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马刀客》

第 三 章 恨海情天

作者:上官鼎

独孤青松呆了,心中讨道:“大叔并末告诉我武林有乘黑舆的成名人物?那是准?”

突然,一个女子的靖脆口音,从山背传来,道:“金陵三剑!

主人发过重誓,凡用剑的她都要打发他回去,你们走吧!”

接着,几声凄厉的惨叫过处.随即寂然。

独孤青松血脉怒张,身形一拔,笔直跃起甘丈高下,几个纵落巳拔上山顶,一挥臂,像一支激箭般,射向山下,蓦见那乘黑舆,在百丈外一座山林边一晃而投。

独孤青松大吼道:“何方高人,留步!”

独孤青松一面大吼,身形半未停下;朝那山林追去。

谁知他刚刚纵起,即听得身后冷冷,道:“我来迟一步了!”

独孤青松一拧身形,轻飘飘落回原地。

一个白衣中年秀土装束之人,站在身后,背着独孤青松正在朝一个山洞之中望去。

独孤青松顺着目光也朝那山洞一望,不禁吃了一惊!山洞内赫然三具东倒西躺的尸体,三人都是五旬年纪,是武林高手。靠洞口那具尸体,两脚伸出洞外,脚底板上,插着一根鲜绿的羽毛。

“绿羽令!”

独孤青松全身一震,脱口叫了出来。

“你想死不成,鬼叫个什么?”

白衣秀土突然转过身来,冷冷低喝。

独孤青松看这白衣秀土的一张灰脸,竞像一张死人脸一般。没有丝毫血色,也没有半点表情。

“阁下是谁,可知道那乘黑舆者是什么人?”

白衣秀土动也不动,冰寒的道:“绿羽令主。”

“那么你呢?想来你定是那金陵三剑的朋友了?绿羽令主又为何这样恨用剑之人?”

独孤青松问着,目光又朝洞中一瞥,一阵山风正好吹来,把躺在洞口的那尸体的衣角微微飘动了几下。

独孤青松突见那衣角之上有个血骷髅标志,他心中立时雪亮,指着金陵三剑对白衣秀士道:“他们是血魔的加盟者,你,哼!你可是白骨门徒么?”

白衣秀土突然脸色一变,冷喝道:“你说得一点不错,可是你今日使要埋骨荒山!”

白衣秀士双目射出两道精芒,一扬臂,骄指如朝,“丝!”的一缕指风,其疾如电袭到。

独孤青松扬掌一封,怒喝道:“好阴毒的家伙!”

白衣秀土嘿嘿冷笑两声,身形一闪,已掠到独孤青松的身侧,指风带起丝丝破空之声,又行袭到。

独孤青松一阵激动,怒声道:“三招之内,我要你血溅荒山。”

一晃身,闪过指风,脚下一旋,中食指骄指如朝,正想运起“寒芒指”功,戳向白衣秀士,但忽然心中念转,暗付道:“此刻我正用得着此人,探听白骨幡主和血魔帮的虚实。”

他猛撤寒芒指.改用九阴神功,但施用的掌法却是无心之间学的双飞客的招式,一招“蓬门亮玉”呼地打出。

白衣秀士果不亏为江湖高手,只这一招,他便冷声道:“哼,原来是白马山庄上出来的小子!”

白衣秀土身形一滑,突然间十指齐伸,竟然同时发出十股指力,声势惊人,独孤青松傲然笑道:“你要能在我手下定出三招,今日我便饶了你!”

独孤青松“能”字方出口,蓦地运掌如飞,身形一旋,人影顿杳,白衣秀土方感不妙,一团青影带着一股无穷劲力已迎胸扑来。

白衣秀士避无可避,那股劲力将他击个正着,但是那劲力击在他身上,说也奇怪,并末将他击伤,只是把他的身子一送,竞向三丈外的山壁之上猛地撞去。

他撞向山壁的身子何等快速,想施展千斤坠稳住身子,竞是不能,自知必死无疑,一声悲号,道:“‘天涯无知已,血流成渠’思师!弟子无能!”

正在他几乎撞上山壁。间不容寸之际,后心突被人一把抓住救他于险死之际,但那人又运指如飞连点他三处重穴,冷声道:“白骨幡主是否就是血魔帮白骨坛坛主,他现在何必快说?”

白骨门徒吃力的坐起,略一运气,脸色倏变,道:“你点我三处重穴,真气涣散,力不从心,你是何人?”

独孤青松冷笑一声,劈手朝他的脸上抓去,应手抓下一张人皮面具,眼前这白骨门徒又是个二十岁不到的少年。

独孤青松微怔冷喝道:“你生死已操在我手里,我是何人你不配问,快回答我的问题。”

白骨门徒惊看着独孤青松。

“白骨幡主有多少像你这样年轻的门徒。”

“四大弟子,八大使者,二十六亲授,七十二转授。”

独孤青松一惊,道:“合起来竟有一百二十人。那么你是白骨幡主何等人?”

“转授弟子。”

“白骨坛在血魔中居何等地位?坛址设在何处?”

“在本帮除总坛重地无人知晓外帮中三坛分立,均奉帮主之命行事,青龙坛位于大盘山,辖管江南,蓝匕坛邱山,俯视江北:白骨坛远居黔滇,镇守边陲。”“此话当真,此地应属江南,你白骨门徒因何越界行事。”

“三坛秉承帮主之命行事,烈马刀客为本帮大敌,帮主血鸽传书,本帮全力以赴。”

“好,愿你说出实话,我以独门手法点住你三处重穴.在一个对时内不经我解穴,必死无救.今夜三更,我在百丈峰下等候白骨幅主到来,到时再为你解穴,走吧!”

白骨门徒征了半晌始吃力的转过身子,蹒跚而去!

这日独孤青松,正在百丈峰下东村西村是明探暗访,江湖人物确实到了不少,但血魔帮为首人物既非帮主,也非三坛首脑而是江南总堂堂主血泊金轮仇琪,此人豹头环眼,状甚勇猛。他率领了江南各分堂香主、驻宿在西村。

金钗教东村西村均不见有九凤旗主走动。但独孤青松却发现了双飞客扮成两个庄稼汉的模样在东村出现。同时游文骏、游文彬和公孙佩琳也现在东村.只见他三人并末和双飞客走在一起。

独孤青松远远看见他们,便闪身躲过,可是公孙佩琳眼尖,一瞥问便已看见了他,远远便叫着奔了过来!

“独孤青松,你也来了!这回你该要找着烈马刀客了啊!”

她这句话刚说完,突见独孤青松青衫飘飘;从容俊逸,正想赞口两句。

突听游文彬在公孙佩琳身旁嗤地一笑,道:’你看那小子在这样装模作样起来,倒挺像是那家文武全才的少爷公子呢!”

独孤青松闻言,强忍怒气,朝三人一揖道:“公子和小姐都来了.不知庄主也来了么?小子为找寻烈马刀客.早在月前便已先到。”

游文彬又不屑的道:“哼!烈马刀客早就不认你了,你找他又有何用呢?”

这时,独孤青松实际内心激动异常,闻言按耐不住,怒道:“二公子!想我独孤青松并未有亏你之处,此地可非白马山庄.你得客气些。’说罢他脸色一沉,恢复了他那特有的漠然之色。

游氏兄弟哈哈大笑,傲然道:“小于,出了白马山庄你就造反了不成,不识抬举的东西。

公孙佩琳一拉独孤青松低声道:“走吧,到咱们歇息之处去,爹爹也就要回来了!”

独孤青松犹豫间,忽然在铜城酒楼上见过那三个蓝衣人迎面走来,突然发现独弧青松,已裂嘴冲着他冷冷一笑,他连忙回答道:“啊,小姐!我不想去了.小子尚还有事,就此别过,容后再去见两位庄主。”

公孙佩琳没料到独孤青松会拒绝,正感一怔,那三个蓝衣人已从独孤青松身边擦过同时冷喝道:“小子,咱们在林外等你。”

可是这句话却偏为公孙佩林听到了,她脸色一变.道:“独孤青松,你惹上他们了?他们,他们好像是血魔帮徒。”

独孤青松只点了点头,并未答话,即向村外走去。

公孙佩林好似非常着急,转头对游文骏,游文彬道:“骏哥,彬哥!你们先回去,我找爹爹他们.独孤青松惹了麻烦!”

游文骏一跳已到独孤青松前面大怒,道:“小子,你惹得起人家?你不照照自己模样?”

独孤青松既不动怒.也不甘示弱,反chún讥道:“我惹不起,你岂又惹得起,你可要记住那日被人打得爬回去的教训。”

游文彬比他哥哥性子急噪得多,突然一声怒喝道:“好!

小子!白马山庄十年,算是白养你了。”‘独孤青松一听之话,顿如冷冰浇头,烈马刀客的话又在他心中响起:“庄主待你不薄,应处处心存思义……”

他怔神之间,蓦感一股掌风已从背心挥劈而至。

独孤青松双目一闭,暗道:“好,我不还手就是,你打吧!

打我一掌就抵去一年,你只要打我十掌以上,那时,哼!小狗!

可有得你瞧的了!”

“蓬”的一震,独孤青松早挨了一掌,向前连抢五步,脑中一阵血气翻腾。,公孙佩林抢扑过来,怒叱道:“彬哥!你怎可一出手便以重拳击人?他怎受得了啊!”

转头见独孤青松脸色苍白,她无限的同情道:“啊!独孤青松你受伤了么?”

其实她未深想,这一掌如非独孤青松内功精湛,他恐怕早已倒地不起了。

独孤青松仅只摇了几下头,突然他转头,目中精芒一闪,对游氏兄弟.道:“公子!是的,小子蒙白马山庄庄养育十年之思,但我一日能挨满公子十掌,便算恩断义绝,那时公干如再一味骄横,体道我独孤青松反脸无情了。”

游氏兄弟嗤之以鼻,随又哈哈大笑,道:“小子,你想报仇么?恐怕你今生今世已无望了。o独孤青松掉头不理而去!

公孙佩林本想追上缓和一下独孤青松激动之情,但见他一脸冷漠之色.也就由他自去。

独孤青松愤怒填胸,走出村外已见那三个蓝衣人站在一处林边,朝他招手冷笑。

独孤青松正无处出气,他走了过去,冷声道:“你们这些瞎了眼的东西,准备后事吧!”

不待三人答话,倏地身形一晃,三人根本未看清他使的何种招数.三个蓝衣人早有两个被独孤青松捏住颈项。微远真力一紧,只听两人喉间咯咯两声,双目突裂,舌头前伸,生生窒息而死!

转头见另一蓝衣人拔步想逃,他一掠身,又一把抓住了那人一头长发,正又想置诸死地,不过这时他气己稍平,转念一想,道:“我为何不像对待白骨门徒一般,如法炮制?”

他一抓长发,蓝衣人已一翻身转过,他便在那人胸前连点三指,蓝衣人重重的一声长吁,委顿在地。

独孤青松始冷声道:“你三处重穴被点,非我不能解,一个对时内必死无救,今夜四更请你们坛主蓝鳞匕首之主到此候我,我便饶你不死!”

独孤青松说罢,也不待那人站起,便扬长而去。

他信步又走至西村,这时日已偏西.将近黄昏.谁知西村却是静悄悄的,那有半个江湖人物?

询问之下,村人遥指着百丈峰顶。

独孤青松凝目望去,隐约见百丈峰项人群蠕动,龙马傲立峰顶,不时引颈狂鸣。独孤青松心头一震,不知出了何事?

.立时展出“飞虹惊电”绝顶轻功,一口气奔到百丈峰下。

半峰之上尚有人络续登峰。

独孤青松几个急纵.已赶上后面那人,问道:“借问兄台.峰顶出了何事?”

那人望了独孤青松一服,带着失望的神情.道:“‘你还不知道么?烈马刀客原来是武林六奇之首圣剑羽土之弟独孤子奇,他已被九个蒙面怪客劫走了!”

独孤青松心中如中巨锤,激动道:“兄台别开玩笑,你说什么?”

“谁说开玩笑?你不见烈马失主,狂呜不休?而且这是九州大侠目击亲见,这还假得了?”

“九州大侠目击?他们在那里见着的?”

“这可不知道。”

独孤青松激动异常,心中暗叫道:“啊,那不是真的,那不是真的。可是如果未出事,龙马如何会突然在百文峰顶狂鸣不休?他所说的剑圣羽士之弟独孤子奇,难道真就是大叔,那么他就应该是我的亲叔叔呀!”

独孤青松心中叫着,人已向横里飘去,激射向一座山林之中,喝口一声长啸,啸声划空,随即又加三声短啸。

一百丈降顶的龙马闻声人立。

“稀聿聿!

怒吼如龙.便见它在怒吼声中,一跃数十丈,如一道经天白练.天河倒泻,射向山林,百丈峰的武林人物也狂追而至。

独孤青松焦急的向龙马一迎,喝道:“雪哥!大叔怎么了?”

龙马悲凄壮烈的扬声狂嘶。烈马刀客一跃纵上马背,龙马四踏一张,立像风卷残云,朝灵雾谷狂驰。

可是到了云雾谷哪有烈马刀客的踪影?只有地上浅浅的仅留了三字:“我被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恨海情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烈马刀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