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原豪侠》

第二十章 武林风云

作者:上官鼎

且说立青又往回路走去,他心想这个多月只在雁荡山中转来转去,天下武林第一流高手都已见过,最后能和老父相逢,这雁荡之行受益匪浅,真是料想不到了。”

他在山中又行了数日,这日渐渐走近和韩叔叔分手之处,忽然有人从背后追赶上来,高声叫道:

“前面小施主请留步,小僧有事相询。”

立青一回头,只见一个中年僧人,面貌熟悉已极,却是想不起那里见过,那僧人合什道:

“小僧屠龙僧,请问施主可是姓方?”

立青恍然忆起,这屠龙大师正是上次在林中和那中年汉子谈起爹爹脱险之人,他当下连忙还礼道:

“晚辈正是姓方,不知大师何事相询?”

屠龙大师喜道:

“韩国驹韩施主找你找得疯了,贫僧见他一个人兼顾不了,便和他分途寻找,这几天可跑了不少地方,好在贫僧两腿捷健,这跑腿寻人之事倒是在行。”

立青上次在林中偷听屠龙大师谈话,见他为人正派,脸上正气凛然,心中便对他颇有好感,想不到这和尚出语诙诣,丝毫不摆架子,更觉他很亲切,立青忙陪笑道:

“如此有烦大师,晚辈何能心安。”

屠龙大师笑道:

“方施主快莫如此相称,贫憎如此敢当。”

原来这屠龙大师有一次和江南七义拼斗,正在寡不敌众,恰巧韩国驹路过,仗义不平,联合打走江南七义。屠龙大师感他相助之恩,两人结为莫逆,后来又打听出韩国驹在韩门辈分甚高,便慾以晚辈自居,韩国驹万万不允。

立青问道:

“我韩叔叔现在在何处?”

屠龙大师道:“贫僧和韩施主约定,每日下午同寻施主,次日上午再分途而寻,此事已将近午,韩施主不久便回。”

他话声才止,远远树上有人接口道:

“和尚,你又和谁嚼舌来着?”

屠龙大师道:

“施主你自己来瞧吧!”

立青连忙转过身来,跑了过去叫了一声“韩叔叔”,他背着韩叔叔,又补充大树挡住,是以韩国驹没有发现。

“立青,你跑到那去了?可把韩叔叔找苦了,小子,瞧你满面春风,可没吃着亏吧?”

他从没有和立青开过玩笑,这时想是心中大愉,是以玩笑两句,立青满面羞愧的道:

“青儿受了伤,又遭遇了许多事情,是以忘了韩叔叔相约之事。”

韩国驹对屠龙大师道:

“真亏你这和尚眼尖,如果错过相遇,还不知要再找几日哩?”

立青道:

“青儿遇到爹爹了,他叫我向叔叔问好。”

韩国驹点点头,脸色忽然沉重道:

“和尚雁荡之行,你是亲身参与的,你可看到各派人士相拼么?”

屠龙大师摇着大光头道:

“不瞒韩施主,这次贫僧东来雁荡,一方面是想见识一下江湖上各方高手,最主要还是奉行师之命,寻找一个和师门渊源颇深的奇人。”

“我还道和尚你也来淌浑水,争夺那昆仑秘笈,这秘笈原是贵派所传,令师难道革愿永落于外人之手?”屠龙大师道:

“韩师主此言差矣,这秘笈虽然得自敝派第三代掌教天玄真人,可是他并未传给本门中人,天玄真人是东来达摩祖师几个亲传弟子之一。当年达摩禅师急于入中土渡给中原人士,途经西昆仑见到天玄真人,这达摩禅师慧眼通天,知天玄真人异日必成大器,只是他行程匆匆,无暇传授天玄真人佛门降魔大法,这就把载有他生平所学的三本秘笈赠给敝派天玄真人。”

韩国驹道:

“原来这部书是达摩禅师所著,此事江湖上只怕无人知晓哩”’

□□□

立青张口慾言,屠龙大师又道:

“天玄祖师气度恢宏,未存半点门户之见,圆寂之时将此书传给一个无名僧人,天玄祖师感念达摩禅师当年一片苦心,又见敝派内无人能得此书真髓,这便传给外人,此举敝派中人自是不满,天玄真人圆寂后,再传天雄真人,他寻访半生,这又将该书夺回,天雄禅师亲笔写上“昆仑秘笈”四字,作为本门镇山之宝。后来,有一次敝派忽遭天下高手合攻,天雄祖师以身殉教,昆仑派精曲尽丧,敝派一脉为之断绝有数十年之久。”

韩国驹道:

“定是各派风闻重宝落于贵派,群起而攻啦!”

屠龙大师道:

“正如施主所言,敝派直到前代祖师青真人出来整理,这才渐渐恢复,家师长春真人体念天玄祖师之意,该书非大德大能之人不能受之,是以告诫门下万万不可强求,小憎何德保能,敢存此心。”

立青脸一红,屠龙大师道:

“此书失踪百余年,这次突传出现于雁荡。自然引起江湖上一阵騒动,怪就怪在这里,小僧赶到雁荡,什么都没见着,只见着黑死潭边几具尸体,已然腐化不能分辨。”

韩国驹一直听着,这时才缓缓说道:

“天下各派的人士,都死在上山的途中了。”

屠龙大师一惊问道:

“韩施主何以得知?”

韩国驹道:

“和尚,我适才和你分途寻人,心中烦躁,不由跑得远了些,发现一条小径上遍是尸体。我仔细一认,嘿!都是江湖上大有来历的人,有山东岳门三杰、沧州大侠、浙东铁笔先生,还有些想是死去我时,面貌不能辨认了。”

屠龙大师不住念佛道:

“铁笔先生功力贫僧是知道的,韩施主,你瞧这引进人都是为拼夺宝物而自相残杀的么?”

韩国驹摇头道:

“这些或立或坐,不是一人剑子刺入另外一个胸中,便是另外一人一掌按在他的枯害,看来真像是一大群功力相若的高手拼斗,双双同归于尽。我本来也被骗过,犹自叹息这些人都是成名人物,为了一本小书,落得火拼毙命,真是太不值得,忽然发觉一事,这才知先前想法大大不对。”

立青问道:

“难道是有人杀了他们,又故意……”

韩国驹点点头道:

“正是如此!我见那些人脸上都甚是平静,丝毫没有拼死的惊怒之色,心念一动,这才发现每个人肩下都有红痕,分明是被人打中穴道,再安排成这模样。”

屠龙大师道:

“家师在贫僧下山之前,同天象,告知贫僧太白星失座,天下

武林将有大变,是以要贫僧寻着那人,希望他异日能助我昆仑一臂之力。”

立青心中暗道:

“爹爹也是昆仑的,不知他和这和尚是怎么个称呼,韩叔叔想必未告诉他。”

韩国驹道:

“此人安排如此,其意甚是明白,就是要天下人都以为这些人是相拼而死,引起各门拼斗,可是我走了不远,却又发现一椿更为惊人之事。和尚,你道何事?”

屠龙大师道:

“你施主所谓惊人之事,定然又是杀人的事了,贫僧说得可对?”

韩国驹苦笑点头道:

“就在入山的路上,竟然一列排了六具尸首,都是年轻道士。我上前一看,原来死去未久,胸前犹有微温,我见那道士个个容貌不凡,穿得又颇光鲜,心想天下除非武当道士,再无如此阔气派头,当下一看道士手中握的剑柄,果然是武当山的道士。”

屠龙大师惊得合不拢嘴道:

“武当道士,武当道士,什么人敢惹丹阳子真人?”

韩国驹道:

“我也是这么想,再仔细一瞧,其中有个道士微微一动,我连忙上前助他运气,过了半晌,那道士运尽了气力,喊出一个‘少……’字,便喷血而亡。”

立青奇道:

“少……少……是什么意思?”

韩国驹道:

“这事我也是大大不敢相信,你道伤道士的是什么人?”

屠龙大师道:

“不是,我瞧那手法,分明是少林的大力金刚掌,可是少林戒律精严,又和武当以名门正派相标榜,此事大不可能。”

立青忽想到数日之前武当道士报信,说是一个小和尚伤了两个道士,此时韩叔叔又说少林人下的手,他两下一联想,心中一寒,不由想到心如小和尚来。

立青暗忖:

“如果心如闻祸,这事可不得了,那小和尚心地慈善,照理断然不会作出这事,可是如果是武当道士一再相逼、此事便甚难说。”

他想到心如可亲的圆脸,怎么也不可能会作出这事,心中稍安。

屠龙大师沉吟半刻道:

“依小僧看来,此事大有疑惑之处,韩施主定知道这大力金刚掌原是少林僧人中,人人必学的功夫,流传甚广。如果是少林僧人与武当派道士有仇,万万不会用此掌法杀人,以落口实。如说是少林武林当公开破裂,却又不可能。莫要是有人藉此功夫……唉,这就难说了。’

韩国驹道:

“好个屠龙大师。真不愧是个老江湖,这番猜测正合小弟之意,真是英雄所见略同。”

屠龙大师道:

“韩施主别往贫僧上贴金,唉,家师之言,恐怕就要应验了。”

韩国驹道;

“能够同时杀死这许多高手的人,天下除了……除了三心红王,这魔头,如果真是他出手,挑动少林武当两大正派仇恨,那么江湖上就无宁日了。”

屠龙大师道:

“贫僧也是如此想法。家师令我找的人,十数年不见踪迹、贫僧如此找去。家师曾说。如能找得此人,才能抵住三心红王。神州四奇另二位。都是自视清高,不属行使江湖,只有让三心红王为恶了。”

韩国驹道:

“令师功力盖世,和尚你寻的人是谁,能使令师如此恃重”

屠龙大师道;

“此人嫉恶如仇,性烈似火,家师估计他这十多年功力定已猛进,便可和三心红王一抗长短了。

立青道:

“这人就是何克心叔叔。”他上次在林中已听得屠龙大师要寻的人正是何克心。

屠龙大师道:

“小施主也认得他么?”

立青抢着道:

“何叔叔已去找三心红王去了,大师不必寻他。”

屠龙大师喜道:

“那敢情好,三心红王这魔头有此强敌,定然不敢肆无忌惮了。”

韩国驹道:

“和尚,目下情势险急,我可得回以保定去瞧瞧那些小师侄他们是否安好。”

立青向韩叔叔说明了和小和尚心如一段交情,又道:

“韩叔叔,青儿要往少林去。”

韩国驹道:

“此时不知武当掌教是否上了少林,你此行千万小心,莫要惹怒了丹阳子。”

立青点头应允,屠龙大师合什道:

“小僧也要返回师门,韩施主、小施主有事只管请便。”

韩国驹道:

“和尚,下得山来,有什么只管到保定韩门来找我便得。”

屠龙大师呵呵大笑道:

“有韩施主撑腰,贫僧真可放手去干了。”

韩国驹笑道:

“和尚,除恶乃是行善,咱们就此别过。”

他向立青挥挥手便往北赶去,立青急于到少林寺看看心如。以明真象,也向屠龙大师告别。

且说立青从林中走了出来,山中又静得宛如一潭死水,山高山低,立青又走过了一个低俗。

忽然一阵狂笑声吸引住了立青的注意力,立青停下脚来仔细判断了一下方向,便机警地穿入右边的密林,向前走去。

渐渐,那声音清晰起来,立青知道距离已近,便更加小心地掩藏自己的身形。

那笑声听在立青的耳中,猛觉好生耳熟,他不觉一怔。

仔细回忆了一番,却是始终想不出这人是谁,他慢慢伸出头,一探望之下,大大吃了一惊,原来那人正是曾在家中后村见过的白衣怪少年。

那日在黑死潭畔,五阴手张光等人争夺昆仑秘笈之时,分明眼看这少年中了墨石掌艾老大的毒掌,想不到在这里又碰见了他。

那少年狂笑着道:

“山不转路转,梅老头,咱们又朝相了。”

立青再一看,少年的对面赫然正是那三心红王的师弟,梅老先生。”

怪少年道:

“上一次咱们在峨嵋山边那小村庄里,正谈得来劲的时候,不知那个该死的叫了一声‘龚如山受困雁荡命在旦夕’,骗得我赶到雁荡来,那里见到龚师兄的影子?反倒险些把老命送到墨石掌艾老大的手里,哈哈,这一次你可跑不了啦!”

立青知道那叫了一声“龚如山命在旦夕”的正是爹爹,他听那少年骂“那个该死的”,心中不禁大怒,暗骂道:

“你才是该死的哩!”

那梅老先生淡然道:

“少年人,你这狂态丝毫未减呀!”

少年起手一掌,一棵碗口粗细的树干被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武林风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原豪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