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马刀客》

第三十四章 紫龙长恨

作者:上官鼎

独孤青松全身一凛,鬼影无形轻功立展,凌空抖身而起,人在空中朝下一望,只见来的三人是赤发尊者,黄龙子和阴风散人。那手执紫龙剑的正是峨嵋三子中的黄龙子。

他怒吼一声,道:“黄龙子,你杀兄夺剑,还有面目再现江湖么?”

黄龙子似乎得意之极,笑骂道:“独孤小子,数日前峨嵋山的威风何在?哈哈!当日承赐厚掌,今日以剑报你小子,总算公平。”

说着他抖手一剑,朝空直挥,三丈的剑芒在独孤青松脚底下唰的掠过,独孤青松不禁掠出一身冷汗,暗想:

“今日我恐怕要槽!血影化形功已无能施展。”

正想着,紫龙剑又已攻到,同时万极帝君也一声长啸,抖臂间也冲霄而起,手中人光打闪,逼射而至。

独孤青松见形势十分紧急,猛打千斤坠,嗖的落地。

但廿几个紫衣大汉和赤发尊者,阴风用人早在地上等着,相机制敌。独孤青松刚刚落地,他们立时暴喝一声,一拥而上,长剑一齐朝独孤青松的身上招呼。

真是危险万分,命悬一发。

就在这时,一声清朗悠长的啸声急起,一道剑气凌空激射面至,一阵金铁交鸣的龙吟剑泻之后。

廿几个紫衣大汉和赤发尊者及阴风散人向独孤青松刺来的宝剑一齐被荡开,随即剑光又是一闪。

“哇哇”两声惨叫过处,已有两个紫衣大汉,血溅当场。

人影一闪,现出了元儿的身形,他满脸的杀气,一手执剑,一手握着鬼王杖,独孤青松大喜道:“元弟,幸亏你及时赶到,救小兄一命。”

元儿将手中的鬼王杖抛向独孤青松,大声道:“小弟来迟一步,杀。”

他手起剑落,金龙剑法,至高至精,尤其是“腾”、“翔”二招御剑之术,更夺剑法之造化。

紫衣大汉,空有宝剑在手,只觉醒前一花,剑光已至,连招架的时间也没有,已是来颅落地。

顿时,惨声大起,头颅狂飞。

独孤青松鬼王杖在手,大叫道:“元弟,你看着。”

他猛然手中的鬼王杖一抖一挥,立时有十几个中了射魄针的紫衣大汉,一声狂叫,痛彻心脾。

手中的长剑呛卿坠地。

元儿这小煞星不知如何半日间功力大进,独孤青松心想他定是得了峨嵋老者葛长生的好处。

元儿一见十几个紫衣大汉一齐抛剑呛踉,抢将过去,剑出如风,真是霎时血光暴现,惨不忍睹。

万极帝君一见,吼叫道:“黄龙子,赤发坛主!武林至尊谁属,在此一役,拼吧。”

忽然他口中喃喃念道:“天涯无知已,血流成渠。”

顿时他势如拼命,朝独孤青松扑去。

独孤青松手中鬼王杖,抖出一蓬寒光,大喝道:“万极帝君,你的大限已到。”

黄龙子紫龙剑一阵狂挥,剑光冷寒至极。赤发尊者也展开武当玄玄剑法,剑剑均抖出朵朵剑花,阴风散人却剑法平平,可是他单掌收藏,显然包藏祸心。

几个武林顶尖高手围攻独孤青松。

独孤青松也毫无惧色,展开鬼王杖法,寒光罩体,杖影如山,几人空有宝刀宝剑,而无法近独孤青松的身边。

这时元儿独力斗住七八个尚留性命的紫衣大汉,同时他更从死去的紫衣大汉身上得到了一口宝剑。

他已得到金龙剑法的神髓,这一展开,真是神威凛凛。

可是,忽然间只见一条人影从蛇笼谷中疾奔面来。

独孤青松从如山杖影中见是九龙神魔,心中暗喜,却大喝道:“金老魔,你为何不逃,还敢来送死?”

九龙神魔故意装得暴怒的神色,虬须根根倒竖,怒吼道:“好小子!你杀祖师,又杀神僧,我九龙神魔要非为了守护武林金鼎责任重大,早与你拼个你死我活。”

独孤青松大笑道:“现在也还不迟啊。”

万极帝君听到武林金鼎尚在,并未被独孤青松夺去,略现贪色,大声道:“金兄辛苦了。”

九龙神魔道:“那是属下份内之事,岂敢邀功?”

万极帝君突然道:“此地每一口剑均是无坚不催的宝剑,拾一口毙他小子。”

“是,遵帝君之命。”

万极帝君更大声道:“从此刻起,你恢复本帝君护法之职。”

“是。”

九龙神魔从地上拾起一口剑,独孤青松知道他必要向万极帝君下手,蓦地一念陡生,暗想:“他要向万极帝君下手,将万极帝君一剑刺死,本是好事,但却不能让到本谷的人走脱一个,否则消息走漏,传到万极幻女的耳中,她夫死子亡,定会拿我母亲伯叔们出这一口气,凌迟处死,那便非我所愿。”

他这样一想,又估计着自己一方的实力,却不足以将来人一网打尽,立时心中十分焦急,便以传音入密之功,向九龙神魔阻止道:“外公,您想制死万极帝君么?因母亲伯叔们囚在幻女洞中,面此时又无力将这些来人一举成擒,所以,此刻尚非其时。”

独孤青松望着九龙神魔的脸色变了变,随即听到他传音道:“外孙,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不除去他等待何时?”

独孤青松一面将鬼王杖舞得风雨不透,一面心中暗思对策。

忽又听万极帝君发话问道:“金护法!那金鼎藏放之处妥当么?如有何闪失之处,你可吃罪不起。”

九龙神魔一面提剑面行,一面答应道:“帝君放心,决无差错。”

万极帝君剑风丝丝,连刺三剑,独孤青松鬼王杖法一抡,寒光罩体,万极帝君攻不进杖影之中。

转头又问道:“我两人联手攻他,神僧一个疏忽,着了小子的道儿。”

万极帝君蓦地一笑,道:“小子为何不毙了你?大概他是看在一点血亲的份上。”

九龙神魔听了这话,心中吃了一惊,独孤青松也微感意外。

可是九龙神魔不亏为人老心姦,立时暴怒,道:“帝君想我九龙神魔金鼎,也在江湖上成名露脸的汉子,自被天尊斗败归属血魔帮之后,无不忠心护主,今日帝君既对属下怀疑,请从此告辞。”

猛地,他向前走的身子,疾向后掠。

这时,独孤青松要九龙神魔使万极帝君深信不疑顿时大声,道:“万极帝君,总算你还聪明,要非我母亲是金老魔的女儿,他就是有十条性命,恐怕也死在我手里了。”

万极帝君转头道:“金护法,如何,你听见了么?”

九龙神魔一时不知独孤青松的意图,大喝道:“小子,我九龙神魔是什么样人,岂要你手下留情。”

独孤青松哈哈大笑,道:“外公,你别装模作样,纸是包不住火的,碧目神僧不是我们两人合手将他干了的么?你还赖什么?”

万极帝君一听大惊,亦复大怒。九龙神魔更不知道独孤青松是何用意。

但是独孤青松未待两人出声,又复大笑,道:“万极帝君,你听到没有,像这样的叛徒,还留着他?要我早就将他碎尸万段了。”

独孤青松心中又是一动,急又大叫道:“万极帝君,你看他未交出武林金鼎,就想一走了之,这分明是不想再交出来了。”

万极帝君怒不可遏,剑光一撤,转身望看九龙神魔厉喝道:“金鼎,你做得好事?”

九龙神魔心中急,已知道独孤青松是用了反激之计,他的目要是要万极帝君加倍信任他,才好乘机下手,不禁心中暗骂道:“外甥,你也太过冒险了,要知此计一下弄得不好,就要弄巧反拙,自坏了大事。”

但他也不得不假装愤怒疾首,也厉喝道:“帝君,我问你是信找还是信他?这一点反间计用出来,你便被他所激,八十岁老娘倒绷孩子之手,帝君还能成什么大事?我说没有,信不信由你?”

万极帝君全身一震,猛如醍醐贯顶,猛然省悟。

独孤青松却又在大叫道:“万极帝君,你还不杀池,等待何时?否则你就将悔之晚矣?”

万极帝君这一清醒过来,顿时厉笑道:“独孤青松,你别再油腔滑调了,我险些中了你的姦计,自相杀戮。”

转身又对九龙神魔说:“金护法,本君不该怀疑你,尚请恕谅。”

九龙神魔一见万极帝君加此,知道独孤青松之计成功了。连忙道:“帝君快别这样说了,属下承担不起。”

独孤青松也顿时面色一沉,怒喝道:“金老魔,便宜你了!他日相遇,小心你的脑袋。”

万极帝君哈哈长笑,道:“小子,你枉费心机了。”

独孤青松更加怒喝道:“万极帝君,我的话你不信,终有你噬脐莫及的时侯。”

他说着蓦地鬼王杖一变为无名剑豪的金龙神剑,运起腾、翔两招,一抖一划,人随杖起,划出一道道的杖影,破空生寒。

阴风散人剑招略弱,一个接架不住,哇的一声惨叫,胸前已为独孤青松一杖击出个血洞,倒翻在地。

万极帝君大吼一声:“金护法,我们一齐上。”

两人展动宝剑,朝独孤青松刺削而上。

独孤青松即又传声对九龙神魔道:“外公,外甥心生一计!现在万极老魔对外公已经深信不疑了,外公何不引他至深谷之内,藉言取鼎,趁机下手刺他?这样此处之人不见老魔丧身,自然不妨事了!即使他归报万极幻女,也以为帝君已取宝他往,便可保住我母亲伯叔们的性命,待我们去救援了!外公以为如何?”

九龙神魔听着,觉得此计甚妙,可是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正在此刻,忽见蓝影和白影一闪,现出了蓝衣老祖和公主两个女弟子秋儿,兰儿三人。

独孤青松一见,心中暗里嘀咕,心想:“她两人来干什么?师伯母心愤我练有血影子功,更有除我之心,难道又是派这两女来与我作对?”

但他转念一想,蓦地大叫道:“师祖,你老人家来得正好,我虽被他们围攻,但自保尚无问题。如今要紧的是速取得武林金鼎,免再被老魔据有,金鼎在深谷之内,此刻无人看守,师祖!去吧!此刻下手是再好也没有了。”

说着,他鬼王杖一摆,朝万极帝君狠攻了两招,转头朝蓝衣老粗施了个眼色,同时对万极帝君大笑道:“万极帝君,今日恐怕你是再也保不住武林金鼎了。”

蓝衣老祖一见独孤青松施眼色,便知定有蹊跷,哈哈大笑,道:“哪有这等便宜的事,我老祖交运了。”

随即对兰儿、秋儿道:“你两人留在此处,看着助他一臂之力,我去去就来。”

说罢,摆动蓝衫,便朝谷内奔去。

万极帝君一见,心中大急,朝九龙神童大叫道:“金护法,他去了有妨碍么?

九龙神鹰一口真气逼得脸色惨白,也急道:“帝君,那可保不定,怎么办?”

万极帝君一声怒吼!

“那还不赶快去先取出护住。”

万极帝君和九龙神魔长剑同时一撤,展开身形也朝谷内如飞而去。

独孤青松暗中一笑。

蓦地,鬼王杖一抡,掠身两丈,定住身形,面对黄龙子,道:“黄龙子,你杀死金城子,夺了紫龙剑,像弥这种大逆不道之徒,我恨不得将你剁成肉泥。”

黄龙子冷笑,道:“可惜你莫奈我何。”

紫龙剑一挥,一道紫芒射向独孤青松。

独孤青松鬼王杖舞起一团寒光,护住全身。

这时元儿已杀得满身是血,廿余个紫衣大汉,只剩下了几个。

独孤青松正叫他过来,两人合力将黄龙子除去。

担正在这时蓦听龙马嘶叫之声远远传来。元儿喜道:“青松哥,师父来了!

“元弟,你可曾拜谁为师?”

元儿垂声道:“小弟之师上长下生。”

独孤青松不禁喜道:“原来你已拜峨嵋老前辈为师,可喜可贺。”

他的话音一落,猛然间一个快得不可思议的人影,一幌而至。黄龙子蓦地太声叫嚷起来。

因为他手中的紫龙剑不知不觉间忽地脱手而去。

随即人影一定,现出了皂袍长须的蛾嵋老人葛长生,他手中拿着那柄千载不遇的龙剑,连称:“好剑!好剑!不枉金城子辛劳三载了。”

独孤青松一见峨嵋老人夺了黄龙子手中的紫龙剑,一声断喝,手中的鬼王杖尤如风暴雨般罩向黄龙子。

黄龙子大叫一声,展开两掌,呼呼劈出二掌,人便疾忙纵退。

独孤青松喝道;“今日你休想再脱得身了。”

手中一紧,如影随形,鬼王杖如灵蛇般点向他胸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四章 紫龙长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烈马刀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