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马刀客》

第 七 章 花居惊变

作者:上官鼎

碧儿将酒荣摆好,与独孤青松对面而坐,忧虑的问道:“你真要给娘看你的真面目?”

“我想知道玉剑仙姬的事,太多的事我不了解。”

碧儿一面斟酒,一面说道:“你知道了会使你痛苦的,我先敬你一杯再说罢。”

独孤青松举杯一饮而尽,碧儿陪饮一杯,道:“玉剑仙姬,美如天仙,是圣剑羽士之妻,后为圣剑羽士亲手杀死,因为她被九龙神魔所姦。圣剑羽士杀死玉剑仙姬后便寻仇九龙神魔,将他三个女儿雪山三雁……”

碧儿话尚未说完,蓦感头脑昏眩,天旋地转,适时刘姥姥嗖地又从窗口掠进,碧儿大叫道:“姥姥,求求娘不要杀他!”

这时独孤青松也感不对,知道酒中放有*葯,猛一运气,力不从心,狂叫道;“绿羽令主,我独孤青松只要有一条命在,决不轻饶你!”

“篷!蓬!”两声,独孤青松与碧儿同时倒在楼板之上。

刘姥姥见状,哈哈一阵得意的长笑,手起掌落,首先打了独孤青松两个耳光,道:“小子,看你还狂,现在为何不狂啊!”

啪啪!又是两个耳光,消了她在绿羽林前被点倒之气,提起了碧儿,一面向百花居外走去,一面喃喃道:“不看在令主之份上,我便把你小子先打个半死!”

一忽儿,绿羽令主重到百花居中,她一见独孤青松倒在地上,心中笑道:“子奇哥!十几年无人能知你的真面目,今日便由不得你了!”

说罢,她飘前数步,一把扯下了独孤青松的蒙面白巾,目前现出一张十五六岁清秀的面庞。

绿羽令主全身大大一震,连退三步厉叫道:“你不是子奇哥。烈马刀客不是寒波剑客!”

绿羽令主呆住了,随着蓦地发出—阵惊心夺魄的长笑,笑声凄厉可怖,道:“你不是寒波剑客,你不是独孤子奇。那你是死定了!”

她猛一旋身,单掌朝独孤青松胸前急挥而出,一股急风罩向独孤青松。

“主人!掌下留人!”

刘姥姥一声大喝阻止了绿羽令主。绿羽令主收掌冷声问道:“姥姥何事?”

刘姥姥肃言道:“主人!公主求主人饶他一命。”

绿羽令主“啊!”了一声,道:“那他是何人?看他的年龄,决非烈马刀客本人。”

刘姥姥点头道:“诚如主人所说,小子决非烈马刀客本人,但此人练有东海奇叟九阴神功,虽非烈马刀客,必与烈马刀客有关。”

绿羽令主略略顿首,沉思有顷,说道:“他乔装烈马刀客,带剑入林,我饶得他么?好,姥姥!你叫碧儿来吧!”

刘姥姥勿忙而去,片刻后与碧儿同时来到。

碧儿一边百花居,望了独孤青松一眼,绿羽令主又庄容问道:“碧儿!你为何替他求情?此子公然带剑入林,你不知已是必杀之列?”

绿羽令主语气森严。碧儿全身一权,道:“娘!他!他无罪于娘!”

绿羽令主蓦地陡现杀光,怒叱道,“碧儿,你还说地无罪于我,他违我禁忌入林,单凭此点,我就不能饶他。”

碧儿又看了独孤青松一眼,好似从独孤青松的身上得到了无比的力量,目光一亮,高声道:“娘,便说他带剑入林,当初在绿羽林前,娘不是已见他带剑,为何不在那时杀他?”

绿羽令主气得脸色苍白,冷声道:“碧儿!你是见他长得清秀俊逸,对他已生情么?”

碧儿连忙摇头,道:“碧儿无此心,娘,您应知道,他身怀仙姬玉剑,诀非无因,尚望娘三思而行!”

这一句话果然将绿羽令主提醒,她从怀中取出一玉瓶.用指甲挑了些葯粉,往独孤青松鼻孔一弹,随手点了他肩并穴。”

独孤青松昏沉中忽然闻到一股奇臭,一惊而醒,已发现被点中穴道,动弹不得,不觉破口大骂道:“令主,你是个无耻的贱人!”

绿羽令主叱道:“住口,姥姥,与我搁他的臭嘴!”

刘姥姥应声飘前数步,大叫道:“小子!你在敢骂人,我便将你的嘴打烂。”

她手起掌落,两个大巴掌,打得独孤青松脸颊浮肿.独孤青松双目冒火,狂叫道:“怪老婆子,我既中你们圈套,任凭你怎样打我,但我只要有一条命在,哼!我要将你绿羽林踏成平地!”

绿羽令主寒着脸、向碧儿道:“此人还能留他么?”

碧儿尚未答话,绿羽令主突又续道:“姥姥!点他三玄重穴。”

碧儿一听,神情大变,大叫道:“娘,你不能这样做!”随即她一旋身拦住了刘姥姥,转头哀求绿羽令主道:“娘,我求你这一次,我一生就求你这一次,放他一条生命!否则,您会造成大错。”

独孤青松这时听了她们的对话,心中也无比的紧张,知道生死顷刻,连忙暗暗运功自解穴道。

绿羽令主没有理会碧儿,沉声对独孤青松问道:“狂小子!本令主生平不问人姓名,凡犯我禁忌,必死无疑,今日特问你两事,你为何乔装烈马刀客?仙姬玉剑从何处得来?”

独孤青松正在运功自解穴道之际,作声不得,只狠狠地瞪了绿羽令主一眼,默然不答。

绿羽令主道:“狂小子,要你不答本令的话,那你是自找苦吃!”

独孤青松不屑的一笑。

绿羽令主大怒道:“姥姥!再打!”

刘姥姥身形一闪,啪啪早已飞过两掌,打得独孤青松脸颊成紫,碧儿在一旁见着全身颤抖,她本已暗暗爱着独孤青松,可是此刻也无可奈何。

“狂小子,你再说不说?”

绿羽令主脸色已罩寒霜看她的神情已经有些不耐。碧儿望着独孤青松焦急的道:“你就说了吧,亦许娘会网开一面。”

独孤青松穴道已将发开,那会听从,转脸不理。

绿羽令主忽地背转身,发令道:“姥姥!小子既然自甘就死下手吧!”

碧儿知道已无法成全,脚下一点,绿影一闪已到了百花居外,狂叫道:“娘!碧儿从此不再回绿羽宫,你们杀他吧!”

绿羽令主全身动也不动,冷声道:“姥姥且慢!”

独孤青松望着绿羽令主的背部,在一阵阵的急颤,知道她此刻正在无比的矛盾之中,就在这时独孤青松被点的穴道,豁然解开,但他仍躺在楼板之上动也不动,他要看着绿羽令主最后的决定。

百花居中立陷入死寂之中,天色也渐渐阴沉了起来,显然就将大雨淋盆,蓦地,绿羽令主格格大笑起来!

她笑声凄厉刺耳,十分难听。笑过一阵后,便缓缓朝百花居外移步走去。

她望了望天色,.又在百花居的门边静立不动,刘姥姥始终纳在独孤青松三步之处,紧盯着独孤青松。

独孤青松想起了这怪老婆竟是白骨真君昔年的情侣,他望着她那张丑怪的脸。独孤青松也在善恶的边缘,同样要绿羽令主最后来决定。

他嘴角噙着微微的冷笑,九阴神功力贯单掌,静待变化。

突然,绿羽令主开口叫声:“姥姥!”

“是!”刘姥姥低声而应。

“你看该不该杀他?”

“听凭令主自决。”

绿羽令主又向前走了两步,猛然转身,厉道:“绿羽令主十数年的威风,岂容毁在碧儿那孽障的手里?姥姥下手吧!”

独孤青松全身一寒,蓦地目蕴杀光,暗叫道:“好,令主!我们走着瞧吧!”

就在这时,绿羽令主一顿脚,带起刺耳的长笑之声,电射而去!

刘姥姥丑怪的脸上表情难看至极,只听她低声喃喃道:“白骨真君!哼!哼!涛哥!我为你除一劲敌!”

独孤青松至此方知道这丑栓老婆子竟然仍爱着白骨真君,她私心之中就早想要除去自己。

刘姥姥一步一步逼近独孤青松,一面肃言道;“小子,明年今日便是你的忌辰,这是你自找,怪不得谁来!”

她逼近独孤青松身前,略一踌躇,慢慢的骄指如戟,猛然朝独孤青松胸前玄机大穴戳去。

可是独孤青松早已蓄力待发,那容她点到,待独孤青松地打快点到之际,他左手如风蓦地扣住了刘姥姥的胞脉,右掌一亮,玉王托搭“蓬!”一掌正打在刘姥姥前胸。

刘姥姥“哇!”地鲜血狂喷,同时一个身子直飞出一丈之外,“嘭!”的摔在楼板之上,双目凸出,嘴角仍在汩汩流血,死状之惨。不忍卒睹。

独孤青松微哼半声,脚下一点,白影一晃,已掠出百花居,可是他身形未落,斜刺里一条绿影猛然扑至。

独孤青松顺势一掌劈去,喝道:“今日我要将你绿羽宫闹个天翻地覆。”

来人横身飘出三丈,身形一定,独孤青松看清是碧儿,一怔道:“是你!你不是走了,永不回绿羽宫?”

碧儿见独孤青松白衫之上,血渍斑斑,急问道:“姥姥怎样了?”

独孤青松冷哼一声道:“那怪婆子么?从此你再也见不着她了。”

碧儿一声长叹,朝东北角上一指,道:“你杀姥姥,娘恐将会天涯海角追杀你了,龙马正拴在厅中,快去牵出走吧!”

“啊!碧姑娘,你对我太好了!”

独孤青松走上两步,握着碧儿的手,继道:“他日相遇,我独孤青松必要报答姑娘的盛情。”

碧儿双目含泪,道:“不,你去吧!今生可能再有相见之日,你杀姥姥,我已毁了她一生的威名,娘不会饶我的。她除了对寒波剑客外,对任何人都是冷酷的。你去吧!快些离开绿羽林,此刻你非娘的对手!”

碧儿的一段话,说得独孤青松热血潮涌,握着碧儿的手一紧,大声道:“如果此话当真,你我虽然无甚关系,但我应负道义之责任,走!我们找你娘去!”

“不,你快走吧!你能够逃脱极点三玄重穴已算幸运了。”

独孤青松眉头一皱,心中一动,暗忖道:“绿羽令主真是那么冷酷,连她的亲自女儿也不认?我倒要试上一试。”

他这样一想,突然左手疾出,点了碧儿的软穴,碧儿“啊!”的一声,双腿一软,独孤青松倾势已拦腰抱住了她。

脚下一点,朝东北角上飞身掠去。

碧儿虽被点了软穴,但神智仍与平常口样,急声道:“你要怎样了,难道你要把我劫走?”

“不,碧姑娘!你放心!我要一试令主之心。”

“啊!你以为我被你抱住,她便不会狠下毒手?你想错了!娘在十几年前早已心死,圣剑羽士将她掳上峨嵋,居住一个月后,弃她于深谷之中,受此刺激后,她已恨透了天下之人,尤其施剑之人,她更是深恶痛绝。”

独孤青松突听此语,心中“嗡!”然一口,停步不动,正在这时,一声雷响,暴雨如倾盆般当头盖下,淋得两人满身如落场之鸡。

独孤青松尤如未觉,大声迫问道:“碧姑娘!你说什么?你说你娘与圣剑羽士居住了一月,那是怎样的居住?”

大雨琳在碧儿的头脸上,她有些喘不过气来,半晌才道:“圣剑羽士寻仇九龙神魔,我娘是九龙神魔第三的女儿啊!他掳了我娘去,你说是怎样的居住?那是污辱,是蹂躏啊!”

“啊!”独孤青松重重的啊了一声,呆若木鸡了,突然他想起了在藏龙庄石楼,遇着九龙神魔,他寻铜铸的红、黄、绿三个女子,那穿绿的不正是绿羽令主?可是这时他忽又记起那穿黄的却是金钗教主。

独孤青松不觉心如鹿撞,双目凝视着碧儿,瞬也不瞬。大面虽淋得全身湿透,他尤如未觉,半晌才道:“碧姑娘!那你,你是圣剑羽士的女儿?”

碧儿点点头,可是泪水便泉涌而出。

独孤青松心神一震,蓦地镇定了许多,他想起了太多的他不解之事,继续问道:“你娘所以独对寒波剑客好,是否你娘未被独孤青松圣剑羽士掳上峨嵋之前,他俩人已相识,而且钟情呢?”

碧儿又连连点头。

独孤青松再问道;“那么寒波剑客改称烈马刀客,不见天下之人必是发生在你娘被掳之后。”

碧儿点头道:“假如烈马刀客真是寒波剑客,我敢断言他是为了娘才这样做的。”

至此独孤青松已大致明白事情的真象,只见他在雨中喃喃道:“难怪爹爹偏重无脸再见大叔,原来是这样的,可是我,我独孤青松又是谁的儿子啊!”

陡地.独孤青松脸色一变,又现出了他那冷漠的茫然之外以,他抱着碧儿通过花院,走上了那条长长的花廊,脚无比的沉重,一步一步走着。

碧儿见独孤青松脸上的神色,低低问道:“你要到那里去?”

“我不知道,绿羽宫中我已无敌对之人。”

“啊!你不要再找我娘了,是不是?”

突然,碧儿目中奇光一现,大声道:“刚才你说独孤青松,你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花居惊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烈马刀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