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马刀客》

第 八 章 万极天尊

作者:上官鼎

独孤青松一看情势紧急万分,单指一点马背,身形忽如一只白色的大雁,旋空纵起,“嗖!”地射向现场,运起寒芒指功,猛然划向血魔帮徒,几声惨叫,血魔帮徒倒下了几人。

蓝匕坛主和白骨真君正快慾得手之际,闻声转头尚未看清是何事,蓦觉一股凛厉的掌风迎胸劈到,两人脚下一滑,避过掌风,猛见是独孤青松大惊,“是你,来得正好!老夫一并打发你!”

双双联手抢攻独孤青松。

独孤青松一掌逼退两人三步,大叫道:“令主,血魔帮人多势众,困兽之斗岂是智者所取,来日方长,快撤阵吧!”

绿羽令主一望是独孤青松,厉声狂笑道:“小子,谁要你来助阵的?绿羽令主是何等人物,虽战死也不撤走!”

蓝匕坛主和白骨坛主厉笑一声,已联手一掌打到,独孤青松怒喝一声,九阴神掌呼地硬封过去。

“蓬!”地一掌接实,两魔身形一摆,退了两步,独孤青松连退三步,这还是双魔久战力疲之故,否则绿羽令主尚非两人联手之敌,况乎独孤青松功力尚不及绿羽令主。

独孤青松见绿羽令主不肯撤退,大是焦急,大声道:“令主,难进你非在今日战死不成!”

“哼!小子,那不关你的事!”

双魔又欺身而进,独孤青松心中一动,对绿羽令主喝道:“令主,你太使人失望了,大叔掌伤已愈,三月之内便又可恢复昔日寒波剑客的威风,难道伤不愿见他了么?”

绿羽令主闻言,全身一震,双目射出两道奇光,大声问道:“此话当真?”

“谁撒谎来?”

绿羽令主双目奇光更盛,忽然右臂一抬,抹去了脸下的血迹。顿时全身好像附上了一重神奇的力量,精神大振,绿影一闪,已迎住了蓝匕坛主和白骨真君,纤掌一挥,一道明柔之掌风,猛然劈出,震得蓝匕坛主退了两步。白骨真君却面色一变。

独孤青松见绿羽令主重震神威,料她真气损耗过重,不能持久,时机稍纵即逝,岂可轻失。

他一声断喝:“蓝魔白魔接掌!”

九阴神功运聚十成,呼!呼!连劈两掌。

双魔联手不及,身形左右一分,避过独孤青松猛烈攻出的两掌。

独孤青松心中一喜,大叫道:“令主逼住白骨真君,这蓝匕坛主交给我了!”

他知道蓝匕坛主心狠手辣,比之九龙神魔尚有过之,心存除他之念,双掌一错,专找他制命之处下手。

呼!呼!掌风如锥,逼得蓝匕坛主连退,厉叫道:“小子!小子!你真有一手!”

蓝影一晃,忽然诡谲飘忽起来,独孤青松心中一动,暗道:“他这样避重就轻,身形飘忽,要打到何时为止?令主已中毒,决不能拖延,老狐狸果然狡猾。”

他这样一想,同时展开惊电飞虹轻功绝技,运起寒芒指,以快打快,寒芒指发出丝!丝!白气,专找全身死穴。

蓝匕坛主被逼得厉声怪叫,道:“小子!你欺人太甚!”

猛然间,他身飘八丈,身形疾如鹰隼。

独孤青松冷哼半声,道:“你,蓝鳞匕首之主,我且向你,圣剑羽士与你何仇,你竟敢到灵雾谷寻仇,今日我报圣剑羽士之仇,便先拿你开刀。”

蓝匕坛主也一声厉叫,道:“小子,本帮九箱珍宝,你藏在何处?哼!你拿出来便罢,否则血魔帮将倾本帮全力追拿你这小子,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独孤青松右手一挥,蓦然间,身形如电,一掠也是八丈,左掌一挽,幻起一片掌影,罩向蓝匕坛主。

蓝匕坛主似乎成竹在胸,独孤青松双肩一动,他已从容退了三步,猛地一声厉叫,道:“小子,纳命来!”

蓦见他一扬手,蓝匕一闪,三把蓝鳞匕首己激射而出,同时他左手尚握着一把蓝鳞匕首,蓝衫展处,狂扑向独孤青松。

独孤青松一惊,动念冲空拔身而起,堪堪避过三把蓝鳞匕首。

蓝匕坛主也正扑到他定身之处,独孤青松心中大怒,暗想:“今日若不给他点颜色看看,日后此人更加肆无忌惮。”

独孤青松面罩霜煞,凌空一声暴喝,左掌右指,狂罩蓝匕坛主九阴神掌有如雷霆万钧之势,电光石火般,呼地劈下。

蓝匕坛主身体一滑,只听“嘭!”地一声大震,尘土飞起数丈,独孤青松身形未落右手寒芒指猛然划出。

“哇!”蓦地一声凌厉夺魄的狂叫,一点蓝影,去势如风,只闪了一闪,已带着那狂叫之声,逸出绿羽林,眨眼无踪。

独孤青松看着场中留下几点微黑的血点,蓝匕坛主不顾同伴而去!

他冷冷的一哼,暗想:“这蓝匕坛主果然是个寡情绝义之徒,不除此人,日后不知会被他带来什么浩然血劫!”

转身见绿羽令主也正振起全身余力,玉掌翻飞,将白骨真君罩在掌影之中,可是绿羽令主面带痛楚之容,脸色越来越渐渐罩上一层黑气,独孤青松知道蓝鳞匕首的毒性渐发。

白骨真君似也看出这点,一时游斗避实就虚,在绿羽令主如雨的掌劈之下,身如游鱼。

独孤青松一惊大叫道:“令主身中剧毒,快退回宫中疗毒,此地交给我!”

说罢便跃身攻向白骨真君,绿羽令主双掌一收,绿影一晃,已飘迟三丈,独孤青松已一掌打向白骨真君胸前。

谁知这时,绿羽令主性子一发,猛然长身,欺进血魔帮众之间,一阵狂劈,打得血魔帮徒血肉横飞,惨声大起。

白骨真君大掠之下,一个疏忽,独孤青松已一指点到,白骨真君躲闪不及,一挫腕,硬接迎上。

独孤青松冷哼一声,暗中加了二成真力,白骨真君的白骨功虽历害,但寒芒指功能穿金裂石,这一硬接,白骨真君又是久战力疲之下。

只见爪指一触之下,白骨真君脸色大变,一声怪叫,道:“扯乎!”

身形暴退三步,又踉跄三步,独孤青松正要追过,蓦见碧影暴现,白骨真君已射出一蓬腐骨毒液。

独孤青松怒喝,道:“有种别逃!”

不得已被腐骨毒液逼退五丈,白骨真君身形一滑,窜入深林之中,一晃无踪。血魔帮众,纷纷窜逃,绿羽令主尚追杀数人,片刻后,死的死了,逃的逃了,绿羽令主突然发出一阵狂笑,惊得在场的绿衣少女脸上变色,目瞪口呆。

绿羽令主笑过一阵,蓦然指着独孤青松,颤声道:“你,你小子为什么……为什么……”

底下的话她尚未说出,顿时狂叫一声“蓬!”倒了下去!

就在这时,绿影横空飞泻而至,碧儿一声悲叫,道:“娘……”

扑向绿羽令主身旁,见绿羽令主脸上发黑,不禁哀痛慾绝。

独孤青松上前道:“碧妹冷静些,令主身中蓝鳞匕首之毒,加上久战真元大伤,快些运回宫中,从速救治,尚能有救。”

碧儿被独孤青松一语提醒,收住声泪,喝令几个绿衣少女抬着绿羽令主,如飞奔回绿羽宫。

独孤青松望着那些绿衣人去后,招过龙马,正待登骑离去,忽见血魔帮江南总堂堂主从绿羽林的深处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份大红贴。

独孤青松迎上几步喝道:“仇堂主去而复返,什么事?”

仇堂主好似压抑着心中一份愤怒,一抖手,那张大红贴飘了过来,道:“九月重阳,本帮九龙血盟大典,想不到你小子也蒙帮主被邀观礼之列,大典何地,到时自有人接引。小子,又该你得意了。”

独孤青松接过邀帖,看看上面只署衔血魔帮主,并末落名,冷笑一声,微运内力将那张邀帖,捏成粉末,散了满空纸屑,道:“这种无名无姓的请帖,不如废纸,要它何用?”

江南总堂堂主大怒道:“狂徒!本帮帮主邀请,武林人梦寐难求,你竟敢捏成粉碎,你这小子越来越狂了。”

独孤青松突然扬声狂笑,道:“血魔帮自来只听有三坛鼎足分立,相辅相成,三坛坛主九龙、蓝匕、白骨倒不失为敢作敢当的汉子,可是血魔帮帮主,无名无姓,谁相信真有其人?要有也只是个畏首畏尾的鼠辈家伙。”

独孤青松的一段话,无非想要激江南总堂堂主仇琪说出血魔帮主的来历,看看到底是那号厉害人物。

果然江南总堂堂主闻言,勃然大怒,厉喝道:“狂小子,本帮帮主武功盖世,足可当任武林至尊,寒林夜战,十招之内,挫三坛坛主联手围攻,因此收为己用,分设三坛,帮主岂是你小子可以信口揶揄的。”

独孤青松仍然大笑,道:“仇堂主,你自吹自擂说来好听,血魔帮主既是有头有脸之人,便大可署名落姓,像刚才那样的邀帖,谁能置信?”

谁知他话音刚落,绿羽林距他三丈远近的一株合抱大树上,撕的一声,一块两尺见方的树皮倒卷剥落,随即木屑纷飞,那块被剥的树身之上,现出了两行大字:“小子狂妄,本应惩罚,恕尔年幼无知,暂予寄置,本帮宝物,岂容谋夺,重阳血盟大典之日,携宝赴约,不得有违!血魔帮主万极天尊!”

独孤青松一声暴喝,脚下一点,疾射向左侧八丈,但是他预想那人藏身之处,岂有半丝人影。

他心中无比惊诧,一面朝绿羽林深处朗声道:“帮主既已到来,何不现身一见?”

独孤青松双目似电,扫视林中,毫无动静,转身只见仇堂主盯着那树上的字迹发呆。

独孤青松这才又上前细察,暗惊这万极天尊隔空指力之强劲,若非亲自所见,决难信其为真,他想起了血笔秀才告诫的话,以自己此时之功力,端非敌手,三月之中要练成其他功力,几乎也是不要可能的事。

独孤青松怏怏登上龙马,又想到万极天尊之名,自己从未听过,甚至恐怕这还是第一次他这名号出现江湖。

他想着,忽然江南总堂堂主仇琪大喝道:“小子慢走!现在你还有何话说?”

独孤青松心中一动,暗想:“他未走,我何不再激他一激?”

他这样一想,又朗声大笑,道:“血魔帮主万极天尊,功登造化,名不虚传,但他恐怕貌若鬼物,见人不得,仇堂主,你以为对不对?”

仇堂主气得面色一变,怒声道:“小子,你还敢污辱本帮帮主,看我卸下你小子的大牙!”

说罢,他一掠身飘到独孤青松马前,一掌打到。

独孤青松运掌一封,怒喝道:“仇堂主,你不是我的对手,去吧!”

两股掌力一触,蓬的一声,仇堂主蹬!蹬!蹬!被震退了七八步。可是,就在这时,“哗啦!”一声暴响,那刻有字迹的大树,蓦般拨起,倒向一旁,随即呼的一声掌风啸空之声。当空盖下,又是一声暴响,尘土激飞之中,那株倒下的大树,忽裂为片片细屑,四散激射。

独孤青松心头一震,突然怒道:“血魔帮主!你这样藏头露尾!算得什么?朗朗乾坤,铮铮汉子,为何见不得人?”

他话刚说完,猛然目光一亮,带着龙马连退五步,再运目望去,只见原先那株大树耸立之处,不知何时,站着男女两人,男的金袍紫脸,威武刚猛,望来慑人,脸上毫无表情的盯着独孤青松。

女的一身红装到脚,天生丽质,容光照人,脸上却挂着一丝笑意,也凝视着独孤青松。

血魔帮江南总堂堂主一见,惊得扑地纳头拜道:“江南总堂堂主仇琪叩见帮主金安!”

那金袍紫脸威猛之人,一摆手,道:“罢了!本帮重宝,失之你手,自掴三千,留任察看。”

仇堂主惊得面无人色,拜了三拜立了起来,双掌齐翻,顿时自己打起自己的耳光来,只听啪啪连声不绝!

片刻间,打得两颊红肿,他强忍痛楚,仍然一记记耳光打着。

独孤青松听得那人语音铿锵,有如鸣钟,心知他内功之强,为平生仅见,不敢大意,端坐马背,一抱拳,道:“今日得见帮主,至感荣幸!”

“小子前踞后恭,本帮主估高你了!”

独孤青松一听,带着三分怒意,朗声道:“血魔帮气势夺人,威临天下,但其所作所为,为天下人所不齿,在下虽艺浅功薄,也誓灭此帮,可是今日见帮主威武刚正之像,似非恶徒可比,所谓恭者,只是对帮主存先敬之意,如血魔帮仍一味作邪为恶,哼!在下并不惧你!”

一旁的红衣丽女忽地一笑,道:“哟!此子倒是口齿伶俐,平!你想把他怎祥?”

“小子狂妄,先施薄惩!”

独孤青松一听,立存警戒,怒道:“血魔帮主万极天尊!你以为我不敢斗斗你?”

血魔帮主冷哼一声,缓步朝独孤青松走来。

独孤青松骑在龙马背上,施展不开,单掌一点马背,飘身而起,谁知正在这时,血魔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万极天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烈马刀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