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马刀客》

第三十五章 九疑幻洞

作者:上官鼎

湘南道上一匹黑马如泼风般驰着。

马背之上却骑着两个黑衣,面目也黝黑的人物。持缰御马之人是两骑者后面这人,除了一双寒光闪闪的眼睛外,看不出他脸上有其他的表情。

那骑在前面这人,虽然身村高大,但却垂头丧气,全身乏力,他能够端稳的骑在马背上,还靠后者扶持之功,否则随时使有坠马之虞。

这匹黑马一面在道上急驰,骑在后面那人一面冷冷问道:“万极天尊‘幻女洞’,在湘南九疑山何位置,你可要说清楚些,以免你自身多受苦痛。”

前面那人微弱的低声道:“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就说出来,否则我纵死在你的折磨之下,也休想我会漏出半个字。”

“我说过我并不想要你娘性命,不过,我娘如受着丝毫损伤,那就保不定我要对她施报复了,你想天下哪有儿子不替母亲报仇的呢?”

“那我不便说出。”

“为什么?”

“因为我不知你娘怎样了?”

策缰的骑者一声冷笑,道:“你的话有理,那么现在是各为其母,你是宁可受苦,不愿说出幻女洞之所在地,那我也不惜用各种惨刑逼供与你了。但我老实告诉你,我娘如无损伤,我仍愿不杀汝母,我独孤青松说话算数。”

原来两人正是独孤青松和万极天尊。独孤青松听九龙神魔说幻女洞在九疑山之中,所以买了匹黑色健马,日夜兼程进发。但他只知幻女洞在九疑山中,并不知在九疑山何位置,故一路询问万极天尊。

万极天尊也是刚不可屈,冷傲的一笑,道:“我宁死不说。”

“你是不是条刚烈的汉子,待会儿才能知道。”

黑马一阵狂奔,看看又是一片荒野之地,清溪浅草,江南的景物,确然无处不是清新怡人。

独孤青松为求掩人耳目,不至节外生枝,故意在万极天尊和自己的脸上,涂成黝黑,以便全力赶路。

那匹黑马便栓在一旁休息、吃草。

这时他双眉一挑,勒住坐骑,托着万极天尊飘身下马。

他带着万极天尊在溪旁的石上坐了下来,望着万极天尊笑道:“万极天尊,你聪明一世,但对这件事上却一点也不聪明。你想想着,我既知幻女洞在九疑山中。九疑山不大,只须一两个辰时便可踏遍整山,我会找不到幻女洞么?只是不愿多费事,对称才有此问,你隐而不吐,对你对和你娘有何好处?只不过徒受侮辱而已!”

万极天尊被独孤青松点过穴道,瘫在地上,怒声道:“独孤青松,你多说无益。我不说就是不说,你莫可奈何我。”独孤青松盯着看了他半晌,道:“天尊,我姑念你作恶尚不多,有心饶了你,你不要不识趣。”

“废话。”

“你当真不说么?这样你只会断送你娘的性命,对你和你娘毫无好处,现在我容你三思,然后再问你一次,你如再不说时,哼哼!”

万极天尊虽全身不能动弹,闻言也不禁心上一寒,狂怒道:“我不说你会怎样?”

独孤青松坐在溪边,仰头望天,漫声应道:“你自己想吧。”

“至多将我处死而已。”

“哼!没那么便宜。”

“再不然将我分筋错骨。”

“那有什么用,你不说出纵将你还化骨扬灰也与事无补。”

“除此你有更好的法子?”

独孤青松冷笑一声道:“万极天尊,你怕什么呢?”

“我天不怕,地不怕。”

独孤青松转过头来,瞥了万极天尊一眼,笑问道:“天尊,我问你,你娘爱你么?

“天下哪有母不爱子的呢?”

“那么我以你交换我母亲伯叔,你母会答应我吗?”

“当然。”

独孤青松又盯住了万极天尊一刻,片刻后冷冷的道:“你想通了么?”

万极天尊迷惑的望着独孤青松,渐渐的额上渗出了汗水,全身也无形中有些颤抖,低声道:“独孤青松,你别以为我不知你的心思,但你也不想想,你到幻女洞去,我爹难道会坐视不成?”

独孤青松顿时狂笑道:“万极天尊,你想得好,原来你是有恃无恐。这么说来,你还有祖师爷血影子蚩回是不是?我看你是太信任他们了。”

“怎么呢?”

“我就告诉你也不妨。你爹爹杀我爹爹,我就杀了你爹爹。你祖师父血影子残毒成性,我也要了他的性命,现在只剩下你和你娘。你要告诉我幻女洞的确实地址,我只将你交换我母和叔伯们,否则!我仍然会找到她,交换了我母和叔伯们,仍然要取你和你娘的性命,你以为我能办到吗?”

万极天尊见独孤青松不像是骗他的模样,脸色惨变后,双目涔涔泪下,道:“你真杀了我爹爹?”

“我用不着骗你。”

独孤青松盯着万极天尊,只见他已收了眼泪,神情之间,既镇定又显出坚毅之色,平静地道:“独孤青松,你有没有想过即使放我,我无论如何也会设法复仇的。”

“当然我知道,如你愿说出幻女洞的所在地,井救出我母和叔伯,我甘冒此危险,你愿意吗?

独孤青松虽说着,心中也暗惊万极天尊的镇定,心想:“他如真抱复仇之念,将来仍是我独孤青松的劲敌。”

但他话已出口,却不能改变。

万极天尊想了一想,毅然点头,道:“好,我领你去吧。”

他只能口说,身不能动。

独孤青松站起身,大声道:“一言为定。”

可是转身间,蓦见三个青布包头,手待竹拐的老妪远远而来,独孤青松见了不禁心中一动,暗道:“此地上不接村,下不接店,哪来的村野老妪?”

独孤青松虽略动心,但并未深疑,抱着万极天尊径向那匹黑马之旁走去,谁知他方走至马旁再看时,那三村妪就在这瞬息间走近数十丈,不过,她们的神态仍然是龙钟老态,不胜行走的模样。

独孤青松再也无疑的断定三个老妪是身怀上乘武功的人物,不禁冷笑一声,飘身上马,直向三村妪迎了过去。

只此万极天尊见了老妪,目射异光,一直盯住三人。

独孤青松故意一笑,道:“万极天尊,你向是一帮之主,能力超人,你可看出这三个老妪身怀上乘武功么?”

万极天尊全神一震,连忙道:“没有啊,我一点也看不出啊!独孤青松,你如今竟然是杯弓蛇影,草木皆兵了,着实可笑。”

独孤青松策马迎着三妪缓缓而行!笑答道:“亦许我是多疑,何不让我试他们一试,你娘号称幻女,当年假扮天将之妻公主,竟骗过了皇上,丢了天将的性命,如今这三个老妪说不定也是假扮成的,此地离九疑山不远,正说不定是幻女洞中之人呢?”

万极天尊精神一阵紧张,张口哈哈狂笑,道:“独孤青松,她们分明是三个普通的村妪,哪里是我娘手下的什么人!我爹爹帝君是何等人物,怎会被你这样的一个浅视之人杀害?”

他说这话显然是用出了全身的真力,话声宏亮如雷,笑声震耳。

独孤青松哪有不知他的用意,他说这话分明是告诉三个老妪,万极帝君已然遇害,独孤青松眉头一皱也狂声大笑,道:“万极天尊,你枉费心机了。”

突然,他从黑马的背上掠空而起,朝三个老妪扑去。

万极天尊一见狂喝道:“你们还不快走!速报于帝后知道,帝君已崩,独孤青松找到幻女洞来了,快去报说远遁,计图复仇。

三个老妪这时一见独孤青松凌空狂扑,各难以隐过。

一声惊呼,三妪立时分三个方向逃奔,身形快疾。

独孤青青松狂声大声喝道:“只个不逃,我尚留你们性命,否则休怪我无情。”

三女哪会听他的话,只是全力奔逃。

独孤青松一声长啸,立展血影形功,变成了一条血影子。因为血影子飘行比任何轻功都要快过一倍,他不能让三女逃脱一个。

血影朝着一个老妪一扑,哇!地一声惨叫而毙!

他理都不理,转身又扑第二个。

万极天尊情急智生,猛然如雷般的一声大吼,那匹黑马虽然健壮,却是普通的马匹,闻声一惊,泼开四蹄,便狂奔了起来。

哪知万极天尊乃是穴道被制不能动弹之人,黑马这一狂奔,只跑了几丈远,他便被颠下马背,倒在地上。

就在这时,第三声惨叫之声传来,三个老妪竟被独孤青松扑杀而死。

独孤青松显得愤恨也同情的将老妪头上的青布除下,哪里是什么老妪?分明是三个娟秀的少女。

转身奔回万极天尊身前,怒声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这岂不白白断送了她们三条性命?”

万极天尊也厉声道:“独孤青松,只要有机会能通知我娘,任何可能的情形,我都会不惜代价的做,拿你处在我的情况下,恐怕也是一样。”

“哼!本来有马可代步,现在也被你放走了,只好也请你委屈了。”

他伸手拍开他的穴道,但随即又连点他两处重穴,使他既能行走,而又无力袭击人,说声:“走吧。”

独孤青松伸手一带万极天尊,两人朝前疾奔。

至午后申牌时分,独孤青松和万极天尊已至宁远县城。他们方一入城,因两人黝黑的脸孔,已引起了不少的注目。

万极天尊更在入城之后,左顾右盼,似在寻找什么人。

独孤青松低声道:“万极天尊,你如是再想弄什么花样,那是你自讨没趣。”

随即他暗中在万极天尊耳后一拂,继道:“点了你的哑穴,看你还能作什么怪?”

万极天尊无可奈何的怒瞪了他一眼,独孤青松轻笑道:“今夜我们便要到九疑山中,不妨在此饱餐一顿。”

但是,独孤青松正想走进一家餐店之际,蓦见一侧店角有个蓬头垢面的小化子双目盯视着万极天尊和他。

他这一发现,小化子便转过身他望,人也慢慢往前走。

独孤青松暗中冷笑一声。

一手拖着万极天尊,往那小叫化便追。

小叫化似自知露了形迹,脚下越走越快。

独孤青松急叫道:“小哥请暂止步。”

那小叫化充耳不闻,身形一闪,已进了一家商行。

独孤青松追到商行之前朝里一望,早已失去了小叫化的迹影,独孤青松暗暗道:“我们必定被他认出了。”

他忽地一转念,心想:“被他认出又怎样,万极天尊只要未说出帝君被杀之事,想万极幻女尚不致杀害我娘和叔伯们!不过,我得要赶紧上路了。”

他再不能搁延时刻,拉着万极天尊出了城,扑向九疑山中。

在途中又拍开了万极天尊的哑穴,正色道:“万极天尊,我诚诚恳恳的对你说,现在幻女洞中恐怕已知道我将前去,你如有丝毫的歪念,我敢保证你和你娘同样的悲惨的命运。”

万极天尊未曾作声,只默然而行。

片刻,已到了九疑山下。

独孤青松在夕阳余辉中看这九疑山,竟是崖岩峭壁,且岩洞千百,怪石磷峋,好一座险恶的山岭。

他皱了皱眉,猛然拍过万极天尊的昏穴,抱了过来,腾身疾奔上山,脚下踏着岩壁,朝山顶腾升而上。

谁知他刚升至半山之上。

蓦然,一阵凄然的长笑之声,远远的飘传而来,道:“独孤青松你快放下我儿,否则我要你粉身碎骨。”

独孤青松闻言止步,听那语气竟是万极幻女的,也自一声朗然长啸过后,运足真气,发话问道:“说话的是谁,要是万极幻女的话,你就快与我出来,我有话说。”

“不是我是谁呢?你的来意不用说我知道,你可是要以我儿的性命交换你母亲等人的性命?”

“这是公平之举。”

“公平!哈哈……哈哈……”

独孤青松怒道:“你笑什么?有什么不公平呢?”

独孤青松不知如何竟捏不准万极幻女发声正确方向,陡地一声尖锐的刺耳的声音就发自身侧不远,像鬼魅般没有一点预兆,猛然而发,道:“独孤青松,你想以我儿的性命换几个人?”

独孤青松不禁吓了一跳,判断那声音竟是从一个岩洞之中,传出,而且那发声之岩洞就在左侧一丈远近。

独孤青松目光一扫前后左右,只见岩洞罗布,大大小小的,到处皆是,他不敢大意,静立不动,对那岩洞道:“万极幻女!你别作怪,假如你真想救你儿的性命,你便应现身与我诚心一谈,则与你与我都没有好处,尤其是你,别以为这些石洞就能把我怎么样,我慾废你时,易如发掌。”

“独孤青松,先答我的问话,你想以我儿的性命换几个。”

“哈哈!当然要换所有被你擒去的人。”

“桀!这公平吗?”

“你不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五章 九疑幻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烈马刀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