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马刀客》

第三十六章 母子团聚

作者:上官鼎

他兴高采烈的大叫道:“诸位叔叔!小侄累叔叔们受困,这里向叔叔们请安。”

血笔秀才一把将他拉起道:“小子!好啊!你可是出人头地了。”

他忽又转向神斧开山道:“斧头儿,从今之后,你那柄斧头儿和我这支笔杆儿也派不上用场了。

神斧开山哈哈大笑,道:“笔杆儿,还提它斧头笔杆作甚呢?你忘了斧头笔杆阜被人当柴烧了,武林六奇只剩你我这两具渣儿,一点也不奇了。”

“是啊!是啊!武林已没你我的份了。”

“除名了!”

独孤青松见两人一唱一答,虽仍是朗言朗语,高声大笑,但实际上两人内心之中是痛苦的。

独孤青松连忙道:“邱叔叔,高叔叔!两位不必太泄气了,武林枭魔虽已就歼,但江湖上还有多多少少不平之事,两位叔叔正在盛年,岂可拂袖不管?”

说罢他转头又对剑豪后裔,道:“尢名叔叔!我想叔叔定然担心元弟之下落,现在元弟已拜在峨媚葛老前辈的名下,名师高徒,无名叔定然乐闻吧。”

到豪后裔含泪感激道:“我父子原来出来寻找阿祖下落,不想遭逢奇险,若非你大智神勇,我父子定也已遭魔劫了!我特此相谢,我还有家小在九华山阴无名剑谷,要先走一步,犬子无知,尚祈多所教导,他日若有所用,只到九华山无名剑谷中一招,无不乐从,我走了!犬子就你转告。”

独孤青松知他心急,也不挽留,躬身答:“无名叔叔慢行,青松不远送了。”

剑豪后裔又向血笔、神斧和金钗教主,烈马刀客告别而去!

众人望着他消失后,蓦地,九疑山幻女洞中传出一声凄厉的长笑之声,随见一条黑影,快如电掣纵了出来。

接着一声暴喝:“老妖妇!你偿我老哥哥的命来。”

随后,三条人影跟纵而出。

正是令主、地将和绿羽公主,三人同时呼地劈出一掌,掌风呼啸,劲急力猛,显然三人同慾置她死地。

万极幻女又发出了一声凄厉的长笑,身子一点已凌空纵起廿丈,轻功之高决非三人能够追上。

她凌空又点脚背,嗖地横空落地,便向九疑山顶狂奔。

地将又大喝一声,随尾追去。

绿羽令主转头一看几人在山下站着,大叫道:“难道你们忘了被她老妖妇折辱的事么?还站在那里干什么?”

血笔秀才望了神斧开山大笑道:“咱们多少挽回了一点颜面来吧!”

神斧开山也打了个哈哈,两人立时也随后赶去。

烈马刀客自表身后,一直未曾开口,这时忽然道:“青松,老妖妇害死天将,你是地将之徒,为何却站在此处,不也去将老妖妇除去,永绝后患。”

独孤青松一下被他点着心中痛事,不觉下泪道:“大叔!说来话长。地将师父已不认我这个徒儿了。正因为如此,所以我还得赶到黄山始信峰去交代一下。”

烈马刀客独孤子奇一惊道:“这话怎么说,他为何将你逐出门墙!你说说看,你是弃徒,还是叛徒?”

独孤青松摇头,道:“我也说不上,弃徒,叛徒,两者都可以算。”

烈马刀客不禁一愣,道:“这我就不懂了,既叛就不是弃。是弃就非叛,你们两方总有一方的主动,青松,告诉我到底是哪么一回事?”

全钗教主也十分担心独孤青松的处境,道:“松儿,你快说说,我也有点不解。”

独孤青松长叹一声,道:“一切都为了我无意中学会了天下至邪的血影化形功,师父等怕我因练此功,残泯人性,嗜杀残毒,将来为害武林,无人能制。故与华山、泰山老人和神风大帝的传人,天将之妻公主,同时要将青松置之死地,我为娘及诸位叔叔尚在田中,故忍痛苟活至今,但我总会向他们交代的。”

“啊,原来如此。”

独孤青松继道:“当初若非峨嵋老人葛前辈,一力担承,青松此刻恐也死了,大叔,你看我该怎么办?”

烈马刀客独孤子奇沉思一刻,道:“这我也没有什么好主意,只有企图消除公主和地将对你不满,取得谅解!你为救人救己,而且又力挽武林劫运,都明示,你虽练成血影化形功,但并非如他们所想象的残害人性,一味残毒。”

独孤青松点了点头:“大叔就陪我去一趟黄山始信峰如何?”

“不仅我要去,你邱叔叔和高叔世一齐陪你去吧。”

全钗教主插口道:“松儿,我也陪你去一趟吧。”

“不!娘!外公在鬼府中正候娘心急,娘还是先到鬼府别宫中,赤叶,绿羽姨娘,都将聚在鬼府之中,而且……”

独孤青松一顿,低声道:“武林金鼎现在外公保护之下,儿去了一遭始信峰回转后,便可赶回,峨嵋老前辈有心要儿接武尊之位。”

在场的几人目光顿时一亮,道:“真有这事。”

独孤青松默默点头,随后神色一怔,道:“如我接武尊之位,儿将拜我公,血笔叔叔,神斧高叔叔,无名叔叔,大叔,娘和两位姨娘为长老,兼任护鼎之责,不知你们肯与不肯?”

金钗教主立道:“这神圣之职务,正是我辈当为,有什么不肯的?”

可是,烈狂刀客却哈哈一笑道:“青松,你把我除开吧。”

“怎么,大叔!你不愿?”

烈马刀客黯然摇头,道:“我有我的打算。”

金钗教主看了他一眼,只是微微一笑,随对独孤青松道:“你大叔昔年闲散惯了,十年来功力被废,又看实苦了他,就让他暂时清闲一个时期吧。”

独孤青松疑惑的对烈马刀客凝视着,烈马刀客避开了他的视线。

就在此刻,碧儿忽然叫道:“看哪!九疑山顶上站着的是谁。”

独孤青松凝目一望,道:“那正是解救娘和众叔叔的峨嵋老前辈!哼!老妖妇逃是逃不脱了。”

但是猛然间,峨嵋老人身边又出现了一个高大的人影,独孤青松看着是万极天尊,他又道:“既然他与峨嵋老前辈在一起,老妖妇也死不成了。”

果然不出所料,万极幻女奔至山顶,地将,公主和绿羽令主,血笔秀才,神斧开山已慢了一着。

可是峨嵋老人挡住了去路,万极幻女自知不免,远远见着他,忽地在峨嵋老人身前一跪,这时后面五人已经赶到。

五人到后,只是将万极幻女围了起来,好象并未袭击她。

独孤青松看看金钗教主道:“娘,我们也去吧。”金钗教主领着碧儿,烈马刀客和独孤青松也疾奔向山顶。

到了山顶后,便见万极幻女和万极天尊同跪倒在峨嵋老人之前,不过,公主地将,绿羽令主和血笔,神斧双奇却怒目围着看,仇视着万极幻女。

独孤青松等人仍站在五丈处。

只见峨嵋老人闭目沉思,好似他对目前这场面一时委决不下的神情,独孤青松突地心中一动,暗道:“万极天尊有心归正,万极幻女虽杀他生母,却对他有着抚育之恩,不能使他受刺激而改变初心。”

他这样一想,便走了过去,朝峨嵋老人一拜,道:“老前辈委决不下么?就让晚辈作主张了。”

地将一听大声道:“独孤青松,你不看看这里哪一个不是你的长辈,哪有你作主的份。”

峨嵋老人却笑道:“独孤青松将为一代武尊,万万归心,好吧,我就将他交你吧。”

地将怒声道:“小子,你如将她放掉,我便拿你是问。”

万极天尊却低声道:“请独孤大侠饶过她一命,终生感激不尽!”

绿羽令主也厉声道:“青松,她折辱我们够了,你可不能轻饶过她。”

谁知正在这时,公主出其不意,猛地一个抢身,一掌已抵住万极幻女的背心,眼望着独孤青松道:“你既要作主意,我就权充你的执法吧!她害死我的丈夫,我非亲手杀她,才能消我心头这口怨气。”

面对这个为难的场面,独孤青松不禁暗暗叫苦,金钗教主和烈马刀客也替独孤青松为难,目前这情形,不知如何处置才好。

就在这刹那间,独孤青松心念千回百转。

地将,万极天尊,公主,绿羽的目光一齐逼射着他。蓦地,他心念一决,脸色肃然一整,大声道:“吾父圣剑羽士独孤峰惨被斩肢残体之刑,父仇不共戴天,受害之惨,不言而喻,我能轻饶了她么?峨媚老人闻言脸色微微一变。

独孤青松又朝公主道:“前辈千金之体,杀了她岂不污了前辈的身手,还是让晚辈亲手制她吧。”

公主被他以话套住,不得已只得收回抵在万极幻女背心的手掌,道:“好,一切交给你了。”

独孤青松这才在心中吐了一口气,朗声道:“万极幻女阴狠残毒,百死尤有余辜……”

他的话尚未说完,蓦地,出手如风,暴点了她八处重穴,只听万极幻女一声厉叫,全身狂颤,道:“小子你好狠!为何不杀我,却废去我全身的功力?这不比杀我更残忍?”

独孤青松毅然道:“姑念你有抚育蚩兄之恩,今暂饶你一命,如今你已是个平常的老大婆,残年风烛,你去吧!”

说着,他一闪站在万极幻女的身前,突然又大喝道:“蚩兄,你既有心要报她抚育之恩,还不领她走吧!蚩兄他年如有心再为武林效力,可至黄山飞龙泉下大叫兄弟之名三声,小弟当降阶而迎。”

峨嵋老人见独孤青松怍这种处置,不偏不倚,恰到好处,笑容可掬,道:“你做得对。”

但地将和公主同时全身一震,怒喝道:“独孤青松你竟放了她。”

“我已废去了她的武功,前辈!想她活不了几年了。”

万极天尊朝独孤青松一揖到地,道:“谢大侠网开一面,他日定然附从侠座。”

独孤青松笑道:“蚩兄速去吧!此地不便久留!”

转身又肃然对地将和公主,道:“前辈如有怪罪晚辈之意,黄山始信峰头一并结算!恕晚辈不再赘言。”

他深探地朝地将,公主一拜,转身又朝峨嵋老人拜道:“晚辈俗务一了,定当听从前辈金言,不负厚期!”

峨嵋老人笑着抚着他的头顶,道:“记住金陵葛千岁之家,有什么困难就去找我!”

说罢大袖一拂,一闪而去!

公主和地将却怒瞪着他,慾言又止,最后终于狠狠一顿脚道:“始信峰头,看你怎样交代,你这孽畜!”

独孤青松却在心中叫苦,道:‘你们骂吧,骂得我越重,我越能减轻心中的痛苦。”

公主地将也拂袖而去。

自他两人走后,独孤青松这才和被救的众人重新见礼,互道别情,当日至附近县城投宿息歇。

次日,众人便上路赶去黄山,两日后己到了黄山,即分途一至始信峰,一去飞龙泉下的鬼府别宫之中。

黄山信峰为三十六群峰中最高一峰,峰接云天,冷风刺骨。

这时,峰顶早已有七人在峰顶,这七人便是泰山老人,华山老人,地将,公主,蓝衣老祖和兰儿秋儿,他们是应独孤青松之约在等候他来到。

这时华山老人对泰山老人说道:“唐不死的,你看独孤青松今日来后,面对师执之辈有何种交待?”

泰山老人摇头表示不知。

华山老人接着冷峻的道:“除非他自裁始信峰上,否则他任何的交代,我都将不会满意。”

地将瞥了两人一眼,接口道:“死,还算是便宜了他。”

在场之人都显出愤然之色,只有蓝衣老祖和兰儿秋儿有点替独孤青松焦急,蓝衣老祖噙着一丝轻笑,不以为意的道:“我的看法与诸位略有不同。”

地将脸色微微一变,道:“血影子,武林之大害,你以为还有可原谅的么?”

蓝衣老祖微微一笑,道:“血影化形功传言练成之后,就会改变一个人的本性,但独孤青松还是好好的,井未做任何伤天害理之事,那么这传说便大有疑问,如就凭这传言便要了独孤青松的命,我首先就觉得不公平。”

地将忽然怒道:“血影化形功丧失本性传言,血影子蚩回当年杀人盈千便是明证,这已经是事实,哪是传言?”

蓝衣老祖冷笑道:“可是独孤青松又杀了几许?”

“青城望月坪悲惨,还不够么?”

“青城望月坪惨死之人,都是你我目睹的,有谁罪不及死?”

地将顿时满脸胀红,暴声道:“无论如何,血影子总是武林之公敌,他折辱了昔年神风大帝及天地二将之名,我不能因他而被唾骂武林。”

蓝衣老祖显然也愤怒莫名,但他并未发作出来,嘴角又复浮起一丝轻笑,正想答话,蓦地一声烈马嘶叫之声远远传来,绵长刚亮的马嘶声,使在场的几人都神情一肃。

接着,一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六章 母子团聚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