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马刀客》

第 四 章 九龙神魔

作者:上官鼎

藏龙庄位于大盘山下,北面磐安城,西边仙居镇,紧邻其侧。

独孤青松骑着龙马,过深山走大泽,悄悄的到了大盘山下的磐安城中落店。

当夜,月色朦胧,一丝淡淡的白影,直扑大盘山下藏龙庄。

藏龙庄庄院很广,漆黑,暗无人声。

独孤青松本想逞自明着拜庄问罪,但转念一想,九州大侠乃自己掌下游魂,明着拜庄,恐其避不见面。他打定主意,踊身登上院墙,广院之中,树木扶疏。他不暇思索,穿枝攀叶,隐着身子,已飘上正厅的屋脊。从天井向厅中望去,仍是不见有人,想是正熟睡之中。

他揭起几块瓦石,“叭!”的打在厅中间路,心想:“九州侠内功精湛,虽在熟睡之中,当也能闻警出现。”

谁知独孤青松等了一刻,竞仍是毫无声息。

独孤青松轻飘飘的掠入厅中。

目光一扫,便朝左侧的一扇边门走了进去,迎面是一条曲所的回廊。

独孤青松贴耳墙上定神倾听,知道回廊无人暗伏,大着胆子迳沿着回廊深入内进,片刻后,回廊尽头,是一片修整得非常之精致的园圃,花叶姘然,幽香扑鼻。对面是藏龙庄的后厅,越过后厅屋面,可见一座石楼,一色白石砌成。

后厅厅门紧闭。独孤青松真不信偌大一座藏龙庄,夜间竞无丝毫戒备。

庄中死寂,独孤青松反不敢大意,缓缓地移动身形,到后厅门前,轻轻推了推。

厅门自里边锁,推它不动。

独孤青松窜上房顶,从一口小天井中朝厅中一望,不禁一愕。

只见九州大侠团团围坐入定,九人的脚心抵在一起,似在疗伤,又似在练一种功夫。

独孤青松心中诧异,伏在厅顶凝神望了一刻,蓦地发现九州侠每人身上竞淡淡的散发出一层青气绕身。独孤青松心中一动,想起大叔告诉他的九龙神魔在雪山绝谷之中得了一部“九龙图”,练成“九龙玄功”,运功之际,便有青瘴罩体,刀剑无功。暗忖道:“难道此刻九州大侠正在练那九龙玄功?”独孤青松越想越觉惊诧,因为九龙玄功,离奇玄奥莫测,一人练成尚在其次,如九人同参,练成后其功力真是不可思议。独孤青松心知九州大侠尚未将九龙玄功练成,慾除去这未来大患,此机不可错过,立时又揭起几片瓦石,抖手问便朝厅中打去,“叭!”的一声爆响,独孤青松已朗声道:“烈马刀客独孤星拜见诸位大侠!”跟着白影一闪,已掠至厅中,傲然立在九州侠一丈之外。

谁知独孤青松扬声,九州侠仍然如同未见,不闻不问,想来练功正在紧要关头。

独孤青松那会任他们再练下去,一声暴喝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今夜我烈马刀客是向九位黑中蒙面人讨债来了!”九州侠仍然兀坐不动。’独孤青松冷笑一声,第二次暴喝,道:“九州侠人面兽心,接招!”

“呼!”的一掌拍出,朝九人围坐之处袭去,眼看掌风已将袭到,九州侠仍然垂眉闭目,但仍各出一掌“呼!”的一股排山劲力迎至。独孤青松大吃一惊,撤掌纵身让了过去。至此他方知“九龙玄功”果真不同凡响。

独孤青松心恨九州侠,冷哼一声,默运人成九阴神功,一步步迫近九州侠。

九州侠尤如未觉,这时周身笼罩的青瘴更盛。

在距离九州挟不到五步之处,独孤青松陡增十成功力,吐气开声,嘿的一声,九阴神掌狂劈而出同时左臂一扫,一道白气,运指射去。九阴神掌与寒芒指同时袭击,掌指劲气排空,九州侠每人全身微微一抖,同时喝一声,九道掌风汇为一股巨流,隐夹风雷之声,朝独孤青松掌指封到,只听轰然一声大震,独孤青松当堂被击中一丈之外,一口真气几乎提聚不住。但是九州侠也在这刹那间,青气尽散,九个人的脸色均呈苍白,现出无比的愤怒,惊惧而又惋惜的神情。独孤青松暗暗运了一口真气,周行全身,自知受伤不重。

“哼!”

的一声冷笑,恨声道:“你们这九个匹夫,今日我独孤星不杀你们誓不为人!”

突然,青州侠赵之钦,向梁州侠蒋非仁一打眼色,然后喝道:“狂徒,分明烈马刀客乃是武林六奇之一圣剑羽士之弟寒波剑客独孤子奇,你到底是谁?真人面前还容得你弄鬼么?“说着一掌劈了过来。

“我是你们的讨命人!”

独孤青松不闪不避,硬接硬对而上。青州侠横里一跨步,大叫道:“废了他这狂徒,藏龙庄让他来得去不得!”其余七侠果然同时一掌打到,唯独粱州侠一个急窜,蓦地腾身而起,嗖地穿上天井,晃身不见。独孤青松被其他八人缠住,抽身不出,一声怒吼,寒芒如割。狂挥狂划,豫州侠一不留神,啊呀一声,手腕上射出道鲜血,被独孤青松的指风划开了尺许长的一道血口。其余七侠,怒喝一声,跳在一起护住豫州侠,掌势连绵,攻向独孤青松。

“匹夫,你们为何要蒙面陷害于我?哼,九州大侠,武林同声称道,不知之人尚以为你们真是侠肠义胆,德薄云天,殊不料你们欺人欺心,却是禽兽不如。”独孤青松一面恨声大骂,一面掌掌抢攻,七侠出掌封住独孤青松的攻势。冀州侠周一俊,又怒又恨的道:“你这狂徒,藉烈马刀客之名,横行肆暴,今夜又冲散咱们兄弟的九龙玄功,告诉你,你何以见得黑巾蒙面客便是咱们兄弟?再说是又怎样?天山武林神人血襟绝艺,天下人共有之,岂容烈马刀客独占?”独孤青松厉声狂笑一阵,忽自怀中取出了东海奇叟的一片血襟,厉声道:“我烈马刀客占有血襟已十年,谁能摸着它一丝一角呢?好吧,拿去!”独孤青松单手一抖一送,一片武林群雄不顾生死争夺的绝艺血襟,蓦从独孤青松手上飞起,不疾不徐的朝八大侠身前飘去。这出乎八侠意外之举,顿使八人一呆,血襟已然飘至胸前不远。扬州侠龙介天突出一爪抓去。谁知一抓之下,一片血襟尽化飞灰。

说时迟,独孤青松猛运九阴神功,厉吼道:“今夜我要你们血溅藏龙庄。”

抖擞浑身真力,狂劈出三掌,一阵狂风过处,八侠脸色惨变,临危一掌封出,掌风一触,三声惨嚎,扬州侠龙介天,豫州侠蒋非仁,雍州侠尹智灵同时中了一掌,伤及内腑,当时脸如金锭,向后就倒。冀、兖、青、徐、荆五州侠也被波及,身子幌得一晃,带起扬州侠,豫州侠,雍州侠,向后纵退一丈。冀州侠周一俊身居九州侠之长,气恨得须发皆竖。

正在这时,茵然梁州侠从天井中一掠而下,一掌从独孤青松背后打到。

冀州侠却狂喝道:“狂徒,黑巾蒙面怪客分明另有其人,你瞎了眼!”

独孤青松微一旋身,挥手化去梁州侠的掌风,可是突听厅中天并之上,嘿!嘿!几声恻恻冷笑。独孤青松举目一扫,赫然九个黑中蒙面怪客立在天井之中。

可是这九个蒙面怪客并不下来,黑影一晃,来而复去。

独孤青松虎吼一声,白影展动之间,已如一溜白烟般扑上瓦面,看着九个蒙面怪客正朝庄外飞纵。独孤青松既见九蒙面怪客现身,岂容他们遁走,展开“飞虹惊电,绝顶轻功,一掠二十丈,不消数纵,已距九个蒙面怪客不足五十丈远。这时已到了庄外,那九个蒙面怪客直向大盘山纵逃,而且前面百丈外出现了一座探林。

独孤青松心念一动,暗想如让他们窜进深林,今夜便休想擒凶了‘独孤青松那会让九人如愿,猛提聚一口真气,嗖!嗖!嗖!接连三窜,已从九个黑巾蒙面怪客之头项飞越而过,傲然挡住九人之前。九人中一人喝声:“打!”

“唰!”的九人亮出兵刃,搂头罩脸便朝独孤青松劈、刺、挥、斩而至,独孤青松一声经天长啸,白中下的双目尽赤,厉声道:“大叔!看侄儿今夜为您报仇!”话声一落,九个黑中蒙面人忽觉眼前白影一晃,已失去了独孤青松的踪影,方才微微一楞,“蓬!蓬!蓬!”早有三个黑巾蒙面客一声惨叫,喷血倒地。接着他们念头尚未转过,又是“啊呀!”“哇!”的两声凄厉叫声,又有两人倒下。一人竟是被独孤青松的寒芒指力,拦腰划为两段。空荡、寥寂的大盘山下,掀起了一场杀劫,空气中飘起一股血腥之气。

独孤青松决心不让一人独存,他身手如电光火石,快得见不着人影,九个蒙面人只能见着一团白影,一扑之间,血光陡现。就在这片刻之间,九个蒙面客早死了七个。

独孤青松仍不停手,他要杀绝九人,为大叔报仇,那一粒仇恨的种子,在今夜绽开了一朵鲜艳的血花。,正在此刻,突听一缕歌声,发自仅存的两个黑巾蒙面客口中:“天涯无知己,血流成渠!”

独孤青松暴道:“你们也是血魔帮的人物!”

可是话声一落,两个组中蒙面人竟是现死如归,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两人一左一右扑了过来[独孤青松怒喝道:“你两人既不怕死,我就成全你吧!”

二掌挥出,“蓬!蓬!”这两人被打出二丈开外,“叭!”声一响,跌得脑浆迸流,惨死了当!九个黑巾蒙面人全部惨毙在独孤青松无情的九阴神掌和寒芒指下。

一阵经风吹过,独孤青松清园丁许多,暗自悔道:“我为何不留下一人,问问他呢?”

他走去逐个揭起蒙面黑巾,一看之下,不禁愕然惊住了,这九个一个个眉目请秀,均是二十岁不到的少年人。独孤青松全身一阵抽搐,喃喃道:“十年前天山一掌震伤大叔的会是这些少年人?那时他们也不过八九岁呀?”他越想越觉不对,又喃道:“但分明他们就是九个黑中蒙面客!”

正在他喃喃自语之际,突听一个垂毙的少年人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独孤青松一扑而至,一掌贴住那少年背心,维持他一口未咽之气,大声问道:“灵雾谷劫走我大叔的是不是你们九人?”黑衣步年服角渗出二点泪水,摇头道:“不……不是独孤青松如中巨锤,狂声又问道:“那么是谁?快说!”

“不!……不……知道。”

“那你们为什么要扮成这个样子诱我出手?”

“命……那是命……唉……”

那少年吐出了长长的最后一口气,双目一翻,滚了两滚,死了!独孤育松呆呆地站在大盘山下,他愤怒,悔恨,激动,全身的血液不住的流窜,翻滚,始终平息不下内心的怒恨!他受骗了!

他无辜的杀了几个少年!

蓦地,他懊地想起梁州蒋非仁之舍八侠而去,他回来时,九个黑巾蒙面客即现身。

独孤育松怒吼道:“是他,必是他弄的鬼,他找人替死,将自己的安全建筑在别人的死亡之上!黑巾蒙人必是九州侠,他明知在未练成九龙玄功之前无能抵敌我的,故弄此抽身。”独孤青松这一想通,更加怒恨交加,展开身形重又扑进藏龙庄里,这次他决心要血洗藏龙庄,他没有理由再放过九州侠。他纵行如风,何等的神速,眨眼间,真像一个白色的幽灵般,重又扑向藏龙庄。

藏龙庄中传来一阵哈哈长笑,独孤青松听出是冀州侠沉雄的笑声,人未到已狂声发话道:“今夜我如不血洗你藏龙庄,就不配称为刀客。”“哈哈!你别卖狂,烈马刀客精明稳练,哪会像你一样昏聩、莽撞?”

又是一阵哈哈笑声,随即寂然。

独孤青松一掌劈开了藏龙庄的大门,大踏步昂然步人,经过回廊,越园圃,进入后厅之中,竟不见有一条人影。独孤青松怒叫道:“匹夫,你们为何不敢出采呢?”

任他声声大叫,只是无人应声。

独孤青松一声冷笑,展起“飞虹惊电”,踏遍整个藏龙庄,仍然不见半个人影。

这时他站在后厅的屋面之上,突见后面一丛幽竹掩映中那座白石砌成的石楼之中,隐隐透出一缕灯光。独孤青松接连几纵已到那石楼之上,但他心中透着一份古怪,如那楼上便是九州侠藏身之所,他们是趋避尚唯恐不及,为何反燃起灯火?独孤青松仰首看去,楼上窗门大开,飘传出九州侠的笑声。

独孤青松冷哼一声,心中忖道:“看你们再怎样逃过我独孤青松?”

他仰首朗笑逗:“匹夫,你们以为藏身石楼,我就不敢上么?”

冀州侠在石楼之上扬声答道:“狂徒,今夜你已别想生离这藏龙庄了。”

独孤青松不敢贸然以身试险,他贴身石墙,游身而上,谁知到了窗边,那扇窗竟不迟不早,哮声紧闭,九州侠并在窗里哈哈大笑。怀气之下,出手挥出一道掌风,窗门哗啦被震得粉碎,同时他双掌护胸,嗖地扑了进去。

陡地,灯火候灭,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 九龙神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烈马刀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