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原豪侠》

第十七章 同生共死

作者:上官鼎

百兽神王狂傲之极,声言再数十下如不答覆,便要百花谷万花千草,毁于一刻!

那女子低声道:

“我这阵法是六甲大阵,只不知能不能挡住群兽,这阵中幻景皆是由情而生,只伯对这顽冥不灵的畜牲,并不见功效,我可就惨了。”

立青柔声安慰道:

“姑娘你的阵法厉害和紧,我想一定有效的。”

他见那女子害怕,不由又起呵护之心。那女子插了不少竹枝,便引立青穿来穿去,走过一条小径,进人一所石屋,那女子砰然一声关上了门,坐在椅上。

她这一阵运神布阵,额上已见汗珠,脸上更是苍白,立青道:

“你先歇歇,待会合我两人之力。好歹也要给那什么百兽神

他俩此时同心一意共抗强敌,不由亲近不少,不再公子姑娘地客气,那女子道:

“是啊,我刚才还怕得紧,现在可也不怕了,我们只要支持一晚,明早师姐一定会请得帮手来!”

立青点点头,只见那女子眼中放出异样光芒,又是温柔又是迷惘,实是醉人之极。忽然一声暴吼,接着虎啸猿啼,百兽齐鸣,声势甚是惊人,原来那百兽神王已然冲入花丛之中。

立青忽道:“咱们不如冲出去,胜过在此等死。”

那女子坚决道:

“不行,那百兽神王座下猛兽之多,这一出去,定然被撕成碎片。”

立青无奈,拔出长剑守在门边,那女子也是使剑,这时也拔出了长剑走了过去,紧紧站在立青身后。

两人凝神注目,只听见群兽脚步之声愈来愈近,寻似乎并无用途,立青心内暗忖:

“今日之事只怕凶多吉少,自己迢迢寻父,想不到命丧于此,真是料想不到。”他此时明知死多生少,反而镇静下来,那女子双目凝注,似乎在深思一个难题。

群兽愈来愈接近石屋,已可隐然听见右兽神王驱兽之怕,那女子道:

“这魔头一定是随着群兽走进来,否则他再厉害,也非被困住不可,不然就是我这阵法有隙。”

立青暗忖道:

“这当儿亏她还有心思研究阵法,真是高人一等了。”

那女子忽道:

“我师姐有驱兽之香,我怎么忘记了,如果燃起香业,倒可以支持一段时间。”

立青急道:“那么你便快找出来吧!”

那女子急忙翻箱倒箧,找出一堆青色粗香,正在此时,那百兽神王已走到了小径尽头,对着石屋一指,立刻回头雄狮,四头皮毛鲜艳大虎,四头金钱豹子,四头长臂猿,一齐走向前来。

那女子急忙点燃粗香,一阵清香从石窟中飘出,却是凝聚空中,久久不散。

那群兽张牙舞爪,狞恶已极,百兽神王呼啸一声,领先的一头雄狮便向石屋冲去。立青紧张的握紧了剑,准备狮子一冲到门,迎头便是一剑。

忽然那雄狮一仰头,四足一屈,竟然痿顿倒地,后面几头猛兽,离它近的,也相继卧倒地下,懒洋洋的打滚。那百兽神王狞笑连连,吹起竹哨,招回上前之猛兽,口中怪叫道:

“丫头,瞧你有多少宝贝,咱们耗上啦!”

他率群兽倒退数十步,对那白烟似是甚为忌惮,立青见驱兽香管用,不禁大喜道:

“这是什么宝贝,那凶的狮子也吃不住它一熏。”

那女子道:

“这香虽则厉害,可惜眼下这几根只够燃上一个时辰,到时候只有希望师姐回来了。”

立青道:

“如果你师姐不及赶回,咱们就得葬身兽腹,在死以前,我总得知道你芳名尊姓呀!”

那女子道:

“是啊,我也不知道你的名字,真是失礼之极。”

立青连忙自报姓名,那女子也低声道:

“我叫罗可兰,你记得也好,忘了也好。”

立青心想这名字倒取得恰当,这女子真如空谷幽兰,不染一尘。

他望着那香火之光,但愿那香永远也燃不完,这时,只听见那百兽神王不住呼喝,群兽更是仰天啼号,声音凄厉无比,罗可兰掩住耳不听,立青见一支香将尽,又点燃另一支。

罗可兰道:

“方……方……我真不该连累你,如果我叫你谈天耽搁,欠也不会有此时之危。”

她原想叫“方大哥”,可是毕竟害羞不已,叫不出口。立青朗笑道:

“生死有命,这怎能怨得你!”

罗可兰叹口气道:

“这香火的光亮,就是咱们生命之火,待会香火灭了,咱们生命也就完啦!你……你可知死后直的会见那凶恶的阎王么?”

立青笑道:

“你心肠好,容颜又美丽,一定会上天堂,我呢,那可说不一定,见见阎王老子也好。”

罗可兰柔声道:“那我可也愿下地狱去见阎王。”

立青一抬头,只见罗可兰也正在注视着他,两人目光中均充满了怜爱,都在为对方悲哀。一时之间,两人才发现对方的安危比自己还重要,对于自己的生死,倒不觉在意了。

两人这样面对面坐着,也不知经过多少时候?那根香已烧尽,最后只剩下一根,立青忍不住道:

“你这附近一定很是熟悉,待会我和猛兽搏斗时,你就乘机逃跑,那百兽神王定然料想不到。”

罗可兰摇摇头:

“别说这百兽神王已在谷周围布下天罗地网,你……你……看我是这种人么?”

她说得神色凛然,立青不由又瞧了她一眼,心想:

“这温柔的女孩,也有坚强的一面,如果她叫我走,我会走么?”

他不禁歉然地望了她一眼,罗可兰心中理会得了,也温柔的凝视着立青,目光中再无羞涩之情。

那香渐渐点完,四周猛兽又开始发威,立青从窗台中望出,一张张血盆大口,白森森的利齿,还有那一对对铜铃般的兽目,都眼睁睁的望着自己这里。

立青回转身来,瞧着罗可兰白嫩的脸蛋,真如白玉莹莹,想到自己的一生,也不知是苦多还是乐多。这俊美少年,能够和自己同生共死,心中甚感甜蜜,可晃到一刻,便得血溅谷中,人生命运,真是奇妙不过了。

她低声唱道:

“伊上帝之降命兮,何修短之难裁……”眼泪一颗颗流下,立青心内一痛,只觉眼前一暗,原来最后一支香已燃点完,“吼”的一声,一只巨狮跳上窗来。

立青叫道:“罗可兰,你快走。”

他情急之下,已忘了男女有别,直呼那女子名字,罗可兰一怔,砰的一声,长剑掉在地上。

立青厉声叫道;“快走啊!我替你挡一阵,否则来不及了。”

他一把抱起罗可兰,打开后窗便往外送,罗可兰一挣,跳下身来,双手将窗子紧紧关住。

麦任侠定了定神,纵身投入立青怀中,哭叫:

“方……方大哥,我……我永远跟着你,上天也好,下地狱也成,你……你难道嫌我么?”

她对立青倾心已久,上次见面已情所独钟,只是天性腼腆胆小,此时在这生死关头,再也顾不得羞涩,一股压抑已久的真情,就像泉涌般地流露出来。

立青只觉心中一甜,那女子吹气如兰,凑近他说话,立青知她心意已决,便道:

“罗……罗姑娘,咱们今日毙命于此,真是命中注定,黄泉路上有人作伴,也胜似一个人作个孤魂野鬼了。”

罗可兰幽幽道:

“我师父叫我可兰,我师姐叫我兰妹,我今年十九!”

立青一怔,随即恍然,说道:

“我今年二十,你年龄比我小,我就也喊你兰妹可以么?”

罗可兰低头不语,心中却是狂喜,她虽盈盈十九,却从未被少年男子亲近过。两人在这千钧一发生死边缘,心曲相通,只觉柔情蜜意,充塞心扉……四周危难已不足一道了。那群兽一阵呼啸,纷纷闯门越窗,不一会儿,那木门便被闯开,三头猛狮冲了进来。

立青挥剑刺去,忽然左手一暖,一只又嫩又腻的小手握着自己.一面温柔的声音说道:“方大哥,咱们一齐来,要死也死在一块儿。”

立青道:“是啊!是啊!”

他功力大进,斗然之间已然慾伤两狮,那百兽神王大怒,一招手,又有数头猛兽前来,其余群兽围在四周严防立青、可兰逃走。此人驱兽进退裕如,真如一支训练有素军队,也可算是奇人异士了。

这几头狮子一加入,登时小屋中挤得满满的,立青、可兰渐渐施展不开,两人连劈带刺又弄倒四只猛兽,那猛兽受人驱使,不死不退,眼看同伴死去,竟然毫不畏缩。

立青惨然望着可兰,两人退无可退、只得击开窗子,双双越窗而逃,两人明知再也逃不过这群猛兽日夜相追,但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立青、可兰奔了一阵,后面追声甚急,两人躲在一块大石之后,群兽边噢边追,又渐渐追拢过来。

立青深深看了可兰一眼,似乎想把伊人面容永镌心底,可兰凑近他耳语道:

“方大哥,你真永远不离开我么?”

立青道:“是的。”

可兰伸出小指道:“那么咱们发个誓。”

立青见她孩子气得可爱,便也伸出手指和她勾了勾,可兰道:

“方大哥,我……原是很喜欢……喜欢你的呀!”

她款款深情的说着,靠在立青的怀里,秀发吹起,拂过立青脸上,立青瞧着那秀气的面孔,轻轻的摸了摸她的额角,替她整理乱发,可兰仰起面孔道:

“方大哥,我现在一点也不怕了!如果不是这场凶祸,你一定不会和我这样好的。”

她痴痴说着,那模样实在可爱,立青道:

“傻孩子,我心里也喜欢你的。”

可兰道:“大哥,我现在才发觉生命是有意义的,可是就得完了,大哥,大哥,你真甘心情愿陪我死么?”

立青只觉得手上一凉,知她又在流泪,他情不自禁捧起可兰的脸,轻轻在她chún上亲了一下,可兰头一晕,顺势倒在立青怀中。

两人陶醉在这初吻的美景之中,但觉天地悠悠,世间再无遗憾。立青柔声道:

“兰妹,生生死死,世间冥途,大哥是陪定你了。”

可兰点点产头,闭目依在立青肩上。立青眼前忽又飘起秦琪可爱的小面孔,还有年老的父亲、韩叔叔、何叔叔、心如……

一阵急速的蹄声,百兽神王已经走近,他座下骏马,是匹千载难逢龙种,竟能为主寻敌。它突然停在大石之旁,百兽神王一瞧,狞笑道:

“原来百谷主不在,你这砂小模样儿也不坏,跟我神王去,包你受用不尽。”

立青怒吼一声,心想杀了他也好够本,那兽王纵声长笑,立刻从四周围上数百头大兽,挤得水泄不通。

可兰低声道:

“咱们拼到最后便自杀。”

立青点点头,便拉着可兰小手向外冲,杀了半个时辰,那群猛兽愈涌愈多了,两人身上已然遍体爪伤,那百兽神王似乎命令群兽不准嚼食他俩。

立青知道无望,他看了可兰一眼,两人心意早通,双双举剑往脖子抹去,忽然两人右臂一麻,长剑把持不住,当的一声,落在地上。

原来百兽神王好色如命,他见可兰长得俊,心中已存邪念,再也舍不得这个美人儿。偷偷打出二个石子,击落两人剑子。

立青、可兰心中一惨,暗暗忖道:

“刚刚不早自剔,现在死都不能。”

百兽神王道:

“依你俩人行迳,又伤了本神王的爱兽,本应早就处死,姑念你俩人年纪轻轻,只要这女娃跟我去了,便连这小子也破例饶了。”

立青怒骂道:

“瞧你长得倒像个人,行为却似禽兽,人言衣冠禽兽,对阁下真是恰当之极了。”

他自分必死,心中反而坦然,口中毫不相让,可兰手被立青握着,心中也无半点畏惧,她性子娴珊,想了半天,这才想出一句骂人的话道:

“方大哥,咱们真霉气,这半天不曾见到半个人,遇上的全是羚腥畜牲。”

她附合立青所说,把百兽神王看作畜牲,那百兽神王久与动物相处,头脑颇形滞顿,一时之间尚未会意得出,立青已哈哈笑道:

“是啊!都是张牙舞爪的畜牲。”

百兽神王这才理会含意,他怒目而视,狠狠对立青道:

“小子你不要命,怨不得神王心黑。”

他开口闭口都自称“神王”,显然对这外号沾沾自喜,可兰靠在立青肩旁,叫道:

“打架要靠畜牲帮忙,羞也不羞?”

百兽神王见与立青系呢,不由妒火中烧,他这人天性凶暴,举凡得不到之物,必得亲手毁灭,当下杀机一动,挥手一指,群兽纷纷上前。

立青、可兰双双门来间去,立有此刻武功大进,可兰功力也甚高超,那群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同生共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原豪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