松暗思其中定有何原因,不然,就凭九龙神魔与他同负守住武林金鼎之责,乘他不备之际,还不是可以一掌结束他的性命。

独孤青松只跟在他们的身后,心想:“我何不试问一下是何原因?”

顿时,他哈哈狂笑,道:“九龙神魔,碧目神僧,我这样对你们已算是很客气了,你们也恐怕有自知之明,我真要取得你们的性命,简直易如反掌。

九龙神魔立时反chún怒道:“小子是的!你如运起血影化形,杀我们实在是报容易的,但你的目的取得武林金鼎,那你今生也休想了。”

独孤青松冷笑一声,道:“你这话怎么讲。”

“因为武杯金鼎只我两人知道它放在何处。”

“我杀一个,活捉一个逼问口供不行么?”

九龙神魔立时也哈哈大笑,道:“我两人共生死,这是帝君的命令,你能捉到活的么?”

碧目神僧微怒道:“金兄与小子饶舌作甚,走吧!引他入绝地去。”

独孤青松对于九龙神魔那几句话莫侧高深,忖道:“他们共生死,如果杀了碧目神僧,外公会死吗?”

突然,他心念一动,不禁恍然,暗道:“我如杀了碧目神僧,外公当不会跟着死,但他就不能再回血魔帮以策内应了。”

正在他暗想之际,蓦听谷外一个颇为熟悉的口音,朗声道:“祖师爷驾到,碧目坛主和九龙前任护法快出谷迎接。”

前面的碧目神僧和九龙神魔闻言大惊,碧目神僧大声道:“金兄,你看怎么办?”

九龙神魔停了停道:“神僧,此谷是以你为主,你看怎么办?”

碧目神僧忽道:“金兄这样!我绕道迎接祖师爷,你在此与小子周旋!只要祖师爷一到就不怕小子不俯首就擒了。”

独孤青松一听血影子蚩回忽然而来,也大感意外,可是他一听碧目神僧,对付他之策,心中又暗喜。

果然,碧目神僧话完,身形一偏,已斜刺里闪入侧面云雾之中,立时不见,九龙神魔紧跟着也追了过去。

但瞬即又回来了,一把拉着独孤青松的手,低声道:“他果真走了,外孙,快走!迟了,那老怪物一来就有麻烦了。”

“是的。快走吧!外公。”

两人猛然展动身形,一溜轻烟般掠入深谷之内,在一处凸出的石崖之下,掘开二尺多深的石壁,猛然武林金鼎现出,九龙神魔取出送到独孤青松手里,道:“外孙,祝你前途无量!”

独孤青松面对这座武林金鼎,想起因它而生的事端,不禁黯然,不过同时峨嵋老人对他训诫的责任之感,又使他凛然庄重。目射奇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三章 责不旁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烈马刀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