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原豪侠》

第二十七章 疑云再起

作者:上官鼎

心如和尚道:

“秦姑娘,你……你一直在江湖上混……混么?”

秦琪白了他一眼道:

“只有你才有这么大的兴趣。”

心如道:

“那么这些时候你在那些地方玩呀?”

秦琪也是个鬼灵精,大眼睛翻了翻道:

“我回师父那里去了,喂!大师父,你要问什么便直截了当地问吧!干什么要拐弯抹角?”

心如拍手道:

“我已经猜到了,你一定是偷偷溜出来的,对不对?”

秦琪还想否认,小和尚已经兴高采烈地拍手道: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我也是偷偷溜出来的,哈哈,这真是英雄所见略同的呀……”

秦琪瞪了他一眼道:

“看你笑成那个样子,将来回到少林寺只怕要被老和尚们抽筋剥皮了。”

心如笑道:“你真不知道我方大哥的行踪?”

秦琪每听到“方大哥”三个字就是心中猛然而跳,但是她的心事怎能让这小和尚看出来,她扁了扁嘴道:

“你不是与他形影不离么?怎么倒来问我呀?”

心如道:

“说来方立青这小子也不够朋友,我和尚在少林寺罚跪受苦的时候,他从不来看我一下,哼,这小子下次碰上,一定得好好整治他一下。”

秦琪装得十分冷淡地道:“是么?”

心如望了她一眼,提高声音道:

“试想我和尚与他是何等交情,他竟连我这等生死之交都不顾了,那必然是让什么良儿们给迷住了。”

他完全忘记自己是个出家人了,口中愈来愈出言不逊,秦琪倒没有注意到这些。

她瞪口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

心如见她脸色是真有些不好了,连忙道:

“小僧是胡说的,胡说的……”

秦琪心如刀割,闭嘴不再说话,心如自觉没趣,便搭讪道:

“秦姑娘,你打算往那里走呢?”

“我向这边。”

心如道:

“我也要向这边走,咱们一道走吧!”

秦琪道:“咦,奇了,你方才从这边走来的么?怎么又要走回去?”

心如干笑一声道:

“小僧是……随便走走……”

秦琪忍不住笑道:“好啦,不必解释了。”

心如暗道:

“我和尚不过是瞧你一个女娃儿可怜罢了,你还要噜嗦什么?”

秦琪见这小和尚眼睛不住转着,便恼道:

“你心中在骂我什么?”

心如惊道:

“咦,奇了,你怎么知道我在骂你?”

秦琪听他居然承认了,不禁大是恼怒,嗔道:

“你还敢承认?”

心如小和尚道:“不敢,不敢。”

秦琪对他白了一眼,站起身来,便要上路,心如笑道:

“不要急,不要急——”

秦琪道:“为什么?”

心如道:

“那条路是我方才来的,我知道那边有件怪事——”

秦琪追问道:“什么怪事?”

心如道:

“方才我过来的时候,瞧见那边那个小道士又在与人打架。”

秦琪道:“哪一个小道士?”

心如道:“就是那个麦任侠呀!”

秦琪道:“他与那一个打架?”

心如道:

“那小道士与一个老家伙打得难分难舍——喂,麦任侠那小道士你识得么?”

秦琪道:

“不认识,不过我听师父她老人家不住地赞过那小道士武功了得。”

心如拍手道:

“不错不错,麦任侠那小道士实在厉害得紧,我瞧他与那老家伙打得热闹,便站在一旁参观了一番,说也奇怪,麦任侠竟被那个糟老头打得手忙脚乱,这一来我可就乐了——”

秦琪奇道:“你乐什么?”

心如道:

“小僧与武当道士有不解深仇,麦小道挨打,我在旁边看得高兴,情不自禁地拍起手来……”

秦琪忍不住被他逗得笑了起来,这一笑,真如春雷乍放,娇美已极,心如痴痴望着她,秦琪嗔道:

“小和尚你瞧什么?”

心如那张笑脸顿时一沉,转身便走,秦琪连忙叫道:

“喂喂,大和尚,是我不好,大和尚请回来——”

心如听她连叫大和尚,这才转身回来,继续道:

“那个老家伙好生厉害,麦小道被打退了好几步,我心如在旁大声叫好,看得忘了赶路。”

秦琪道:“最后怎么了?”

心如拍了拍光头,傻笑道:“不知道。”

秦琪奇道:“怎么会不知道?”

心如笑道:

“后来不知怎么的麦任侠忽然厉害起来,渐渐要扳回平手来了,我瞧得没有兴致,便继续赶路不看了。”

秦琪道:“那么咱们赶去瞧瞧——”

心如道:“对对,咱们快走。”

秦琪把头发卷好,便向那条小路跑去,心如跟在后面,秦琪一碰上这个稚气未脱的小和尚,心情也跟着变得快活起来。

心如跟着秦琪很愉地沿着小道向前走,走了大约三四里,心如忽一伸手,抓住了秦琪的手腕,低声道:

“喂,你快蹲下——”

秦琪吃了一惊,连忙蹲下身来,这时候她才发现心如和尚的手紧紧地抓住她的手腕,她的心不禁一阵猛跳,轻轻地把手抽了回来。

心如倒是没有感觉什么,他指着前面道:

“你……你看前面……”

秦琪悄悄地仰起头来向前望去,只见不远处的大树底下,坐着一个人,那人在树荫底下,看不甚清。

秦琪回过头来,低声道:

“前面是谁?”

心如和她的脸靠得只有数寸之距,秦琪身上的芳香息泽淡淡飘散过来,心如不禁猛吸了一口气,忘了回答。

秦琪可不知道这顽皮小和尚在干什么,她见心如不答,又追问道:

“喂,前面那人是谁呀?”

心如道:“就是那武当山的麦任侠。”

秦琪仔细瞧了一会儿,低声道:“咱们上前去看看。”

心如点了点头,他站起身来,藉着敌树的掩蔽,慢慢向那大树走近过去。

大树下,武当三剑的麦任侠正闭目盘膝坐在地上,他平日神采飞扬的脸上失去了常态,只是一片如白纸般的苍然,只见他五心向天,三花聚顶,分明正以上乘内功运行全身。

心如走上前去,从矮树后走了出来,麦任侠依然双目紧闭,心如便又走近了几步,看看没有什么动静,麦任侠好像睡着了一般。

心如忍不住走到麦任侠的旁边,在麦任侠颈上吹了一口气,麦任侠仍然纹风不动,心如回头来望了秦琪一眼,只见秦琪在一丈以外掩嘴而笑。

就在这时,一个低沉的声音道:

“好顽皮的小和尚!”

心如吃了一大惊,他不料这附近还有旁人,连忙一个翻身转了过来,只见在石边竹林中的一块青石上,坐着一个老人。

心如望了老人一眼,又望了麦任侠一眼,再转过头来望着那老人,拍着光头,惊咦道:“怪了,怪了……”

秦琪也跑了过来,她问道:“什么事怪了呀?”

心如指着那老人道:

“这老家伙怎么不是方才那个老家伙了呢?”

没有一个人听得懂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秦琪忍不住道:

“你说什么老家伙?”

心如又指了指那老人道:

“方才我过来的时候,和麦小道打架的那个老家伙怎么一下子变成了这个样子?”

那老人没头没脑地被这小和尚和这个少女叫了好几声“老家伙”,心中不禁有些不痛快,他皱着眉道:

“喂,喂,你们是什么意思?”

心如盯着老人道:

“我们是说方才与麦小道打斗的那个老家伙到那里去了?”

那老人听到“老家伙”不是指他,怒火便消了一些,他指着左边另一块大石道:

“小和敞你到那大石后面瞧瞧看——”

心如跑到那块大石后面一看,叫道:

“在这里,在这里。”

秦琪也跑过去,叫道:“什么东西在这里?”

心如道:“方才那个老家伙在这里。”

秦琪一看,只见那石后也坐着一个秃顶的老人,盘膝正在运功。

心如道:

“我知道了,定然是这老家伙与麦小道两个人都拼得筋疲力竭,是以两从都在运功恢复精力。”

秦琪道:“还要你说么?”

心如忽然拍了拍头,又指着那坐在石上的老人道:

“那么这个……这个老施主是干什么的?”

石上老人呵呵大笑道:

“老夫来此为的是要杀一个人!”

心如惊道:“杀谁?”

老人指着石下正在运功的秃顶老头道:

“便是杀他!”

心如跳了,他叫道:

“那么施主你在等什么?”

老人道:

“我要等他功力恢复才动手,小和尚你也知道,他方才与那麦任侠狠斗了一场。”

心如装傻做痴,其实心中却在打转儿,他傻乎乎地问道:

“等到他精力恢复了,那你岂不是打他不过了?”

那老人微笑道:

“不至于吧?”

这时,石下那老人忽然睁开一线眼来,冷冷地道:

“不必等啦,老夫已经恢复了!”

心如道:“老施主,你还是多想想吧!”

秃顶老人被他没头没脑来了这么一句,不禁大是纳闷,他站起身来,对心如道:

“小师父,此话怎说?”

心如道:

“你可知道别人在等你打架?”

秃顶老人还是弄不懂这个小和尚究竟是什么意思,当下只好胡乱点了点头。

秦琪见心如装傻的模样,心中直忍不住要笑。这时那秃顶老人走到石上老人前,石上的老人拱手道:

“敢问见台可是姓简?”

秃顶的老人道:“不错,老夫姓简。”

石上的老人道:

“适才在下目睹兄台与武当青峰真人过招,兄台掌法精奇诡异,老朽平生未见,青峰真人虽则武当绝学在身,但是分明落了下风——”

秃顶老人哈哈笑道:

“兄台不必在简某面上贴多,老夫心中有数,麦道长分明在与老夫动手之先曾与别人剧斗过,否则局面定必改观——”

石上那老人道:

“简兄何必过谦,只是——只是简兄如何会与青峰个人动上手的?”

简老头道:“只是言语误会罢了——不过——”

石上老人问道:“不过什么?”

简老头道:

“不过简某以为青峰真人精神有点异样,他不分青红皂白动手便打,令简某好生不解……”

石上的老人呵了一声,心如在心中也觉奇怪,他与武当三侠碰过两次面,在少林寺前还与三侠动过手,在他的印象中,这三位武当瑰宝都是内外兼修的玄门高手,麦任侠虽然比较年轻,但是他的内功修为已足使他达到神气内蕴的境界,绝不致如简老头所说的那般模样——

然而心如岂又知道,此时名震天下的武当三侠只剩下麦任侠一人,玉真子和白谷子骤然惨死,怎不令麦任侠伤心慾绝,精神失常。

石上老人则首沉思了一下,忽然道:

“简老兄,你可知老朽今日来此是干什么?”

简老先生冷冷道:

“你是说要来杀我是么?”

石上老人道:

“不错,老夫奉命来取你性命!”

简老先生道:

“奉命?奉谁之命?我与你素不相识……”

石上老人打断他的话道:

“简兄台,老朽问你一句,你可认得三心红王么?”

简老先生道:

“三心红王乃武林一代宗师,天下哪有不知之人?”

石上那老人道:

“不——我是问简兄可与他有旧识么?”

简老先生奇道:

“没有——你问这干什么……”

石上老人面色突变得紧张起来,他紧迫地打断了简老先生的话:

“那么简兄可曾开罪过他么?”

简老先生目射奇光,惊讶地道:

“开罪三心红王?”

石上老人严肃地道:

“不错,你最近是否有做过辱及红王的言行?”

简老先生更是茫然不知所云了,但他仍面性回答道:

“没有!”

石上那老人的面色蓦地一变,他双目中射出奇异的光芒,霎时之间,宛如面上被罩上了一层冰霜,他喃喃地自语道:

“他没有得罪师父……他并未得罪师父……为什么师父一定要置他于死?……这……这太奇怪了……”

简老先生喝道:“兄台你——”

那石上老人一摇手,大叫道:

“简兄,老朽再请教一件事——”

简老先生有惊人的涵养,他拍了拍头上的身头,让对方先说

石上老人压低了声音道:

“敢问简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章 疑云再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原豪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