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原豪侠》

第二十五章 血流成河

作者:上官鼎

昆仑“龙飞九天”的轻功,在武林中始终是一个谜,只有传闻,而无人亲见。尽管在场的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但一刹时间,都震惊得呆在当场。

飞狐云焕和骇然注视着方柏昆,心中杀机愈来愈炽,冷冷说道:

“方柏昆,什么时候你躲到武当山的屏障之下啦?我瞧你索性束发穿起道袍来算啦!”

方柏昆强忍心中血气,只当未闻,他望了望身边的立青,那英俊的脸颊上洋溢着一片坚毅而沉着的神情,已经大非昔日天真稚气的孩子了。方柏昆双目滚动着激动的老泪,孩子长成了,老年人的情怀总是悲喜交集啊!

司空凡突地冷笑说道:

“祸起只因强出头,麦任侠,你管了咱们的事儿,连你师兄一并算上,只怕就要替你们武当山惹下灭门大祸了!”

麦任侠望了望大师兄玉真子,玉真子昂然道:

“方施主的事,贫道敢请列位放手体管了,否则的话,武当虽是出家人清静之地,但是贫道等人也只好担上好战喜门之名了。”

云焕和双目一寒,声音比霜雪还要冰冷,狠声道;

“好……玉真子,你要管这椿事,先接下雪某人这一剑……”

麦任侠心中斗然一凛,他亲身试过云焕和的“先天剑气”,深知是非同小可。

飞狐号称“天下第睛剑手”,以他的剑法,武当三剑倒不见得弱于他,但是倘若让他从倥发出“先天剑气”,普天之下,能防御的寥寥可数。

青峰真人麦任侠明知以玉真子师兄的淳厚内力,如以剑术相搏,稳稳可使飞狐连发出数气的机会都没有,但只要云焕和一发动剑气,麦任快知道师兄操胜的机会,不少之又少。

他正想出言提醒在师兄,但玉真子已微微踏前一步,轻轻抖了抖长剑,说道:

“发剑吧——”

青峰真人心中一急,飞狐云焕和心中却是一喜,他斩钉截铁

的道:

“玉真子,你不要后悔?”

玉真子脸色微微一寒,不发一声。

飞狐云焕和缓缓吸了一口气,他的剑身四周逐渐发出微微

的气流,先天剑气已经行遍全身。

局势急转而下,全场没有一个人发出声息,只有麦任侠双颊

汗珠涔涔而流,他不能开口打破师兄的僵局,但又明知师兄己立于极险的境地,心中的紧张简直已到了极点!

昔年在天下奇绝之地“鬼愁谷”中,当时何克心的功力,已与神州四奇不分上下。他以双掌单独战飞狐三个师兄,在招式、功力上,大占上风,但对方“无敌三剑”剑气一发,强如何克心,也无能为力,剑气威力之强,可想而知。

这“先天剑气”失传江湖百年,除外门奇功“血指刀”外,确是无敌天下,无奈玉真子从未亲身相试,不知对方用心险恶,自己己立万险之境。

这时,一种细微而尖锐的啸声渐渐发起,飞狐的长剑往空中斜斜举起,啸声渐强,终于轰然一声,云焕和葛地腾空而起——

剑风说啸之中,只见云焕和原本白晰的面孔,这时简直有点泛出乌青之色,他那支长剑青锋似乎陡长,猛可一劈而下。

玉真子只觉对方长剑离自己身前尚有五六尺之遥,一股极强的内功已逼上身来,几乎使自己踉跄而退,心中不由大吃一惊,这时候他才知道“先天剑气”的威力。

时间不容许他稍和考虑,他本能的迎空刺出一剑,整个身形藉势暴退,这一刹时间,玉真子已使出纯阳观主教十年苦心传授的武学精髓。

但那股极强的剑气,却若有形之物,紧紧跟随玉真子暴退了身形,直等到玉真子后纵之势全衰,不得不落下地的时候,云焕和陡然大喝一声,三尺长剑全力一震,那股剑气在玉真子身前不及半尺之处体散开来!

玉真子面上露出惊而骇然的神色,他这时方知道云焕和要求“一招”的原因。

电光火石之间,全场人都无法忖度这一报的结果。这时候玉真子全身内力,已逐渐抵挡不住三焕和的“先大剑气”,云焕和面色越来越青,玉真子左手一颤,终于撤回防身的内力。

青峰真人大吼一声“不好”。说时迟,那时快,“武当三剑”之首玉真子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左学猛一拍地,平空刮起漫天黄土,黄土中斗然右腕急振,顷刻间,身形向后一掠,掠出半丈左右!

云焕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在这时候,对方竟有余力向后再退,他未能全力吐出内劲,怔在当地!

全场七八个一等一的高手,没有一个看出玉真子如何在这万无可救的情形下,竟能脱险而出。

云焕和干笑一声,正想开口,蓦然眼前一亮,他大吼一声,身形仰天而倒,一式“铁板桥”呼一声,一柄长剑在上方疾悄而去,飞出好几大才落下地来!

大家一怔,这才会过意来,敢情玉真子在那一掌刮起尘沙之际,出手发剑,身形便借着向前一掷之势,向后掠退,只因他刮起沙尘,时间配合得太妙,以云焕和这种老江湖,都险些上当。

云焕和缓缓直立身形,玉真子静立当地,一语不发。

云焕和双目如鹰,瞪着玉真子,大家都等待飞狐发言交待,好一会儿,云焕和蓦然哈哈大笑道:

“玉真子,真有你的——”

他话声方落,玉真子身形一晃,翻身倒在地上。

全场都是一惊,飞狐也是一怔。

青峰具有麦任侠长叹一声,他早已看出玉真子已吃对方剑气所伤,使一口纯真气撑持不倒,但终不克压抑伤势,盛名天下的武当三剑之首,一时不慎,终于败在云焕和的手中。

云焕和仰天一声大笑,笑声未完,斗然身形一动——

麦任侠和伍大惑一齐大吼,麦任侠长剑一领,在玉真子身前一晃,叮叮两声,飞狐好狠的心肠,竟在玉真子受伤倒地这时,打出暗器。

几乎在麦任侠、伍不惑两人身形方动的同时,一条人影一掠而过,青光一闪,闷声不响,一剑便点向麦任侠的“玄机”死穴。

麦任侠全这里防备飞狐暗器偷袭,这一剑好快,无声无息已近身不及半尺。

“叮”的一声,麦任侠反手一挑,两剑一交,嚓地弹起,麦任侠仓猝之间内力不纯,只觉虎口呈热,长剑几乎脱手而飞,心中大吃一惊,双止电闪,偷袭者竟是天山掌门哑剑客龙杭冬。

飞狐大吼一声,左手连扬,在麦任侠不暇兼顾之际,连下狠手以暗器打向玉真子。

麦任侠再也料不到对方鄙劣如斯,长剑抖动,封开暗器,那边龙杭生又是一剑迎空劈到。

麦任侠双目尽赤,只闻“叮”一声,斜地里一道青光飞出,挡了龙杭冬一剑。

龙杭冬内力深厚惊人,双剑一接触,他内力斗发,杨一举拔开对方兵刃。

那知“叮”“叮”数声,哑剑客只觉自己内力有如石沉大海,身形不由一人踉跄,细看一下,只见对方正是武当三剑之——白谷子伍不惑。

这边,铁掌司空凡乘乱之间也发动攻击。

连伤倒在地的玉真子、武当三剑、方氏父子一共有五个人,而对方仅有三人,但方柏昆内伤未愈,麦任侠又必须守护倒地的玉真子,势必无法迎战铁掌司空凡的攻击,只有立青上前迎斗。

飞狐云焕和,哑剑客龙杭冬以及司空儿都是老得不能再老的江湖人,他们明知对方必全力守护玉真子,己方虽仅有三人,但却占了上风。

飞狐向司空凡打一个胡哨,铁拳猛向立青劈出两掌,他因方才见识方柏昆的轻功,心中疑惑方柏昆的内伤是否已经痊愈,是以虽和立青过掌,但却严密地注视着方柏昆以防突袭。

方柏昆暗中忖度这,知道一时间没有什么危险。白谷子伍不惑出奇的内力,足以守住龙杭冬,不使之越雷池半步,而立青怪招层出不穷,司空凡也占不了一丝上风。

唯一可虑的是飞狐云焕和此时又再度斜举长剑,眼看又将发出无坚不摧的剑气。

麦任侠心急如焚,却又不敢上前发剑阻止,否则大师兄无人看守,他心中奇怪,怎么方柏昆没有发现己方之窘境,迟迟不肯出手。

方柏昆对飞狐的功力以有心理,最为清晰,这一刹时,他焦急程度,不在青峰真人之下,他知云焕和剑气一发,就算麦任侠阻挡得住,玉真子也非伤不可。

他脑中思潮电转,猛一咬牙忖道:

“人家武当三剑为我方某之事惹下飞狐,我方柏昆拼着‘血江崩溃’,也得冒这个险!”

心念一定,猛可身形平平一掠,飘向正和立青激战中的司空凡

铁掌司空凡对方柏昆本就严密注视,眼角只见人影一晃,身形赶快一侧,跃开数步。

但是他错估了方柏昆昆仑嫡传的轻功心法,他身形才偏出两步,方柏昆已期身不及二尺。

司空凡骇然而呼,只因他身形一偏,全身重心落在左足之上,立青对准他左足便是一掌,他猝间,司空凡不暇运足内功,匆匆挡了一掌。

方柏昆斗然大吼一声。司空几双掌只觉一热,立青好大内力,司空凡不由向后一个踉跄。

方柏昆何等经验,在最佳的时间中,一连飞起三脚,连攻铁掌司空凡下盘。

司空凡双目尽赤,连连暴吼,下盘不断后退,整个身形左倒右歪,简直狼狈已极。

方柏昆斗然飞身空中,口中大吼道:

“立青快去守护玉真子道长,麦三侠出剑——”

话声未落,双掌一盘之下,猛然自上而下,尽击铁中司空凡。

司空凡被方柏昆一连三脚,逼得后退数丈,身形尚未站稳,已觉顶空劲风大作,仰目一看,只见方柏昆身在空中,有若天际神龙,脸色苍中泛红,杀气满面,不由得心中一寒!

方柏昆拼命不顾内伤,勉强提起全身真气,作此孤注一掷。只见他身上空中,清啸一声,在这当儿,峰形在空中一盘,呼地双拳一左一右,各划半圆,分别击向司空凡太阳死穴!

司空凡脸上露出一种骇然表情,他勉强运出数十年浸婬的铁掌功夫,双掌冲天而起。

猛然间,方柏昆身形党平空一拔,司空凡脱口书二呼,双掌登时走了空,他再也料不到,方柏昆的轻身功夫,竟是如此精妙!

斗然间,方柏昆只觉胸口一窒,登时有如刀割,真气几乎涣散,他点吼一声,哇的一口热血,冲口而出。

铁掌司空凡双掌再度落空,重心已然不稳,心各自知难逃大险,突然只觉面上一热,原农方柏昆那一口鲜血,整个喷在他的脸上。

他狂吼一声,这时方柏昆已豁出性命,连护心的真气都强提出来,“啪”、“啪”两掌端击在不知所措的司空凡的前胸上。

司空凡身为整整被打退五六步,微一摇晃,口中鲜血长喷,噗地倒在地上。

方柏昆似乎呆了一呆,哈哈一声狂笑,突然一阵急咳、身形踉跄,倒在地上。

就在这同时,飞狐云焕如对准立青和麦任快发出剑气。

“先天剑气”的威力确是非同小可,麦任侠和方立青合力抵抗一记,才勉强守住。飞狐一见铁掌司空凡己倒在血泊之中,心中不由大凛,借着不由大凛,借着了青和麦任侠用力掌之际身形一掠,猛一剑剌向可立调息之中的方柏昆。

立青父子情深,大吼一声,却忆救之不及。

云焕和仗着极端讥诈的心术,在危境之中,先攻敌之所必救,眼看方柏昆无力反抗,就要死在飞狐剑下——

忽地红影一闪,飞狐只说双手一颤,身形不由倒退两三丈之多,他只觉一股大力袭身,却始终没瞧清对方是可人物,心中不

由大骇!

红影又闪,全场无一人看清来人面目,那红影已掠到伍不惑与龙杭冬的战圈之中,猛一扬手,伍、袭两人同觉一股暗力传到剑上,不由一齐收剑而退。

在立青的惊呼声,飞狐的咒骂声,伍不惑、立青怒叱声中,那红影骇然是神州四奇之一——三心红王!

不论飞狐云焕和是何等骄狂自大,麦任侠是何等高傲,但在这一代魔王的面前,都不由暗暗心悸。

三心红王冷冷环顾一眼,哼声道:

“云焕和,你快些自杀吧!”

飞狐忍不住哼了一声,三心红王理也不理他,面色比冰雪还冷,双目中不断闪烁着神光,沉声说道:

“姓方的小孩子,你还没有死么?”

立青怔了一怔,三心红王又冷笑道:

“丹阳子的两个徒儿,连同你们无用的大师兄,一起给我滚!”

麦任侠和伍不惑对望一眼,伍不惑缓缓道:

“晚辈们什么事碍着了红王?”

三心红玉脸上斗然笼罩了一股杀气,他仰天尖锐的冷笑一声道:

“见吾者亡!老夫看在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章 血流成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原豪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